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马里兰州 ...

  •   “我叫汉尼拔莱克特。”那目光就像是黑夜里悄然无息的潜伏者,让人无所遁形。
      “铃,铃!”
      “嗯?”龚铃子呼了口冷气,她惊惶的醒来。
      威廉站在车外招呼道,“下车,到了。”
      “好的。”龚铃子讷讷的应道,她低头下车扫了一眼汉尼拔的鞋子。
      
      油光铮亮,一尘不染。
      这是一双只在广告和宣传上看到的鞋子,干净而昂贵,看一眼就能看到冷冷扑打在脸上的钱币。
      足下光辉,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这怎么会是山上那个穿着朴素灰袍和布鞋,还斑驳着白长发的卡西利亚斯呢?
      更何况,对方的笑容是那么的礼貌而又让人难以拒绝。
      
      当地警察过来带走了流浪汉之后,因为有威廉和汉尼拔的保证,龚铃子相安无事的离开了。
      刚才的情形一览无遗,龚铃子没有想太多的故事波折,一脸尴尬的解释认错人之后,说自己是和朋友出来走散了。
      “你要去哪里?”
      “哥伦比亚州。”龚铃子在路上就为自己找好了地址。
      
      他们到了最近的城镇,心善的威廉和龚铃子说,“去那里有点距离,那边绿色牌子里面就是车站,你进去买一张车票,很快就到了。”
      真是个暖心的天使!
      龚铃子浅棕色的眼珠透着光,如包罗万象般的糖果。威廉对上这个眼神,忽然觉得身为FBI的职员,他应该更加照顾才是。
      毕竟现在不早了,小女孩去哪里都不安全。
      
      “走吧。”汉尼拔率先道,他走在龚铃子的身旁,脚步缓慢面容带着淡淡的客气。这笑容不远不近,足以让人放心,“好女孩太晚回家,家人会担心的。”
      龚铃子默然的目光转向了汉尼拔,“谢谢。”
      “照顾淑女,是应该的。”汉尼拔似乎心情很好,竟然还勾着嘴角说起了俏皮话。
      这么一个绅士得体的人,真是人生难遇了。
      龚铃子翘起笑容,“谢谢。”
      “走吧。”威廉看两人相处融洽的对视,心里的压抑也少了。
      
      车站的人很少,空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坐守等待。
      龚铃子的手在口袋里捏了捏,只有单薄的两张钱币静静躺着。她抬眼看着电子屏幕上的价格,深呼口气。
      汉尼拔挑眉,“怎么了?”
      “不,不,没什么。”龚铃子哂哂的撩过耳边的发丝,“我去买票。”
      
      反正她也不是真的要坐车,从根本上来说骗票理念并不成立。
      毕竟,她口袋里的钱币实在单薄,不是吗?这么一想,龚铃子的手指轻轻一动——
      “没票了?”威廉问。
      暗黑口袋里金色能量而成的半张‘车票’,如烟般泯灭。
      
      “没票?”龚铃子忍住笑。
      “是的。”销售员目光直直的勾着眼前的小帅哥,白皙的脸上露着甜美的笑容,“或者帅哥今晚可以先去隔壁酒店住一晚,明天再走?”
      那温柔又带着别有意味的一句话,龚铃子愣是听得鸡皮疙瘩。她搓着胳膊,看着表情客气的威廉感叹,“帅哥走到哪里都吃香啊。”
      
      “漂亮的女孩在外面总是很危险,不是吗?”汉尼拔站在龚铃子身侧道。
      这是说的……销售员吗?龚铃子似懂非懂的点头,她看着销售员脸上精致的妆容和漂亮的五官,恍然大悟,“对,很危险。”
      “龚小姐。”
      “嗯?”
      “你喜欢吃烤鱼吗?”
      “……喜欢。”
      
      威廉好不容易推让开情场高手回来,发现自己已经插不入好朋友的二人世界了。
      从上车认错人后显得拘谨小心的女孩,竟然一转眼坐到了副驾驶上和汉尼拔一起相谈甚欢。一开始他还有点兴趣听,比如是汉尼拔之前说的烤鱼。
      但是后面竟然发展到了动物内脏的烹饪上面!
      威廉脸色有点难看,他是大多数的西方口味,对于那些奇怪地方的肉没太大的喜好。
      
      “你把血扔了?”龚铃子惊呼。
      汉尼拔淡然道,“我吃过中国的血旺,味道不错,不过太辣了。”
      “真的是太可惜了。”龚铃子点头,“不过你可以做血肠!”
      “听起来很不错,你会做吗?”
      “当然!很简单的,每次……”
      
      一个是热衷于五脏六腑的美食家,一个是生长在东方美食国什么都吃的年轻人,果断的一拍即合,说的天花乱坠。
      可怜坐在后面的威廉,莫名想到几个小时前案发现场血肉模糊的场面,默默打开窗外把头扔出去,他感觉快要吐了!
      
