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我天生神力6捉虫 ...

  •   chapter6 我天生神力6
      
      “你说什么?”
      
      他微抬头看着褚封,摸了摸耳朵。
      
      “额……那个,我也不知道哪里说错话,你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
      
      他愣了愣:“你没生气吗?可是你脸黑了。”
      
      “是吗?你看错了。”
      
      男人的语气淡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
      
      那他那句话说出来不就亏了,坑爹还跟一个男的说以生相许。
      
      啊,想撞墙!
      
      褚封看着少年似乎有些懊恼的样子,眼底一软:
      
      “走吧,佣人已经备好午餐。”
      
      他猛得一抬头,可以吃了!
      
      噢耶!
      
      【……】
      
      希望觉得,宿主是个吃货又那么单蠢,真的会很容易就被拐跑的。
      
      他是不是得跟上面申请一下情商提升的技能?
      
      这座城堡是英国古老的建筑,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
      
      褚封是在一次拍卖会上,花了几亿美金拍下的这座城堡。
      
      里面所有的装修保持着原样,除了一些已经破损的地方全部重新装修,但风格依旧是维多利亚的风格。
      
      古老而华丽的走廊,真的会让人感觉置身于古老的中世纪。
      
      深褐却不失典雅的墙壁,每隔一处便有一副名贵的油画,价格不菲。
      
      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在灯光的折射下泛着淡淡的光泽,漂亮的折射让人试图想陶醉在这美丽的世界
      里。
      
      他跟个乡下进城的一样傻眼的看着这华丽的城堡,还真的是没有见过这样的。
      
      “褚封啊,你真的太有钱了吧。”
      
      他咋舌的摸了摸一旁的壁画,惊叹的说道。
      
      “这是十七世纪巴洛克风格天才艺术家鲁宾斯一幅画,《对无辜者的屠杀》,花了4905万英镑拍下。”
      
      手一顿,默默又把手伸了回来,生怕弄坏了画。
      
      然后侧过脸看着褚封的时候,默默又开始惊叹这男人的气质。
      
      单纯的就站在这幅油画前,微抬头的姿态,优雅得如同中世纪的贵族。男人今天穿的是一身纯黑色的修身西服,却衬托得他的气质愈发的优雅高贵。
      
      黑色的西服是最常见的颜色,却不是说人人都能够合适这个颜色。
      
      严谨而不失风度的颜色要穿出超越这含义的人,真的本身得具备很多东西。
      
      例如褚封,有身高有长相,主要是气质。
      
      俊美立体的五官在黑色西服的衬托下愈发的清晰。
      
      他又想了想自己,叹了叹气,觉得自愧不如。
      
      “怎么了?”
      
      褚封听见人在叹气。
      
      他看着褚封:“我觉得我有点丑。”怪不得被劈腿。
      
      “……”
      
      褚封对于这家伙的思维一直很好奇,这跟刚才他说的话题似乎没有多大的关系。
      
      “现在还很穷。”他愈发的觉得自己悲哀。
      
      “你现在是我的保镖,你会获得一笔丰厚的薪水。”
      
      他摇了摇头:“我还觉得我很蠢。”
      
      “……”褚封觉得自己跟不上他的思维。
      
      “你为什么那么有钱呢?”他很好奇。
      
      褚封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见褚封不说话,以为是懒得说了,伤心的低下头:
      
      “你果然嫌弃我了。”人生无望了。
      
      还说谈恋爱呢,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他最大的障碍。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怪不得员工餐可以是神户牛肉呢。
      
      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头发,他看了看褚封。
      
      “你很好。”褚封笑道。
      
      他撇了撇嘴:“你不用安慰我。”
      
      “你天生神力。”
      
      他泪奔。
      
      果然他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吗π_π
      
      希望觉得,自家的宿主真的需要智商拯救了。
      
      “你长得也好看。”
      
      他诧异的看着褚封,竟然夸他长得帅吗?
      
      “是吧,我很帅对吧,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帅。”突然有点小高兴。
      
      褚封见人笑弯了眼,唇角上扬,果然很好满足不是吗?
      
      那就很好养。
      
      “先生,可以上餐了。”
      
      不远处一个身穿女仆装的高挑女人双手交叠放在腹部,低着头说道。
      
      “嗯。”
      
      褚封搂过他的肩膀,带着他走出走廊。
      
      他侧过头看着搭在自己肩上的这只手,没想出所以然来。
      
      豪华长桌上已经上了不少的佳肴,全部是西餐。
      
      桌面上摆放着三角古铜架,上面的蜡烛已经点燃,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的烟缕。
      
      一旁身穿燕尾服的服务员拉着小提琴,美妙的旋律升华着整个氛围。
      
      他略显尴尬。
      
      这是什么情况?
      
      他其实真的只是一个还没有上班的保镖,这个褚封的待遇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升级。
      
      让他受宠若惊。
      
      又无所适从。
      
      “吃吧。”褚封姿态优雅的拿起刀叉。
      
      吃吧~吧~
      
      还有回声。
      
      他无语的看着坐着离他大老远的褚封,怎么也隔了十米远。
      
      这不就是吃一餐饭吗?
      
      虽说距离产生美,但也不差这顿饭吧?
      
