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食》若然晴空 ^第3章^ 最新更新:2017-03-04 21:25:4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应天帝五十有余,年轻时同皇后恩爱甚笃,只是皇后一直无所出,三十岁上到底还是开了选秀,长子乃是皇后亲妹所生,眉眼肖像皇后,应天帝大喜,封了太子。
      
      李湛英不算应天帝身边的老人,他是接了他义父的班,义父告老前声声嘱咐他,让他千万不要被宫里的浮华迷了眼,其他妃嫔再得宠,也不能靠,这些年他冷眼瞧着主子爷身边换了这个换那个,还好几口鲜嫩的大姑娘,其实宠一阵也就过了。
      
      王容也懂这个道理,就是不懂,她也没有把自家年华正好的侄女送到龙床上的道理,见她忧心,李湛英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别急,这事有周转的余地,主子爷记人不记名,把人弄得远远的,也就没事了。”
      
      “这会不会让你为难了?丽妃娘娘那里,再不好交代了……”王容眉头仍然蹙着,她之前以为侄女只是笨手笨脚恼了丽妃,李湛英有几分面子,把人从浣衣局捞出来不算什么,可既然是差点引起了主子爷注意,才让丽妃妒恨,丽妃定然是会关注几分的。
      
      李湛英闻言笑道:“莫怕,这事我有法子,明天是大朝会,先对付过去,后天早晨我让小章子跟你去一趟浣衣局,先把你侄女接出来。”
      
      王容仍有几分半信半疑,忽然就听李湛英道:“对了,你那侄女若想清闲,平平安安熬过几年等放归,最好是寻个对食。”
      
      王容惊道:“这不成,她……”
      
      “你且安心。”李湛英道:“必不会让她真的被欺负,我有个干儿子,是太子身边得力的人,这事我不能出面,交给他办最好。”
      
      王容道:“我只是怕她接受不来。”
      
      李湛英顿了顿,说道:“东宫里人口简单,我那干儿子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又不是让他们住在一起,只是担个名分,也不用担心再惹了主子的眼,让她想想吧,要是实在不成,我去求皇后。”
      
      王容就带了几分愧疚,望着他,道:“是我难为你了。”
      
      李湛英轻叹一声,把王容抱进怀里,温柔的替她梳理发丝,“不难为,能为你发愁,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
      
      几天大雪把东宫通往承乾殿的路堵得死死,天刚放晴,一大批的宫女太监就被赶着来扫雪。
      
      白底镶玉的官靴踏在被清扫过的地面上,连一丝尘土也没沾,一路扫雪的宫人纷纷见礼,长青对他们微微点头,路过浣衣处时并未停留,倒是身边跟着的小太监一把将一个薄薄的布袋子扔在浣衣处的大桶里,缓声道:“这衣服没洗干净,退。”
      
      浣衣处的人连忙把布袋子拆开,左看右看,也没看到哪里不干净,小太监就把鸦青色的官服下摆翻过来,指着边缘处半块油渍,道:“这衣服寄出去就是这样,寄回来仍然是这样,你们浣衣局未免也太敷衍,是瞧着我们掌印衣服干净,根本就没动吗?”
      
      浣衣处的宫人都要哭了,连忙再三保证,其实他也觉得委屈,就这藏在衣服下摆里的这点油渍,也就这赵掌印自己瞧得出来。
      
      小松子才说了两句话,再回头都要小跑才跟得上自家掌印了,他喘了几口气,才笑嘻嘻的说道:“大人,浣衣局最近真的是越来越敷衍了,我前头送过去六件衣裳,不是这里没洗干净,就是那里还脏,我全给退回去了!”
      
      长青道:“我说的是重寄,你给退了,浣衣局的规矩是退件一次,浣衣的宫人加罚一年苦役,你倒是会作威作福。”
      
      “嘿嘿,我这可不是作威作福,谁让他们欺负到我们东宫头上来的?我可问过了,除了东宫,其他宫里送出去的衣物,可没一件不干净的呢。”
      
      长青并未放在心上,只是道:“下次别再这样了,都是苦命人,何苦互相难为。”
      
      小松子有些不以为然,不过没说出来,其实他觉得自家掌印就是心太软了,宫里都是人吃人,哪里来的这么多好心。
      
      东宫一贯比承乾殿起得早些,平日里在许良媛那边,太子只恨天亮得早,昨夜一宿睡在太子妃处,半夜里就在盼着上早朝。
      
      长青一路朝太子妃住的兴华苑走,身后左右各八名太监,每个人手里都捧着红木的托盘,上面是太子的朝服,他自己捧的是太子冠和金印,一路上东宫宫人纷纷见礼,只是到了兴华苑,就被太子妃的人拦住了。
      
