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06 ...

  •   恩斯特·威尔睁开眼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迅速起身,这不是他的警惕心淡薄了,而是他绷紧的神经中还一直残留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昨天,他坐在离容元不近不远的地方,他感到自己的毛孔都像被打开了,有什么东西不断的进入他的身体,有种说不出的舒适。然而他身体的欲望情潮来的也迅速又猛烈,是以往所没有遇到过的。他不敢在容元身边过多的停留,怕自己会做出让人难堪的祈求,也怕自己影响到容元。
      
      他离开那个地方时,身体已经被欲望冲击的有些站立不稳了,他的发情期无声无息突如其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次发情期来的比以往都激烈,好像把他的身体所有的感官都打开了,敏感的让他第一时间感到的是害怕。
      
      他跌跌撞撞的往垃圾堆的方向走去,他不知道要离多远才能不让容元找到他,但他尽量往远的地方走,尽量找到容元并不喜欢的比较远比较脏的地方走。在完全失控前,他狼狈的召唤出‘擎天’,从里面拿出抑制剂,给自己注射了两支,但平日里很管用的抑制剂,这时好像没有什么用处。而且注射过抑制剂后的身体,和以往完全不同,他身体里瞬间好像有两股气息在里面打架,所有骨骼都在泛疼。
      
      最后迫不得已,他又给自己注射了一支。一次性注射三支抑制剂对于一个OMEGA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有可能完全破坏掉他身体的机能,让他完全失控。但幸运的是,第三支抑制剂注射过后,他体内的陌生的欲望被压抑住了,虽然心里还残留着那丝颤抖,还有残留着欲望,但那些都在他的控制隐忍范围内。不过,他骨骼的疼痛并没有减轻,他想这样就好,疼痛能让他保持清醒,只要容元不过来,这些疼痛都不算什么。
      
      他疼的没有力气动弹身体,欲望折磨的他浑身发软,他躺在地上,那股疼痛不知何时消失的,他的头隐隐泛沉,浑身感到疲惫的厉害。在雨水打在他身上时,他甚至感到有些心安,至少这样,冰凉的雨水能冲淡身体的气味和欲望,能浇灭他心底那股陌生的火热。最让他感到心安的是,他身体散发出的信息素并没有引起容元前来,这让他保留住了他作为一个铁血军人最后的那点颜面。
      
      而在容元找到自己的时候,他有点害怕自己会不顾一切的扑向这人,也害怕那人被自己影响了,但所有他害怕的事都没有发生。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远愿和容元待在一起,他不想连累容元,他想让容元离开,他不想让这人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
      
      于是他开口,低声说着自己心底的秘密,希望容元放下自己离开。他不想万一自己和容元没有克制住自己,那他们会变成他爸爸和他父亲那样,一辈子没有什么感情,一辈子都脱离不了那种无助的魔咒。
      
      不过,容元没有放开他,也没有受到他信息素的影响。容元把他抱起来时,他隐隐看到他那人的脸色仍旧淡漠,但那一刻他感到心安,他想,三支抑制剂的效果,加上容元强大的意志力,他们度过了这一关。他感到有什么拂过他的脸颊,然后他在容元怀里睡着了,一觉睡到现在。
      
      容元是一个能控制的住自己的人,恩斯特·威尔不敢想如果自己在另外一个APLHA身边发生这种事,那他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
      
      他从小被爸爸当做一个ALPHA来培养,这些年他也忘了自己的那层身份,可说到底他还是一个OMEGA。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恩斯特·威尔坐起身,微微有些窘迫的看着自己一身干净的衣物。这些衣物肯定是容元帮自己换下的。
      
      恩斯特·威尔忽视心中的难为情,在心底告诉自己,一个意志力强大的人,总是让人心生敬畏的,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没必要想太多。
      
      恩斯特·威尔走出山洞时,容元并没有和往常一样锻炼,而是坐在离山洞不远处的地上,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不知道容元在想什么,神色微暖,让他的面容看起来比往日多几分柔和。
      
      容元抬眼看了恩斯特·威尔一眼,指了指一旁的四支营养剂,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身体还有些虚弱,这几天吃不得肉食,这些东西虽然难吃,但正好适合你现在的状态。”
      
      恩斯特·威尔走过去,眸子闪过一丝复杂道:“你怎么找到这些的?”
      
      容元对他的话有些不解,回道:“自然是像你一样去垃圾堆里找到的。”恩斯特·威尔自然明白这些东西只能在垃圾堆里找到,但明白归明白,当他听到容元的回答后,心里还是不自觉的涌起一丝难受,自小,他的爸爸训练他,他的父亲漠视他。
      
      他害怕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脸上的表情只能越来越冷酷,他不敢过多的接触和自己一同作战的ALPHA,更害怕那些对自己心存爱意的BETA和OMEGA,只能用更冷漠的表情无视他们,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自己。恩斯特·威尔低下头,感到眼睛有些疼,他说:“你怎么能去翻垃圾堆?”那么干净的一个人,明明平日里连垃圾堆周围都不愿意去的。
      
      “你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呢?”容元无所谓的摆弄着手边的一抹绿色,淡淡的说。恩斯特·威尔顿了下,坐下,低下头拿起营养剂慢慢的喝了下去。营养剂的味道可以说是所有事物中最没有味道的东西了,但他觉得这支不一样,有些甜甜的。
      
      容元看他把东西喝下,心中放下心来,这是他特意为这人寻觅的。恩斯特·威尔由于在成年后常年使用抑制剂和伪装剂,那些东西对他来说可以说是一些禁药了,偶尔使用一下还行,但长久下来对他的身体存在一定的伤害的,他体内残留了两种药剂残留下来的有害物质。
      