      “那个褚封,你不觉得我们坐的有点远吗?讲话怪费劲的。”
      
      褚封面带微笑的看着他,然后说道:“你想跟我坐得近一点吗?”
      
      他点了点头,吃饭大家坐得近一些才好聊天嘛。
      
      “杰森,把宋少爷的椅子搬到我的身旁。”
      
      吩咐人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疏离得只剩下单纯的言语。
      
      他愣了愣。
      
      突然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一旁叫杰森拉小提琴的男人放下琴,然后走到他的身边。
      
      他站了起来。
      
      杰森把椅子办了过去。
      
      佣人也立刻将桌面上的主食转移。
      
      动作迅速,干脆利落。
      
      他挑了挑眉毛,果然有钱连佣人的素质都高。
      
      “好了,你过来吧。”褚封说道。
      
      终于可以好好的吃一顿了。
      
      有着不变的神户牛肉,但是一旁的鹅肝让他不由得觉得不开森。
      
      褚封见人脸色一下子不太好,关心问道:“怎么了?”
      
      “我最不喜欢吃的就是鹅肝。”
      
      想到小时候第一次吃的时候就觉得,这是最难吃的一道菜,那次破天荒到了饭点都没有胃口吃饭。
      
      所以知道他不喜欢吃鹅肝的也只有亲近的人,褚封不知道也就原谅吧。
      
      只是,现在看到神户牛肉现在也都没有什么胃口了。
      
      褚封看着人似乎没有什么食欲的拿着刀戳着牛排。
      
      “把鹅肝撤下去。”
      
      对着杰森吩咐道。
      
      杰森迅速把鹅肝拿走,转身放在餐车上推走。
      
      “没胃口吗?”
      
      他侧着头看着褚封,说道:“有点。”
      
      然后就见到褚封将自己的盘子移到他面前,拿到刀叉切着牛排。
      
      当叉子递到自己面前时,愣了愣。
      
      “你要喂我吗?”
      
      褚封单手撑着下巴,右手将叉子举在他面前,面带微笑,却带着凡人无法阻挡的魅力。
      
      明明是一个很普通的动作,在他身上却尽显优雅。
      
      “嗯,你上次不也喂了我吗?”
      
      语气轻松,仿佛觉得这个动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礼尚往来啊,我懂我懂。”
      
      他凑前想去吃,连舌尖都探出来了。
      
      结果褚封的手却向后。
      
      他表情骤变,不悦的看了他一眼。说好的给他吃的呢!
      
      褚封笑得开心,他就不那么开心了。
      
      他看着少年微微露出的舌尖,起玩弄心的那一瞬间,仿佛被少年这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征服。
      
      可爱的,诱人的,都是他想拥有的。
      
      他突然就是想沉醉在只有他跟少年的世界,纯粹的,无目的的。
      
      他干脆不理人了,原来是耍他的!
      
      埋下头愤愤然的吃着自己的东西,举起旁边的红酒大口就灌下,不去理会这个可恶的男人。
      
      “不要那么急。”
      
      男人的声音不紧不慢,却让他觉得这个男人就是在笑他!
      
      “你管我!”他塞着满嘴的肉没好气的抬眼瞪着他。
      
      “噗嗤。”
      
      他忍俊不禁,真的是太可爱了。
      
      他没表情的继续吃他的东西,已经把鹅肝抛在脑后了。
      
      盘中的食物已经沦为他肚子里的猎物。
      
      一旁杰森表情惊悚。
      
      先生还是他们家的先生吗?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般笑过的先生,竟对一个少年如此的温柔,满目的柔情,那仿佛溢出的宠溺清晰可见。
      
      在少年面前坦然而轻松的先生,俨然与平时严谨淡然的模样完全不同。
      
      卸下的外表,是一个温柔的男人。
      
      餐桌上的画面诡异。
      
      男人优雅缓慢的用餐,而一旁的少年,额……没法形容。
      
      狼吞虎咽吧。
      
      虽然用餐动作十分的迅速,但是却不失用餐姿势的标准与规范。
      
      就像是经常使用西方餐具,已经形成的习惯。
      
      褚封很好奇,这似乎与资料上的信息不太符合。
      
      资料上宋颂的家庭背景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原先是普通教师,虽然也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是为了供大儿子出国深造,基本上费用都花在大儿子身上。
      
      所以家庭比较拮据。
      
      宋颂的确是经常去打工,资料上面也有说明他曾经去过西餐厅打工。
      
      但是有些东西,不是说学习就能够学会的。
      
      如若不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又怎么会运用得如此自如呢?
      
      就像是拿筷子那样简单。
      
      试问仅仅是在西餐厅打工,就可以将刀叉运用得如此自如吗?
      
      不过,宋颂的家庭的确只是普通的家庭。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目前也还能是认为,真的是因为宋颂的学习能力非常强,西式餐具的使用是在餐厅学会的。
      
      他满足的拿起膝上的餐巾擦拭嘴角。
      
      “褚封,非常感谢你的招待,东西很好吃!”他朝着他竖起大拇指。
      
      “嗯,你开心就好。”
      
      其他的都不是很重要,只要宋颂能待在他
      身边就好,无论用什么方式。

  •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说:
    如果宋颂太容易被拐走不也显得我的存在感略低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