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风的铃铛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30 16:45: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风半仙(三) ...

  •   花满楼的贴心并没有被风四娘接收到,自然她也不会领情。
      风四娘把自以为的真相说了之后,觉得自己很棒棒,对得起自己得到的一百两了,就打算告辞了。
      
      她站起来之后,才注意起旁人第一下就会注意的问题:“你看不到的情况下会有什么不方便么?”
      她的语气里是单纯的好奇,没有任何怜悯同情。
      花满楼愣了一下,笑着用温和的语气回道:“并无。”
      “你真厉害。”风四娘真心夸赞道,“除了海伦·凯勒之外,我最佩服的就是你了。”
      
      “海伦?”骤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花满楼有些好奇地重复念了一声。他只是下意识的举动,等感觉对方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的时候,一时之间内心有些微妙。他不知道自己这一举动到底是好是坏,毕竟上次他的一时好奇,已经让峨眉派掌门人独孤一鹤变成了灭绝师太了。
      而且,灭绝师太到底是谁啊。
      
      “海伦是个外邦人。”风四娘翻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对号入座完毕后兴致勃勃地解释道,“她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一场重病让她变得又聋又瞎,可谓是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陷入了黑暗无声的世界。”
      花满楼原本还在想写别的,听到这里忍不住入了神,问道:“后来呢?”
      
      “因为失去听觉,即使她喉咙没有问题也无法正常地开口说话。”风四娘带着点遗憾说道,“她的父母虽然爱她但是并不知道如何正确教导她,用的办法是在她做错的时候惩罚她做对的时候给糖吃。所以海伦小时候脾气暴躁易怒。”
      花满楼皱了皱眉头,显然也带上几分忧心。当瞎子那么多年的他自然更能理解对方口中的海伦的处境。
      
      好在风四娘也没有多卖关子,很快地切入了主题。
      “但是海伦很快遇到了改变她一生的女人——她的夫子安妮!她的夫子也是基本看不到东西的,但是她温和可亲,耐心教导了海伦,带着海伦去感受一切,教会她手语,让她摸着自己的口型来教导她说话。”风四娘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神神秘秘地问道,“海伦学会的第一个字就是【水】,你知道安妮是怎么教她的么?”
      “嗯?”花满楼侧耳倾听着对方的故事,思索了一下,笑道,“应该是……让其触摸着流水,然后再她的手心写字吧?”
      
      “……嗯,是这样子。”没能卖弄成功,风四娘悻悻地摸摸鼻子,继续说下去,“安妮教导了海伦,也改变了海伦的一生。海伦后来去了她们当地最好的书院学习,并且写了不少书,还被翻译成了多种国家文字流传来开,成为了一代才女。”
      
      花满楼脸上泛起了笑容,是衷心的喜悦:“那真是太好了。”
      他没有问对方是怎么知道这样子的一个故事的,因为对方说话的语气很真挚,像是花满楼这样子的人,是不会无端去怀疑一个人的。
      
      而风四娘已经在交谈中再度坐了下来。
      
      “啊,对了,我说的这些故事,都是从海伦先生的著作《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中看来的。”
      花满楼已经被勾起了好奇心,问道:“风姑娘可有保留这位海伦先生的著作?”
      “很遗憾,没有留下来。”风四娘摇了摇头,也带着一丝遗憾,她只记得自己是早年读过的……而且是必读?
      ……咦?等等?为什么她的脑子里会冒出一句“阅读并且背诵全文”?
      
      花满楼也很遗憾,但是他不是个强求的人,在失落了一瞬之后也就坦然接受了。
      
      “不过我还记得一些内容呢。”风四娘摸了摸自己的一百两,觉得可以和花满楼展开友好的长期合作,所以也是格外有耐心,努力回忆了一下,在好词好句相关记忆里找到了一些内容,“海伦先生说过,黑暗将使人更加珍惜光明,寂静将使人更加喜爱声音。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要靠心灵去感受。”
      
      花满楼一笑,语气是不自觉的赞同:“正是如此。”
      接着,他那原本的遗憾又重新冒头了一些:“只是可惜无缘拜读海伦先生的大作了。”
      
