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讨债 ...

  •   曾经我以为代表热情和自由的红发却荡漾出一圈一圈的忧伤,曾经我以为象征着神秘和危险的丹凤眼却泛着空洞的幽光,他的脸煞白,嘴却殷红,左脸颊上的泪滴虽然不能滑落却更显得绝望,他张开嘴,颤巍巍的说着什么,可是我听不见,我努力运起念却还是听不见。那一瞬间,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土崩瓦解,我伸出手,隔着遥远的距离抚摸着他的脸……
      睁眼,怔怔地看着天花板,有些恍然。这个梦,到底预示着什么?
      起床,心情莫名的烦躁,因为那个梦,和那个梦里的男人---西索。
      不做点什么好像无法抑制荡起微波的心情,那么,去要账好了。
      
      打开房门,自然而然的走到隔壁--迹部的房间。当初他让我住在他隔壁的时候,我有一些诧异,不过想起我身为保镖住的离雇主近一些是情理之中的我也就释然了。
      礼貌性的敲了敲房门,里面传来迹部性感的声音:“进来。”
      我推开门,里面的迹部看到进来的是我似乎下了一跳,然后又反射性的把原本拿在手里的一张貌似照片的东西塞到了枕头底下。接着又欲盖弥彰的说:“桦地,找本大爷什么事?”
      我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还想继续遮盖照片的迹部,很想告诉他:别挡了,我看见了。
      是的,以我的眼力和随时身上保持缠的原因,我早就看见了那张照片。是两个男孩子,一个笑得一脸灿烂,紫色头发和眼角的泪痣都表明这是迹部小时候的照片,而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男孩,黝黑魁梧呆板,却从眼睛里可以看出他异常的朴实和纯真。不过就是小时候和朋友的照片,我有些不明白迹部为什么要藏起来。不过,我没什么权利过问雇主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今天来此的目的也并不在此。
      于是,我清清嗓子,对迹部说:“迹部先生,我想您昨天的心情应该不是太好。”我刚说完,就看到迹部好像松了一口气,大概是因为我没有追问照片的事情吧,而后又好像想起了什么,表情有点阴森。
      “阿恩?桦地,你还好意思根本大爷提昨天的事?!”他抚着泪痣,一身自以为王者气息似的对我说。看着他散发的气势,我承认以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可是,在我眼里,他还是太嫩了,所以这样的他,有点滑稽有点可笑,但却意外的可爱。
      不过,可爱归可爱,该谈的还是要谈。
      “迹部先生,我觉得我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还没说完,迹部打断了我的话。
      “不许叫本大爷迹部先生!叫本大爷迹部!”
      我盯着他几秒钟,心中思索,他是雇主,那么随他好了。
      “好吧,迹部。”看着他露出满意的表情,我继续说道:“迹部,我想身为贵族的你一定是高贵并且华丽的,你绝不会做任何违背你身份的不华丽的事件,对么?”
      迹部听到我的话,好像有点受宠若惊也好像欣喜异常,他故作镇定的咳嗽了一下,说:“阿恩~那是当然~本大爷从来不做不华丽的事情。”
      “所以,迹部,对于昨天你欠下我的除了工资之外的500万报酬,是否该偿还一下?”我冷静地说。
      “……”
      “当然,对于昨天的事情我也感到很抱歉,毕竟是我惹你不开心,所以我给了你一天时间并且没加任何利息,所以,今天是最后期限,你也该结算一下了。”
      “……”
      “迹部?”看他久久没有回应,我尝试地叫了他一下。恩……可是该怎么解释他这种表情呢?
      纠结着各种复杂情绪的产物吧……
      迹部的手有点颤抖,然后他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张卡,甩给我,待我伸手接住后,他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尽量平稳却还是抖音严重的对我说:“拿去,刚好500万。”
      “嗯,期待下次的合作。”说完,我转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我已经完全平静了,果然,要债的感觉很好。
      
      半小时后,我和迹部吃着早餐,从他还颤抖的双手看来,我似乎要得太多了。
      于是手托着下巴,我开始思考,是否要降低薪金,毕竟一下子把他弄破产的话就要重新找长期饭票,那样太麻烦了。
      恩……好吧,下次八折优惠好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