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穿越有风险
      
      李恩白穿着一身华丽的丝绸长衫,腰间系着双鱼佩,头上戴着青玉冠,活脱脱一个从古画上走下来的丰神俊朗贵公子模样。
      
      他和弟弟交代了几句,拍拍弟弟的胳膊,转身走进实验室,完全密封的实验室里,穿着淡蓝色连体衣的男男女女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着。
      
      “开始吧。”他对实验发起者和他的助手们示意。
      
      李恩白躺进大型机器的舱内,舱门缓慢关闭,他的视线也慢慢陷入了黑暗。
      
      头发花白的博士注视着显示器,已经陷入半冻结状态的李恩白似乎只是睡着了,平日里深邃的眼眸此时紧紧的合着,纤长的睫毛投下阴影。
      
      博士摸了摸胸前代表荣誉的金色徽章,向助手说,“启动。”
      
      声音落下的瞬间,助手点击了鲜红的按钮。
      
      ‘嘀’
      
      “穿梭时空一号舱门已经关门,系统将在倒数十秒后启动,10,9...2,1,启动!”
      
      舱内开始打量充斥起冰凉的气体,将李恩白整个包围住,而后慢慢凝结成冰。
      
      而从外面看,装着李恩白的太空舱开始覆盖上一层流体一样的金属,然后由发射器将舱体发射。
      
      巨大的动力让舱体猛的开始运动,并在不停的喷射动力的帮助下迅速加速,巨棺一样的太空舱在运动轨道上化作一缕银线。
      
      “发射!”
      
      一声令下,太空舱向着外太空的某个方向一闪而去,像是流光一般消失不见。
      
      “博士,咱们的实验真的能成功吗?”助手看着监控器上不断加速着的太空舱,眼里都是担忧。
      
      满头白发的博士也盯着监控器,“我不敢确定,但按照推论,会成功的。”
      
      李恩白的弟弟李非白也在实验室外面死死的凝望着天空,“哥,你可一定要安全到达宋朝啊...”
      
      很快,太空舱到达黑洞外,以超光速穿进黑洞,监控器画面变成了一片雪花。
      
      博士捏捏鼻梁,“赶紧联系李家,从明天开始,去黑洞a-1附近寻找踪迹。”
      
      助手赶紧调出黑洞附近其他监控,暂时没有异常,迅速联系了李家。
      
      李非白接到了电话,高悬的心微微放下了一点,“我知道了,李家的机甲队立即出发。”
      
      穿过黑洞的银白色太空舱却慢慢的减速并开始肢解,分崩离析,眼看着要暴露它的内部。
      
      ‘警告!警告!宿主受到不可抗力因素影响,即将死亡!’
      
      ‘警告!警告!宿主受到不可抗力因素影响,即将死亡!’
      
      ‘警告!警告!宿主受到不可抗力因素影响,即将死亡!’
      
      李恩白大脑深处响起剧烈的警报声,然而处于冻结状态的他完全听不到。
      
      在他耳朵下面的一小块皮肤开始发红发烫,却依然没能解除冻结状态。
      
      太空舱的外壳在黑洞内消失的很快,冰块开始四分五裂,马上就要暴露李恩白,一旦他的身体暴露在太空中,他将和太空舱的外壳一样被肢解。
      
      死亡,即将来临!
      
      ‘启动终极拯救计划,倒计时3、2、1!’
      
      似有一颗恒星悄然消失一般,太空舱内一抹白光闪烁一下,整个舱体彻底肢解了,化作一颗颗微小的粒子。
      
      “轰隆!”
      
      云梨听见闷雷声,抬头看了看天,大晴天的开始响雷,却不见有下雨的意思。
      
      背上背篓,云梨向他娘说了声就出门了,他今天得上山看看,捡捡柴禾。
      
      “弟,外边冷,你多穿一点。”云梨的嫂子挺着孕肚追了出来。
      
      “哎,我知道了,嫂子,你慢着点,回屋歇着吧。”云梨很紧张的扶住他嫂子,不让她再往外走。
      
      他嫂子将一件夹袄塞进他的背篓里,“晌午吃饭前,你就回来,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嫂子你回去吧。”
      
      云梨应的痛快,上了山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天亮了才上的山,晌午吃饭钱回去,那才多少时间?还捡不了两根柴禾呢。
      
      他沿着山脚慢慢往上,遇到干柴就停下来,将干柴放到旁边的树根底下,一会儿下山的时候再背上。
      
      二月的天还冷的很呢,但山上却开始泛绿了,云梨看到石头缝里有草长出来了,就琢磨着找点野菜带回家。
      
      吃了一冬的萝卜、咸菜,该换换花样了。
      
      这么想着,云梨向山里头走深了些。现在正是冬天和春天交季的时候,山里头动物不多,再过几天他可就不敢自己走这么深了。
      
      山脚和外围的野菜一冒头就被勤快的人家挖走了,他想摘野菜,只能向山里头走。
      
      云梨提高警惕,害怕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一路上倒也无事发生。
      
      到了一条山涧旁,他站在水边看了好半天,一条鱼都没有看到,心里有些失望,叹着气把背篓放在一颗大树底下,准备去找找附近有没有野菜可以挖了。
      
      一转头,却看到不远处的大石头上躺着一个男人,一动不动的,似乎是...
      
