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开采巨石,隐忧 ...

  •   一群omega,在离部落不远的石堆里,努力的开采着巨石。
      
      他们并没有多好的工具,每个人,挥汗如雨,却作者效率极低的开采巨石的工作。
      
      烈枝的脸色不好看,他们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开采出一块半人高的石块。
      
      “你到底要折磨我们多久!我们已经帮你开采出石块,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工作还没有结束!”
      
      烈枝顿时就怒了,但听到李琛说,他们可以先回去,休息一天后,后天再继续工作。
      
      烈枝咬着牙,带着大家离开。
      
      李琛从腰包里拿出匕首,选了一块合适的石头,把匕首当做凿子,一点点的开始开凿巨石。
      
      后面的工作,这些体力相对于alpha非常瘦弱的omega来说,熬不住。
      
      他要把这块巨石,打磨成原型石碾,能压路的那种。部落里没有这样的器材和工艺。他身上最锋利的,就是匕首。
      
      “叮叮!”
      
      石屑一点点落下。
      
      石头太大,匕首毕竟不是真正的凿子,事倍功半。
      
      李琛抓着快要握不住的匕首。
      
      “最近一直都不见你的踪迹!”
      
      身后,不知道烈孤什么时候到的。
      
      李琛一个惊吓,匕首落地。
      
      烈孤走进,“刚才遇到几个omega,说你在这里。”
      
      他这才发现李琛正在开凿的巨石。
      
      “你要做什么!”
      
      “做一个压路机!”李琛捡起匕首,一下又一下,吃力的开凿巨石。
      
      “粗活不是你们这些娇弱的omega干的。我来帮你。”
      
      李琛摇头,“我要把这块石头,打磨成圆形。你大概……没有这样的技艺。”
      
      头一回,被omega嫌弃,烈孤抓起李琛磨了不少水泡的手,力道不小,李琛手里的匕首再一次跌落,手掌强迫的裸|露在烈孤眼底。
      
      烈孤拧眉“你手掌磨出水泡,不处理好会生病。”
      
      “一点小伤,不是大事!”
      
      一点小伤,也会生大病,最后丢失性命。
      
      “哪怕你是巫医,会治疗伤口,但受伤生病后,也太容易死亡。你就在一边看着,剩下的活儿,我来干。你教我!”烈孤的话,不可反驳。
      
      李琛惺忪,“好吧!”
      
      他在地上画了图,说出自己设想的,烈孤倒吸一口凉气。
      
      “你做这玩意,压路干什么!这里下雨的次数并不多,地面并不会经常出现泥泞!”
      
      “我想,用鲜花做出带有香味的水,撒进泥土的,然后把这些泥土夯实。然后让大家只在一个地方解决撒尿拉屎的问题。这样一来,整个部落里,就不会有臭味。”
      
      “你可以认定我太娇气,不喜欢臭味。但这样做,确实能减轻孩子们生病。”
      
      烈孤沉凝着脸色,过了半晌,转过身体,用厚实的背对着李琛,照着李琛所说开始干活。
      
      “我信你!”
      
      李琛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
      
      微风伴随叮叮当当打磨巨石的声音,李琛身上的汗水被吹干。
      
      烈孤不愧是部落里最强的alpha,体力强大到超过他所认知的人类极限。
      
      他们当兵的,就是要一次次的超过人类身体被禁锢的极限。但就算他遇到的最强兵王,在烈孤跟前,也就是个小朋友的实力。
      
      李琛禁不住沉思,想把烈孤解剖了看看,他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构件。
      
      危险的想法,一闪即逝。
      
      在夜晚到来前,李琛跟随烈孤回到部落。部落里有火种,祭坛处点燃了一个巨型火把,在夜晚里,把整个部落笼罩。
      
      夜晚中再一次拥有火光,整个部落的安全也更有保障。森林里的野兽,也怕光。
      
      李琛的到来,给了烈孤优待。
      
      今天在翻看自己背包的时候,发现了一小节蜡烛。
      
      点燃蜡烛,屋子里明亮起来,火苗照射出烈孤眼中的震惊。
      
      随后李琛拿出针,酒精,棉签。把自己的手掌处理好。才又用针挑破烈孤手掌上的水泡,擦拭酒精。
      
      “嘶——”烈孤轻呼。
      
      透明的液体在他手掌上摩擦,带着刺痛。
      
      他低头看着眼前全是谜团的人。这人只是他无意带回部落的omega,但随意拿出来的东西,都超出他的理解范围。
      
      李琛现在拿出来的针,有点像刺,却比刺细小坚韧。还有透明的药水?
      
      “这是酒精,跟你的味道挺像!”
      
      刺鼻的酒精味儿,跟被鲜花香味儿掩盖的信息素味道融合,李琛闻得陶醉,没头没脑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烈孤一愣,眼底窜出火苗,压低了身姿靠拢李琛,“我的味道好闻吗?”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低压的气息瞬间聚拢,李琛拧了拧眉,抬头,便撞上烈孤钢铁一般的胸膛。
      
      才意识到,虽然刚才说的话,对自己来说很平常。但对烈孤来说,就是邀请。
      
      他理智的往后退一步,“抱歉,不是那个意思。酒,是我们部落里拥有的有味道的水。提纯的酒精,抹在伤口上,会让伤口不腐烂。”
      
      “我只是怀念这种有味道的水了而已!”
      
      烈孤悻悻,会错意了。
      
      李琛强压着快要蹦出胸腔的心脏,身体紧绷了一个度,直到烈孤稍微拉来距离,李琛才偷偷的吐出一口气。
      
      烈孤没发现李琛额角的细汗。
      
      李琛轻轻擦干净,诱惑力,太大了。
      
      烈孤靠近的时候,他甚至想轻吻他眼底触及的喉结。
      
      “妈的,我竟然觉得一个男人的喉结很性感。信息素的影响,还在持续!”李琛心里很明白,这是最纯粹的生理需求,违背了他的心理感官。
      
      第二天烈孤没有去狩猎,而是跟着新来的omega离开,惹得平日里一起狩猎的人不痛快。
      
      “你说,首领是不是真的被那个漂亮的alpha迷惑了心志!”一个即将要去狩猎的alpha说道。
      
      烈狼心情低沉,看着烈孤和李琛消失的背影,呵斥,“不要乱说。”
      
      “但我听到好多人都说,首领他……”
      
      “闭嘴,相信首领。”
      
      “在此之前,他能忍受发情期,没有标记任何一个omega。这只是他第一次,陷得比较深而已。习惯之后,就不会这么沉迷。”烈狼说话的底气,并不大,“相信首领。”
      
      那个alpha把剩下的话咽进肚子。希望,如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