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晋.江.独.发
      第五章
      
      在龙凤胎充满同情的目光下,桑萸慢吞吞跟着顾寅眠往外走。
      她还想再垂死挣扎一下。  
      
      黄昏的尾巴挂在树梢,世界被染成旖旎的绯色。
      顾寅眠绅士地为桑萸拉开车门,下巴微抬,示意她上车。
      桑萸:……
      她还没想好可以挣扎的理由。
      
      小声向顾寅眠道谢,桑萸认命地抱着包和手提袋上车。  
      坐稳,桑萸向司机张浩全打招呼:“张叔叔好。”
      
      “桑小姐也在这家餐厅吃饭?”张浩全往后座瞟了眼,面色是惊讶的。
      “是啊。”桑萸讪讪点头。
      
      顾寅眠随后上车,他竟放弃副驾驶,坐在了她身边。
      桑萸尴尬地把身体往角落偷偷地挪。
      
      车平稳地行驶在街道,桑萸想起手提袋里的西装:“哥哥,西装外套我带回来了,需要帮你拿去干洗吗?”
      顾寅眠注视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海:“不用。”
      “哦!”其实没弄脏的,衣服还是之前的样子,桑萸就是怕顾寅眠介意她盖过。
      
      “你是个成年人了!”沉寂片刻,顾寅眠突然转头看向桑萸,“你不是龙凤胎手里的棋子,天天任由他们控制摆布的感觉很好?”
      撞上顾寅眠略凌厉的眸光,桑萸闪躲地垂下头:“对不起。”
      顾寅眠闷声回:“每次你都说对不起。”
      “对不——”尾音逐渐湮没,桑萸用力攥住包带。
      
      “大少爷。”张浩全今年五十岁,是侍奉顾家的老人,看着两人陷入缄默,他温和地笑着开解,“棠梨以凛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连老爷子都拿他们没辙,桑小姐向来是乖巧安静的性子,对上顽劣的那两位小祖宗,哪由她自己做主?”
      顾寅眠不看桑萸,眉心微蹙:“她根本就没有拒绝和反抗。”
      张浩全干笑:“拒绝反抗都没有用嘛!”
      
      不是这样。
      顾寅眠神色突然变得肃穆了些。
      但他并没有继续辩解。
      
      车内再没人开口。
      桑萸望向顾寅眠的侧脸,他下颔微收,薄唇抿直,显然是不悦的表情。
      
      如何才能消解他的怒气?
      桑萸从来都不清楚。
      其实他该生气的,毕竟相亲不是小事。而他们不仅窥探他的隐私,还大喇喇在群里分享探讨,是真的很不尊重人。
      
      很想慎重地道歉,但“对不起”这三个字,桑萸不敢再提。
      她不想惹得顾寅眠更加生气。
      
      回到顾宅,桑萸紧随顾寅眠下车。
      一前一后,两人沉默地走进屹立在林木间的白色建筑。
      
      沈姨笑着迎上来,态度和蔼可亲:“咦,桑桑跟大少爷一起回来的吗?棠梨以凛呢?他们回不回家吃饭?”
      桑萸见顾寅眠并没有开口的打算,便主动回答沈姨:“他们不回家吃晚饭的,我和大哥也都在外面吃过了,沈姨您晚上不用准备我们的份。”
      顾寅眠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桑萸,率先上了楼梯。
      
      他还是在生气吗?
      桑萸无助地回到房间,换了条深色长裤。
      下楼问沈姨顾老爷子的行踪,才知道他在后园给多肉浇水。
      
      穿过攀满绿藤的回廊,桑萸在偌大的后院里找寻顾襄伯的身影,却一无所获。
      走到高台,桑萸忽地听到下方传来说话声,是老爷子顾襄伯。
      
      倚在雕花栏杆,桑萸探头往底处看。
      石阶下的平地中,顾寅眠正站在修剪多肉的老爷子身侧,他已经换下拘谨西装,穿了身休闲家居服。他的发梢柔软,几缕漆黑发丝垂在眼间。整个人都不复方才的凌厉,平添了几分平易近人的慵懒味道。
      
      “袁家丫头知书达理温柔娴静,也是留学归国不久,你对人家到底哪点不满意呀?”
      顾寅眠似有些漫不经心:“她很好,是我不好。”
      
