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我看到,我征服》文绎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6-17 08:18: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又出事了,上朝! ...

  •   木策耳根子硬,比坐着的黄杨木圈椅还硬,微微一笑,对这个建议不甚在意。
      姚云旗坐了起来,把眯着的桃花眼睁大,脸上堆满了诚恳:“师兄呀,你说的真有道理,正是因为得来容易,时间充裕,所以没意思。”
      “哼~”
      
      “在咱们这儿造谣就是这样啊,你挑唆的师兄把我吊起来打,也没打死过,可是去人间不一样,到了人间去凭着你这三寸不烂之舌,你能说的寡妇改嫁,两口子分家。”
      姚云旗用一种□□蜜糖语气说:“那才能显出效果呀~”
      
      林黛玉伸出手,用指尖掐了他一丁点肉皮,一掐即逝:“人间的枪炮不能与师兄争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将军、英明神武的帝王,都会成为师兄舌尖的玩物,任凭师兄左右,这岂不是有趣?”
      木策一脸冷淡懒惰:“没意思啊,知道准能成功,又有何趣味?”
      
      姚云旗坏笑着抬眼望天:“妹妹说的不对,木策师兄你在山上能成功,全凭师兄对你的信任,在来往的宾朋中能成功,凭借的是你的身份势力,师兄呀,你平心而论,身份势力这些东西,哪一样是你凭自己的能耐争来的?”
      
      木策知道他说的有一丢丢道理,顿觉不爽:“你这懒货有脸说我!从师兄把你捡回来到你下山遇到小师妹,在此期间你做过一件正经事吗!到现在成家立业,你为庄国做过些什么?恬不知耻的享受皇权富贵,呸呸呸!”
      偷奸耍滑,偷懒犯规,把大师兄气的够呛。
      
      姚云旗想起自己年少轻狂时犯错惹祸的事儿,也有点不好意思,眼珠一转就找了个借口,笑嘻嘻的说:“有道是在家从师兄,婚后从夫人,师兄你连三从四德都不知道吗?”
      黛玉没撑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一手掩面,笑倒在椅子中。“三郎说的有道理。”
      
      木策默默的看着这一对珠联璧合的玉人,似乎琼花斜依玉树,又好似一轮皎月蹭着一片轻云。
      林黛玉和姚云旗笑了半天,她轻启朱唇:“师兄一心成为说客,却总是被人当做笑谈,其中的缘由……难道师兄自己不知道?”
      木策斜眼撇着旁边墙上苏秦进贡的宝剑,声音逐渐低下去:“当然不知道……”
      
      黛玉悠然自得的从袖子里摸出一块玉璧来,请抚片刻:“师兄就如同这块玉璧,纯净油润,白璧无瑕,任何人见到您都会信服。假若师兄改头换面,收敛起其实和身份背景,去人间游戏一番,也能获胜,这如山铁证会让很多人哑口无言。”
      呀,三郎哥哥靠在象牙雕花镶嵌的紫檀木牙床上,真儒雅。
      
      木策为之心动,原本觉得姚师弟一定会坑自己,不过嘛,端庄娴雅娇小可爱的小师妹不会害自己。同样一个建议,从黛玉口中说出来比姚云旗说出来要可信数倍——这也可能源于姿态和语气。
      “师妹说得对,唔……去哪几个国家呢?”
      
      林黛玉笑道:“师兄,这不着急,必是乱世中才显师兄的能为。喝茶么?”
      三人来到桌边,慢悠悠的用山中灵泉烹茶,茶叶来自于长在山巅的一株老茶树,采清明前的嫩芽,由神仙亲手炒制——听起来很上档次,其实是闲的没事干去炒茶玩。
      
      “庄国周围没有国家,那东土仍是明朝治下,厉兵秣马,好大喜功。”
      “听说欧罗巴在抓女巫,教会认为女巫散播瘟疫?明明是他们脏的,傻成这样,啧啧。”
      “嘿嘿嘿~”姚云旗坏笑着瞧他:“你要是能去那群小国家,说得教会放弃追杀女巫,说的女巫联合起来统治一个国家,那可真厉害。”
      
      木策吹嘘道:“有点难度,不是做不到。你以为我做不到?你怎么能理解我呢?”
      姚云旗点头:“是啊是啊,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他用一种老父亲理解不了小屁孩的语气感叹。
      木策几乎要拍案而起,在拍案的前一刹那间,他想起自己打不过他……就端起茶杯:“你呀,有空多读点书,多思考。”
      
      黛玉且叹且笑,三郎和师兄在一起玩,总是这么有趣。
      两人在热情洋溢的斗嘴,叨叨叨说个没完。
      姚三郎又出溜回下去,好好躺着,懒洋洋的躺着,浑身上下只动嘴。
      
      忽然有人来到殿门前,飘然下拜:“殿下,锦瑟有要事禀报。”
      林黛玉伸手在空中一抓,凭空抖出一件鹤氅,披在身上,系上带子。她穿的是轻薄的娟衣,隐约能看到圆润的臂膀和腰身,不适合见下属:“进来。”
      
