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Vol.4 ...

  •   Fishhhh的主播号叫年年有余,真名余正。他在红星直播的绝地求生分频播了2年,因为枪刚人莽,说话耿直,圈粉无数,如今已经是绝地分频流量前三的大主播。
      
      或许是被人追捧得太久了,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被人打脸到哑口无言的感觉。
      
      四号Aspen并不是因为不听他指挥乱跑,而是比他提前发现房区近点来人。
      而他和人对狙对得过于专注,根本没有注意其他方向。
      再加上小阮一直在队伍语音频道里说话,他听脚步声也没有听得那么仔细。
      
      就算他和对面那人对狙没有死,如果没有四号,他们大概率已经被人摸到屁股,会被打得措手不及。
      
      年年有余沉默了一会,接着打开自己的直播间窗口,上面漂浮着的弹幕一如既往地密密麻麻,却不再是像以往那样疯狂吹他的彩虹屁。
      
      【哎,余哥太大意了,近点来了人都不知道吗,四号牛逼】
      【话说之前余哥那枪没中吧,我看他的M24根本没狙到人】
      【对啊,准心有点歪,应该是那个四号的SLR打中的】
      【有人发现四号超强吗,虽然看不到他的视角,但我留意了,一直好像都有跳他的击杀】
      【很多人都是四号杀的吧,只是主播冲得比较猛】
      【主播太莽了,没有什么战术,中间几次要不是有四号给他架,主播早死了】
      【对啊中间有一段,四号AKM远距离给他架枪,卧槽神准】
      【四号的AKM稳得好像没有后坐呜呜呜我也想要】
      
      ……
      四号四号,全在说四号。
      年年有余强迫自己尽量保持住平静的表情,脑子里疯狂回想之前四号的表现。
      如果说他真的那么强,为什么他不说?是故意要他丢脸吗?之前他理所当然要四号做移动药包的时候,这个人是不是在心里嘲笑他?
      
      渐渐的,年年有余的脸憋红了。
      而队伍里,女生小阮的撒娇对象明显已经换了一个人。
      
      “四号小哥哥,不好意思啊,之前误会你了。”
      “小哥哥你还要不要子弹啊?我身上有好多,都给你。”
      “小哥哥你能不能说句话呀呜呜呜,对不起嘛我之前不知道。”
      “啊,小哥哥你的血还有一点点没打满,我给你一根针!”
      
      针,也就是游戏中的肾上腺素,打完一针可以非常快速的回复大量血值。
      
      因为自己的角色死亡,年年有余只能看队友视角,他看着小阮蹦蹦跳跳把大量的资源都给四号,一如之前对他那样。
      想了想,年年有余切换视角,去看四号。
      
      右上角击杀数:12。
      年年有余想起自己的7……而那时候他还洋洋得意。
      
      弹幕再次飞快刷新:
      【卧槽12个,果然没错】
      【天啊,跟余哥这么强的人一起玩,还能拿12个头?天秀】
      【怪不得感觉余哥这局打得好顺,明明以前一拖三挺困难的】
      【那个小阮能不能让她闭麦啊,这人妖吗】
      【小阮好像是余哥的青梅竹马,之前一直一起玩,还有好多人磕他们cp来着】
      【卧槽!!!!!你们看到没有,这个四号舔包的手速,职业选手都没他快吧】
      
      年年有余看着电脑屏幕里,四号动作飞快地从盒子里捡出自己需要的配件,一个又一个窗口速度飞快地消失,他都还没看清盒子里有什么,下一瞬就已被四号配上枪装好。
      这种手速……他只在比较高级的职业选手联赛中见过。
      怪不得,之前他想要的东西根本捡不到,只能找四号要,那时候他还抱怨过四号手太快。
      
      年年有余彻底感觉自己哑火了。
      直播两年,这还是第一次,有路人在他的直播间大出风头。
      
      回想自己之前的语气和状态,他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才好。
      这时候,四号清点完物资,最后来到他的盒子前,年年有余看着四号难得停顿了一下。
      接着,他终于听到了四号的声音——
      
