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网球? ...

  • 作者有话要说:  同志们~~~~~加群啊啊啊啊~~~~~~
  •   我好奇的不断打量着这个奇特的笼子,但是当我注意到迹部跟这些被买卖的人口有着良好关系的时候,我想,也许,是我误会了。
      迹部被一群人拉到一边,小声地说着什么悄悄话,还时不时用诡异的眼神瞄着我。
      我稍微将念力聚集在耳朵上,就听到了以下的对话:
      “什么?!他他他他他竟然是桦地?!”一个红头发的少年惊讶的上窜下跳。
      “……迹部,请解释一下,这个……这个……奇迹。”一个戴眼镜的少年颇为理智。
      “桦地……桦地……桦地……”旁边的一个高挑的白发少年已经有些晕眩。
      “凤,镇定。”那个白发少年的身边是一个短发的男孩,他的语气很平静,不过前提是忽略掉他已经泛绿的脸的话。
      “以下克上。”最后一个少年哆嗦着说完这句话,就晕倒了。
      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他们会那么惊讶,因为我并未有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可是据我目前的推断,大概是样貌的不同吧。
      我还在歪着头思索,所以也就没注意听迹部是如何解释的。
      只是,大家在听完他的解释后变得比较释怀,除了那个带着眼睛的少年之外……
      
      [当时,迹部解释的是:“车祸之后毁容了,然后整容变成这样的。”当然,单纯的向日,凤,穴户都相信了,忍足自然是很难骗,但是,他也懂得什么事情什么时候该问。]
      
      “桦地,要不要先来一局?本大爷看看你是否退步了。”迹部这么说着。
      来一局?那是什么?是说要挑战么?可是,我从来不做浪费时间的事情。若是挑战的话,他必输无疑,毕竟他连念都没有。而且他是雇主,我要保护他,若是比试的话,会不小心误伤他,那样就得不偿失了。不过,他只是想检查一下我是否退步,那么,也许他可以不用亲自上场.
      “跟你?”我这么问。
      然后,令我不解的事情有发生了。听到我的回答,大家又一次愣住了,并且在楞住的过程中,还有人喃喃自语:“桦地竟然可以说‘WUSU’之外的话……”
      我有些不悦,毕竟被人当作猴子指指点点的感觉并不好受,不知道这些人能否杀掉?
      当我还在纠结要不要杀了他们的时候,迹部回答了:“可以。本大爷就来亲自检验你。”
      恩?哎呀……难办了呢,要跟雇主动手,那么还是事先说好,这样也免得他找借口辞掉我。
      “那么,由于是比试,所以若是你受伤,责任不能算在我身上,毕竟,挑战是你提出来的。比试之后,你也不能用误伤雇主的借口将我辞退。啊,对了,由于你的提议在我服务范围之外,所以请另外付费,价格为每分钟50万你们这里的货币。因为我的出场费是很贵的,所以请您谅解。恩……我可以给你八折,不能再低了。最后,我只支持现金服务,不支持转帐和刷卡,我也不接受赊账行为,所以请您在比试后立即付款。时间从现在开始计算。”
      当我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完这一段话的时候,我发现,大家又在一次的愣住了,而这其中,包括了迹部。
      我静静的待在一边,任由他们继续发呆,因为,计时已经开始了……
      
      在大约5分钟过后,迹部似乎清醒过来,他有些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没有反驳我的提议。
      然后他递给我一个奇怪的武器,上面圆圆的,中间还有线,成网状,下面是一个长长的手柄。我不太理解这是什么武器,但是我敢肯定,这个东西我用不惯。
      于是,我对他说:“真是抱歉,我用不惯这种武器。”
      迹部听了我的话,突然睁大了眼睛,一幅不可思议的说:“……你管它叫什么?”
      “我没有用过这类武器,不太了解它的名称。”我照实说。
      可是迹部听完之后更加得不可思议了,他颤抖地说:“……桦地,你……你忘了网球么……”
      网球?那是什么东西?网,我明白,球,我也知道,可是组合在一起,是个什么东西?
      想了一下之后,我只好说:“那是什么?”
      接着,大家石化了。
      
      当我听完迹部仔细将给我的网球以及网球规则之后,我不得不说,对于这项运动我非常的鄙视。我觉得,这个运动没有任何意义。
      按照迹部的说法,我要把那个黄色的球用他手里的那种武器打到网的对面,并且不能超出地上的格子。然后还要接到打到我这边的球。
      而让我非常无法理解的是,既然我要接到它,为什么还要打回去?这样打来大去,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拿到这个黄色的小球,直接扔掉不是更加简单么?我的脑子里充斥着一个又一个问号。这样的运动,不仅浪费时间而且浪费体力,无聊。
      我实在是不愿意将我的时间花费在这种无聊的东西上,那么,只好采取捷径了。
      “如果对手无法比赛,是否就算胜出?”我问。
      “是的。”迹部这么说。
      那么好吧,右拳敲进左掌,就这么决定了。
      
      我站在场地的一边,听到迹部问我:“Which?”
      “你说什么?”我很好学的问,毕竟,我活到这么大,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语言。
      “……”迹部似乎很无奈,然后说:“算了,本大爷发球好了,你只要接住就可以了。”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
      当那个球弹过来的时候,我将那个叫做网球拍的玩意随手一甩,加了一定程度的念力,然后,那颗黄球就沿着一条非常笔直的轨道快速前进着,接着,正中目标-----迹部的脸。
      我看着倒在地上,被我打回去的球击晕的迹部,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个运动,不难嘛。只要对方无法比赛,就胜出了,不是么……
      (= =||小伊阿```你那球连弹都没弹```是不算的好吧`````而且```这明显就是犯规阿````可怜的女王````)
      
      看到这样场景的众人,接着石化个彻底……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