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明日登基 ...

  •   六叔他,失踪了?
      
      江衍不敢置信,他可能是在场唯一一个怀疑江玄婴的人了,这人他从来没见过,忽然冒出来,自称江家人,在皇祖父的入殓仪式上说六叔失踪,又说必须有新君才能下葬,明显是想在皇位归属上插一脚,这人既然是为了帮某个人得到皇位而来,会不会假报消息?
      
      瑞王世子小声的说:“看来父王说的要等的人就是他了,不过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江衍不说话,只是对瑞王世子笑了笑,他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胃沉沉的,有种快要发生不好的事情的预感,如果不是瑞王世子握住了他的手,他几乎控制不住想要掉头就跑的冲动。
      
      “衍弟?你没事吧?你的脸色不太好。”瑞王世子关心的问。
      
      “我……”
      
      大殿正中,江玄婴脸色一冷,看向众人:“如今这境况,我江家也就自作主张一回,定下新君人选,不知各位可有异议?”
      
      裴越当即就要站出来,却被裴老爷子狠狠按住,对这种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隐世大族来说,改变天下时局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英雄造时势,人家一代少主就能成为大显开国之君,谁知道他们还能做到什么地步?
      
      裴越是被按住了,大臣们就不乐意了,本来嘛,没有了宸王,自己家的主子或者看好的王爷就多了很大一部分胜算,结果这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臭小子却说,要代他们决定新君人选?就算你是太宗本家人又怎么样?太宗都死了多少年了?脸也忒大!
      
      一个中年官员走了出来,义正辞严:“皇室早就与你上虞江家分宗,新君人选何等重要?黄口小儿大言不惭!”
      
      这话实在是很多大臣们的心声,他们虽然知道江家是大族,但是了解总归不如皇室和几家开国元勋深刻,还有一些年轻点的官员,基本上对上虞江家只有个太宗本家的概念,当即又有好几个人站了出来。
      
      “对!就是,新君之事当由朝议,怎么能由你一个外人决定?”
      
      “我看秦王殿下居贤居长,合当继位,还有什么决定不决定的?”
      
      “若论贤能,自然当是……”
      
      江玄婴凤眼微眯,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然后冷笑一声:“御史李立显,纵子行凶,杀害民女十三数,至今逍遥法外。工部侍郎孙连顺,私藏皇家之物一百六十五件,贪污款项数条,达三十万两白银。大理寺卿方严,为官二十年,收案犯贿赂万余次,私放死囚四百一十二人,五城兵马司指挥使杨程,三品官员按律至多置一妻两妾,不知道你那五个如花似玉的干女儿,她们生的孩子,为什么要管你叫爹?这辈分,是不是差了点?”
      
      他转向最开始站出来的那个中年官员:“太傅向大人,你这些年倒是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可你还记得当年,你是怎么从堂侄手里夺走的监生名额?那一家,我记得是孤儿寡母吧?铁面无私……呵,你也配?”
      
      没人说话了,这人的杀伤力范围太广,本身就有问题的也就罢了,像向大人那样的,兢兢业业那么多年,就为个清白名声,结果还是让人把老账都翻出来了,回去可能都要上吊了。
      
      这哪里是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这人太坏了,这简直就是嘴上抹了毒的老鹰,一口叼走你一块肉还不算,还要伤口烂开,变成血水。
      
      几个出头的官员脸色惨白,可以想见,今日之后,只怕他们一个都没了活路,没出头的官员在心里暗自庆幸,当官久了,谁没干过几场亏心事、
      
      江玄婴转过身,抬手抚了一下元初帝的灵柩,对秦王说道:“你和你那几个兄弟,都不是好人选,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吧?”
      
      秦王黑沉沉的眼睛死死的看着他,良久,点了一下头。
      
      江玄婴笑了,目光落到站在边角处的几位皇孙身上,慢悠悠的说道:“可能诸位还不知道我江家的规矩,江家重血统,历来长子继位,嫡孙承袭,无可改。”
      
      皇室自然也重长子嫡孙,每一代的太子都是嫡长子,只是这一代出了些差错,太子早逝,自然也就轮不到……等等!太子有儿子!嫡孙!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江衍的身上,不可置信的,惊讶的,怀疑的,无数道目光把江衍包围,他后退了一步。
      
      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别扭。
      
      暴露在众人目光中的少年和太子生得无比相似,面容极为俊秀,甚至十分吸引人,偏偏众人看惯了太子嚣张至极的模样,再看甚至算得上乖巧的江衍,所有人都感到了消化不良。
      
      乖巧的……太子?
      