      龚铃子身心年纪都太嫩了,面对一个江湖老手的心理医生汉尼拔,她很快就把手言欢,满心期待对方说的晚餐。
      偏远城镇的班车太少,汉尼拔还很好心的开车到了城市中心,自己掏钱给龚铃子买到第二天的车票,这让龚铃子更加愧疚和热情起来。
      
      龚铃子几乎没有正式串门的机会,速度还这么快。所以进门的时候她特别的小心,看地板光可鉴人的光色,再看自己带着泥的鞋子,整个人杵在门口动都不敢动了。
      汉尼拔没说话,转身打开鞋柜拿出一双拖鞋出来,放在龚铃子的面前,“换一下就可以了。”
      “谢谢。”真是个好人。
      
      威廉端着酒杯坐在吧台,汉尼拔站在厨房里面从冰箱里拿出自己的配料。
      汉尼拔的动作有条不紊,他熟稔的把之前就准备好的鱼从桶里拿出来,三五两下拍脑袋掏内脏刮鱼鳞,三条鱼的后续程序简直行云流水,有种说不出的享受和好看。
      “吃过你做的饭之后,我快吃不下炒蛋和汉堡包。”威廉心情愉悦的道。
      
      汉尼拔眼睛眨了一下,似乎心情很不错,“以后你想吃了都可以来找我。”
      “真的?”
      “我的荣幸。”
      轻松诙谐的回答,引得威廉笑容慢慢,忧郁帅气的面容让人看着莫名的甜。就像是焦糖一样,甜到了心尖上,还不腻。
      
      龚铃子看得目瞪口呆,两个人的气氛实在是太和谐了。
      奇怪,她又觉得哪里不对?
      龚铃子挠了挠脑袋,她张嘴,“请问”
      “杰克说——什么?”威廉侧头,眼神带着关心。
      龚铃子看着汉尼拔,眼睛转到那个让她眼馋的大冰箱,“也许我可以帮助你。”
      
      “淑女,就应该坐下来享受。”汉尼拔同样侧头,他脸上扬起标准的笑容,很有一种上流社会的矜持和绅士的体贴。
      但也同样的,有种魄力。
      龚铃子莫名想到了一开始的不安,乖巧点头,“好吧,那么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左边里面走就到了。”
      “谢谢。”
      
      关上洗手间的门,龚铃子仔细的看着周围的摆设和装修之后,她毅然的打开能量门,回到了卡玛塔姬。
      古一法师端着一杯茶,神态平稳亲和的笑。
      龚铃子的心瞬间放松下来。
      “等你的好消息。”
      “谢谢,法师。”
      
      临走前,龚铃子想到那相似脸庞的笑容,“请问导师,卡西利亚斯还在房间吗?”
      “我想,是的。”古一法师轻声应答。
      龚铃子发现,这种德高望重的人说话很累人。说的话,总让人猜疑是不是反话。
      莫度也是。
      时不待人,龚铃子回到马里兰州的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两人还在厨房一坐一站相处很融洽。
      
      烤鱼程序并不难,准备之后放进烤箱就可以了。
      汉尼拔拿出了高脚杯,红酒在杯中摇曳生辉,倒映着笑容。
      笑容好看,却刺眼。
      龚铃子更觉得不对劲了。
      
      龚铃子恍恍惚惚的坐在旁边,听着两人说起了稀松平常的事情。
      慢慢地,才知道原来威廉是FBI里的拔尖人才!汉尼拔更是心理医生的精英!对于两人话题里的轻描淡写,龚铃子也觉得自己插不上话,唯有默默地听。
      龚铃子是这么打算的,不过两个人太体贴了!总会带上龚铃子说上两句,愉悦现场气氛。对方这么好心的照顾自己,加上这都是日常生活没办法接触的,龚铃子也忍不住好奇问一些自己看到的一些案发新闻。
      威廉心情很不错的为她分析,汉尼拔则欢欣的看着威廉,眼里传达着慢慢地欣慰。
      
      龚铃子低头喝一口红酒,再抬头发现汉尼拔同样抿着红酒下去。
      但不同的是汉尼拔的动作斯文规范,优雅的不可思议的舌尖在上唇上自左往右的舔了一下,眼神灼热而火辣。
      这副神态压抑着一股肉眼可见的狂热,龚铃子脑子里忽然回想到某个深夜频道上的画面,台词好像是:来吧宝贝,让我用眼神令你□□焚身吧!
      
      “咕咚~”
      龚铃子很不斯文的咽下那口红酒,脸上染着一层好看的红色。
      原来,不对劲的是她这盏电灯泡!
      龚铃子把自己缩了缩,抬头正对那双炙热如火的眼。

  • 作者有话要说:  ——2017.09.04 修
    本章应该叫:论女人的第六感和脑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