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继位者何人 ...

  •   文华阁是大显皇室子弟读书习字之所,上下两层,上面一层主讲经史子集,下面一层主讲兵法韬略,这里的学生最多的时候也没有超过十个人,太傅们有足够的时间教导每一个人,却也会因为圣意对一些无关紧要的宗亲放宽要求,甚至刻意忽略。不过这是对其他人而言,江衍只需要坐在单独为他准备的宫室里,等着太傅来为他上课。
      
      江玄婴替他挑选的人里并没有江衍原先的那个太傅,其余两个他都认识,白面无须的是许平之许太傅,乌袍玄带的是宋子玉宋太傅,他们原来是专门教导几位世子的,据说之前还是父亲和几位叔叔的师父。另外一个却是个面皮白净的青年,面皮虽白,生得却不太好看,眼睛黑沉沉的,眼白非常少,一眼看去,几乎只能看到两个黑瞳,并不亮,给人的感觉十分阴沉。
      
      “那是前年的状元蒋晓风,”趁着人都还没进来,周宁小声的提醒道:“听闻他得了状元之后没多久被人发现在户部李侍郎家的小女儿床上,却不肯负责,还反咬一口说李姑娘陷害他,他是被下了药的……但三番太医诊过,他只是喝了一点酒,断断不到不省人事的地步,何况人家李姑娘是内定的平王世子妃,为何要陷害他?李小姐不肯让他死,所以之后就一直关在牢里,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被放出来的。”
      
      这话却是对江玄婴不满了,牢里关久了都是疯子,谁知道是不是被他收买的?何况这人品行不端,哪里配教导天子?
      
      江衍没说话,其实能够被许太傅和宋太傅教导已经是他的幸运了,就算那个蒋晓风有问题,最多无视他就是了。
      
      须臾,三位太傅进门,按规矩,学生身份尊贵,太傅需跪受拜师礼,这规矩放到江衍身上,只有更重,几个小太监上前,在三人面前摆上了三个垫子,他们也不犹豫,齐齐撩袍就要跪下。
      
      一直坐着的江衍忽然站起身,说道:“三位先生且慢。”
      
      周宁立刻就要张口,这不合规矩!江衍瞥了他一眼,他只好低下头。
      
      江衍上前,把弯着腰的三人一一扶起,态度十分诚恳:“许太傅和宋太傅都曾教导过朕的父亲,按理是长辈,这一跪我受不起。”
      
      至于蒋晓风,则被他有意的忽略了,大显的女郎很受尊重,男女关系一旦确定就一定要负责,像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他一点也不相信他能做一个合格的太傅。
      
      这人倒也知趣,知道自己不受欢迎,索性站在一边不说话,垂眉扫眼的,看着就没精神。
      
      江衍其实一开始也没注意到三人下跪的事情有什么不对,他早就习惯了,但是这时候他听见了许太傅的心声,他有些不满的抱怨自己一把老骨头还要向弟子下跪,当初太子虽然桀骜,却从来没让他们这些太傅跪过。
      
      江衍这才恍然大悟,连忙上前扶住了许太傅,然后把宋太傅和蒋晓风也扶了起来,许太傅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乐开了花,江衍听着他一声声的好孩子,脸有些发红,宋太傅一直黑着脸,但是江衍也听到了他心里的满意,他羞愧得低下了头,说道:“还请三位太傅上座。”
      
      许太傅拍了拍江衍的手背,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笑容,他教过的最好的弟子就是太子,看着江衍自然也欢喜,他觉得自己有生之年能再教出一个太子才是本事,还有谁比江衍更合适?
      
      江衍六岁进学那年已经三牲五鼎拜过文华阁,按理所有的太傅都是他的师父,所以拜太傅为师只是个简单的仪式,上过香,再敬茶,受三戒尺,礼便成了。
      
      前面许太傅和宋太傅都还好,他们知道轻重,三戒尺下去不疼不痒,到了蒋晓风这儿,却是实打实的三下,江衍忍住疼痛,咬牙朝他看去,却见这人乌沉沉的眼睛直直盯着他,然后一字一句道:“入我门下,当守门规,三罚先惩,事不过三,可听训?”
      
