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平静下的暗潮汹涌 ...

  •   一次又一次,火焰熄灭,又点燃,在众人眼前,周而复始。
      
      众人眼底,已经不是害怕了,而是绝望。
      
      但他们心里,仍旧有那么一丝希冀,希望这个火种,不是李琛的。对,肯定不是李琛的,一个瘦弱的omega,怎么可能独自带着火种在森林里被首领捡回来。
      
      然而下一刻,李琛的话,把他们推向绝地深渊。
      
      “虽然你们奢想这个火种不是我的,但……不好意思,这个火种,确实是我带来的。”随后,李琛又从腰包里摸出一个同样的打火机。
      
      两个打火机,不停的。
      
      “啪啪啪啪啪啪”的。
      
      李琛一会儿放开,一会儿点燃。
      
      众人口中所谓的火种,被李琛轻而易举的控制。
      
      “怎么会这样……一个omega,怎么可能掌握火种!”烈鹄仍旧不可置信,随后心里的屈辱和不甘,化成对李琛深深的恨意。
      
      这个omega,如果早点把火种拿出来,他不至于被烈孤羞辱到这个地步。
      
      李琛直起腰,把其中一个打火机扔给烈孤,“我跟你们首领交易,把这个火种给你们的首领。”
      
      “但是现在,你们刚才冲动的行为,让我有点不开心。我加一条交易的规则。”
      
      “在座的各位,都不能得到这个火种!”
      
      李琛扭头看向烈孤,“你觉得怎么样!”
      
      “哼!”烈孤鼻翼中发出冷音,“这群人,不搞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我安上罪责,同时给咱们部落最尊贵的客人安上罪责,差点让咱们部落失去得到火种的机会!”
      
      “哪怕最后事态并没有失控,但……我会把你们交给部落的子民们审判!”
      
      烈孤心里乐了,杀人诛心。刚才李琛说的话,就是杀人诛心,把这些人所有的希冀,全都打碎。
      
      这些人虽然是他的子民,但他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心软的人。
      
      倘若,他们闯过来的时候,他和李琛的交易并没有达成,让整个部落损失火种。这群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不过自己看中的伴侣,果然很厉害。烈孤看向瞪着双眼的李琛,越看越欢喜。
      
      李琛:“???”
      
      话锋一转,他竟然成了烈部落最尊贵的客人,这个操作,很可以嘛!
      
      李琛心里给烈孤竖起大拇指。
      
      吃饱喝足,李琛早已累得眼皮撑不开,后面的事情与他无关。他给烈孤招呼一声,拖着疲惫的身躯,钻进烈孤的屋子美美的睡上一觉。
      
      还不忘对烈孤说:“后面的事情,你记得解决干净啊……”
      
      慵懒的声音,让烈孤止不住的笑。
      
      他没回应,只是看着手中的打火机,心里,隐隐有些不对。李琛,就这么容易的,把火种交给他了吗?
      
      他回头看了一眼被李琛三言两语诛心,现在痛哭流涕在地上不停磕头的人,总觉得,李琛把火种交给他这事儿,有些梦幻。
      
      ……
      
      李琛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才从床上爬起来,错过了烈孤把那群人拉到祭坛上审判。
      
      部落的祭坛,坐落在整个部落的最中心地带,祭坛四周空旷成一个圆形的广场。所有的房屋,都以这个广场为中心,扩散的建造。
      
      烈孤的房间,在广场边上,是整个部落最好的房间,屋顶除了树枝遮盖,还搭了一层防水的兽皮。屋顶又高又结实,还有通风的窗户。
      
      虽然是夏天,李琛丝毫没感受到热意,睡得极好。
      
      李琛抬头看了一眼粗糙的屋顶,忍不住稍稍鄙夷,野外生存的时候,他自己搭建的木屋都比这个结识牢固。
      
      想想烈鹄众人被烈孤拉着公开处刑,李琛的嘴角就忍不住翘起弧度。一天一夜的时间,除了先前想要抓着李琛轰出部落的那几户人,其他的每户人家里,都升燃起明亮的火焰。
      
      李琛听到偶尔有几个人,拌嘴争执。
      
      “家里还燃着火干什么,我每天去拾柴火不累吗?”一个粗壮的omega揪着自家的alpha伴侣的耳朵,破口大骂。
      
      “首领那里有火种,家里的火熄灭了,去首领那里讨要就是了!”
      
      “哎呀,够了够了,我知道了,你别捏我耳朵!”
      
      这样的情况,在不少人身边发生。
      
      李琛嘴角的弧度扬得越来越高。
      
      用不了两个月,打火机里的气用尽,他们便会再次陷入没有火种的境地。烈孤没有把所有关于omega的信息告诉他。当然,他没有完全信任烈孤。
      
      真正生火的技艺他有,但他只给了烈孤打火机。
      
      毕竟……烈孤给他标记的信息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失去作用。李琛无意识的摸了摸被烈孤咬的地方。该死的舒适。
      
      然而,鼻翼间充斥的屎尿臭味,把他从舒适的缅怀中拉出来,最终不得不认命的窝在屋里。只是……屋子里的气味儿虽然淡不少,但稍稍吸一口猛气,那股子骚味儿,挥之不去。
      
      李琛实在是忍不住,问道:“烈孤,你们拉屎撒尿,都直接在部落里解决吗?”
      
