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章 ...

  •   0002
      
      “哎呀,姑娘,你流血了!”菱花大惊小怪,等莫青青回过神松开手掌,她又在那里一惊一乍,“这下糟了,姑娘你怎么能把玉簪子握断呢?”
      
      梳妆台上一枝白玉兰花簪子断成两截,断面上沾着星星斑点血渍。
      
      莫青青若无其事从旁边匣子里拿出药膏抹到手心里,不在意说道:“再换一枝就是了。还有,不许告诉我娘。”
      
      “什么事不能告诉婶娘?莫大,你又闯祸了吧。”随着说话声,门帘掀起,进来一位和莫青青年龄相仿的少女,约莫十四五岁,肤白眼大,生得十分明艳动人。披着一副朱红流云锦披风,乌蛮髻上别着几枝单凤镶南珠金簪子,一副富贵逼人的气势。
      
      “莫二,你们大房的都是这么没礼貌,随随便便进别人屋子不事先通禀一声。也是,你连姐姐都不叫,还守什么礼啊?莫青蕊。”莫青青心情不好,当场怼回去。
      
      来人正是大房独女莫青蕊,只比她小几天,平泉城中人称莫二。
      她自恃自己是正三品指挥使的女儿,凭白无故要低人一等,自然把莫青青当成眼中钉。
      
      莫青青岂能不知,她之所以能在死后借尸还魂,还不是原身在八岁那年和莫青蕊赛马,不小心跌落下马昏迷不醒整整一个多月。最后大概是真正的莫青青熬不住去了,她才能有机会继续活下去。
      
      她用了她的身子,也要承她的情,孝顺柳氏理所应当,至于仇家也要记在心里,一个也不放过,包括害她坠马受伤的莫青蕊。
      
      “你……”莫青青的话踩到莫青蕊的痛处,她一时忘记自己过来准备要干嘛。
      
      小姐们斗嘴,不关丫头的事。
      菱花不抬头,拼尽她所有的本事为莫青青梳好发髻,对着镜子插上两枝小珠花。她知道姑娘不爱多余繁琐的头饰,这会子图好看替她多插几枝,回头又要被全拔下来,还不如一早打扮得素简些。
      反正姑娘生得美,打不打扮都不要紧。
      
      “好了?”莫青青问,她见菱花点头,站起来转个圈,还不错吧。
      
      “你怎么不穿顾家送来的衣裳料子?”莫青蕊问道,这下她连莫大两个字都省了。
      
      穿什么衣裳料子跟她又有什么关系,莫青青不喜欢顾家送来的衣料太华贵,正好莫青蕊每回要和她抢,顺水推舟多半送出去,自己只留下一两件充门面。
      
      真是莫名其妙!
      莫青青白一眼,转过头没理她。
      她从小怀着对常人不能诉说的心事,一腔仇恨填满心底,对自己的容貌真是看得极淡。
      
      可在别人眼里莫大姑娘明眸皓齿,眉不画而青,眼波盈盈,樱唇贝齿,天生的美人胚子,只是年纪小又不常打扮,平日倒埋没了几分美。
      今天微微收拾一下,如寒风中挺立的玉骨朵儿,散发出淡淡的莹莹光泽,让人见了挪不开眼。
      
      莫青蕊暗自里咬唇,她原以为会把莫大比下去,早知道还不如别精心打扮,一回子出去叫顾家的人看了更落笑话。
      
      “你来到底干什么?”莫青青纳闷,很少见莫青蕊不说话静静坐在她屋里,这人真是怪!
      
      “不干什么,过来喊你一起去正厅。”莫青蕊难得没刺回去,她不知道自己心里在失落着什么。
      
      是因为发现莫青青比自己生得美,还是因为她将来到嫁进京城当世子夫人?
      凭什么莫青青比她好命?就因为二叔为救老镇宁侯而死!
      随着莫青青年龄见长,她的亲事也愈来愈近,想让人忽视都不可能。
      莫青蕊心情复杂看一眼莫青青,说:“走吧。”
      
      ******
      
      正院厅堂里,莫夫人一眼瞧出来自己的女儿怀着心事,瞧那小模样耷拉着眉毛,肩膀微微下垂,又被别人欺负了?
      她分了些许神又看莫青青,心底没来由一股烦燥,有爹生没爹养的贱丫头倒是好养活,这才十四岁,眉眼鲜活得像在勾人,再长大些还了得!
      