      他态度郑重的仿佛真的在收徒弟。
      
      江衍忍下心中的不快,垂下头,“弟子听训。”
      
      许太傅和蒋晓风都是教文的,宋太傅教的是兵法计谋,皇家子弟想要学习真正的武艺只能去南苑校场,那里有专门教武的师傅,不过地位比太傅低很多,平时也没什么人真的去。
      
      但是江玄婴十分强硬的要求他去练武,理由也很充分:“身体康健才能坐稳江山,不求提刀砍死人,起码不能走几步路就晕倒。”
      
      江衍身体确实不好,他也没有拒绝这个要求,拜师仪式过后,太傅们留了功课,明天交,真正的课要等他们评估完他现在的程度之后才开始,大概要等到后天,正好顺路,加上不想回宫见到江玄婴那张轻浮的脸,他命人转道去了南苑校场。
      
      南苑校场是禁卫军练兵的地方,东边单开出一块小校场供皇室子弟练武,几个教习师傅轮番值守,左右设有栅栏,闲人免进。
      
      江衍让周宁进去说明来意,他自己下了辇车,四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他发现了不对劲,禁卫军的排列有问题,他之前来过几次,虽然没怎么注意,却也知道,靠近东小校场的这侧一向是三班禁卫军巡防轮换,现在却空了。
      
      听闻天子驾临,教习师傅不敢大意,连忙上前行礼,这次江衍没有拦,他看了看四周,说道:“这里原先的那些人呢?不在了吗?”
      
      教习师傅恭敬的回答:“回禀陛下,原先的禁卫统领撤职查办之后,他在位时的巡防发布图就不能用了,周统领下令重新安排。”
      
      禁卫军地位微妙,统领任免一向是大事,皇帝一个人说了都不管用,必须要在十天一次的大朝会上提出,多数人没有异议才能决定,他半点风声都没听到,就换人了?
      
      江衍握拳,心中有些不快,他觉得一定是江玄婴干的,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周统领是谁?叫什么名字?”
      
      教习师傅愣了愣,说道:“回陛下,统领是周平安,就是原先救驾有功的那位。”
      
      周平安,救驾有功,江衍愣了愣,他不是,跟着表哥走了吗?怎么又当上禁卫军统领了?
      
      说话间南苑校场那边过来了一列玄甲的禁卫军,带头的正是周平安,这些日子没见,他黑了不少,看着越发精神,眼睛十分亮,见到江衍,先是眼前一亮,随即低下头去,上前行礼。
      
      “不必多礼。”江衍愣了一下,这才说道。
      
      周平安一手按在腰间的长剑上,禁卫军可在御前持兵械,但是他还是把剑交给了身后的亲兵,然后上前。
      
      “你,你过得还好吗?”江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干巴巴的说了一句废话。
      
      周平安点点头,统领的俸禄和队正是不能比的,他还在靠近皇宫的地段分了一套房子,日子比以前好过很多。
      
      “裴将军让臣来禁卫军,废了很大工夫,臣答应过裴将军,要好好保护陛下的安全。”周平安忽然说道。
      
      江衍顿了一下,低低的应了一声,之后就是无言。
      
      皇室子弟大多娇生惯养,真正肯下工夫的也会自行去拜一些名师习武,所以皇宫里的教习师傅只教一些粗浅工夫,也就是防身用用,东校场最大的用处是学骑射,每隔五天文华阁会有一堂骑射课,到时候才会用上东校场。
      
      江衍原先在这里有一匹马,是温顺的小母马,浑身洁白无瑕,所以就叫无暇,他先去马厩那边看了看无暇,看到它正在舒舒服服的吃草,笑了笑,喂了它一把豆子,才让那教习师傅上前,他仔细的询问了一下练武的要求,说实话,开场就是跑圈和蹲马步真把他吓了一跳。
      
      教习师傅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样子,不敢上手摸骨,他十分恭敬的端详了一下江衍,又仔细的听了听他的呼吸声,最后根据多年经验,确定他连只鸡都杀不死,像这样的,直接教拳脚?一拳打昏过去是轻的,谁替他灭九族?
      
      只能从基础练起。
      
      回到承天殿的时候江衍觉得那腰都是不是他自己的了,走路都怀疑自己的双脚上绑了两座山,即使看到了江玄婴正笑眯眯的等在外殿,他都提不起精神来防备。
      
      “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江衍抬起眼睛瞥了他一眼,懒懒的,落在江玄婴的眼睛里却是慵懒娇气,猫儿似的,他按下自己猛然跳得很快的心跳,又恢复了不正经的笑容。
      
      “那我就说了,嗯,好消息是漠北传来消息,找到宸王了,还活着。”
      
      江衍又惊又喜,他激动的来回走了几步,手里不自觉的抓紧了那块圆玉,喃喃道:“没事就好,回来就好……”
      
      他又想到了什么,忽然说道:“那坏消息呢?是不是六叔受伤了,还是前线……”
      
      江玄婴说道:“好消息和坏消息我都说了,宸王不仅活着,还活得很好,就是腿上落了点伤,不过不用多久就能完全康复。”
      
      他哪里说了坏消息?江衍正要反驳,忽然愣住了。
      
      六叔活着,对他来说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无论怎么说,在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他窃据了皇位,六叔怕是,会对他很不满吧?就算事情真的能如他所愿走上正轨,当了皇帝的六叔,真的能容下一个背叛过他的废帝吗?
      
