《洪荒之大国崛起》大船小舟 ^第30章^ 最新更新:2018-05-14 02:00: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矛盾 ...

  •   
      眼看一切都安顿妥当,苏迹就说要回家看看。
      
      “你要走?”三头身扶桑声音略微上扬,好听的音色明显带着丝丝危险。由于是身高不足,不得不仰头看站着的黄泥人,可气势上却足以碾压一切。
      
      他的黄泥人怎能不跟他在一起。
      
      第一眼见他就莫名的亲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心底总有个声音在催促着去见他,抓住他。至于为什么他不知道,也懒得去理会,在他看来,随心所欲就是道法自然。所以他送了红珠给他,一次次去相救,一次次容忍他的放肆无状,他早已把苏迹划拉到自己势力范围下,这是他的黄泥人。
      
      可是这个黄泥人眼里总是看着别人,总是有很多的事跟自己抢他。
      
      “就回去看看,晚点儿回来。”苏迹蹲下身想解释,却被他深邃如不见底的墨潭一般的双眸深深的吸引进去,他看到那双眼底载着数不清的星辰,藏了不见尽头的绚烂,极致的美丽,温暖,柔软,舒适的让人忍不住陷进去,陷到最深处。心头有一个强烈是声音蛊惑着,不回去,留下来,留下来,陪阿桑。
      
      “我不……”迷迷瞪瞪的苏迹刚张开口,忽然一阵不知道哪来的凉风吹过,他瞬间从晕晕乎乎的柔软陷阱中清醒。
      
      他有那么一刹那的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扶桑,这个看着毫无威胁的三头身在引诱自己做出承诺?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不舒服,有点涩,“阿桑,你不想我回去是吗?”
      
      “你是我的黄泥人。”扶桑毫不掩饰自己是想法,要不是现在他没有法力,也不会用小小的魅惑,可惜有人坏了他的事。
      
      “我说了,就是回去看看,晚一点就来陪你。我离家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实在不放心。这样也不可以吗?”苏迹耐着性子再次解释。
      
      “你是我的黄泥人。”扶桑直勾勾的看着他,还是那句话。
      
      “黄泥人?你的?”苏迹再一次听到他对自己的定义,心里不是被美人垂青的窃喜,而是感觉不那么舒服,好像自己是一个什么物件。
      
      “女娲捏黄泥为人,你是我的。”扶桑难得解释一次。
      
      “就算我是黄泥人,也是我自己的,我自己说了算。”苏迹张口反驳。他听出了他的占有欲跟情爱无关,跟朋友间的占有欲无关,甚至他没有把自己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一个黄泥人的称呼定下了他们不平等的基调。他内心深处充满了深深的挫败感。
      
      “你是我的。”扶桑依旧是那一句,明显的对他的反驳不以为然。
      
      “我是一个单独的,立体的,有思想,有尊严,活生生的人,我没有法力,但我跟你是平等的,我有自己一定要做的事,你是我的恩人,我会尽己所能的回报你,但你没有权利限制我,你明白吗?”苏迹严肃认真的跟他掰扯,他觉得憋屈,不吐不快。
      
      可显然是对牛弹琴,扶桑理都没理。
      
      苏迹有种跟他夹杂不清的无力,他第一次从另一个层面上体会到扶桑不是一个普通人,甚至不是人,不能用普通人的逻辑思维来理解,跟他就说不清。可是他把人领下了山,其实他自己明白是带着占便宜的心里,有着不那么隐秘的大能助攻的窃喜,顺便还能报个恩,多好的事,简直占了大便宜,可是天底下便宜哪有这么好占的。
      
      除了苦笑,他只能尽量跟他讲理。
      
      “行,今天咱们一条一条的说,也给咱新家立个规矩。”苏迹干脆坐在席子上,跟扶桑平视,“你觉得呢?”
      
      “可。”扶桑一挥手,藤蔓自动在他脚边缠绕成藤椅,随时等他落座。
      
      扶桑施施然的坐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也许我在他眼里就跟这些藤蔓一样,用时招来,不用高搁,但不得离开。
      
      不能这么想,再想他得得抑郁症。苏迹抹把脸,“不要对我用法术,有什么要求你直接说,能答应我都答应。行吗?”
      
      “可。”
      
      “不能限制我|的自由,如果你觉得自己一个人无聊可以跟我一起,可以吗?”他接着说。
      
      “……可。”扶桑想了想说。
      
      “我拿你当亲人,当朋友,当恩人,就算是我高攀了,你能不能就当我是一个独立的人?”苏迹忍不住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你是我的黄泥人。”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中,扶桑的怒火一点点上涨,在他看来,这个黄泥人太过不识抬举。
      
      苏迹仰倒在地。怎么就是说不通!
      