      来这里好几天,李琛也会跑到部落边上的森林里解决撒的问题。奈何整个部落里,三十多户人,一百多人口全都就地解决,整个部落里,全都是一股屎尿混合的味道。
      
      “不在部落里解决,还去哪儿?!”烈孤没反应过来。
      
      李琛一脸便秘,“去树林里。”
      
      烈孤摇头,“独自一人去树林,可能会遇到危险。”
      
      他顿了一下,反应过来说道:“你这几天,都是去树林里拉屎撒尿的吗?”
      
      李琛的脸色不好看。
      
      “不然?”
      
      烈孤一个劲摇头,“以后不能独自一人去树林了,哪怕是部落附近的树林也不要去。里面哪怕一只兔子都能要了你的命。”
      
      李琛心口窒息,那只他刚来到这个世界遇到的兔子……
      
      如果不是他已经饿了好几天,未必不能猎杀兔子。但这些话,李琛没兴致跟烈孤说。
      
      “部落里的味道太重,你们竟然能忍受得住。不说味道的问题,这些人类排泄物,会招来蚊蝇,被蚊蝇叮咬后,极有可能生病。”
      
      烈孤哈哈大笑起来,“部落里的子民,没这么弱。”
      
      李琛怪异的看着烈孤,只能感叹烈孤虽然有勇有谋,但神经太过于大条,懒得跟烈孤争执,说道:“过段时间我住到你们部落边上吧。”
      
      只有那个地方,靠近树林,才没有浓郁作呕的臭味。
      
      “不行,部落越边缘的地方,越不安全。”烈孤执意不让李琛离开,他觉得自己好像太霸道,放缓语速,
      
      “你是珍贵的omega,不可能让你遇险。咱们部落里的omega并不是很多。但凡家里有omega伴侣或者子女的,都最有先分配在离祭坛更近的地方居住。”
      
      言下之意,越靠近树林的地方,就只有成年alpha居住。
      
      每户人家里的alpha成年后没有omega伴侣的话,就会被分配到部落最边缘的地方居住。
      
      烈孤咬着牙,主要是不想让李琛离开他居住的地方,“我每天给你带鲜花回来。森林里有不少花香味儿浓郁的鲜花,放在房子里,只会闻到香味儿!”
      
      “你是我们部落的贵客!给了我们部落生火的技艺。我需要代表部落里所有人,对你的安全负责!”烈孤说得义正言辞。
      
      好吧,就这样……李琛答应下来。他并不娇气,只是能获得更好的居住环境情况下,谁会愿意去受苦。他虽然可以把房屋建造在院里地面的树干上,避开多数的野兽,但防范不了蛇。
      
      这里的蛇,毒性不低。
      
      ……
      
      烈石最近很苦恼,甚至心里郁郁寡欢。没到吃饭的饭点,邻居家里就飘来烤肉的味道,他只能捧着带有腥味的生肉啃。
      
      几天前,他跟着烈鹄一起去抓首私藏火种的证据,没想到,可以让每个部落都疯狂抢夺的火种,竟然是那个看起来娇弱不看,只有一张漂亮脸蛋omega所拥有的。
      
      他们用自己的狭隘,惹怒了那个omega和首领。他们被当着整个部落的面,被训斥,且不允许获得火种。
      
      烈石恶狠狠的咽下生肉,口腔里全都是腥味,跟鼻翼间的烤肉香味一比,顿时就没了吃饭的欲望。
      
      火,他想要火,他想要用火把眼前的肉烤熟。
      
      平日里不可多得的肉食,他突然就不香了。
      
      烈石眼珠子一转。
      
      他在整个部落里,实力够强悍,打回来的兽肉不少,还有剩余的。
      
      对,他要用兽肉去跟邻居交换火种。
      
      说行动就行动,他的邻居,是一对老弱的夫夫。
      
      晚上,烈石偷偷摸摸的扛着半只老虎肉敲开邻居家的门。
      
      邻居一对年老的夫夫,老alpha打猎的食物并不多,家里唯一的alpha儿子在打猎的时候身死,一家人只能靠着帮部落里其他人,才能换取一些事物,一个月才能吃上些肉。
      
      “只要给我火,这些都是你们的!”烈石一点都不废话。
      
      原本这对夫夫还犹豫,毕竟前几日,烈石也是被审判的人之一。
      
      “我不说,你们也不说,没人知道你们给了我火种!”
      
      这句话,让年老的夫夫缴械投降,拿了火种跟烈石交换了肉食。
      
      无独有偶,其他被审判的人,也都有样学样,偷偷摸摸的获得了火种。
      
      烈鹄把大伙儿聚集起来,怨毒的说道:“凭什么烈孤掌握了火种,就把我们的身死置之度外。他是首领,连这点原谅人的气魄都没有。”
      
      烈石心里怨气慢慢,附和,“就是……我拿了半只老虎肉,跟旁边的邻居交换火种。他们那种弱得连猎物都打不到的废物,凭什么配拥有火种,凭什么配吃我的肉食。”
      除了当时几个怕事的beta没胆量跟过来聚集之外,那天的alpha们,全都偷偷摸摸的聚集在烈鹄的家里,众人连连附和。
      
      烈鹄已经把烈孤和李琛恨之入骨,他被烈孤当着整个部落的子民面前,被布满荆棘的藤条抽得满身血肉,养了十来天才把伤养好。
      
      “火种已经在烈孤身上了,我们……一定要把李琛赶出部落!”烈鹄心里怒火中烧。
      
      要不是李琛把他的尊严踩在地上□□摩擦,他还会好心的把李琛留在部落里,等他夺取了首领地位后,会宽容的把李琛标记成自己的omega之一。但现在……烈鹄恨不得李琛马上去死!
      
      “你们,这样,这样……”烈鹄把众人聚拢过来,低声说着自己的计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