      现在,由于恩斯特·威尔跟着自己,吃了很多带灵气的肉食,又喝了一些稀释后的灵潭水。灵泉水排除他体内淤积的有害物质,灵气在他的帮助下转换成恩斯特·威尔体内自身的生机,这样下来的作用就是他体内的抑制剂和伪装剂的功能渐渐的消失,然后很容易造成失控。
      
      想到这些,容元在心底叹了口气,他对恩斯特·威尔父辈的事不便说是谁对谁错。但他始终觉得,打着为孩子好的目的,在孩子很小的时候罔顾孩子意愿,强行改变他们的生理状态。这样的父母到底不能算是合格吧。
      
      不过他到底不是这异界土生土长的人,他不了解这里人和人的不同。现在对于恩斯特·威尔的事情,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恩斯特·威尔对于自己身体的变化自然是有着更直观的体会,他也知道,自己是一个OMEGA的消息在帝国最权贵的地方恐怕已经不是秘密了。
      
      他现在不考虑是谁在幕后主使了这一切,但他不能不想,他的爸爸和父亲现在会面临着怎样的困境。他的父亲不知情,加上威尔家族的势力摆在那里,罪名不会很大,但帝国会怎样处理他的爸爸呢?
      
      隐瞒一个OMEGA的存在,擅自用禁药伪装他的基因,甚至要剥夺一个OMEGA的生育能力,这在重视子嗣且生育率低下的帝国简直是一项重罪。
      
      恩斯特·威尔胡思乱想期间,目光不经意的看到容元正用手机拨弄身边的一颗植物,地上的植物非常小但长得异常引人,青翠浓郁充满了生机,这颗植物的身上好像度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但细看之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恩斯特·威尔望着容元的修长手指出了神,这个地方是垃圾星,按说这个地方的植物出现的几率是几乎不存在的,但眼前这颗植物长势却如此喜人,那是不是说这个星球本身可以种植一些生命植物呢?如果是这样,那这颗垃圾星很有可能可以成为一颗适合居住的星球。
      
      容元随手拨弄着着地上的灵草,偶尔给它输送一点灵气,让它能更好的在这异世星球上存活。这颗灵草名为塑颜花,在修仙界也是不常见的,它是酿制焕颜酒的最主要的一味药材。焕颜酒喝了能让人容貌焕然一新,是修仙界女修最爱之物。这味塑颜花当初还是他和方天佑无意中闯入了一个秘境,在里面收集的。方天佑知道他资产薄弱,这材料又能卖出一个极好的价钱,这材料他便一朵都没有要,反而是自己的须弥芥中存放了很多。
      
      当时方天佑笑眯眯的说:“容元,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的话,等酿成千年万年份的焕颜酒,你多送我几坛子就是了。”他不知道一个大男人要焕颜酒做什么,但对于好友的要求他自然是同意的。现在酒已经酿成了,在须弥芥中灵气最充裕的地方埋了两百多年,此刻开坛滋味最好,但自己和要酒的人已经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再问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想起往事,容元心绪微微有些起伏,他微皱了下眉头,很快平息了心中的情绪,他目光落在长势很好的塑颜花上,心中有些满意。他这一个清晨,在须弥芥中找了很多种材料,但往往是刚拿出来,灵气就消散的厉害,有的甚至差点成了一把枯草。也就这塑颜花种植在这地上,还能存活一段时间。
      
      他不知道要在这个星球上呆多久,今天早上又一堆垃圾落入这里时,他想起恩斯特·威尔昨晚躺在垃圾堆里的样子,他突然想,也许,他应该改变下这个地方的环境,要不然被垃圾包围的日子实在是太让人受不了了。
      
      容元又给灵草灌输了一点灵气后收回手,抬起头看向恩斯特·威尔道:“你看这个地方被人放弃了,但是这么多年,这片森林还在,那片水源也在,现在这里还生出了其他草木,多出了其他的生机,说不定以后这个地方以后会变得不一样的。人也是一样,就算是被迫选择了不一样的生活,但总有一天会改变这种状态的。”
      
      恩斯特·威尔定定的看着他,容元神色淡淡继续道:“我觉得你根本不用妄自菲薄,你就是你自己,无论是一个ALPHA也好,还是一个OMEGA也好。”说道这两个新鲜的词,容元又忍不住看向恩斯特·威尔眉间的那条让人不容忽视的命运分割线,心里古怪极了。
      
      而恩斯特·威尔的容貌是相当英俊的,面庞如若刀削,线条凌厉又冷冽,端的是浩气凌然英气勃勃。转眼容元又想到昨晚恩斯特·威尔有些可怜的样子,平静的心微微颤了一下,细微的波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容元站起身,弹了弹手指,施施然的离开了,他走的不疾不徐,心里则一直在想,自己看他可怜才会开口安慰的,应该是说的还不错,不过希望那个人不要多想的好。
      
      恩斯特·威尔看着容元离开的背影,又看着地上翠绿浓郁的植物,心想,这个人看似冷漠到了极点,但内心还是挺温柔的。
      
      其实,恩斯特·威尔到底是想多了。容元身为修仙界的大能,与人斗法争夺资源,排山倒海的阵势不过是抬手间,他为人是真的漠视生命的存在的。只不过,对于容元来说,这个异界他需要找人了解,加上实在好奇恩斯特·威尔那古怪的面相,才造成现在这一番景象。
      
      当然,容元大抵没想过,越是对一个人好奇,越想知道有关这人更多的事,两个人的命运越容易连在一起。

  • 作者有话要说:  不管怎么样,我会努力写的,O(∩_∩)O~
    好基友回归写文,《一路欢脱》,作者一叶包子。喜欢的去瞅瞅呗~
    谢谢花开又花落、梳柳和困顿的滚滚三位大大的地雷,O(∩_∩)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