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大国崛起》大船小舟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7-11-28 12:32: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谢神 ...

  •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第一缕曙光还没有来得及照耀大地,苏迹还在跟周公殊死缠绵,却被苏母无情的喊了起来,他们要去谢神。
      
      苏迹揉揉自己的鸡窝头,打着哈欠半合着眼半撑着着弟弟的肩膀,在朦胧间前行。
      
      他真的好想睡觉!!!
      
      去换盐的人都进了大殿,苏迹也跟着往里走。
      
      还是那个神庙,这次他似乎更受排斥,连庙门都没有跨进去,像是被一层无形的手推拒着,只能站在外面远远的看着。
      
      好在这次来谢神是全部落的事,仪式比他见到了两次要隆重的多,神庙里外满满的都是人,老老少少大大小小,他站哪里也无所谓了。
      
      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受欢迎。也可能是自己打心眼儿里没有敬神的意思,所以神排斥他也说不定。
      
      庙门前乌压压的趴了一片人,依然是五体投地的那种。
      
      苏迹还是直挺挺的站着,他不想跪,也跪不下去。
      
      隔着老远依稀能看见供桌上摆了牲畜五谷之类的东西,没有点香烛,就是那么放着,他似乎能看到有一股气飘在上面,若有若无。
      
      “茫茫回路兮悠远,苍苍大地兮豁广,愿神长存兮日久,谢神护卫兮平安。今酬神以五谷,今谢神以牲畜,今敬神以美酒,今悦神以长歌。”
      
      苏林多的吟诵刚落,匍匐在地的众人起身开口齐唱:“雨水浇我庄稼,太阳照我牛马,山林赐予猎物,四季皆有衣食,丰收年,平安路,请神归,谢神佑,唯谢吾神,诸人敬拜。”
      
      没有什么配乐,古朴的调子萦萦绕绕,循环吟唱,苏迹默默的闭上眼,不由自主的跟着哼哼。天地之间像是有一层悠然无形的感应,通过眼耳口鼻五感五行钻进人的心底,说不出的受用舒坦。
      
      就在这时,一阵耀眼的光芒在神庙上方一闪而过。苏迹像是有所感知,猛的睁开眼。
      
      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披满万物,天地之间一片光亮,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但就是感觉像是有什么在窥视着自己,他找遍了四周也没有找到那双眼睛,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就是不咋地舒服。
      
      不知不觉谢神进行到最后,人们手持蒿草,围着神庙载歌载舞,不管生活有多艰难,至少现在这一刻大家的欢喜而美好。
      
      谢神活动一直持续到临近晌午,苏迹饿的前胸贴后背,感觉自己能吃下一头牛!半大的小子真经不得饿。
      
      苏迹家的院子里,黑毛正在单方面的教导大白鹅和小羊羔,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谁是老大。
      
      大白鹅殷勤的叨着一嘴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青草放到黑毛面前,嘎嘎叫两声,把自己最好的口粮让给老大。
      
      小羊羔可怜兮兮的卧在远远的角落,全身不停的发抖,吓的叫都不敢叫。
      
      黑毛很不满的哼了声,对于没有眼力劲儿的,它表示可以治。然后发坏水儿指挥大白鹅去叨小羊。
      
      本来就恶霸惯犯的大白鹅扑棱着翅膀把小羊一顿叨,小羊疼的咩咩直叫,脖子上的绳子拴着它,跑也跑不了,被叨飞的羊毛围着栅栏落了一层。
      
      苏迹一家回来看到的就是大白鹅四处巡视,黑毛占着阳光最好的地方,悠闲卧着,半秃的小羊卧在一地羊毛上,一副奄奄一息生无可恋的样子。
      
      “死大白你都干什么了!”苏母于氏气得眼发晕,操起扫把追打大白鹅。好不容易养活了的小羊又给弄得半死不活,这是她们冬天的肉!
      
