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厚脸皮女友》尔仙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2-05 23:57: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5 折磨 ...

  •   顾冉从没想过,会跟狂魔学霸谢豫成为同桌。
      
      顾冉很忐忑很纠结很抓狂。可魔尊本人毫无反应,听了班主任的话他眼皮都没抬,直接把桌子往周楚楚的空位一推,然后继续看他的大学微积分。
      
      顾冉对着面瘫魔尊矛盾了一上午。这期间她无数次用眼角瞟谢豫,但人家一次都没搭理她。
      
      想到最后,作为一个从事销售多年,哪怕丢节操丢原则也要保住利益的职业来讲,顾冉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
      
      她的确厌恶谢豫,也曾采取见面绕道走,坚决不结恩怨这一政策。但其实这些想法都是下策,聪明人是善于将劣势扭转为优势的,与其消极对抗,还不如搞好关系,日后人家不仅不为难你,还能顺手帮帮你。毕竟谢豫这样的人,随便一出手都不容小觑!
      
      且不论长远效益,眼下让这年纪第一的魔尊学霸给自己补补课,那被遗忘的成绩还愁找不回么?
      
      万一她努把力,冲个刺,能跟沈嘉文考进同一所大学呢?过去她就是没考上沈嘉文的学校,沈嘉文才被那些花花草草得了手,这次她要是考上……咩哈哈,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破男神誓不回!
      
      于是……顾冉再扭头看向谢豫时,一改过去“面瘫、变态、狂魔、难搞先生”的种种负面感受,而是赤.裸.裸的金大腿,对,简直如太阳光芒万丈,满载信心、希望、光明,未来梦想与爱情的能量体!
      
      咩哈哈哈哈……
      
      “顾冉你抽什么风!”这时耳边一声暴喝传来!
      
      语文老师啪一个粉笔头扔过来,“我在讲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这么惨绝人寰的悲剧场面,你竟然笑!给我站起来!”
      
      顾冉:“……”
      
      当堂挨骂,搁平时顾冉一定挂不住,可眼下不一样了,她有了金大腿,爱情与重点大学在呼唤,这么点小挫折算什么!等下了课她就抱住金大腿再也不放!
      
      ……
      
      想是这么想的,可下课铃声带来了一句直劈她脑壳与美梦的话。
      
      金大腿一面整理着课桌,一面丢出了成为同桌以来的第一句话,“死心吧,我不会替你补课的。”
      
      “啥?”这感觉不亚于女人对男人说我爱你,男人回一句滚出去。
      
      顾冉迅速调整表情,挤出微笑,“谢同学,大兄弟!别那么生分嘛!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人家夫妻夜里躺一起,咱俩每天白天午睡趴一起……这同桌关系就跟夫妻一样亲啊!缘分深厚啊!”
      
      “孽缘。”谢豫视线在书本上,“我不稀罕。”
      
      “……”
      
      顾冉又换了个套路,“谢同学,别这么拒人千里之外嘛,你都答应刘老师要帮我了,不然也不会搬到这个位置对不对?”
      
      “我是觉得这位置不错,靠着窗户,能看风景。”谢豫淡漠着脸:“你要不高兴,尽管跟老太太打报告,看她能把我怎么地。”
      
      顾冉:“……”谢豫可是未来全市的状元选手,老太太捧在心尖都来不及,怎么舍得为难他。再说了,她顾冉是打报告的这种人吗!
      
      “你这样不好吧。”对方软硬不吃油盐不进,顾冉有些不爽,“你这是利用我!”
      
      “利用又怎样?”谢豫坦然答,又伸手将她推开,“让开,别挡着我看风景。”
      
      他语气轻蔑,仗着身高自上而下斜睨她,那高高在上的姿势,总有一种智商碾压对方的优越感,顾冉再按捺不住,新仇旧怨涌上头,她从椅子上跳起来,盯紧了他,“谢豫!”
      