      “怎么了,姐妹俩又拌嘴了”莫夫人把女儿搂进怀里问道,眼睛却瞄向莫青青。
      往常这种时候,莫青蕊准会顺着说是姐姐欺负她,今天她闷嘴不说话,莫夫人更加纳闷,低头又看女儿的脸色。
      “到底怎么了?”她声音提高一拍,当家主母的气势也显现出来。
      
      张妈妈见机站出来:“姑娘走时还好好的,说要喊大姑娘一起来厅里,一转眼的功夫蔫头巴脑的。这……大姑娘,不是老婆子多嘴,你当姐姐也该让着我们二姑娘点,平日里夫人对你的好就换不来这么一点回报?”
      
      莫夫人抬了抬眼皮,哼一声表示她一片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完全得不到一点的好处。
      
      都是常有的事,莫青青见怪不怪,哪天她过来不吃莫夫人两句冷语几个白眼才叫稀奇事。
      
      “我说什么了,伯母不妨问问青蕊。她在我房里坐着,我怎么知道她会不高兴。”莫青青回道。
      
      “哎哟,大姑娘一张巧嘴哟,我们二姑娘可比不你一半的能说会道……”张妈妈事事顺着莫夫人说,不用主子出面,她一个人给二房母女添过不少的堵。
      要不莫青青自小不是个好相于的,事事带着剌,单柳氏娇弱的性子,早让大房把她们母女踩在脚底下。
      即便如此,她们在指挥使府也要处处看大房的眼色。
      
      “好了!”莫青蕊突然大声打断说话声,抬起头问:“不是说顾家要来人,怎么还不来。下午和人约好到东市挑料子,别误了我的时辰。”
      
      哦!莫夫人瞥向女儿愠怒的神色,暗自笑一下,闹半天脾气,原来是为这个呀。
      
      “急什么,顾家管事和你父亲、大哥他们在外院谈正事,谈完了便来。”莫夫人拿帕子拭着嘴角,很是自得。
      
      莫青青垂眸不去看屋里人,顾家来人,会是谁?
      大管事顾成,还是下面的小管事?
      顾家来的人越有身份,说明镇宁侯府对这门婚事越重视,她想退亲恐怕更难。
      
      莫青青从不在柳氏之外的人面前提退亲的事,她怕被有心人利用,反而对柳氏不利。
      那是个苦命人,丈夫早死,女儿也早换个了芯子,自己又是一副病胎子,吃药也不见好。
      莫青青只希望能治好柳氏的病,让她过几天无痛无病的安生日子。
      
      若是顾家愿意接她们进京……
      
      “来了,来了。”张妈妈脸笑成花儿,抖着一身肥肉跑进屋,“夫人,老爷、大爷领着客人从前院出来,正往这边来。”
      
      莫夫人蓦地站起来,又觉得自个显得太热情,重重咳一声,左右看一眼:“走吧,到院子里去迎贵客。”
      莫青蕊跟着娘亲早站起身,莫青青慢吞吞最后一个从椅子上起来。
      
      落到莫夫人眼中不免又添一刺,得意什么?想当世子夫人八字还没一撇,花轿没抬进顾家大门不算她莫青青飞上枝头当凤凰。
      
      她只后悔,早知道顾家来人,该是别叫儿媳妇带着孙儿回娘家去,上百里的路想接也一时来不及。
      
      “来来来,快请进。”平泉指挥使莫达招呼着来人,他不过四十岁出头,七尺壮汉膀大腰圆,腆着过于肥大的肚皮先挺进院子,将正三品绯红官服撑得快要破了。
      
      “这是我的夫人,小女青蕊,还有我那不成器弟弟的女儿,她叫青青。”莫达一一介绍下来。
      
      莫青青听出不对,她抬起头,看清楚来人后脑中一片空白。
      
      “宁安侯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莫达单手拍着身边的中年男子,大声笑说。
      
      那男子也是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个高而清瘦,眉目十分俊雅,竹青色暗纹锦袍穿出几分威仪,指上一颗通透翠绿的扳指彰显主人身份不凡。
      
      莫青青耳边只有莫达大笑的声音,怎么会是宁安侯?……她的父亲。
      
      

  •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继续红包走起,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