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大国崛起》大船小舟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8-05-25 02:00: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出路 ...

  •   
      苏迹很不放心扶桑,他知道扶桑说没人能伤他,就一定没有,可还是不放心。
      
      不论是出于什么样是心里,他都没有办法把三头身小娃跟过去的苏迹相提并论。
      
      他眼前老是有小娃娃的影子晃来晃去,一会儿想他跌倒了,一会儿想他饿着了,一会儿想到严肃认真包子美脸,一会儿想到他小小身体被自己抱在怀里的柔软。
      
      他发誓,他绝不是恋童,就是抗拒不了那种软软的小生物。
      
      在过去他见到小孩都是绕着走,碰都不敢碰一下,从来不知道三头身那么柔软可爱,比兔子皮毛都好摸,软的心里一塌糊涂。
      
      一路上他都在想扶桑的事,他从一个比自己高三十多厘米的男人变成三头身娃娃,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是自然法则?什么自然法则能让人逆生长?听他的意思是三天一轮回,时大时小,简直就是变换莫测,跟自然法则有什么关系?
      
      按照常规玄幻神仙文说,应该是受伤,元气不足不能维持成人模样,现在正是人生低谷,他这个男猪脚要趁机收了做小弟,然后成为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得力的下属,共同征服星辰大海。
      
      嗯,前提是他是主角。
      
      他被自己的想法苏的一身鸡皮疙瘩。
      
      先不说主角不主角,就扶桑那样的,他真想不出来什么样的人才能收服当小弟,怎么着也得高大上的顶配,作者的亲儿子。
      
      他上下看看自己,嗯,可以确定,自己是后妈生的。
      
      背着背篓往回走,他决定明天还得上山。
      
      苏迹连续半个月天天往山上跑。
      
      身上的衣服越来越抵不住山上寒气,眼看第一场雪就要来临。
      
      在这半个多月里,苏迹只见到四次扶桑成人模样。
      
      扶桑不多说,他也不多问,就是做饭,吃饭,聊天都不太多。
      
      白天上山打猎看扶桑,晚上他还要去二叔家列席旁听。
      
      这些天,他们部落的长者都在商议换盐的事。
      
      负责商议的有部落首领苏林多,孟山的父亲孟石方,还有苏白的爷爷苏老阿父,半个药师加半个巫者的米尔,列席的还有几个年轻人,就是苏白、东成、列风、郑天水和苏迹。
      
      部落虽然不大,可也有七八百人,并不是所有的人苏迹都认识,列风和郑天水就是他第一次见,列风爽朗,一笑一口白牙,郑天水却带了几分赢弱,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
      
      没有一个女人。
      
      倒不是有苏部落女人地位格外低下,没有发言权,而是她们把权力全权放手给了家里的男人,对勤劳真诚的她们而言,只要是为这个家好,怎么着都行。
      
      火塘上烧着陶锅,水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这次盐涨了三成,明年会什么样可不好说。”孟石方开口。
      
      “以前也涨过,你们应该还记得,大概是比十年还要多几年,左崖动乱,那年盐价整整涨了一半。”米尔拨了拨火塘的火:“那年我们换回来的盐根本不够吃,打猎都张不开弓。”
      
      “那年不光盐没了,猎物也不够吃,雪大的根本进不了山,冻死饿死的有九个族人,苏白的妹妹就是那年没的。”苏老阿父低哑的声音充满了沧桑。
      
      苏白低下头,没有言语,紧握着拳头透漏出内心的不平静。
      
      苏迹拍拍他的肩膀,没有开口,这种事情,安慰没有任何意义。冻死,饿死,在他看来遥不可及的事情近在眼前,就在身边的人身上发生过,或者正要发生。
      
      “可是第二年盐价就降了,比原先还低了半成,一直到今年。”苏林多给大家分水。
      
      “是啊,也许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列风附和。
      
      “你别忘了,当年左崖首领年轻力壮,现在他老了,病了,甚至快死了。”孟石方反驳道:“他儿子的性情大家也都见到了,明年,难说。”
      
      “就怕现在的盐价都喂不满他们的嘴。”米尔担忧的说。
      
      “怕什么!大不了跟他们干一仗!”东成最受不了这种婆婆妈妈的商议,不行就打!打完再说!
      
      “鸡子偏跟石头碰,愚蠢!”老阿父训斥一句。
      
      “那大家是什么意思?盐总得要吃。”苏林多问。
      
      “我们为什么不跟大殷部落换?据说左崖的一部分盐也是从大殷换来的。只要再多走五天的路程,我们就可以绕过左崖,直接跟大殷部落交换。”郑天水开口。
      
      苏林多摇头:“绕过左崖定然要经过易方部落的属地,去那就是送死!根本不能过去。”
      
      “该死的易方!”东成低咒一声。
      
      “去大殷也不见得只有一条路可以,望江部落的那条河道据说就流经大殷,我们可以联合望江一起去。”郑天水继续说。
      
      “前路茫茫一切都没有定数,毕竟我们没有去过,不知道要走多远,路上有没有野兽和不友好的部族,冬天也不能探路,更怕迷路找不回来。现在这条换盐的道都是人命趟出来的,我们折损不起。”苏林多摇头,对未来他看不到希望。
      
      人口食盐,这是两个无法权衡的条件,哪一个都不能动,动辄必伤。
      
      “那我们明年开春多烧陶,多打猎,肯定能换来足够的盐。”列风说。
      
      “陶多必贱,我们的陶值多少盐是左崖人说了算。”苏白说。
      
      “猎物打伤了,春天下不了崽子,秋天就没猎可打,到时怎么办?”老阿父问。
      
      在场的人都明白,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猎物越打越少,陶越多越贱,这样下去不用几年他们有苏部落就会一贫如洗,不得不迁徙。
      
      而迁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最不愿意提起的事。
      
      因为太难,太伤,可以说损失大到他们没有办法承受。
      
      气氛一下子低沉下来,压抑的情绪弥漫。
      
      “明年开春,我去探路。”郑天水下了一个大决心。这相当于是拿命去博一条路,可他不悔。
      
      “我跟你一起。”东成说。
      
      郑天水意外的看着东成,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积极。
      
      “看什么看,老子就是看左崖不爽行吗?”东成凶巴巴的吼。
      
      “行,当然行。”郑天水笑笑。
      
      “我也去。”苏白接着说。
      
      “还有我。”列风也不甘人后。
      
      年轻人里就苏迹没有表态。
      
      反正他是这里最小的,还是个毛孩子,表不表态大家都没啥。说白了,在大家眼里他就是个凑数的,因为这次换盐表现好,给个旁听名额。
      
      “一个个胡闹什么!”苏林多压下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天真:“那是闹着玩儿的!你们见过几个探路回来的!”
      
      几个年轻人不服气,但都没有在开口。
      
      脸上都写:着反正下决定了,让不让都要去。
      
      “都安生点儿!别给我捅娄子。”
      
      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了。
      
      苏迹看大家安静了,开口道:“我们可以自己制盐。”
      
      “什么?”
      
      “制盐?”
      
      “你会吗?”
      
      “听说盐都是从咸咸的水里弄出来的,我们这儿又没有咸水,制盐?你在说梦话吗?”
      
      大家都觉得苏迹想盐想疯了,一副根本不可能的表情,小孩子就是不靠谱。
      
      苏迹看着大家,胸有成竹道:“我知道哪里有岩盐,而且有办法做成盐。”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收藏一下呗~~~
    文文下面好冷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