      木策在旁边点头:“这样使袖里乾坤,好看!”一抖手就出来东西,比在袖子里摸来摸去更好看。
      黛玉不想说,她没有对袖里乾坤做任何改进,只是提前袖着手摸出来拿在手里,再一抖手现出东西来。
      
      走进来一个娇娇艳艳、浓妆艳抹的人,似男似女,看不出性别,穿了一件桃红色道袍,脚下一双红绣花鞋,别人系一条丝绦,她/他系了一条叮了当啷的玉璎珞,走起路来环佩叮当,举止倒是端正,扛着一个大箱子。
      走进屋来,寻见公主殿下坐在窗边与人说话,立刻趋步上前,放下箱子,深深稽首:“拜见殿下,拜见二位真人。”
      
      “免了。”
      “何事如此焦急?”
      金锦瑟脸上一红,垂着头把大箱子往前推了推:“云阳郡、凤仙郡有书商贩卖不法书籍,诽谤诸王。”
      
      三人都是一怔,锦瑟打开箱子盖,将箱子捧上前。
      各自抓了两本拿在手里乱翻。
      箱子里都是小说话本。
      
      话本中的故事各不相同,有胡编乱造玉贤真人与妻子的恋爱经历的《玉爱楼》,有瞎说些碧卢真人成仙记、紫述真人美容秘籍、名侦探无闷真人破案录,也有些玄真公主与姚王不可不说的故事,甚至还有……写紫述真人与大师兄情投意合的BL同人。
      
      木策露出了一抹邪恶的微笑:“紫述肯定喜欢这个~”
      姚云旗揉着眼睛,幸灾乐祸的大笑:“分一分分一分,都拿去给本人看,该打赏的打赏,该遭雷劈的也别闲着!”居然看到大师兄和紫述师兄进行不可描述的事,你们这帮不知死的凡人呦!亵渎神灵,造谣生事,就不怕报应么?那些没见过神仙的无知凡人以为世上没神仙,到还没什么,在庄国真的是举头三尺见神灵,居然还敢这样!
      
      金锦瑟欲言又止,只得垂手侍立。
      
      箱子盖内侧贴着一张纸条,纸条上是两行猫抓狗爬体:‘还有不少□□,在下面压着呢,不好意思拿给你。这群人该管管了!’
      往下翻一番,三人都变了脸色。
      那庄国的开国之君、万寿山五庄观首座弟子、食铁兽的饲养者、有大胸肌和八块腹肌的蚩休陛下。。。在话本中是绝对主角。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妖精还是鬼,是天使还是魔鬼,都和他有本子。
      
      林黛玉不发一言,收了纸条,又翻看起来,居然还有‘十二楼’‘瑞明真人洗冤集’,厚厚实实一摞八本,好多的案子,随手翻到一个故事,仔仔细细的看完,纤纤玉指点了点书页:“这书倒是不错。天理昭彰,惩恶扬善,又悬念迭出。”
      
      十二楼简单的多,是十二个‘姻缘天注定’的爱情故事,大多有神仙打酱油出场。或是魂魄出窍,或是恶霸抢亲时遇到了女装大佬,恶霸他娘留儿媳妇睡在身边,要等成亲才许同房,结果女装大佬是个妖精,经过一番不可描述的事之后,成了恶霸的后爹。或是少年爱慕邻家少女,发愤图强考取功名,少女也爱少年,相思成疾一病不起,后来少年成了官吏,荣归故里,仙人赐福给这对小情侣。
      
      木策看着主角为自己师弟的小黄书,感慨道:“人生百年应该及时行乐,不要贪求长生不老,长生之后吃肉都不香了。”
      姚云旗撇撇嘴:“你吃的太多了,没节制,你瞧我,别人不做好了送过来我就不吃,到现在也觉得香!”
      
      林黛玉沉着脸把书抛回箱子里,略一思量:“命云阳郡守、凤仙郡守彻查此事,那些写书的、印书的、卖书的都送到帝都来,一个不留。对于写公案小说和十二楼的那几位,款待的周到一些。”
      她怒冲冲的站起来:“锦瑟,你去监察此事。凡涉及邪银的压入大牢,其余人等候发落。”
      一抖袖子,把一箱子书都装在袖子里:“通告各郡,严查此事。”
      
      金锦瑟一直在旁边站着,这才侧开一步,给公主让开路:“谨遵殿下旨意。小人有几句话想说”
      黛玉抬手制止了他:“不急,鸣钟,朝会上再行商议。”
      “是。”
      “更衣。”
      
      侍女们刚要上前,姚三郎一个鹞子翻身蹦了起来:“我来!师兄你等什么那?出去啊!”
      木策下意识的要说我不出去,突然反应过来,瞪了他一眼,拢起一团云,跳上去就飞走了。
      书中暗表,尊卑有别,金锦瑟只是侍郎,是玄真公主身边效劳的官员,他来谒见公主只能徒步前来,而木策是公主的师兄,虽然没权没职,却理所应当飘飘摇摇的驾云往来。
      金锦瑟也退了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收藏满千就加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