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触碰的少年[重生]》焦糖一一 ^第16章^ 最新更新:2016-01-18 2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十六章 ...

  •   万陌把程千昭的短信直接给徐嘉誉转发过去,之后又追加了一条自己写的备注,徐嘉誉过了有二十分钟,等他都回家了才给他回过来了一个“好吧”,两个字里都透着一种重重的无奈,也是,被牵扯进这种事情能不无奈吗?
      万陌弯腰换了鞋,去把屋子里的暖气调低了一些,刚从外面运动完回来,感觉屋子里有点儿热,之后洗了澡换了衣服才感觉舒服多了。
      平时他白天上课再给别人上课,家里几乎没人,窗帘都是拉着的,今天万陌擦着头发走过窗户边的时候,稍微停了一下,想了想,走过去拉开了一条缝,看了看外面。
      这几天雾霾很严重,晚上外面几乎是一片漆黑,透过浓浓的雾可以隐约看得到路上点点的灯光,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环境里,人总会想得多一点儿,万陌看着外面出了一会儿神。
      明明只是不到四年前的事,却怎么都想不起来,那会儿也会有这么严重的雾霾吗?整个高中时代,程千昭是什么样子的呢?自己又是什么样子呢?几乎完全想不起来。
      
      万陌很快就收到了徐嘉誉的反馈消息,据说徐嘉誉回家之前先去了一趟程千昭的家,把程千昭编好的说辞转告给了程千昭的家人,幸好他去的时候程千昭的爸爸和哥哥都不在,只有他妈妈在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就是责怪了几句说为什么一直不跟家里联系之类的,徐嘉誉信手拈来一个借口,说程千昭的手机“好像”出了问题,自己也“经常”联系不上他,还说了很多好听的话安慰她,阿姨也没好多说什么。
      徐嘉誉说,程千昭的妈妈看起来挺温柔的,招呼了他几句,但是他压力太大把一切事情说完以后,就找借口赶紧走了。
      万陌知道程千昭和家里人关系不好,也说过他爸爸巴不得只有他哥哥那一个儿子的话,但是没想到能差到这种地步,就连过年不回家也只是稍微责怪了几句,好像见怪不怪的样子,虽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当着徐嘉誉的面不好发作。
      起码目前解决了这个最大的麻烦,徐嘉誉也兴高采烈如释重负一般的回家了,万陌也稍微放心了一点儿。
      
      不过这段时间他发现一件事有点儿不对劲儿。
      有人跟踪他,就是之前他从警察局出来以后跟过他的那个男人,能查到他住在哪儿,还不怕死的默默观察着,绝对是来者不善,不过万陌目前刚好还不准备回家,可以跟那个男人周旋一段时间。
      那个男人也不是每天跟着,时不时的,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他跟踪人绝对是业余的,身手看起来也没多好,和那些人的失踪能有什么联系?究竟是为什么?万陌百思不得其解。  
      某天,他刻意做出了出门的样子,慢慢悠悠晃荡过了两条街,确定那个男人当天在他身后,一直悄悄跟着,于是打起游击战,故技重施,当他出现在那个男人面前的时候,那个男人明显被吓到了,似乎一点儿都没觉得自己的行动早就被发现了。
      “你一直跟着我,究竟有什么目的?”万陌眼神冰冷的盯着他。
      
      “我今天不出去了……阿……阿嚏!”程千昭换了个手拿电话,抽出一张抽纸擦了擦鼻子,倒在床上,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我感冒了,今天就想在家睡觉。”
      “不是病毒性感冒,应该是总出门一热一冷弄得,看我?到我家来?不用不用不用!”程千昭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随手又抽出一张抽纸擤了擤鼻子,“……不是,我爸妈不在,但我哥在,他事儿超级多,我怕你应付不来。”他熟练的把擤过鼻涕的纸准确投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等我感冒好点儿了再跟你愉快的玩耍,你先找其他人玩耍去吧啊。”
      