      “余哥,我能拿你的M24吗?”
      四号的声音冷清而带有一种独特质感,像被冰镇过的可乐,凉到你耳朵的同时又被音色中的低哑所撩倒。
      
      直播间的弹幕似乎卡了一下,几秒后,无数弹幕争先恐后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刷新出来的下一秒就被覆盖,铺天盖地,密密麻麻。
      主播看了一眼,几乎全是声控们激情输出的“啊啊啊啊”,他几乎有些结巴:“可……可以。”
      说完,又匆匆补了一句:“叫我小余就行。”
      
      纪扬没有说话,飞快换上那把M24,装上配件。
      刚刚又刷了一个圈,人数所剩不多,对面的Forest被排在圈外,应该已经换点。
      
      “对面应该往东方向进圈了。”想了想,年年有余提醒道:“这个人的狙好像还挺厉害的。”
      “嗯。”纪扬低低应了一声,再次找好位置开镜找人。
      
      “SE110!”年年有余突然大叫一声。
      与此同时,AWM子弹击向纪扬的瞬间,纪扬飞快收镜闪避。
      
      —
      
      Temp战队基地三楼。
      训练室里,正式队员之一梁成忽然奇怪地发出一句:“嗯?”
      
      队长景牧野就站在他的身后,目光盯着他的屏幕,短促地笑了一声:“对面躲得还挺快。”
      梁成皱着眉,“他运气好吧。”
      
      梁成,TP现役一队的狙击手,打绝地求生比赛经验丰富,成绩不菲,狙击命中率在各大比赛里都是出了名的,除了官方账号外,他还有几个不为人知的小号。
      Forest就是其中之一。
      
      开镜,收,开镜,收。
      整个过程里,梁成的开镜准心始终对准对面那人之前的露头点,半分不曾漂移。
      
      景牧野分析道:“对方之前就用SLR削了你一下,刚刚又跳了三下击杀,那个Aspen应该就是他,操作不错,不是运气。”
      
      梁成抿紧了唇,精神高度集中。
      一刹那,对面露点,梁成抓准时机,一狙甩过去。
      但是没中。
      
      “对面骗枪。”
      梁成稳住自己,对狙要的就是耐心。
      他换了个方向点位,再次开镜。
      
      歪头的那一瞬间。
      消音M24枪声响起,梁成被对面一狙爆头,屏幕暗下去,跳出游戏结算页面。
      
      梁成一呆,他被人狙死了?
      他连对方的血皮都没蹭到,就被人狙死了?
      
      “我不是三级头吗,对面M24一枪狙死我,是挂?”梁成依旧无法从自己被一个路人狙死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不是。”景牧野俯下身,一只手撑在电竞椅上,另一只手操作鼠标点开梁成的死亡回放:“进圈时你被电网蹭掉了点血,没有打药。”
      
      “……”
      梁成想起来了。
      那时候他根本不觉得那丝血皮能给他造成什么威胁。或者说,他不认为在这种分段不高的路人局里,有人能对他造成太大威胁,所以他没打药。
      
      M24打三级头会掉99点血。
      而他就是差那1点。
      
      梁成后知后觉自己有些轻敌了,不由有些懊恼。
      正好死亡回放跳出来,他仔细盯着对方的动作。
      
      闪避、骗枪、预瞄、开镜、击杀。
      这个ID为Aspen的人所有的动作都干净得没有一丝多余角度偏离,反应速度应该也远在普通人之上。
      
      景牧野反复回看这个过程,因为姿势的关系,下颌线崩得很紧,屏幕幽幽的蓝光映照在他五官硬朗的面庞上,更显几分生人勿近的凌厉。
      
      “野哥……”梁成犹豫着想要说些什么。
      “怎么?”景牧野回神,侧头朝他笑了一下。
      那种自然散发出的冷意消失不见,梁成沉默着,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景牧野并未多问,再次侧过脸,操纵鼠标快速扫过Aspen这个账号的信息,干干净净,没什么特别。游戏记录不多,但都很漂亮。
      他主动道:“光看这个操作,也许是哪个职业选手的小号。”
      