      江衍被看得心慌意乱,他在深宫中度过了许多年,极少见人,对于这些明里暗里的打量十分的不适应,即使习惯了被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也不代表他能习惯成为众人的焦点,这,这简直太奇怪了!
      
      江衍看向大殿正中的江玄婴,希望他刚才的话是在开玩笑,他怎么可能继承皇位呢?他根本连这些人的目光都承受不住!
      
      “够了!” 裴越不再顾忌自家父亲,一个箭步上前,把江衍护在身后,冷冷的扫视一圈,把那些明里暗里打量的目光一个一个的瞪回去,他握住了江衍冰凉的手。
      
      裴越盯着江玄婴,开口道:“皇位有能者居之,你盯着一个孩子做什么?还是你们江家,有什么企图?”
      
      江玄婴笑了,正要开口,就听裴越冷冷说道:“裴越从军十年,自问没做过一件亏心事,堂堂正正,不怕你那些暗地里的小把戏!”
      
      江玄婴嘴角上扬,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裴越握着江衍的手上,他的笑立刻就收敛了,眉眼也带上了几分被冒犯的不悦之色。
      
      “裴将军确实堂堂正正,我只是有个小问题,我看您带来的那些漠北军的分布很有意思,您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排的?”
      
      裴越不怕在众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心思,王都已经被他完全控制住,选个新君易如反掌,哪怕被人说成奸佞又怎么样?他看向众人,目光森冷。
      
      江玄婴说道:“也许,镇国侯能回答晚辈的问题?”
      
      裴老爷子狠狠跺脚:“不孝子!还不回来!这是你能参与的吗?”
      
      裴越不动,他把江衍护在身后,说道:“自古皇位父子相承,没了太子,还有几位王爷,你为何偏偏盯准了皇孙不放?”
      
      江玄婴的笑容轻佻,他似乎一点也没看到裴越的脸色。
      
      “我江家,最重血统,何况我看小殿下龙章凤姿,秀色夺人,日后必定是人中龙凤,一代明君。”
      
      裴越脸黑了,正待说话,就听江玄婴仿佛是感叹似的说了那么一句:“太子堂兄是看不到了,不过我觉得,他也是希望能由自己的血脉坐上皇位的吧?”
      
      裴越怔住,就是这么一个愣神的时间,他已经被裴老爷子拉回了原地,只剩下江衍,一脸茫然的站在那里,单薄的身形看上去风一吹就能吹倒。
      
      江玄婴露出笑容来,他竟然绕过了灵柩,走上了承天殿的御阶,取下玉玺,一步一步向江衍走去。
      
      瑞王世子承受不住这么多人的注视,悄悄的放开了手,往旁边挪了挪。
      
      随着江玄婴的一步步逼近,江衍一步步的后退,在众人的注视下,这几乎是有些滑稽的一幕。
      
      最终,退无可退,江衍的后背抵上了龙纹柱,江玄婴对他笑了笑,目光肆意的在他苍白的脸上划过,然后他一字一顿的说道:“登基吧,陛下。”
      
      江衍说不出话来,他看着江玄婴就像在看一个可怕的洪水猛兽,他手里的也不是让无数凤子龙孙趋之若鹜的玉玺了,而是一块烫手的山芋。
      
      江衍看向裴越,裴越被按住,他一双眼珠子都瞪红了,死死的盯着江玄婴,他又看向承诺过会帮他的秦王,秦王移开了视线。
      
      江衍收回视线,正对江玄婴那锋芒毕露的眸子。
      
      这一刻,他的耳边忽然变得无比的安静,他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四面八方传来的那些人的心声他也听不见了,仿佛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他的眼前只剩下这一个人,一方玉玺,这个人轻佻又随意的说。
      
      “登基吧,陛下。”
      
      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意料之中的是他先支持不住,江衍咬紧了下唇,在众人的注视下伸出手,他从江玄婴的手里接过了玉玺。
      
      之后的事情他浑浑噩噩的,什么都记不清了,只知道跟着灵柩一路走一路走,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那人在他耳边提醒的,他觉得自己成了提线的木偶,完全失去了……一切。
      
      最后他听见有人说道:“可以了,不能再拖了,明日登基,一切从简。”
      
      明日登基,一切从简。
      

  • 作者有话要说:  江衍:朕,朕害怕!有人要强迫我!
    奸臣甲:别怕。
    奸臣乙:有我们在。
    奸臣丙:我们一定不会让他强迫你。
    奸臣丁:因为能强迫你的只有我们。
    江衍:(⊙o⊙)…好像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谢谢远方的手榴弹,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