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唐伯爵》暮兰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5-29 07:58: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努力保持微笑 ...

  •   对于抓住跟踪狂,刘顿没有给予太多希望,干脆搬家搬公司,以为此案会不了了之,没想到一个多月就有了结果。
      
      接下来刘顿有两个选择,去马尔代夫度假,或者去岛城派出所。她最终选择了后者,因为实在不想在度假的时候还想着跟踪狂的案子,玩的不安心。
      
      刘顿把在免税店买的防晒霜和喷雾都送给了团队,“突然有些急事,你们去玩,我要回国,机票已经改签了。”
      
      作为老板,刘顿不愿员工看到她焦虑脆弱的一面,跟踪狂的事情只有林梓骏知道,她努力保持微笑,“你们玩的开心,不要发太多照片或者视频到工作室群里,我会嫉妒的哦。”
      
      化妆师们发出一阵惋惜声。
      
      “太遗憾了。”
      “我们会给你带礼物的。”
      
      可是等刘顿推着登机箱走出候机室,隔着厚重的玻璃门,她都能听见自家团队的欢呼声!
      
      她曾经的助理、现在工作室的首席彩妆师——俄罗斯战斗民族大妹子玛丝洛娃的声音最大,还跳到桌上热舞,金色长发甩得飞起。
      
      如果没有特殊目的,没有人愿意和老板一起旅行。
      
      看着手下如脱缰野马般奔向飞往马尔代夫的飞机,刘顿戴着墨镜也难掩落寞,孤家寡人,双手抱胸自己安抚自己,寂寞比劳累更难耐,在这个时刻,她需要买包疗伤,毕竟包治百病。
      
      刘顿先拿下香奶奶家的机器人小手袋,按照林梓骏的风格,挑了个布满一排排红色药丸造型的手袋当礼物,最后斩获白色超大水桶包,挂在肩上晃晃悠悠,因没有任何金属配饰,只有一圈金色绳索束在中间,大包提起来还挺轻松,长度和容量装一捆山东大葱都毫无压力,堪称包中航母。
      
      三包在手,幸福我有。信用卡数字蹭蹭往上跳,刘顿觉得心情似乎好些了。
      
      飞行时间就是刘顿的面膜时间,清洁的、保湿的、抗老的、提拉紧致的,轮番往脸上糊,这次飞行她选择了黑绷带面膜,飞机下降前一个半小时,刘顿开始化妆,岛城正值深秋,她画了个枫叶小烟熏妆。
      
      飞机降落,刘顿美得不像下飞机,是下凡的仙女,如果把颜值比作武器,她就是□□,一炸灭一大片。
      
      林梓骏开车去机场接刘顿,戏精上身,“皇上起驾回宫,还是先去衙门审犯人?”
      
      “送给你的。”刘顿把药丸包放在副驾驶上,坐在后排继续补眠,“去派出所。”
      
      果然,林梓骏很喜欢药丸包,拿起来放在唇上亲了亲,当即把旧包里的随身物品全倒腾进新包,大呼“谢主隆恩!”
      
      绿岛市东海区中山路派出所。
      
      “刘小姐你好,我是派出所民警王朝阳,你的案子由我负责。”
      
      这个曾经被刘顿以为是诈骗犯的小片警见到两个大美女姐姐瞬间有些脸红,本来打算握手的,伸出的手缩了回去。
      
      “你好。”刘顿朝他点了点头,职业病使然,看人先看脸,小警察的局促自然被忽略了,他眼神清澈,一身还没有被世俗侵蚀的浩然正气,应该才刚刚毕业,高耸的鼻梁中间有微微凸起的驼峰,是她喜欢的气质长相。
      
      林梓骏一见王朝阳,眼睛都直了,主动伸出手,“王警官你好,我是她的好朋友,那天你拨打的紧急联系人林梓骏就是我。”
      
      “林小姐你好,昨天谢谢你帮忙转告。”
      
      “不用这么生疏,我们通过电话,不是陌生人啦,叫我梓骏就可以了。”
      
      “梓骏……”王朝阳觉得直呼其名不礼貌,加了个一个字,“梓骏姐,我就是个派出所小片警,不是警官。”
      
      正在握手的林梓骏微微一滞,还好,没叫梓骏大姐,“行,那我就叫你朝阳弟弟吧。”
      
      两人握手寒暄,瞬间拉近了距离,案件当事人刘顿倒成了旁观者。
      
      接待室。
      
      刚刚姐弟相称的王朝阳认真履行墙上写的“为人民服务”五个字,“两位要咖啡还是茶?”
      