      解释,如何解释?何况他扪心自问,坐上那龙椅之后,午夜梦回,他真的没有躲在被窝里窃喜过?他真的没有悄悄的摸着那无数代帝王抚摸过的传国玉玺,暗暗心潮起伏过吗?
      
      他有,他想当这个皇帝,会那么纠结不安也是因为他不想做一个傀儡,他怀疑自己的能力,但是野心和能力无关,这是天生。
      
      江衍的脸色发白,但他还是强撑着咬牙说道:“这是你要我当的。”
      
      江玄婴摊手:“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宸王没死啊,裴家不算什么,他们是战奴后代,世世代代都无法逃离江家的控制,但是宸王也是江家血脉,他母亲死后被追封皇后,也算半个嫡子,继位理所应当,按照族规,我不能插手。”
      
      江衍冷冷的看着他,所有人都是这样,一次次的给了他希望又放弃了他,所有人,所有人都要抛弃他!
      
      江玄婴眨了眨眼睛,忽然说道:“我要离开一段日子,归期不定,也许你很快就能见到我,也许再也不见。”
      
      江衍指着门口:“滚出去!”
      
      江玄婴真的离开了,江衍仿佛一下脱了力气,坐倒在地上。即使铺了地龙,盖了厚厚的暖席,他还是觉得这地面,冷得刺骨。
      
      江玄婴的消息非常快,数千里传讯只用了五天时间,事实上五天前的这会儿刚刚回到漠北大营的宸王殿下正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中。
      
      劫后余生真不是开玩笑!作为一个在军队里混迹数年的傻子,周至青完美的贯彻了军队里老兵油子只拿自己当人的理念,饿了就要吃,至于吃的东西能不能说人话不在思考范围之内,最多他吃肉不吃头。
      
      那时候刀都要落到江翎的脖子上了,江翎几乎能感觉到那把刀身上刺骨的寒意,这时候天上一只灰压压的大鸟俯冲下来,周至青劈手就抓住了鸟颈。
      
      有肉吃了,江翎被放过,但是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周至青看他的眼神还是冒着绿光的,值得庆幸的是,那鸟非常大,在江翎强硬的拒绝了两次周至青的投食之后,他们回到了漠北大营。
      
      见到他大营中的将士们纷纷围上来,几名心腹将领更是激动万分,个个虎目含泪,江翎却只能虚弱的推开众人,问道:“有吃的吗?先给背我回来的这位兄弟。”
      
      暴露在众人视线中的周至青没有半点不自在,他沉默的看了看周围围上来的人,和递到面前的干粮烤肉,忍痛放弃了自己的储备粮。
      
      江翎晕过去了,他原先就受了伤,一直没有好好处理,开始是失血过多,但好歹有营养补充,但之后的两天里,担心食物少了周至青会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他就不敢再吃东西了,再加上一路颠簸,伤口恶化,能活着回来都是奇迹。
      
      宸王殿下注定是个奇迹,他昏睡了一天一夜终于醒了过来,眼睛一睁,发话:“给朝廷上折,发半年的军费,继续打!”
      
      说完看着面面相觑的将军们,他反应过来了,老爹没了,他要去当皇帝了,不用别人给他发军费,他可以自己给自己发。
      
      江翎坐了起来,让人去取他的盔甲,这会儿士气低落,他当了皇帝,就能从上将军带兵变成御驾亲征,能调集的兵马也更多,想到这里,他都有些迫不及待要回王都了。
      
      一个校尉小心的看着江翎的脸色,期期艾艾的说道:“王,王爷,王都那边……新君已经,继位了。”
      
      江翎穿戴盔甲的动作凝滞住了,他转过身,仿佛没听清:“你说什么?谁继位了?继的什么位?”
      
      校尉被他骇了一跳,随即不敢隐瞒,竹筒倒豆子似的说道:“就是昨天下午传来的消息,说新君继位,是,是您的侄儿登上了皇位,就是原先东宫的那位公子。”
      
      太子的争议性非常大,是非功过也没有定论,一班大臣一直吵到现在都没能定下封号,江衍更是连个爵位也没得到,别人提到他,也只能用东宫的那位来称呼。
      
      江翎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他冷冷的说道:“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给本王重复一遍!”
      