      最后理智阻止了她伸脚想踹的冲动,一个声音在心底炸响:“不能结怨!不能结怨!这变态以后太可怕……”
      
      ※
      
      顾冉硬生生憋着自己去了走廊。
      
      在走廊上,她趴在栏杆吹着风转移注意力,消消刚才的余气。
      
      刚巧午休,周楚楚来找她玩轮滑,那时轮滑鞋在市面上还算稀罕,一双三四百块,顾冉心疼爸妈一针一线赚的裁缝钱,没跟父母要买。每次玩就借周楚楚的,虽然周楚楚的鞋大,但鞋带绑紧也可以滑。
      
      眼下顾冉就穿着周楚楚的鞋在走廊上滑来滑去,反正午休时间,大家都吃饭去了,走廊上没什么人。
      
      滑得高兴,刚才的不快都忘了,还哼起了小调。
      
      “我的滑板鞋……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
      
      唱得正带劲,冷不丁窗台里传来冰冷的嘲讽。
      
      ——“站在物理学的角度,光滑的地面是不可能产生摩擦力的。蠢货。”
      
      顾冉脚下一个踉跄!
      
      谢豫你他妈就是想气死我对不对!
      
      ※
      
      顾冉冲进了教室。
      
      没错,谢豫的冷脸反倒激起了她的斗志。
      
      她这人虽然双商一般,但有个优点,那就是越挫越勇,不然也不会没几年就做了部门主管。
      
      谢豫越是这样,她就越要搞定他!
      
      脱下轮滑鞋,她回了座位,“谢同学,既然你要利用我,那就利用到底啊,我有特别多的地方供你利用,你要是给我补课,我每天给你买早餐,给你打水,天热了我给你扇扇,累了困了我还可按摩捏腿……”
      
      谢豫冷冷打断,“不需要。”
      
      “怎么就不需要呢!”顾冉百折不挠。她坚信,再牛逼的人都有自己的需求,谢豫也绝不例外,想当年做销售,她爱揣摩客户心理,现在没有打动谢豫,只是没Get到他的G点而已。
      
      顾冉大脑飞速运转,想商圈里关于他的传言,想跟他接触的种种……突然,想起曾在酒楼的饭局,饭前谢豫用热水将一次性杯碗反复洗了三次!这样的人多半是有洁癖的。
      
      她兴奋得眼睛一亮,“这样吧!谢同学!你每天给我补课半小时,以后你所有的值日安排我都包了!”
      
      谢豫眼波微闪,果真有反应,顾冉赶紧乘胜追击,“扫地擦窗户是不算啥,但那垃圾桶多脏啊,里面剩饭残羹污水横流,啧啧……之前我还在里面看到过蛆!那软软脏脏……不小心掉地上你还得用手去捡起来,用脚要是踩死了他,biaji它肠子肚子就涂在你鞋子上,那颜色绿黄绿黄,像鼻涕又像……”
      
      “闭嘴!”谢豫将书重重一盖。
      
      顾冉心下微怔,成功了,原来谢豫怕脏污!
      
      果然,谢豫表情放缓说:“我答应你,每天二十分钟。”
      
      ……
      
      然而顾冉的狂喜在两分钟后浇灭,果然是她把大魔头想得太简单太仁慈了。
      
      ——正当她摩拳擦掌拿书本让谢豫给自己讲题时,就见谢豫从抽屉里掏出一件物什,阳光下折射着银(杀)光(气)。
      
      一把银色钢尺!
      
      顾冉的笑僵在脸上,“这是……干嘛?”
      
      “补课可以。”谢豫把玩着钢尺:“但得遵我的规矩,但凡题目讲解,一遍没听懂,钢尺打手,讲第二遍,打头……”
      
      fuck!就说这变态怎么可能轻易的答应她!必然有阴招啊!
      