      “你少来。”顾襄伯气笑了,他用力地把漂亮的一盆玉扇放回花架,语重心长,“寅眠,你呢年纪确实不大,可也该谈恋爱了是不是?整天忙工作有什么意思?咱们家就数你最为古板无趣,再说要是碰到合适的姑娘,你们早些结婚生个重孙儿给我抱抱,多好!”
      “我和袁小姐不适合。”
      “那什么样的适合?你都还没和人家相处!不然你自己去找个合适的也行啊!关键是你……”
      
      袁小姐?爷爷和顾寅眠在谈下午相亲的事?
      居然不能成吗?
      偷听自然是不对的,桑萸刚要退避,顾寅眠却似乎有所察觉。
      
      他抬起下颔,清淡的眸光朝她投来。
      他在低处,她在高处。
      这样的对视有种难言的紧迫感。
      桑萸唇瓣翕合,想说她真不是故意要偷听的。
      
      恰巧顾老爷子也跟着仰头,发现桑萸,他毫不避嫌地笑着朝她招手:“你这孩子,傻杵在上面干什么?快下来瞧瞧,咱们前些日子刚移盆的多肉都长大了不少。”
      桑萸迟疑着,不知该听话地走到他们身边,还是该有自知之明地离开。
      
      “过来。”顾寅眠定定看她几秒,蓦地将目光挪开。
      桑萸这才哦了声,顺着石阶下楼。
      
      顾襄伯也没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他很明智地绝口不再提相亲的事儿,只拉着桑萸看盆盆罐罐的多肉,不时还指着花架上的多肉杂交新品种给桑萸瞧。
      爷孙俩聊得煞是契合,满面笑意。
      
      故意带桑萸走得远些,顾襄伯偷偷瞄了眼站在原处没动的顾寅眠:“他没为难你们吧?”
      桑萸窘迫不已:“没。”
      “真的?”顾襄伯大概有点不信,“那龙凤胎怎么不敢回家?小萸啊,你跟爷爷说实话,他到底把你们给怎么了?你别怕,放心大胆地向爷爷告状,爷爷保证会替你们做主!”
      
      “爷爷——”
      顾寅眠不疾不徐的嗓音忽然在后方响起。
      拍着胸脯的老人陡然一僵,他浑浊的眸光闪过一丝局促,却还是在桑萸面前强自镇定:“干什么?”顾老爷子气势很足地问。
      
      顾寅眠闲适地望着他们,嘴角轻扬:“不干什么,该吃晚饭了。”
      “哦!那就回去吃呗!”顾襄伯一本正经道。
      
      顾寅眠神色淡淡地率先转身,双手插兜,沿石阶上行。
      顾襄伯颇有些懊恼,他轻拍桑萸手背,很有信心地安抚她说:“没事儿,路上你慢慢跟爷爷说,爷爷多得是办法帮你们出气!”
      桑萸:……
      
      “对了,”上了石阶,顾襄伯似乎是有意让顾寅眠听见,他音量略微抬高,“小萸,你们今天恰好也去红房子餐厅吃饭了对吧?挺巧的,那你觉得袁家丫头怎么样?”
      “爷爷,我没怎么看清袁家姐姐的脸,也没和她说话。但袁家姐姐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感觉很优秀很优雅。”桑萸厚着脸皮答。
      “是吧?但你大哥就是不喜欢人家。”
      
      桑萸讪讪望向走在前面的顾寅眠,支吾道:“感情这种事说不好的嘛!”
      顾襄伯叹气:“真不知道你大哥心底怎么想的!四舍五入都快三十的人了,女朋友都没有个,可怜哟!”
      
      明明大哥今年才二十六,桑萸夹在中间更尴尬了,她绞尽脑汁说:“是哥哥太好了,像大哥这样厉害的人对女朋友要求肯定很高的!”
      顾襄伯狐疑:“是吗?”
      
      桑萸硬着头皮,明知顾寅眠能听得一清二楚,还是不得不回答:“应该是吧!”
      顾老爷子瞥了眼不动声色的顾寅眠,嘀嘀咕咕:“比袁家丫头都还要好的姑娘上哪儿去找?”
      
      两人一唱一和,嗓音随风拂过耳际。
      走在前面的顾寅眠嘴角噙着笑,始终未置一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