      几个太子妃身边的丫鬟一边拦着他们往里走,一边甜笑着给长青塞银子,嘴上说着好话:“太子昨夜宿醉,要迟些起,还请掌印给个面子,迟上半个时辰再来。”
      
      长青避开朝他伸来的芊芊玉手,收敛眉目,垂着眼眸道:“再有一个时辰就是早朝,殿下一向不喜忙乱,借过。”
      
      大丫鬟燕儿柳眉倒竖,刚要骂人,就见东边小路上一群太子侍卫没个正形似的朝这边走,脸颊顿时一红,瞪一眼长青,不说话了。
      
      长青也不多话,他手里捧着太子冠,这些丫鬟敢拦别人却不敢拦他,见他朝前走,小太监们连忙跟上。
      
      几个丫鬟气得发疯,却因为当着外男不好发作,跺着脚追了上去。
      
      兴华苑一夜颠倒红烛,太子整个人憔悴的不成样子,一见长青简直像见了救星,鞋都没穿就下了床,小太监们纷纷上前,太子张开双臂由得他们给自己更衣,长青把金印给太子佩好,还没来得及上冠,太子就拿了发冠往外走。
      
      长青明显的听到重重帘帐内,太子妃一声带着冷意的轻哼。
      
      还没走出兴华苑,太子就一路倒着苦水:“我让你四更天过来,这都马上五更天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在那地方多待一刻都折寿……”
      
      长青一边跟在太子身后,一边给他整理衣物发冠,等回到长毓殿时,太子一身朝服整齐,发冠也一丝不苟起来。
      
      连镜子都不用照,太子让小太监伺候了洗漱,长青又上前给他整理了一下衣物,太子瞧他低眉顺眼的样子,玩心起来,抬手捏住他的下巴,“长青,你怎么就不是个姑娘家呢。”
      
      “殿下,再迟就赶不上早朝了。” 长青淡淡道。
      
      太子就笑了,他本来不大喜欢用太监,觉得都太圆滑,不值得信任,也就这个不喜不怒不吭气的招了他的眼,还时常觉得投缘。
      
      转过内殿,早就侍从上齐早膳,太子一早起来胃口不大,喝了几口粥就放下了,把御膳房端来的一碟白玉小笼包推给长青,道:“赏你的,太子妃那边你担着点,要是实在逼得紧,我把侍墨给你。”
      
      长青低眉顺眼,“殿下忘了,前天您刚收了侍墨姑娘做通房。”
      
      太子想了想,“那就凝雪吧,凝雪性子好,长得也不算难看。”
      
      “殿下忘了,一个月前您幸了凝雪姑娘。”
      
      太子轻咳几声,想了想,拍拍长青的肩膀,认真的问道:“东宫里除了兴华苑,长得稍微周正点的丫头,还有我没幸过的吗?”
      
      长青也认真的想了想,十分诚实道:“回殿下,没有。”
      
      几个小太监都忍不住笑了,太子抹了把脸,道:“没事,你要把眼光放长远点,千万不要从了那个恶婆娘。”
      
      长青抿着嘴笑了,微微的点了一下头,黑沉的眸子里仿佛带着光亮,太子愣了一下,总觉得长青笑起来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李湛英昨天一天没得空,也就是早朝的时候才有时间出来,瞧着东宫在忙扫雪,他就没进去,赏了个小太监,让人把长青叫出来。
      
      东宫原先有个走廊通往承乾殿,后来开了路,这走廊又弯弯绕绕的,也就渐渐荒凉下来,李湛英抱着个暖炉还嫌冷,迎面瞧着自家干儿子穿着主子跟前伺候的鸦青色麒麟服,腰线都勒出来了,显然里面连个衬的棉衣都没有。
      
      李湛英拧眉道:“穿这么少?”
      
      长青对着李湛英行了一礼,起身后才道:“没事,一早上忙,穿得多的不方便,而且也不算冷。”
      
      “霜前冷,雪后寒,现在仗着年轻硬抗,到老你就知道苦喽。”李湛英把暖炉给长青,自己拢了拢身上的披风。
      
      长青笑了笑,接过暖炉,才道:“义父急着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情交代?”
      
      李湛英道:“听说最近太子妃要把身边的丫头给你,太子可说了什么?”
      
      “自然是不让的,”长青道:“太子妃想在太子身边安插人,连迂回都不肯,太子有些不乐意,让我留意着找个对食敷衍过去。”
      
      李湛英道:“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心里有人没有?”
      
      长青顿了顿,道:“义父,我不想找对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