      江玄婴知道自己太过惹眼,事实上他的确没有想过太多,外面对于他的吸引力不大,等到东西都找到了,他自然可以功成身退,无论在外面留下多少身份,这些身份又有多富贵荣华,他也不会产生留恋,同样,惹了再多麻烦也一样,所有的身份都是假的,他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不得不说宸王是个很有能力的人,跟太子很像,面对裴家他有多嚣张,面对宸王他就有多心虚,毕竟他手底下那么多兵马,想要弄垮他不是一朝一夕之计,还需要承天殿那个被他伤透了心的小皇帝的配合,实在得不偿失。
      
      换个身份要简单得多。
      
      江玄婴穿上了江婴的那套行头,照着镜子的时候忽然想到了江衍那句“有点丑”,他顿时脸就耷拉起来了,指腹沾了一点特制的油膏,边边角角抹了一点,把一层薄薄的好似肉皮的面具从脸上撕下,露出一张俊美非凡的面庞来,正是江玄婴的脸,他左右照了照,觉得确实有些娘,他又撕下一层来,这次的脸白皙清俊,眉间一点朱砂痣,仙风道骨。
      
      江玄婴犹豫了一下,再次撕掉这张脸,一连看了好几张都不满意,他都没怎么注意,脸上的面具越来越薄,最后离他自己的脸只剩下一层。
      
      他的手忽然顿住了,对着镜子照了照,镜子里,一张极为美艳的女子脸庞微微的挑了挑眉,然后红唇一勾,笑了。
      
      江玄婴把这张美人面具小心的取下,把镜子翻倒过来,不让镜子照见他真实的脸庞。
      

  • 作者有话要说:  《计算心理阴影面积篇》
    江衍:太傅你居然真打!(╯‵□′)╯︵┻━┻
    蒋太傅:本官刚正不阿,美人快来尊敬我崇拜我爱上我对我欲罢不能!
    奸臣甲:呵呵。
    奸臣乙:拖出去。
    奸臣丙:砍成十八段。
    奸臣丁:拿去喂狗。
    许太傅【一脸慈爱】:陛下今天的功课是计算蒋太傅的心理阴影面积。
    说了安安静静看文,不喜欢走人,我就算是出来摆摊也有不卖的权利吧?没人说不能留弃文评论,我是求你们别留了,零分评删不掉,一片血雨腥风在评论区,完全从掐CP变成了掐文掐作者,同时多了很多不登录的留言,浑水摸鱼,说的话一个比一个难听,是我我就不点这样的文,别说其他人,最近的收藏涨速你们也看到了,我自认没写过三观不正的文,CP的事处理不当也不到要被毁文的地步吧?而且那一个号两个马甲的是想干什么,想问我为什么这种文也能上榜?说清楚我上什么榜了?一个入V前大部分正常签约作者都能上的编辑推荐榜,一个靠文积分上的自然月榜,我是玷污了什么好榜了吗?
    说浪费感情的够了,我昨天特意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从头到尾把文看了一遍,就算有人说之前特别喜欢我的文一天要看二十四遍,也浪费不了多久吧?
    免费章节的意义我觉得和超市试吃没什么不同,不喜欢你可以不买,也可以走人,但咬了一口揪着厨师一直说你吃了多不喜欢,决定不买了是怎么回事?吃到翔了?投诉去啊!就为了在入V之前把这些事情解决掉,我跟编辑说要等到一号再入V,希望在这之前,你们都想好要不要追下去,等入V再说我骗感情不算还骗钱,我当你有自虐症。
    这篇文开的一波三折,写的一波三折,都是心血,谁不心疼?别以为我反应过度,那是因为被指着说丑的不是你家孩子,另外,不看就走,我说的,我不缺这点订阅吃饭。
    我知道我说话过分了,但是我忍不住,你们看到一篇文觉得如鲠在喉,我看到评论区血雨腥风一大片,一条一根刺,已经被噎死了。
    谢谢五位亲,谢谢北三岁的地雷刷屏,我知道你们想安慰我,不用安慰,给个抱抱就行啦,大家别和那些人争,我看到评论区顶成两个话题楼了,心疼小天使,么么哒,嗯,双更六千字,少了点,明天补上。

    北三岁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3-30 02:38:23
    北三岁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30 02:34:00
    北三岁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30 02:31:01
    北三岁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30 02:29:49
    北三岁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30 02:26:53
    北三岁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30 02:19:54
    北三岁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30 02:17:03
    拔山诀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29 16:33:59
    楼长风的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29 11:55:56
    做夢的毛毛蟲Oo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29 10:04:29
    阿咖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29 01:23:2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