      云梨害怕了,握紧手里的砍柴刀,“我的天啊,不会是死人吧?”
      
      咽了咽口水,他小心翼翼的上前,离着那人有三四米的距离站定,瞪大了眼睛仔细瞅了瞅。
      
      先入眼的就是男人身上的衣服,云梨觉得那衣服比镇上的富人穿的还贵气,一看就是有钱人才能穿的衣服。
      
      站了一会儿,发现那人还是一动不动的,云梨大着胆子又靠近了一点。
      
      这下子他彻底看清楚男人的脸了,看清之后他不自觉得放下手里的刀,越走越近。
      
      云梨直到站到男人跟前儿才反应过来,顿时红透了脸,拍拍自己的脸颊,心想,这男人长的可真好看,比他见过的最好看的教书先生都好看。
      
      脸白的像是最好最上等的白面那样,眉毛浓黑,不像村里人那样杂乱,而是妥贴的长着,嘴唇的形状也是好看的。他觉得比故事里讲的最俊俏书生都好看...
      
      云梨拍拍自己的脸颊,不敢再看下去了。这男人长的太好看了,要是女的,他得以为自己遇上故事里说的狐狸精了,不过,他是小哥儿,遇到狐狸精也没事。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还不见男人醒过来,他这心里开始担心了,这么好看的人万一已经死了...
      
      他伸出手在男人鼻端停了一会儿,还能感觉到呼吸,眼睛立马亮了,“还活着!”
      
      四处看了看,没有人,云梨大胆的用手拍着男人,“喂!醒醒!快醒醒!”
      
      怎么都叫不醒男人,云梨看了看周围,有心想救男人回家,可他一个小哥儿,力气可不足以拖动比他高不少的成年男人。
      
      再说了,万一被人看到了,又该在村里传他的闲话了。
      
      但是,把人扔在这儿不管,他又于心不忍...
      
      咬了咬牙,算了,他小心点,不一定会被人看到的,万一不小心被人看到了他和一个男人亲密接触,他也不怕。
      
      要传闲话就传,反正他也没什么好名声了。
      
      拿着砍柴刀,云梨找了两根稍粗一点的树枝砍下来,然后找了一堆藤草在两根树枝间绑成网状。
      
      他手指灵巧,不一会儿功夫就做好了,又叫了几遍男人,确定对方醒不了之后,将他拖到藤草网上,他在前面拽着树枝走。
      
      没一会儿功夫,他就满头大汗,停下来看了看,离下山还远着呢。
      
      转头看了眼昏迷不醒的美男子,云梨给自己打气,“救人一命,大大的功德,加油!我可以的!”
      
      云梨费力的拖着男人,好不容易走到山脚,已经累的直喘粗气,汗都湿透了衣裳,两只手又酸又疼,只能停下来歇一歇。
      
      坐在一边休息,云梨看着自己手心,果然已经磨出水泡了,他随意的抹了抹汗,并不在意,他以前干活也经常磨出水泡来,过几天就好了。
      
      “云梨!”“云梨!”
      
      云梨正歇着,听见有人在叫他,仔细的听了听,是他哥的声音,赶紧站起来,“哥!我在这儿!”
      
      穿着短褐的男人听见他的声音,赶紧找了过来,男人的眉眼和云梨有三分相似,但肤色是比小麦还要深一点的棕色,看上去又精神又壮硕。
      
      “弟,你去山里头了?!”云河脸上带着担心的怒色,对他这个不听话还胆子大的弟弟一点办法都没有。
      
      云梨看了看天色,太阳都快落山了,怪不得他哥着急了,一脸讨好的望着他哥,“哥,我没有走深里头,就进去了一点,真的,你看我一点事儿没有,我心里有数着呢!”
      
      “走,跟我回家,回去让你嫂子好好说你一顿。”云河气不打一处来,偏偏舍不得骂他,板着一张脸就要走。
      
      “哥!哥你等等,”云梨拉住他哥,向旁边迈了一步,露出后面的人,“哥,我救了个人...”
      
      云河向后面看去,一看是个年轻的汉子,这脸拉的更长了,“哪儿救的?”
      
      “就...就是山涧...”云梨知道自己错了,赶紧说,“哥,你快背上他,咱们家去,找个大夫给他看看,这都半天了,人一直没醒。”
      
      云河叹气,认命的背上昏迷的人,“以后再碰到这种事,你别自己动手,赶紧回家叫人。”
      
      “哎!我知道了,”云梨背上背篓,跟上他哥,视线飘到了被云河背着的男人身上。
      
      突然停下脚步,“哥,等一下。”
      
      云河回头,“又咋了?”
      
      云梨四处看了看,没有别人,让他哥把男人先放下,然后背过身去,“哥,你把他衣服脱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开坑啦~
    还是老规矩,新文头三天有小红包掉落,大家快来留评论吧~
    收藏过百有双倍小红包哟~
    打滚卖萌(✿◕ ‿◕ฺ)ノ))。₀: *゜求收藏!(✪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