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11禁止转载 ...

  •   季糖醒来之时,只看见一片漆黑。
      他眉头轻皱,瞥一眼唯一发着光的电池表。
      
      凌晨两点半。
      
      自己在沙发上睡了这么久吗?
      灯也不知何时被自己关了。
      他揉揉泛红的眼眶,摸到沙发旁边的电灯开关,按下去。
      
      没反应。
      
      季糖:“……”
      他又戳了戳。室内仍是伸手不见五指。
      
      看来是停电了。
      
      大冬天的。
      没暖炉烤了,唉。
      
      季糖缩缩凉嗦嗦的脖子,抿紧衣领,然后端起未来得及收拾的碗筷,准备去洗。但当他站起身时,整个人倏然顿住。
      
      家门在他睡着的时候,被打开了,正被风吹得咯吱咯吱响。
      他是自己一个人住的。
      
      被风吹的吗?
      季糖拧起眉头,反应性地去关门。
      他悄悄地合上门,想打开手机的电筒,确认是不是真的被风吹的。但没等他打开手机锁屏,瞳孔骤缩。
      
      ——他刚刚离开的沙发上,坐了一个人。
      
      由于室内停电,他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个人半坐着,看不清面庞,大约有一米九高。
      
      季糖:“??”
      非法入室?小偷??
      
      他警惕起来,他悄悄往鞋柜旁缩,只探出一个脑袋,不让对方注意到自己。
      他虽然胆大,但这不代表他是鲁莽的人。
      他可不敢冲上去试着制服一个比他高出许多的男人。
      
      季糖皱眉,白皙的面庞沾有点细汗,眼眶习惯性地泛红。
      报警吧。
      
      他可不想被抢劫,到时候自己只能光着屁股睡大街,……太丢脸了。
      
      他掏出手机,却发现手机桌面回到了厉鬼收容所的游戏界面。
      
      【您召唤的厉鬼,已经来到您的收容所中!】
      【它在世间流浪了多年,怨气无法得到化解。请您给它一点点小温暖,融化它的怨气。】
      
      【厉鬼身份介绍如下:
      姓名:谢立。
      死亡原因:双耳被刀刃刺入,感染而亡。
      生前身份:著名国际音乐家。
      怨气浓度:★】
      
      季糖:“…………”
      
      他抬起头,再瞥一眼闯入他家中的人。
      
      那个人就这么静静坐着,纹丝不动,宛若一座高大的雕塑。
      季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他的脚。
      
      惨白的月光映到地面,他没有影子,脚也是接近半透明。
      
      电池表的时间指到了3:00
      
      深夜、停电、看不见影子的人、提示有鬼的手机。
      
      他一顿,发现事情不简单。
      他……不会真的见到鬼了?
      他天天往停尸厂鬼宅废弃精神病院跑,辛辛苦苦跑上跑下都没见着鬼。怎么这会睡个觉就见着了?
      
      不会这么巧吧。
      
      手机仍在不断提醒他。
      
      【请您马上前去欢迎它入住收容所!它已经等候许久!要不它会生气!】
      
      季糖:“……”
      
      他收起手机,只能走一步看看。
      他悄悄抄起在门背后的棍子,然后从鞋柜后探出身子,屏起呼吸,踮起脚走近沙发。
      
      那人低着头,看不清面貌,浑身上下散发着幽幽冷气,仿佛一座巨大的冰块。
      
      季糖的鼻子不堪重负地红了红,然后打了一个很响亮的喷嚏,瞬间打破屋内寂静诡异的气氛。
      
      那人似乎察觉到季糖在接近,猛地抬起头。
      
      在吸鼻子的季糖瞬间和他四目相对。
      
      季糖看见一张很帅气的脸。
      五官深邃,眼眸狭长,带有点混血的意味。就是眼睛看起来很诡异,看不见一点光,像尸体的眼睛,晦暗而深邃。
      
      季糖瞅着他,扯起嘴角,淡声道:“先生?”
      
      青年眯起眼眸,他掏出不知拿来的纸笔,写了一行字,递给季糖看。
      
      【我听不见。你召唤我想让我做什么?】
      【打人、吓人……还是杀人?】
      
      季糖想起厉鬼收容所APP里的内容。
      这个人,八成就是要入住收容所的第一个厉鬼。
      双耳被人刺伤而亡,死后肯定听不见。
      
      生前还是一个音乐家……
      
      想到这里,季糖抿起唇,脑子一片混乱。
      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游戏,成了现实。
      怎么回事?
      
