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大国崛起》大船小舟 ^第14章^ 最新更新:2017-11-17 07:30: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弃民 ...

  •   
      丝绸男眼角都不带给他一个,心情比较好,回了他一句:“我用过的你都没见过,小子。”
      
      “可我们的陶器你没有,不是吗?”
      
      “一个陶器你还真当宝贝了,是,我是没有,可是我有盐,你也没有。”丝绸男随意把陶器放到一边:“小子,我能不用陶,你能不吃盐吗?”
      
      “天下就你这儿有盐?”
      
      “嗯,那倒不是,大殷也有,要不你们去那换?”丝绸男笑的不安好心:“就是千里万里可别遇着狼。”
      
      “狼?”苏迹冷哼:“小爷我还真不怕。”就是不知道你怕不怕!
      
      “那好走不送。”丝绸男有恃无恐。
      
      苏迹还要张口,苏白却把两个人拉到一边,摇头让他不要再争辩,争不过。
      
      苏迹低下头,狠狠的攥紧拳头,他想说不就是个盐,哪里都是,有什么好牛逼!他知道盐怎么晒,更知道哪里有盐!
      
      可是,现在做什么都来不及,他们马上就需要盐,迫在眉睫,等不得他去找盐湖盐井,有什么委屈都得受着。
      
      一向以来他都当自己是未来人,虽然没想着高人一等,却也自我感觉良好。他能打猎,能烧陶,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掏出来,绝对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然后找一个喜欢的人,乐活一生。他以为凭他的本事完全可以逍遥自在,可没想到为一点儿小小的食盐,他就不得不退步,好像被人狠狠一巴掌打在脸上,无力还击。
      
      他觉得脸烧得慌,也许没有人知道他在难过什么,他没有办法跟谁去说,就是憋屈。明明自己能办的事非得受别人摆布,简直窝囊。
      
      他从来没有如此深刻的体会到,挨欺负的难堪与屈辱,一点儿盐就想压着他抬不起头,以后会不会因为别的武器,食物一步步退后,那么退无可退的时候,怎么办?从奴隶到换盐,从战争到死亡,深深的紧迫感逼着他不得不面对,你就是到了一个蛮荒地带,不奋发图强就是被一棍子打倒,没有第二个选择。
      
      在他跟自己生气的时间,交易依旧在继续。再不满也只能发发牢骚,盐还是都换了。
      
      弱国无外交。
      
      “啊!”一个独臂的中年汉子突然爆发出孤狼一样的喊声,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声嘶力竭令人心颤。
      
      人们从他身边走过,也许同情,也许麻木,却没有人安慰。自顾不暇的人,施舍不起同情。
      
      每个人脸上的神情写满沉重,为的这不仅仅是换盐,更是无力的人生。年复一年的劳作,只为挣扎着生存,本来就已经压榨了他们几乎所有剩余财富的盐,现在再次涨价,生活越发沉重,日子更加艰难。
      
      而独臂人的生活更是可想而知的困难。
      
      苏迹的心还没有硬成铁,最受不了汉子的眼泪。上前蹲在他旁边,默默的陪着,没有开口。
      
      独臂人是情绪很快就收了回去,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没有说话,直接走开。
      
      “诶……”苏迹招呼没打完,就看到一个瞎了一只眼的男人走到独臂人身边,回头看了他一眼,拎着不大的袋子,一起离开。
      
      “错眼不见你就闯祸,天族弃民你也敢沾边!”苏白脸上难看的训他一句。
      
      “弃民?”苏迹还沉浸在低沉之中,没听明白。
      
      “被上天遗弃的人才会残缺,是不祥的人,缺胳膊断腿都会被赶出部落,你以后离他们远点儿。”苏白说。
      
      “荒缪!”苏迹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白:“他们明显是受伤,怎么能赶出去?残疾人也不是杀人犯啊!”
      
      苏白厉声道:“残缺是天罚,你记住了!”
      
      “你们都这么想?这么做?”苏迹像是第一天认识他。
      
      “不是我们,是所有人,包括你。”苏白严厉的说。
      
      “天罚?哈。”苏迹并没有被他的冷厉吓到,反而一股说不出来的愤恨充斥的心头。“打猎打仗流血受伤多正常,你们这是把人往死里逼啊。”流血更流泪,这是什么世道!
      