      “没关系,我记起什么的时候一定立马告诉你!”风四娘豪迈地拍拍胸脯承诺道。
      “好!”能察觉到对方本性如此,花满楼也没有多做推辞,“那就麻烦风姑娘你了。”
      
      “花公子不必客气!”
      “风姑娘你说记起什么……莫非之前忘记了什么?”
      “唉!别提了!都是你那个四条眉毛的朋友害的!弄得我最近记忆都有些混乱了!”风四娘毫不犹豫地推锅给陆小凤之后,站起来,“这次是真的告辞了!我走了!”
      “风姑娘慢走。”花满楼温声道。
      
      伴随着爽朗的轻笑声的远去,小楼再度恢复了宁静。
      
      ***
      
      “什么!?是我害的?!风四娘真的那么说的?!”——前来找老友唠嗑的陆小凤听到好友的复述,一口酒水全部喷了出来。
      花满楼微笑着反问:“难道不是?”
      “虽然是我撞到了她然后她在我面前晕过去了……但是压根不是那么一回事啊!”陆小凤有口难言,毕竟当时的情况没有第三个人,怎么都是风四娘一张嘴说了算了。
      偏偏她还的确真的晕过去了。
      
      “花满楼,你今天怎么满嘴风四娘啊。”陆小凤说着笑容也带上了几分调笑的意味,“我可是第一次听你口中提起一个姑娘那么多次。”
      调笑完之后他就想起了风四娘的“艹最野的汉”的发言,一时之间,表情变得有些微妙,小眼神在自己对面的好友身上打量了一番,迟疑着开口道,“那个……不是我说啊,你们可能有点不合适。”
      
      “看样子你真的和风姑娘有过节。”花满楼笑道,“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如此躲着一个和你没有关系的漂亮女人。”
      “也不是躲……但是她有点邪门。”陆小凤说完之后补充道,“不是坏的那种邪门,是真的,为人比较邪门。就像是那种光明正大地给人下降头,而被下降头的人知道自己在被下降头,觉得自己不可能真的中计,却还是会受到影响的类型。”
      
      花满楼晃了晃手中的扇子,悠悠道:“看样子你在她那里吃亏了。”
      “……”陆小凤摇了摇头,悻悻道,“你怎么一直在帮风四娘说话?你是我的朋友吧?”
      花满楼一笑:“风姑娘也是我的朋友。”
      陆小凤惊奇地瞪大了眼睛:“这可真是稀奇——快和我说说,那女人怎么给你下降头了?”
      “……你这样子说话,被风姑娘针对真是一点都不无辜。”
      
      花满楼没有卖关子,将自己和风四娘的第一次见面都说了。
      包括被对方的“独孤一鹤是灭绝师太”、“金鹏王朝的旧臣哪个才是太监之谜”,至于对方说的自己会被一个叫上官飞燕的女人骗、而且这个女人还假扮金鹏王朝的前朝公主勾引陆小凤什么的……咳咳咳,他觉得没必要说。
      
      陆小凤听得笑到拿筷子敲酒杯。
      笑完之后他心里有些不平衡了:“凭什么你遇上的就是这么有趣的事情,我就要被风四娘给埋汰呢?”
      他抱怨完了之后,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风四娘说的金鹏王朝的旧臣,一个峨眉派掌门人独孤一鹤、一个开珠宝的、一个开青楼的……
      独孤一鹤肯定不是女扮男装,青楼的那个待定,珠宝的那个……珠光宝气阁的老板阎铁珊……就光外貌来说,还真的挺像太……
      ——等等!打住!怎么真的被风四娘带进沟里了!
      
      陆小凤打了个寒噤,摇了摇头把想法驱逐出脑海。
      
      两人都没怎么当回事。
      然而,一周过后,花满楼的小楼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我是江南的上官飞燕。”不请自来的小姑娘用着活泼的语气说道。
      花满楼:“……”所以……独孤一鹤他真的……?
      

  • 作者有话要说:  看多了同人以及原著里女主被花满楼的热爱生命理论给震撼到,我觉得反过来震撼别人一把挺有意思的。
    海伦·凯勒才是真的牛逼!(你
    下章我们见怜花公子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