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清醒 ...

  • 作者有话要说:  厄。。。
    桦地的念能力以后会提到……

  •   身体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不过还尚在我的忍受范围之内。
      奇怪,我不是死了么?为什么还能感觉到疼痛?难道是被救回来了?不太可能吧,心脏都碎了呢……
      
      挣扎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室的阳光。
      阳光阿,好久都没欣赏过了。
      阿,现在不是欣赏阳光的时候,用凝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身体,我吓了一跳。这个,不是我的身体。□□强度虽然不错,不过也只是勉强比正常人好一点。念能力非常薄弱,大概是个初学者。右手虎口处有厚厚的一层茧,像是长期使用某种武器而得来的。
      我挣扎着起身,坐在床边,打量着房间。干净清爽,床边的柜子上还放着一大束玫瑰,不知道是谁送的,奇怪的喜好。
      
      借着干净的玻璃,我看到了这副身体的样子。
      无法抑制心中的惊讶,我微微挑了一下眉毛。因为眼前的人跟我一模一样,不,应该说是15岁左右时候的我。奇怪的巧合。
      摸了一下头上的绷带,我习惯性的右手轻摸下巴,思索。
      恩……眼前这种情况,只能用“借尸还魂”来解释了吧。
      
      正在思索怎么办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
      抬头看向来人,一个男孩,淡紫色的头发,眼角的泪痣,不错的皮相。
      他看到起身的我,明显流露出喜悦,却又强装无所谓。奇怪的人,我歪着头继续打量着他。
      “阿哼,醒了?”
      果然是奇怪的人啊,我接着打量。
      看到我没回答,他挑了一下眉。然后走到床边,拉开一把凳子,坐下。定定得看着我,说:“对不起。”
      说完,脸上一片绯红,还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下。
      他,似乎是个不善于道歉的人啊。不过,有人对我说对不起阿……好特别的感觉。
      “明天,我接你回家休息。”他这么说着。
      “你,是谁?”虽然我觉得他的反映新奇又有趣,可是,重要的事情还是有必要打听一下。例如:我们刚刚说的是什么语言……
      可是我没有听到回答,因为,他听我说完这句话,就石化了。
      
      我安静的坐在床边,任由医生为我检查。要是被西索知道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毕竟,我讨厌肢体接触。
      接着,医生跟刚刚那个男孩在走廊展开严肃的讨论,而我,则是将念集中在耳朵,专注地偷听。
      半个小时的谈话,我明白了一些事情。
      1.这具身体是那个男孩的保镖,为救他而遭遇车祸,头部受创。
      2.那个男孩是迹部家的少爷。
      3.医生推测我失忆。
      4.这个地方不是我原来的世界。
      5.这具身体叫做桦地崇宏。
      
      我静静的消化这些消息,把手放在胸口。这里,曾经开了一个洞,可是现在,那个洞不见了。但是我却依然感到疼痛。手下的心脏欢快的跳着,为什么我却感受不到呢。我果然把心丢了,丢在原来的那个世界,丢在那个叫西索的男人手里。
      闭上眼,我暗暗提醒着自己。不能软弱,因为我是伊尔迷,揍敌客家的长子,永远都是。
      
      ----迹部视角----
      
      桦地,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他沉默,忠诚。父亲在他4岁的时候从孤儿院领养了他。那时,我5岁。
      之后的10年里,都是他一直陪着我。
      郁士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始终带着桦地。他说:“他的长相可不符合你华丽的审美观啊。”
      我当时没有回答,因为我不认为他会理解我的解释。
      出生在迹部家,我没有选择,所以我坦然接受。既然接受,那么我便要做到最好。
      众人之看到光环下的我,却看不见我背后的压力和痛苦。
      没有一件东西是属于我的,他们都属于迹部,却不属于景吾。
      但是,桦地不一样。他是我唯一可以抓在手里的,也是唯一属于我自己的。
      对于桦地,我由衷地依赖。
      
      我自以为够了解他,可是事实上却不是。
      
      那天,我突然的心血来潮,跟桦地散步回家。
      马路上突然冲出来一辆车,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阵大力推开。我知道,是桦地。
      当我看到桦地高大的身躯被高高撞起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桦地脸上流着浓浓的血,表情却出奇的幸福,甚至还带着微笑。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抢救室外的长椅上。
      心脏不停的跳着,几乎快跳出来了。我那刻,感到无比的恐惧以及深深的内疚。
      他,是为了我。
      
      漫长的三个小时,紧绷的三个小时,高悬的心终于当医生告诉我他没事的时候回到原位。
      我狠狠地打了自己两个耳光,我对自己说:“镇定!你是迹部景吾!冰帝的王!”
      我掏出手机,告知了父母车祸事件。
      这并不是意外,而是蓄意谋杀。我相信他们也知道。
      挂下电话,我走到桦地的病房,却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桦地高大的身躯慢慢变的纤细,黝黑的皮肤渐渐变得白皙,棕色的短发逐渐变成长长的黑发。粗狂的脸孔变得美丽的惊人。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露出极其不华丽的表情。
      看来,关于桦地,父亲隐瞒了我很多。
      
      当管家派人来照顾桦地之后,我飞奔回了家。冲进书房,询问了桦地的事情。
      父亲当时的眼神中有着浓重的同情,他拿给我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4岁左右的男孩,美丽无双,与变化后的桦地惊人的相似。我盯着照片上那双大大的猫眼良久。直到父亲开口:
      “那是桦地真正的样子。那个孩子,有着奇怪的能力,似乎是模仿,不管是样子还是能力,”听到这,我想起了桦地的网球打法,心下了然,“桦地……自从四岁进了孤儿院之后就一直维持着你见到的那个样子。他的父母都是我的朋友,本来是对相爱的夫妻,可是……”父亲似乎陷入了沉重的回忆,他的眼神缥缈忧伤,“桦地的父亲爱上了别的女人,就离婚了,并把桦地给了他的母亲。而桦地的母亲无法忍受,于是出现了精神失常,桦地跟他的父亲长得非常相似。也许是因为这样,桦地常常遭到虐待,直到他四岁那年。具体的事情,我并不知道,只是知道桦地似乎是由于正当防卫杀死了欲加害他的母亲。”父亲的声音很严肃也很平静,可是,我的心却传来一拨一拨的刺痛。原来我并不了解,原来桦地单纯眼神下的竟然是悲哀。
      
      我跑出了书房,直奔到了医院。
      看着床上平静的桦地,我告诉我自己,从今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桦地,由我守护!
      
      后来的一个月,我每天都来探望他,每天都送上一束玫瑰。华丽的花才配得上本大爷的朋友。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没有告诉郁士他们桦地的情况。只是说,他有事。
      少了桦地在身后,总觉得空落落的。
      
      桦地,快好起来吧。
      还真怀念你那声“WUSU”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