      挂了电话就看到程昱昭伸了个脑袋进来,笑得很不怀好意,“你同学?为什么不让他到家里来啊?”
      程千昭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是不是有些发烧,头很晕,懒得跟他胡扯,“你不是都听到了吗?我怕你把我朋友都吓走了。”
      “靠!”程昱昭钻进房间来,“我是你老哥!有你这么说你亲爱敬爱的哥哥的吗?”
      程千昭闭了闭眼睛,“我现在身体不适,不想跟你说太多,等我好了再战。”
      “诶,你吃药了吗?”程千昭没理他,程昱昭冷哼了一声,“又是你那套吃了感冒药智商会下降的借口吧,你不吃药得扛上两个星期,我可没吓唬你。”程千昭还是没理他,程昱昭换了个话题继续不依不饶,“我发现你最近和那个万陌走得很近啊,他对你好象印象也不错,你这是快成功了?”
      “你怎么知道是万陌?”程千昭费劲儿的睁开眼睛看他。
      程昱昭笑了一下,“好几次他就在楼后面那条街等你,我房间一转头就看见了好吗?等了好几天等你坦白了,一直不说实话,急死你哥我了,你别看我工作忙,我还是很关心我弟弟你的感情生活的。”
      程千昭没理他,眼睛往天花板望。
      
      “你还没回答我呢,是不是快成功了?”程昱昭推了推他的肩膀,程千昭顺势翻了个身,不看他,说话都带着一种黏腻的鼻音,“你别瞎猜了,我跟他就是朋友……”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就算喜欢,也不是这一个啊。”
      程昱昭模模糊糊听清楚了,但是不太明白,“不是这个是哪个?”
      程千昭没了动静,脑袋埋在被子里像是睡着了,程昱昭坐了一会儿,伸手摸了摸程千昭的额头,不烫,应该没发烧,他帮他盖上了一床薄被,蹑手蹑脚走出房间。
      没一会儿,门被开了一条小缝,程昱昭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程千昭,还维持着他出去时候的姿势,轻轻叹了口气,把倒好的水和专门找出来的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原本想悄悄的出去,却撇到了一个东西的一角,被本书欲盖弥彰的盖着,程昱昭看了看床上的程千昭,睡得很熟的样子,他轻轻拿开那本书,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手机,拿在手里端详了半天,有些诧异,这个手机的牌子他知道,好像没有出过这一款,他弟弟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程昱昭将疑问的眼神投向床上睡着的人。
      
      “这是我家。”那个男人把万陌带到了一个小巷子里,指了指楼上的某户窗户,万陌一路上都抱着考究不信任的态度,此刻站在这个巷子里更觉得自己大概进了敌人编织好的陷阱里,他分析其目前的形势来。
      这个巷子很老旧,是城中村未改建之前的样子,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住这种房子了,那么,万陌看向每一个未知的黑暗,在这些黑暗里,也藏匿着这个男人的同伙吗?万陌很犹豫,究竟要不要跟那个男人继续走。
      那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十分憔悴,萎靡不振,但是眉眼中能看出来不是个简简单单的普通人,这种地方和他挺不相配的。
      “你要想知道一切,就跟我走。”男人撂下这句话,就兀自走进一栋黑漆漆的楼里,万陌咬了咬牙,跟了上去,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才避免摔倒,那个男人却好像有透视眼,黑暗中有什么感应似得每一步都走得很稳,万陌走了几步,发现黑暗中并没有臆想中的敌人。
      “你跟踪我,是从那次警局开始吧?那你就应该知道,警察最近肯定也在注意我,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未必能躲得过去。”万陌淡淡地说道,那个男人听了话回头看了他一眼,竟然笑了,笑容中竟然到这一丝凄惨,“我不是想害你,行了,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信,跟我来,跟我来你就知道了。”
      万陌还是有强烈的防备心理,拒绝和那个男人太过靠近,好在那男人也不为难他,真的是在带路的样子。
      
      楼梯台阶的高度忽高忽低,万陌走的心里没底,这种老式楼万陌小时候也住过,但是现在他的身高再踩在这样的台阶上,总觉得会垮,好在男人很快停下来了,立在一扇门前,手伸进口袋里掏了掏,万陌悄悄往后退了几步,把手里的手机握紧了,如果他掏出什么武器来,万陌可以把手机砸过去,这种距离命中率应该不低。
      但是男人并没有掏出武器来,而是真的拿出了钥匙开门,像是真的住在这里的人一样,难道他偶尔透漏出来的丝丝睿智都是假象?
      “进来吧。”男人回头招呼了他一声,万陌握紧手机,跟了进去。
      屋子里很黑,明明是大白天,却一点儿自然光都没有,万陌不适应黑暗,往后退了一步,站在门口,刚准备开口说话,那个男人把灯打开了。
      万陌看见屋子里的一切不由得惊了一下,情不自禁走了进去,还顺手关上了门,总觉得,屋子里的一切,都见不得光。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来看。
    晚安。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