      刘顿想喝咖啡,但看见墙角饮水器旁边两个硕大的速溶咖啡罐,立刻没了兴趣,“水就可以了,谢谢。”
      
      林梓骏:“朝阳弟弟平时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王朝阳给刘顿倒了杯热水,给林梓骏泡了一杯枸杞……
      
      “八月二十七日晚上十一点二十六分,你拨打110报警电话,地址位处我们东海区中山路派出所辖区范围,报警中心派了巡逻民警去你家查看情况,从你的手机拷贝到嫌疑犯跟踪录像,由于距离、光线等原因,嫌疑犯的头像很模糊。”
      
      王朝阳打开电脑,把刘顿录制的小视屏放了一遍,然后点开另一个视频,“我们调取了广场监控录像,一共有五个监控拍到他,但他有反侦察意识,穿着连帽衫,鸭舌帽,还戴着口罩,无法进行面容识别。”
      
      电脑屏幕切割成五个视频,从各个角度拍到跟踪狂尾随她的画面,虽然知道派出所已经抓到了此人,刘顿还是觉得脚底生寒,喝了一口热水,强作镇定,“你们是怎么抓到罪犯的?”
      
      “是嫌疑犯,在法院没有定罪量刑之前,都不能叫他罪犯。”王朝阳一板一眼的纠正。
      
      林梓骏:“朝阳弟弟好厉害,都这样也能找到嫌疑犯。”
      
      ”其实也没有多么厉害……”王朝阳双颊又是一红,坦诚的开始自我批评,“我是学犯罪心理的,刚毕业分配到这里,这是我处理的第一个案子,理论和实践相差太远,嫌疑犯的侧写毫无用处,干脆用笨办法,就是扩大搜索范围,一遍遍的翻看所有能找到的监控,终于寻到了突破口。”
      
      王朝阳点开一个视频,画面是一排竖立在群楼里的快递柜,都市生活已经离不开网购,快递柜是每栋楼必不可缺的标配了。
      
      “前面我说过,嫌疑犯具有反侦察意识,但他单知道取款机有监控,忽略了快递柜,其实快递柜前后左右都隐形监控探头。”
      
      画面也是夜晚,刘顿推着二十寸的登机箱,应是刚从机场回家,顺便取了几个快递,她拿不了这些东西,干脆当场拆快递,把物品分别塞进行李箱和包里,用笔划烂快递盒上的私人信息,然后弃之快递柜旁边的垃圾桶。
      
      不一会,黑衣口罩男跟了上来,从垃圾桶里捡起刘顿刚刚扔掉的快递纸盒,像狗一样贪婪的嗅着,环顾左右无人,抱着快递盒走到了快递柜后方小树林里。
      
      接下来的画面里,王朝阳给口罩男的腰部以下,膝盖以上都打了马赛克,但正常的成年人都能从口罩男紧崩的身体、扬起的额头、还有双臂起伏的动作猜到他对快递盒做了什么。
      
      “恶心!”刘顿从椅子上弹起。
      
      林梓骏握着刘顿的手,“没事了,没事了,朝阳弟弟已经抓到了这个变态跟踪狂。”
      
      王朝阳意识到视频引起了受害人的不适,忙关了视频,“我从快递柜的缝隙里提取到了嫌疑犯的……体/液痕迹,送去DNA检验,发现和一个扫黄打非时抓到的嫖/娼犯吻合。”
      
      刘顿在林梓骏的扶持下重新坐下,热水已经变成温水,她一饮而尽,“万一快递柜后面不止一个变态……怎么确定就是他?他为什么要跟踪我?”
      
      “嫌疑犯是你的狂热粉丝,他从不化妆,但是给你每一条微博、化妆小视频等留言、打分、发弹幕,类似公众号等打赏平台也有数目不小的打赏,大约有五十万人民币,他甚至为你组建了一个粉丝后援会,自封为会长。”
      
      “嫌疑犯招供,一开始只是社交媒体的关注,从今年春天开始,他不再满足虚拟世界,想在现实世界接近你。”王朝阳打开几张图片,“我们在犯罪嫌疑人的家里发现了沾着体/液的快递纸盒,还有你家的垃圾袋、你用过的香水瓶、唇膏、卫生棉、丢弃的外卖餐盒,冰箱里还冷冻你吃过的剩菜。”
      
      “他从你的公司一直跟踪到你家楼下,偷拍录像,捡走你扔的垃圾,翻检他中意的东西,为了有的放矢的跟踪你,他还从航空公司人员那里购买你的航空信息,知道你什么时候在外出差,什么时候在岛城,他甚至有一次买了和你一个航班的机票去上海,然后和你一起飞回来。”
      