      【不说吗?是不是想让我干坏事?】
      
      季糖:“……”
      
      少年低垂脑袋,软蓬蓬的黑发因为刚睡醒有点乱,能看见一个圆圆的发旋。他面庞很白皙,脸颊和眼角都微微泛红,手攥着衣角。
      他努力想着APP给的提示。
      
      APP要他欢迎这名厉鬼入住收容所。
      不然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最终,他俯身,小心翼翼地接过青年那支不知哪来的老钢笔,在纸上写道。
      
      【我想让你……在我家住。】
      【我家很暖和,有很多好吃的。】
      
      少年写字的手很漂亮,指甲剪得平平整整,透着点淡淡的粉色,指尖圆润而白皙。
      字也很好看,不是那种狂野俊秀的字体,而是可爱的幼圆学生体。
      
      青年都看在眼里,晦暗的黑眸透着不知名情绪,毫无血色的手指漫不经心敲着沙发垫。
      
      少年落笔的那一刻。
      
      灯倏然开了。
      漆黑的房间像纳入了太阳般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季糖写完字,紧张巴巴地瞅着这名阴郁的厉鬼先生。
      
      对方没有回应自己,而是半靠在沙发背合上了眼睛。
      
      季糖:“……”
      看来真的想赖在这里了。
      
      季糖轻叹口气,但还是熟视无睹地端起茶几上的碗筷,准备去洗碗。
      
      他边走进厨房,边转过脑袋打量这厉鬼先生。
      
      此时,季糖不知道。
      
      如果他的家真的成了厉鬼收容所。
      那身为灵异主播的他,真的不用愁了。
      他再也不用担心那些杠精喷灵异圈子。
      ——这个世界根本没鬼的存在,那些用找鬼当幌子的灵异博主,根本只是想骗人气和打赏。
      ——没有鬼,求灵异探险圈赶快倒吧,某些无良主播别整天在视频里P鬼吓人了。
      
      他将会成为第一个真正拍到鬼的主播。
      
      然而,季糖没有想这么多,他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
      他见到鬼了。
      见到鬼。
      见鬼。
      了。
      
      季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故作镇定地把碗筷放进水池里,拧开水龙头,希望冰凉的水能让自己冷静。
      
      季糖全然没注意到青年悄悄地飘到厨房门口,静静地注视着他。
      
      青年死后,神色一直很阴沉,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走到哪里都留下令人悚然毛骨的冷风。
      生前,很多人都厌恶他,死后亦是。
      
      他死在二十年前的冬天。
      
      那时他刚参加完一个国际音乐颁奖礼,他是音乐界内的天才,前途光明。
      但在回农村老家的时候,双耳被对手刺伤。
      黑色的血流了一地。
      
      从此,他再也听不见声音,音乐与他无缘。他的朋友、学生对他的态度都有大转变,变成了幸灾乐祸和讽笑。
      最后,他因为双耳感染,死在一个寒冷的冬夜。
      
      死后,他由于没有家人,并没人给他打理后事。
      他成了厉鬼。
      无数道士想要消灭他、利用他。用符咒削他的骨、噬他的肉。甚至有道士想用他的力量来杀无辜之人。
      
      当然,这些道士,包括生前伤害他的人,都被他杀死了。
      
      但这又怎么样。
      他还是听不见,还是很孤独。
      
      如今,他被一个少年召唤而来。
      
      青年望着身形清瘦的季糖,皱起眉。
      
      *
      
      季糖洗完碗,刚转过身,突然看见青年正站在自己面前,英俊阴郁的面庞满是他看不懂的情绪。
      季糖:“……”
      
      他抹了一把冷汗,想问对方怎么了。
      但他突然想起对方是死于双耳感染。
      
      听不见啊。
      
      他无奈,只能侧过身子,从对方身边走过。
      
      鬼怪都会保持死前的模样。
      他洗碗时想到这点,于是,他有点东西想送给这名厉鬼先生。
      
      季糖钻进卧室里,打开衣柜翻找起来。
      
      ***
      青年站在卧室门口,打量起正在翻找衣柜的季糖。
      他散发而出的冷气越来越冷,甚至还带着点黑气,接近的人都会对他心生不好的疏离感,下意识地想赶他走。
      
      但他今天遇到的少年除外。
      
      青年本以为对方和那些道士一样,对他心怀不轨。
      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伤害自己,还笑眯眯地邀请自己留下。
      
      这人……知道自己是谁吗?
      不但敢接近自己,还敢留自己下来。
      
      不知是不是被吓傻了。还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鬼。
      
      但无论怎么样。
      他都不能留在这里。
      少年是人,他是一个死人。
      
      青年想着,双手不自觉地碰了碰盖住耳朵的黑发。
      
      他的双耳还保持死前的模样,被刀子活活贯穿,疼痛渗入骨髓,连骨带血裸露在外面,血肉模糊。
      足够让那少年对自己产生恐惧和厌恶,哭着赶自己离开。
      
      他看见季糖从衣柜里拿出什么东西,向自己走来。
      真不怕自己啊。
      青年无奈地摇摇头,准备撩起盖住耳朵伤口的黑发吓跑对方。
      
      但突然间——
      
      他感到自己的双耳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啪叽扣住。
      
      他猛地愣住,侧眸一瞥。
      那是一对暖呼呼的兔子绒毛耳罩。
      
      季糖踮起脚尖,探出双手,很努力地为他戴耳罩。动作很轻柔,带有温度的指尖不经意磨蹭过他冰凉的皮肤。
      不经意间的,青年手里被对方塞了一张小纸条。
      
      青年一愣,低头,瞥见纸条上圆乎乎的字眼。
      
      【你耳朵的伤口肯定没有好。戴上这个耳罩,就不怕伤口露出来被人看见啦。】
      
      青年猛地顿住。
      
      他看见对方静静地望着自己,少年莹润乖巧的双眼像点缀着光。
      那是一种名为温暖的光。
      足以让漫天风雪烟消云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