      “胡说什么!什么骨器石刀能把胳膊腿囫囵个砍断!不是天罚是什么!被老虎野狼咬了怎么怎么可能活着,不是天罚是什么!”苏白掰着他的肩膀,“苏迹,听话,别惹事!”
      
      苏迹一句话都不想听,转身走开,他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个蛮荒的地方,愚昧的令他发怒。
      
      换盐,奴隶,战争,压迫,弃民,死亡,他一步步了解着这个世界,却一步接一步的失望,生活已然不容易到极点,人类自己还在不停的压迫残害自己,为什么?是不是今天还是亲朋,明天缺胳膊断腿就成了陌路甚至敌人?荒缪到了极致!
      
      外人欺负你,自己人也欺负自己,到底是什么逻辑?疯了吗?他可以理解有阶级,有不平,可没有办法忍受背弃,在他的理解认识中,这就是背弃,□□裸的抛弃。
      
      他无法理解,不的都说生命最宝贵?族人最重要?怎么在这里这么不值钱?
      
      他想不通,说不出的难受。
      
      “阿达,你怎么在这?”苏林多在屋后找到消失了大半天的侄子。
      
      苏迹抬了抬眼皮,百无聊赖的坐在地上,没有吭声。
      
      苏林多一屁股坐在他身边,望着天空:“给你讲个很久前的故事,那时我爷爷的爷爷还没出生,也不知道的多久之前。那会儿大家都住在一起,没有部落,没有城。有一天阿萨打猎被狼咬断了腿,血流了一地,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死,可他却活了下来,大家都照顾他,给他吃的,穿的,可是有一天大家出去打猎时,他却把留下的人咬了,咬了很多人,被咬的人也开始咬人,都跟疯了一样,最后留在部落里的人死了很多。我们束手无策,大巫献祭了自己的几十年的命,求了三天三夜的天地,才知道那是天罚,必须把残缺的人烧死。最后大巫也死了,部落再也没了可以跟上天通话的巫,更容不得被天罚的人。”
      
      “那是狂犬病!”苏迹忍不住插嘴。
      
      “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可是各种原因残缺的人总会出现,渐渐的大家不忍心了,都是最亲近的人,怎么舍得烧死?有人偷偷的放他们离开,后来就成了残疾的都会自动离开部落。”
      
      “他们都残了,怎么生活?那些被抛弃的人能活几个?十不存一。”苏迹不用想都能感受到自然淘汰的惨烈。
      
      “……”
      
      “所有的地方都这样?必须这样?抛弃亲人战友?眼睁睁看他们去死?”
      
      苏林多过了很久才开口带着深深的无奈,“留下和离开都是死,伤太重,我们救不了,离开至少不用直面死亡,有个念想,也许他在其他地方活着,过得很好。”
      
      “……”自欺欺人。
      
      “我们承受不起更多的损伤,阿达。”苏林多沉重的目光穿越了层层阻碍,望向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苏迹紧抿着嘴,无言以对。明知道是不对,却没有办法反驳,他不是医生,没有办法治病,带不来狂犬育苗。
      
      贫穷落后蛮荒愚昧无知,他有无数的语言可以怼他们,可无法改变这是一个缺医少药的原始世界,拿不出一套切实可行的办法,怼人又有什么意义。
      
      “这就是人生,残酷的人生,阿迹,保护好自己吧。”苏林多拍拍他的肩膀,起身离开。
      
      不,那不是人生,不应该是那样。
      
      他迫切的觉得需要做些什么。
      
      有点乱,心烦,好想找个人撒气!
      
      苏迹悄悄摸进了附近山林,黑毛噌噌窜到他身边,在它耳边吩咐两句,然后拍拍它的屁股,权当拍马屁了。
      
      野猪黑毛郑重点头,这点小事,都不用他出马!
      
      然后,回城的三公子就被狼围了,据说当场就尿了裤子。
      
      一直到天黑,苏迹的脸都是阴沉沉的,话都不肯多说。这一天对他的精神冲击实在太大,他需要好好消化消化。
      
      “好了,别不高兴了,我们还有陶罐呢。”苏白当他是弟弟哄:“明天会有很多人来,城里的人也来换东西,特别热闹,你肯定没见过。”
      
      苏迹笑笑,没有说什么。
      
      这晚他早早的裹了羊皮褥子睡了。睡一觉,天大的事都可以慢慢来。
      
      半梦半醒中感觉自己在飞。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收藏一下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