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食》若然晴空 ^第1章^ 最新更新:2017-03-01 21:4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宝儿蔫着脑袋跟在王姑姑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雪地上。
      
      王姑姑走路的速度很快,带着一种宫人惯常的争分夺秒,宝儿有点跟不上,她刚刚挨了板子出来,屁股还疼着。
      
      这条御花园的小路上并没有人,宝儿悄悄的拽了一下王姑姑的衣角:“二姑,二姑……”
      
      王姑姑转过身来,她眉间带着深深的刻痕,眼神也不耐的很,要是别的小宫女见了,肯定要发憷,宝儿可不怕,她讨好的笑了笑,见王姑姑没有甩开她,又去拉她袖子。
      
      “二姑,真的不是我的错,你是知道的,我在田埂子上都能跑,怎么可能平地里……”
      
      一句话没说完,手就被挥开了,宝儿缩了缩脑袋,小声的说道:“我解释了,有人绊我,娘娘不听,扇了我一巴掌,现在还疼呢。”
      
      王姑姑使劲敲了一下宝儿的脑袋,差点被气笑了:“把你能的,我跟没跟你说过,丽妃主子在的时候,活计让春华冬雪她们干,这次是赶上我在,不然那五十板子过去,你能活活被打死!”
      
      宝儿有点害怕了,她小声的说道:“我想站在边上的,娘娘直接叫的我……”
      
      王姑姑也知道这事不怪自家侄女,怪她,教规矩的时候就没舍得下狠手,想着万事有她在,分派人手的时候还特地把人分在丽妃宫里,不曾想丽妃娘娘一贯的好性儿,还没过三天就出事了。
      
      五十板子好过,尚方司的人都认识她,这点面子还是有,难就难在丽妃不光说了五十板子,还要把自家侄女赶到浣衣局做苦役,那地方乱的很,多的是去干了几年活,放归时一身伤病,好好的人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
      
      宝儿怕她担心,连忙笑嘻嘻的打岔:“二姑,没事,真的,我也早就不想在那些主子手底下干了,不就是洗衣服吗?我十六岁了,只要再等九年就可以回家去啦!”
      
      王姑姑没好气的看着她,她这个傻侄女她还不知道?他们王家是十里八乡的地主,大户人家养女儿苛刻的很,反而是小富人家知道宠,宠得一身皮肉嫩过宫里的娘娘,脑子却小得跟核桃似的。
      
      浣衣局不在皇城里,只有犯了错的宫人才会被罚去,王姑姑也没了辙,掏了掏袖袋,掏出十几两银子来,叮嘱道:“一会儿带你过去,到了那里什么话都别乱说,让你干活,就把银子给掌事的,好歹先拖几天,二姑给你想办法,找找人……”
      
      宝儿吓了一跳,连忙把银子塞回去,宫里的月俸不高,她一个月拿二两银子,二姑六两,平时还要花用,攒这十几两银子不容易,她又不是不能干活,其实她觉得这次被人绊,可能就有她平时少干了不少活的原因。
      
      “拿着,你刚来不知道,那种地方的掌事只给银子面子,姑姑这里还要等两天才能给你周转,你照顾好自己就够了。” 王姑姑给宝儿拢了拢衣襟,在她耳边道,“但凡有事,当时忍着,心里记着。”
      
      宝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王姑姑叹了一口气,拍拍她的脑袋,一路无话。
      
      浣衣局是八局里唯一一个不在皇城的,因为实在脏乱,宝儿和王姑姑挥了挥手,低着脑袋坐上马车,惊讶的发现车里除了她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哭的脸花花,一个木着脸坐着。
      
      宝儿已经很能辨认宫里人的衣裳了,哭的脸花花的那个穿着素净的棉衣,料子却是只供主子穿的,她缩了缩,转而去向木着脸的那个搭话,“你们也是要去浣衣局的吗?”
      
      木着脸的宫女没说话,倒是一直在哭的抬起头来,拖着哭腔道:“滚开!什么下贱奴才也来笑话我!”
      