      瞬间鸡飞狗跳。
      
      苏丰苏苏一脸心疼的安慰小羊,递给它路上拔来的没完全干枯的青草,时不时的摸摸它被叨秃了的地方,眼泪都要掉下来。
      
      苏迹,苏迹在考虑是不是现在就开始吃羊肉。
      
      毕竟羊没了毛很快就会冻死,何况还是只没长大的。
      
      他才提了个头而,就遭到全家人的一致反对。
      
      苏母认为还可以长长,多长点儿肉。苏苏是纯粹的舍不得。苏丰的理由最让苏迹意外,他说:“明年小羊变大羊,再生小羊,小羊再长大,继续生小羊,我们就会有很多很多羊,不挨饿。”
      
      苏迹不得不承认,果然是当顶梁柱长大的孩子,眼界也许窄,心智也许还不成熟,可却会长远的看问题,年龄不大,看事情却已经很周全了。
      
      “阿丰说的好,可没有羊毛的羊会冻死,我们没有多余的衣服给它穿。”苏迹说。
      
      苏丰摸摸羊头:“可以养在屋里。”
      
      “对,我和小羊一起睡。”苏苏抱着羊脖子。
      
      “不行!”苏迹想都不想直接拒绝。开什么玩笑,养院子里都一股子羊膻味,弄屋子里还住不住!
      
      “就要!就要!我不要小羊死!”苏苏撒泼道。
      
      “嗯!”苏丰跟着点头。
      
      “我再给你抓一只行吗?”苏迹商量。
      
      “你抓来的小羊不是这只小羊,不一样!毛毛不一样,尾巴不一样,蹄子也不一样!”苏苏反驳,抱着羊不撒手。
      
      “嗯,不一样。”苏丰附和。
      
      “阿母,你管管他们!”苏迹头疼的求助。他就是受不了小孩子这种生物,不管是胡搅蛮缠还是可怜兮兮,他只能举手投降。
      
      “我可没办法。”苏母明摆着不管他们的官司,转身进屋做饭去了。
      
      “不准弄屋子里,其他随便。”苏迹宣告投降。反正冻死吃肉。
      
      苏丰苏苏两个头对头嘀咕。
      
      黑毛?关我什么事?我在晒太阳。
      
      苏迹,苏迹进屋做饭。
      
      他在回来的路上突然想起来,自己居然没有给家人做过饭,天天凑合吃猪食,简直不能原谅!
      
      苏母余氏被他好言好语的哄到一边做内裤。
      
      没错就是内裤,丝绢的,柔软的,平角内裤。
      
      苏迹简直都要热泪盈眶,他都挂空档很久了好吗!没有内裤的日子,凉飕飕,空荡荡,谁试谁知道!
      
      苏母本来只想给他做条算了,可拗不过他,只得每人做了一条,优待苏迹,单单给他做了两条。
      
      半匹上好的丝绢就用掉一点点,苏迹还要再说做个里衣,苏母余氏发了飙,她就没见过这么不会过日子的!细麻布怎么就不能穿!丝绢多贵重,那是平常人家用得起的?
      
      唬的苏迹主动说够了,足够了,不用做了。然后乖乖滚回去做饭。
      
      又甜又香的板栗炖鸡加糙米饭一出来,苏母的怒气明显的消失不见,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美味儿里,家里大大小小三口被好吃的收的服服帖帖,太好吃了有没有有!
      
      结果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家庭煮夫这顶帽子严严实实的扣在头顶,撸都撸不下来。
      
      在苏迹被炉火烟熏火燎的时候,苏丰苏苏在院子外给小羊搭了个小小的茅草棚,有门有顶有围墙,草扎的密密实实,风都不怎么能透过去,保暖功能意外的好。
      
      苏迹再一次被刷三观,谁是古人笨来着?看看这头脑,这手艺!现代大人都做不到!
      
      奖励小孩子的办法就是好吃的!
      
      又是栗子鸡!苏迹无语的看着点名吃鸡的两位小同志。
      
      在强烈要求下,苏迹连着做了三天栗子鸡,不光做,还得当老师,估计整个部落的妇女都被香味吸引来,围观过他的丰功伟绩,来二刷三刷的也大有人在,然后家家户户都瓢起了栗子鸡的香味。
      
      再好吃的饭吃三天也够够的更何况到处都是腻歪歪的香味,苏迹闻的都要吐了。忙找了个打猎的借口逃进了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