      “这是我从航空公司打印的座位编排,他坐在你后面。”王朝阳从案卷卷宗里找到座位名单,还有嫌疑人在飞机上坐在刘顿身后的照片,这一次他没有戴口罩和帽子。
      
      刘顿转移目光,如避蛇蝎,“我不接受任何精神赔偿,我只希望你们能判多久就判多久,让这个跟踪狂把牢底坐穿。”
      
      “公安机关负责收集证据提起诉讼,判多久是法院的决定。”王朝阳习惯性的为人民群众进行普法教育工作,整理着桌上的案件卷宗,指着旁边的窗帘:
      
      “嫌疑犯就在隔壁审讯室里——由于你的及时报案,我们挖出了航空公司人员侵犯公民信息的案子,我的同事正在提审嫌疑犯录口供,找到出卖你飞行信息的人,以免有更多的受害者。”
      
      林梓骏咬牙切齿,“我要牢牢记住这个王八蛋的脸,等他出狱了,我——”
      
      林梓骏本想说我要暴揍他,转念一想,当着警察的面不好说这种话,于是改口说道:“我要防备着他,免得他再骚扰我的朋友。”
      
      王朝阳拉开窗帘,原来接待室和审讯室之间隔着一块单向透视玻璃,从这里可以看清审讯室的一切,只是听不到声音。
      
      刘顿先是低头,而后鼓起勇气抬头,事情已经发生了,逃避是没有用的,唯有正视它。
      
      普普通通的一张脸,中等身材,过目即忘,谁能想到他会如此变态。
      
      林梓骏以为是个面目猥琐的中年油腻宅男,见到此人,心下隐隐有些失望,她的脸几乎要贴在单向透视玻璃上了,“他的脸上好像有一道长疤痕?刚才飞机上的照片并没有这个伤疤。”
      
      “哦,是这样的,嫌疑犯是个没有工作的‘拆二代’,家里靠着拆迁有三套房子,父母一套,他一套,还有一套用来出租,靠着收租过日子,租金作为生活费勉强够用,但是不够他跟踪你,毕竟机票什么还挺贵,这家伙干脆借了十万的网贷,很快利滚利滚到五十多万,时常被放贷公司逼着卖房还钱,监控录像拍到追债经过。”
      
      王朝阳打开视频,画面正是刘顿以前所住的高层公寓大楼楼下,跟踪狂弯腰翻检垃圾桶,寻找刘顿扔的垃圾袋,突然驶来一辆摩托车,车手戴着头盔和手套,光着上身穿着一件皮衣,下身着皮裤,脖子上戴着拇指粗的长链子,典型小混混的打扮。
      
      摩托车手迎面就是几记重拳,将跟踪狂打翻在地,接着拳打脚踢,跟踪狂毫无还手之力,本能的抱头蜷曲身体。
      
      摩托车手的皮裤似乎有些不合身,随着车手的出拳和踢踹等动作,皮裤从腰间滑到了股沟的位置,露出的腰线堪称完美——咦?刘顿摇摇头,我好想搞错了重点,现在不是观察机车手身材的时候,哎,可怕的职业病。
      
      车手好像打累了,后面的动作有些疲软,干脆摸出一把西瓜刀往跟踪狂脸上划去,随即开车跑了。
      
      “我以前学的犯罪心理上说,跟踪狂的犯罪行为是不断进化的,从偷窥开始,到跟踪、到猥亵——比如嫌疑人在快递柜后面自渎的行为就属于猥亵,从猥亵到强/暴甚至杀人。”王朝阳用食指在屏幕里摩托车手上画了一个圈,以念课本的清淡语调说道:
      
      “这个追债打手正在实施伤害他人身体、非法放贷等犯罪行为,但是他误打误撞的打断了跟踪狂犯罪行为的进化,简单的说,就是无意中救了你。跟踪狂断了根肋骨,还瘸了腿,治疗期间暂停跟踪,在出院再次跟踪你时,因身体行动不便而暴露了踪迹,被你觉察,并拍到了跟踪行为报案,你拍的视频很重要,因为没有凭据,这种跟踪是很难立案侦查的……”
      
      刘顿恍恍惚惚走出派出所时,已是夕阳漫天,岛城深秋寒冷的空气让人瞬间清醒过来,刘顿深呼吸,“噩梦总算结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哥练的胸肌,如果你还想靠。
    舟写的唐伯爵,如果你想看。
    就大声喊出来,把评论留在这里。
    过几天在@暮兰舟微博会有个转发抽奖活动,承包三个读者小天使一个月的健康零食,沃隆每日坚果750(30包)。
    到时候舟吆喝一声,大家去转发碰碰运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