      扶桑见他没说话,再次强调:“你是我的黄泥人。”
      
      “好好好,我是你的,你的。”苏迹败北。
      
      他的敷衍逃不过扶桑的耳朵,扶桑突然一笑,身体缓缓前倾,摄人是双眸上泛起淡淡的妖艳色彩,“不能对妖说谎,你是我的。”
      
      苏迹突然一激灵,好像有什么在心中警示,可再一细探又什么都没有。他不停的自我开解,也许是自己太紧张了,扶桑只是没有跟普通人相处过,所以搞不清状况。可是心里的疙瘩怎么也纾解不开。
      
      在他看不见的空中,一个金色的誓言缓缓散去,如果他看得到,认得出,一定会后悔自己的轻言许诺,那是言灵最高的誓言,只有上古大妖才能制定的终极契约。
      
      搓搓身体不知道为啥起的鸡皮疙瘩,想想也没什么好规定的,反正在他看来扶桑是不可能长久的跟他在一起,他们都是彼此生命里的过客,有这些约定暂时足够用了。
      
      但是他忘了,扶桑可是一个要求都没提,这样不公平的约定他怎么会轻易答应?
      
      “那我先回去一趟?”苏迹按下心头不爽,试探着问。
      
      “也罢。”扶桑依旧绷着的小脸,但松了口。
      
      苏迹刚走,扶桑便开口:“出来。”
      
      一个端庄清丽的女子从虚空中走出来,盈盈一拜:“女娲无意坏了您的事,给您陪不是。”
      
      “不请自到,鸿钧就这么教徒的?”
      
      “大人言重,是女娲忧心您的处境,想为您分忧,于我师傅何干?”女娲柔声反驳,笑容带着几分大度慈悲。
      
      “就凭你?”扶桑终于正眼看了她一眼。
      
      女娲上前两步,侃侃而谈:“大人被大道压制了几百万年,难道不想恢复修为,纵横天地之间?想当年您可是为数不多可以……”
      
      “闭嘴。”扶桑冷冽的眼神刮过,“回去告诉鸿钧好自为之。”
      
      女娲还想再说什么,看他脸色不愉,不甘愿的咽了回去。
      
      苏迹压着心头的烦闷,努力让自己看得轻松愉悦,回到家,一进门就看到阿母他们在对着门外天空跪拜,口中念念有词,也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苏迹没有上前打扰,等在一边,看他们祭拜完才放声道:“阿母,我回来了。”
      
      苏母一看他进门,紧张的拉着苏迹就是上下其手一顿捏,嘴里也不忘问:“阿达呀,快,让我看看,你没事吧,受伤没有?我听说你这路上可危险,你这孩子都不知道说一声,啊?”
      
      “没事阿母,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苏迹捏着自己的脸说:“看都胖了。”
      
      苏母仔细端详两眼,“嗯,是没瘦了。”说着脸上带了笑模样,“好小子,不愧是你阿父的儿子!”
      
      接着拉住他就往地上摁:“来跟你阿父说你平平安安的,有大出息了,让他不用惦记家里。”苏母于氏拉着他跪下,面朝门口。
      
      “阿父?在哪?”苏迹忍不住毛骨悚然的左右看。
      
      于氏拍他一下,让他恭敬些,“在你心里。”
      
      “嗯。”苏迹汗颜,他就是被最近一连串的奇异事件带跑了,心思不由的往鬼鬼神神上面靠。
      
      要祭拜怎么不去祖坟?苏迹按下心头疑惑,在这么不正式的仪式下,非常认真的默默的对着空气许下承诺,“木首领,我顶了您儿子的身份,请您不要见怪,我也是身不由己。不管你在不在,我都会好好照顾她们,让阿母过上好日子,阿丰苏苏幸福,您放心。”
      
      刚说完,一阵风吹过,苏迹似乎听到一个男人的叹息,再细听,又什么都没有。
      
      苏迹呆了一下,接着不动声色的站起来,拍拍腿上的灰,“阿母你怎么突然想起拜阿父了?”
      
      “昨晚梦到你阿父,他一直气呼呼的瞪着着我,也不说话,肯定是惦记家里。”苏母理所当然的说。
      
      苏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啥,阿母说啥就是啥吧。
      
      “哥哥,你收了只妖怪?在哪里?我看看。”苏苏缠上来,抱着他的腰撒娇。
      
      苏迹一把抱起小丫头,做鬼脸,“妖怪来了吃了你!” 
      
      “才不!哥哥吓唬苏苏。”苏苏邹邹鼻子,双手推着他靠近的脸,眼睛一眨一眨的。
      
      苏迹逗了小丫头两句,问站在旁边的小弟:“阿丰,家里怎么样?粮食够吃吗?”
      
      “够了,这两天部落里好多人都送了吃的来,说是给黑毛的,可黑毛不在,怎么办?”实心眼儿苏丰颇为苦恼。
      
      “就是啊,怎么都给黑毛东西?”苏母也诧异的很,大家送的理所当然,不收都不行,人家说了,给黑毛的,不是给他们。
      
      苏迹放下小丫头,“你们吃就行了,黑毛我自有安排,对了,怎么没见它?”忙乱了大半天,他都没见着它。
      
      “黑毛跑啦,二叔说的。”苏苏抢着说。
      
      “跑了?”苏迹一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