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你出去,我睡觉 ...

  •   李琛看着仍旧留下来的子民,心里竟然很意外的满意。原本他以为,离开的,至少有三十多个人。但现在看来,除了跟随烈鹤长老造反的,以及几个为数不多不干活儿,浑水摸鱼蹭吃的老油条,其他踏踏实实的子民们,都留了下来。
      
      但饶是如此……
      
      李琛心里细数着损失的人口。要离开的,加上被他杀掉的,足足有十七个人。
      
      “大家不必惊慌,砸门部落里虽然有老弱病残,在此之前,没能储存好过冬的食物,但并不是,得不到食物。”
      
      “只要努力干活儿,都会有食物能够活过冬天。”
      
      他看了一眼炙热明亮的火焰,“我们部落今年,还有温暖的火焰存在,他们会让我们,渡过整个冰冷的冬天。”
      
      不会没有食物,还有温暖的火焰,让刚经历过动乱的人们,心里稍稍安稳了许久。
      
      李琛再吩咐了明日中午到祭坛集合,开始分配工作,之后便疲惫的倚在怀里。
      
      烈孤抬起身,以同样的公主抱姿势,把李琛抱回屋子里。李琛仿佛不再挣扎一般,任凭烈孤抱着。
      
      烈孤低冽的声音骤然响起,“不怕烈鹤他们去了熊部落,放虎归山?!”
      
      李琛蹙着眉,等烈孤抱着他进屋的刹那,他身体肌肉紧缩,迸发出巨大的力量,伸出手凶狠的朝着烈孤的脖子掐去。
      
      烈孤顺势仰头,李琛单手推向烈孤的胸膛,轻缓落地,却又猛的如同猎豹迸射出去,单手成爪,凶狠的掐向烈孤的脖子。
      
      烈孤身体猝不及防的被床绊倒,身体后仰,李琛整个人坐在烈孤的腰上,一只手按着烈孤的胸膛,一只手掐着烈孤的脖子。烈孤慌忙的扶着李琛的腰,肌肤相触,掌心传来坚韧的腰线。
      
      “利用我这个外人,清除部落里的人,手段很可以!”
      
      烈孤眼眸中划过惊诧,随即笑开,“我没让你受伤,你肯定也知道我的计划,所以才这样配合。”
      
      “你坐到我的下面了!”
      
      李琛脸色不自觉的爬满异样,腰上传来男人炽热的温度,他侧身从烈孤身上下来,顺便拿开捏着烈孤脖子的手,“我要在部落里生活,总得付出些精力。”
      
      他仿佛还未从刚才的尴尬中回过神来,说道:“我以为你是一个,只知道为部落奉献的愚昧人。”
      
      “如果我是呢!”
      
      “把你一起杀了,我自己做首领。”
      
      “哈哈哈哈……”烈孤忍不住轻快的笑起来。
      
      “还好我做得很不错!”
      
      李琛垂眼,“这次的合作很不愉快!”
      
      虽然,大家什么都没说,但其实……烈孤确实在利用李琛,估计从李琛刚进部落的时候,烈孤心里就在盘算这事儿。毕竟这样憋屈的做着首领,怎么都不像是烈孤能做的事情。
      
      李琛不生气,毕竟他从头到尾,也是在利用烈孤。甚至,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在强迫烈孤做他的选择。他是一个军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始终以保持中坚力量的前提下,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
      
      但他不满烈孤方才在部落子民跟前的表现,把所有的决定权都交到他手上。
      
      呵~简直推卸得干干净净。杀人赶人的坏事,都被他一个人做了。
      
      “我是你的奴隶!”烈孤直起身,唇边抵着李琛的鼻翼,离李琛只有一个手指的宽度。
      
      “我是你的奴隶!”烈孤再次强调。
      
      “不是么?!”
      
      “我是你的,整个烈部落,都是你的!”
      
      李琛勾唇,他不信烈孤的鬼话,转身,“明天之后,我会搬出去。”
      
      烈孤却拉住他的手,让他再次直面烈孤。
      
      “我没说假话。”
      
      二人靠得很近,呼吸的气息,相互缠绕,李琛觉得自己的后颈发烫,腺体的位置涨涨的,他蹙眉。
      
      “理由!”
      
      烈孤笑出来,“你果然不信!”
      
      “如果,真要说理由的话……”
      
      “你身上的秘密很多,多到随意拿出一样东西,就可以让烈部落不再忍受疾病和寒冷。其他的呢?!”
      
