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关于爽约 ...

  •   心情有些烦躁的我上了顶楼,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会变成这样。
      “杀手是没有感情的工具。”这是父亲教会我的第一件事,也是我一直以来自始至终贯彻的东西,虽然中间出现了西索这个例外,但是我也完美的解决掉了,不忍心杀他,所以让他杀了我。可是现在这种烦躁又是来源于哪里?我一手拖着下巴开始认真地思考,毕竟对一个杀手来说,心情平静才能活得更久。
      当我很认真思索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很容易忽略时间,而因为我的眼神和脸部的问题,所以就经常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就像西索总把那误认为是发呆一样。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学校的钟声正好响起,放学了。我想我对于时间的把握还是不错的。
      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迹部的行程表,扫了一眼,就准备前往网球场。
      我还是无法理解所谓网球的这一运动,也更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在笼子里进行。如果打球的话,露天不是更好?为什么非要在四周放上铁丝网呢?要知道,铁的价格虽然今年在不断的下跌,可还是比较可观的。铁的回收费用也还是不错的,既然这个网又浪费钱又不实用,那么也许我可以好好利用一下呢。于是,我开始很认真地考虑晚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拆掉一圈的铁丝网的可行性。
      正在思索的我,完全不知道,我忘记一件事情,一件让迹部异常恼怒的事情。
      
      到达网球场的我马上就感觉到了场内的低气压,而大家看到我的时候都露出了如获大赦的表情,这让我十分的不解。
      走进场内之后,我自然的走到正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暴怒边缘的迹部身后半米处。我研究过,这个距离是最好的保护距离,既可以通过开阔的视野观察周围的情况,又可以迅速的应对突发状况。看来,当保镖也不是那么困难的,毕竟曾经是完美的杀手,知道从什么方向角度偷袭可以达到最高的效率,那么也就更加清楚从什么角度来保护雇主的安全。
      正当我淡淡地想着这些的时候,迹部突然回过头,直直的看着我。
      恩...该怎么形容他的脸色呢...狰狞?恐怖?暴怒?我歪着头,考虑着。
      “啊恩?桦地,你是不是应该给本大爷解释一下你爽约这种不华丽的行为呢?”迹部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
      爽约?我慢慢回忆……啊!右拳敲进左手,是那个时候。
      “可是,我并没有答应。”我平静地说出事实。
      “本大爷说的是命令!”迹部也许不太适应我的反抗,稍微愣了一下才继续说道。
      “啊,既然这样的话,每小时要领付薪金,毕竟这是额外的应酬。”我一本正经得说。
      “……”迹部好像在发呆?而其他人……嘴角正在抽搐。
      
      良久,迹部终于反应过来,他用一种更为阴沉的声音对我说:“啊恩?桦地,本大爷认为你该做一些恢复性的训练了,嗯~就先挥拍5000下好了。”
      “为什么?”我不太能理解迹部的想法,我只是保镖不是么。
      “为什么?你竟然问本大爷为什么?!”迹部用有些尖锐的声音说着。
      “我只是保镖。”
      “可你同时还是本大爷的部员!”
      “……”我沉默的看着迹部有点发青的脸。
      “桦地……我……”迹步说完就后悔了,毕竟桦地忘了一切,而自己竟然这么没有耐性得向他发脾气,自己还真是不够成熟阿……这么想着,迹部张了张嘴打算道歉,连本大爷都忘了说。
      “那么,这样看来就是两份工作了,工资翻倍吧。”我淡淡地说完,拿起了迹部凳子旁的球拍转身走向了网球场的一角。
      而我身后寂静一片……
      
      晚上回到房间,我继续着念的修行。
      而同时,我大概也弄清楚了今天焦躁不安的原因。
      果然还是因为陌生吧,想不到我也有不安的时候,要是被西索知道,不知道他是一副什么表情呢?
      但是,在我想来,所有的不安就要到此为止了。毕竟那是杀手的大忌。
      明天,将会是一个真正的我---揍敌客家最完美的杀人机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