      打就打吧!有求于人,忍了。
      
      不过她心里还是忐忑的,“要是第三遍还没听懂呢?”以她现在的水准,极有可能。
      
      谢豫削薄的唇缓缓半张,更显刻薄,手中尺有意无意晃过她的脸,“我想打哪就打哪。”
      
      握草!一忍再忍的顾冉终于受不了了!他这意思是,打手打头,也许还会打脸?
      
      “你妹啊这课老娘不补了!”
      
      虽然知道他多半是故意吓她……但当全班的面、当男神的面,说这样的话,她再厚颜无耻也不能被人说要活活的抽脸啊!
      
      她扯着书包就往外走,还撂下一句狠话,“再找你,老娘就真不要脸!”
      
      “很好。”身后谢豫的语气很欣慰,“反正我也不想带上你这个累赘。”
      
      只这一句话,气冲冲走到门槛的顾冉猛地顿住了脚。
      
      不对!她干嘛要走!
      
      从始至终他就没想着要替她补课,他就是刁难自己,让自己知难而退!她干嘛要让他如意!
      
      玩我是吧,我偏不进套!
      
      ……
      
      接下来教室里的人就看到这样一幕,门槛处往外冲的顾冉,忽然收了腿,一步步倒退着往后走。
      
      然后,走到了原位。
      
      接着谢豫的桌前,出现了一张脸。
      
      这张脸招摇地晃着,那一脸堆笑的谄媚,跟刚才气冲冲摔书包走人时判若两人,她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热情的打招呼:“嗨,谢同学,我又回来了,惊不惊喜,刺不刺激,厉不厉害!”
      
      周围同学:“……”戏精啊。
      
      顾冉回了同学们一个淡定的笑,你们懂啥,但凡合格的销售从业者,都必须拥有戏精说变脸就变脸的本事,不然还混屁啊。
      
      谢豫倒是反应平静,连头都懒得抬,只淡淡道:“某人刚才不是说,再找我就是不要脸。
      
      戏精同学指着自己脸皮大咧咧道:“脸?脸是什么?像咱这种大智若愚的人早就懂了一个道理,人活一世,脸皮与节操乃身外之外,要看得太重,那就是执念,谢同学,遇到你我决定化解我的执念……因为伟大的你值得!”
      
      “不就是打板子吗?”顾冉甩甩头发,豪气干云递上自己的手,“来!谢老师打!只要你肯给我补课,怎么爽怎么来!”
      
      又体贴地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外说你打女人的,如果实在疼,我就用唱歌来掩盖,不知道的,以为我给你歌功颂德呢!”
      
      她一面说一面笑。哼,她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回来!他要阴招刁难她,她就接着,她就不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一一米八多的大男人,真好意思对一个一六零的女生下手!
      
      可她万没想到,啪一声响激起她的叫,“啊!!”
      
      那钢尺竟趁她说话时,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到她手背!
      
      真打啊!
      
      手臂火辣辣的痛,谢豫的反应还风轻云淡:“好啊,尽情歌功颂德吧,反正我比你更不要脸。”
      
      “来,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然后弯唇——扬手一板子过去!
      
      “啪!”
      
      “啊!!!”
      
      倘若是第一次板子只是热身,那第二下就真下了手,痛感神经让顾冉扯起嗓子叫,可谢豫竟看戏般地瞧着她,“唱啊!不是说疼就唱歌吗?唱来听听啊!”
      
      顾冉:“!!!”她果然太不自量力了,以为用唱歌这招就能将军对方……可她咋就忘了,比变态暴虐残酷神经病,谁能比得过大魔头呢!
      
      可咋办呢,刚才硬气地下了军令状,左右还这么多人托着下巴等她唱,怎么也不能输了气场啊!
      
      嗓子一扯,她悲愤而歌:“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哭,只要我们还有梦……”
      
      T_T一边痛一边还要大声唱……
      
      老娘这是做了什么孽!
      
      穿越而来,以为是要找沈嘉文圆梦,可等到了谢豫,才知道是历劫。
      
      我恨这个残酷的人生。特别恨。/(ㄒo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