      “你肯定有!!!”
      
      “你想在这里安顿住下来,你不会拒绝让你周围的人也一起过得更好。”
      
      烈孤说的理由,完全说服李琛。
      
      是呢,他想在烈部落安顿下来,必然不想让整个部落再出现烈鹄和烈鹤这样造反的事情。
      
      而留下来的部落子民,不说有多好,至少,不会搞一些让人心烦的事情。他还需要子民们,把周围的环境建得更好。
      
      不可否认,他需要他们。
      
      李琛也笑了起来,“合格的首领,甚至把你自己都利用得明明白白。”
      
      他低眼看着抓住自己的手臂,提醒烈孤赶紧放开。
      
      烈孤轻笑一声松开手,缓慢的诉说道:“我刚成为首领的时候,烈鹤就想造反,那时候,我二十岁。但凡我不是部落里第一勇士,烈鹤早就动手了。我的父亲很仁慈,但仁慈之下,也养了一批凶狠的饿狼。哪怕这些饿狼,并不算多,但是……他们已经根深蒂固,如同菟丝草一样,依附在整个部落。”
      
      “如果没有你,现在时机也成熟。”
      
      “有了你,可以更快的把这群人赶走。”
      
      如果没有李琛出现,他会让烈鹄加入狩猎队,然后让烈鹤意外死亡。再让烈鹤长老意外死亡。
      
      但这样,也只是让部落继续安稳下来,直到另一个“烈鹄”或者“烈鹤”在暗地里成长起来。
      
      部落经受不起一次次的摧残。
      
      李琛的到来,是一个契机。
      
      甚至,这样的结局,是李琛最想要的结局,他不过是遵循李琛的想法办事,仅此而已。
      
      看着烦躁的omega甩开他的手下床,烈孤便忍不住恶劣的再次提醒李琛,“我的信息素失效了,你要不要我再咬你一下。”
      
      李琛出门前,眼眸深切的看了烈孤一眼,“呵,不用!”
      
      “只是临时标记,对你没有任何伤害!”
      
      “我要是想伤害你,占有你,才第一次你要求我标记你的时候,就可以,终身标记你。”
      
      李琛抿着唇,确实烈孤很厚道,在他对omega并不了解的时候,只是临时标记他。
      
      “不用!”李琛头也不回的拒绝。
      
      此次旗鼓相当的交手,让他完全了解烈孤是怎样一个人。
      
      他不想跟这人有太多深沉的交集。该相互利用,就好好的相互利用。
      
      “那你睡床上休息。”烈孤招呼李琛。
      
      李琛看了一眼铺了兽皮柔软的床,心里感叹一声,还是被床征服,他现在的身体状态,确实不适合去外面露宿一晚。
      
      不说在巨森里逃亡追逐的时候,对自己的身体也有不少了解。就说他正处于异化后的虚弱期。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要能量。
      
      睡眠也是补充能量的一种方法。
      
      “你出去,我睡觉!”李琛的嗓音,带着丝丝低哑。
      
      “好!”烈孤路过踏在门口的李琛,低敛的声音缓缓吐出,“下次,你不许再把自己置身危险。”
      
      他可以,但李琛不可以,烈孤掀开兽皮门帘,直接出门。
      
      李琛不知道的是,烈孤想选择最柔和的方式,在保全李琛的情况下,缓慢的跟烈鹄等人虚与委蛇,但李琛却选择了最激烈的方式。
      
      李琛愣神了一下,放下心神把自己摔进床上柔软的兽皮,指腹触摸在后颈臌胀的腺体上,闭着眼忍耐着发情期的不适。
      
      【O基因序列,可以稳固我的基因,抑制异化,但我原有的基因需求能量过多,超过O基因序列的稳固时候,依旧可以异化。】
      
      【异化后会出现上一世没有的虚弱期。】
      
      哪怕上一世,在异化后重新恢复人类身体,也经历基因重组,血肉从崩坏到重组的痛苦,但不会存在这么强烈的虚弱期。
      
      【如果不出意外,我原有的基因缺陷,也可以牵制O基因序列显像出来的发情期。】
      
      他在心里补充了这样一个资料。
      
      就像现在……我还能忍受发情期时候的理智。
      
      李琛心里这样躺着,熬不住疲惫不堪的身体,沉沉的睡过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