      “职业选手?”
      梁成不自觉松口气,如果是这样,那倒是说得通。
      
      景牧野察觉到,拍了拍他的肩:“别放在心上,最近没什么比赛,不用这么紧张。”说完,景牧野又指了指楼下,“徐教练好像找我,我下去一趟。”
      
      徐教练,全名徐炜,是TP目前的一队教练。
      景牧野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倚着别墅二楼的露台栏杆骂骂咧咧地挂掉电话:“这些小兔崽子,没一个省心的。”
      
      “教练。”
      景牧野几步走过去,与徐炜并排靠在栏杆上。
      
      TP有钱,是圈内出了名的豪门,创建之初便在H市风景宜人的海滩边上买下一栋别墅作为战队基地,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站在二楼的露台上就能吹到新鲜的海风。
      黄昏将至,浅金色的阳光打在景牧野锋利的下颌线上,无端柔和了他略显锐利的脸部轮廓。
      
      伴随着Zippo清脆的打火声,景牧野低头护着橘色火光将咬在齿间的香烟点燃。
      徐炜刚骂完那几个比完赛就请假出去玩的选手,一回头又见景牧野搁他旁边抽烟,气不打一处来:“你少抽根烟能死?”
      
      景牧野缓缓吐出一个烟圈,侧头朝徐炜一笑:“能。”
      
      徐炜想骂又不敢,憋了半天,才说:“我叫你来不是让你来气我的。”
      “知道了。”这么说着,景牧野又吸了一口。
      
      徐炜盯着景牧野的这颗寸头脑袋,半晌,认了命。
      他从景牧野手里夺来打火机,跟着从口袋里拿出烟来点燃了,狠狠吸了一口,才说:“你和梁成谈过没有?”
      
      “还没。”
      景牧野眯着眼睛看远处的日落,“他太认真了,我怕谈不好。”
      
      闻言,徐炜也只好叹了口气,说:“梁成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年纪上来了,各种反应速度都在下降。这次春季赛你们能拿冠军,不就是靠着运气好?但是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走下坡路了。”
      
      “梁成是不行了。”
      景牧野十分平静地接了话:“他最近手伤频犯,最多最多,再撑半个赛季。”
      那笃定的模样,与之前他在楼上宽慰梁成时简直判若两人。
      
      徐炜想了想,又问:“他快结婚了吧?今天还请假去拍婚纱照。”
      “好像是,不太清楚。”景牧野说完,转移了话题:“新选手物色得怎么样?”
      
      “能怎么样。”徐炜烦躁地骂了一句:“这一季的青训营里可没捞到一个好苗子,二队打打国内还行,但要挑人进一队去打国际赛,好像哪个都不够拔尖。”
      说着,他又想起一队替补贺新年在今年PCL春季赛上的表现,十分恨铁不成钢:“还有贺新年那小子,平时训练赛冲得猛,一上大赛就成软脚虾,我看换只哈士奇上场都比他打得好。”
      
      景牧野轻轻笑了一声,平时贺新年那咋呼的模样,是挺像二哈的。
      他没接徐炜的话,夹着香烟的手指轻点栏杆,“除了我们自己,其他选手呢,目前有没有中意的?”
      
      “有是有,可都是人家队伍里的核心和心头宝,谁愿意卖?其他的,你也看不上。”徐炜愁得咬烟头。
      
      闻言,景牧野倒是一副无所谓的语气:“TP有钱,转会费不是问题,只要有你看得中的苗子,去和曹岩讲,给钱给到位,没有不能卖的。”
      
      “……”
      
      曹岩,说的是TP战队的职业经理。
      
      虽然共事已久,但徐炜还是时不时就会被这位财大气粗的富少爷刷新一下世界观。
      沉默了半晌,徐炜忽然说:“其实我最近还真发现了一个挺喜欢的野生苗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招财猫笑啊笑的一个地雷。
    呜呜呜呜惯例求个收藏
    一动不动我也太惨了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