      宝儿讨了个没趣,瘪了瘪嘴,窝在角落里不说话了,她在雪地里走了一会儿,千层底的鞋被浸得透湿,两只脚像是结冰了,当着不认识的人,她不好意思把鞋脱了焐一焐脚,只好默默数着时辰,期望早点能到地方。
      
      她其实已经隐隐约约能明白浣衣局是什么地方了,只是对苦役还没有什么概念,见同车的两人万念俱灰的模样,她捏了捏袖袋里的银子,心里悄悄的打起鼓来。
      
      在来之前,她娘给她带了五十两银子在身上,只是来了宫里不到一天就被同寝的宫女给偷了,她其实知道是谁偷的,只是她揪着那个人问的时候,被其他宫女一起骂了,骂得她直哭。她到现在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被偷钱的人是她,她反过来还要挨骂,最后那五十两银子也没找回来。
      
      穿着素净的主子一直在哭,一边哭还一边骂,宝儿直到下车也没听清她骂的是什么,只是觉得这宫里的主子不光说话好听,连骂人都软软的。
      
      浣衣局的门口立着两只石狮子,一只稍稍移了位,宝儿看着别扭极了,总想着把那狮子移回去,就这一愣神,人就被推了一把,她还没来得及说话,素净的主子就骂了起来:“瞎了你们这帮奴才的狗眼!本宫是当朝太傅之女,陛下亲封的昭仪……”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胖得满脸横肉的粗壮婆子拎着头发拽起来,一直拽进了门槛,宝儿缩了缩,小心翼翼跟在后面,那个木着脸的宫女走在她身后,似乎对素净主子被教训的事情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进了浣衣局,一股怪味迎面而来,宝儿看去,只见一大块空地上晾晒着一排排看不到尽头的衣物,许多面色愁苦的宫人端着盆穿梭其中,见她们几个进来,有的只是木然的看了一眼,有的却露出兴奋的笑容来。
      
      宝儿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所以的回了一个笑容过去,对方一愣,随即笑得更厉害了,几乎都要笑出眼泪来。
      
      宝儿的视线还没从那人身上收回来,忽然一声响亮的鞭响传来,她愣了一下,却是之前那个粗壮婆子挥着手里的鞭子,狠狠的打在了被拖进来的素净主子身上!
      
      “你竟然敢打我!你这个下贱的奴才……”素净主子尖叫出声,随即又是一声鞭响,这一鞭打在了她娇美白皙的脸上,随即蔓延出一道狰狞红痕,看得宝儿心里一抽。
      
      粗壮的婆子似乎是这里的管事,没人敢出声,她冷笑一声,别有意味的眼神落在浣衣局的宫人们身上,宝儿跟着众人一起缩了缩脖子,粗壮婆子忽然对着哭得更厉害的素净主子又是一鞭,“哭,再哭?”
      
      素净主子捂着脸抽噎几声,到底还是不敢再哭了,粗壮婆子冷笑道:“本来想好声好气的跟你们讲规矩,就有人非要闹,以为你还是天仙的娘娘不成?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冷宫里的娘娘翻身是常有的事,可来了浣衣局的蚂蚱,就没一个能再跳回龙门,来了这里,就给我好好干活,谁要是敢闹,我打死她!”
      
      宝儿不知道粗壮婆子是不是故意在吓她们,二姑虽然说了会给她周转,可是这里是连主子都出不去的地方,二姑又不是宫里的贵妃娘娘……她咽了咽口水,努力的把粗壮婆子说的规矩一条条记下。
      
      在来浣衣局之前,宝儿抱怨过宫里五个人的大通铺,来了浣衣局,宝儿觉得五个人的大通铺已经够好了,这里的房间竟然是二十个人一间的,也没有床,一地的铺盖,踩上去似乎都能隔着薄薄的被褥感觉到地面的寒气。
      
      宝儿有点想哭,她这辈子都没睡过这样的床,早知道就把在宫里的铺盖带过来了,那个虽然闻起来怪怪的,至少很厚。
      
      收拾了铺盖出来,天已经黑了,同寝的宫人们都回来了,宝儿又看到了那个对她笑的人,那个人也看到了她,不过她没再笑了,只是撇了一下嘴,宝儿又对她笑了一下,有点傻气。
      
      二十个人把一个不大的房间挤得满满当当,让宝儿有些难以忍受的是,这些人里竟然还夹杂着两个老太监,她倒不是像其他宫女一样害怕太监,可是这里是睡觉的地方,太监和宫女怎么能睡在一个房间里?
      
      只是同寝的宫人似乎都习以为常了,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宝儿以为他们会说说话,不曾想连灯都没点,从进门到全部睡下连片刻都不到。
      
      宝儿捏着袖袋里的银子,想起白日里那管事婆子凶狠的模样,瑟缩一下,还是没敢去。
      
      一层的铺盖隔不住地面的寒气,宝儿把盖在身上的被叠了叠,压在身下,缩在被窝里,努力的用体温焐热一块地方,然后整个人蜷缩起来,才算是好受一些。
      
      入夜,低低的哭声传来,宝儿睡得朦朦胧胧,隐约知道是素净主子的哭声,素净主子人生得好看,连哭声都好听得很。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大概是地主家的傻姑娘和未来式厂花的小清新恋爱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