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间飞行》斑衣白骨 ^第6章^ 最新更新:2015-07-19 18:22: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路况【1】 ...

  •   常安低头继续画龟仙人,只是这次画出的猥琐老头怎么看怎么善良,就像巷子口卖煎饼的老大爷。
      
      白莉莉犯了一会花痴,见常安一副漠不关心状,于是笑嘻嘻的凑近他,"哎呦,来了个比你帅的,不高兴了?"
      
      常安刷刷刷在白纸上画了几笔,举起来给她看,Q 版小人撇嘴不屑加树中指。
      
      白莉莉一愣,然后笑爬在桌子上,"哎呦呦,原来你这么可爱啊"
      
      可爱?
      
      常安被她的措辞刺激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撇撇嘴,收拾桌子准备迎接第一波早高峰。
      
      八点多的时候,常安再一次看到了封季柏,一身笔挺的飞行员制服,的确配得上丰姿俊挺,玉树临风,身边走着同一航班的貌美如花六位空姐,如众星捧月般走上自动楼梯。
      
      白莉莉咬着笔杆羡慕加嫉妒,"我要去做空乘!"
      
      常安正专心处理一个订票电话,被她这一嗓子吼的一哆嗦,脱口而出,"我去!你要能去就赶紧去!去去去!"
      
      某订票秘书:"啊?您要我亲自过去吗?"
      
      常安警示一眼白莉莉,忙对着电话道歉。
      
      封季柏的突然出现,没有对常安的生活带来丝毫变动,他依旧忙碌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偶尔会在不定时的时间惊鸿一瞥般会在大堂看到封季柏,而封季柏从未往前台看过,他们之间的交集也只是仅此而已,呵,跟做梦似的。
      
      而就在常安以为这个人就像空气一样,即无处不在,又无影无踪,几乎就要将这个人抛至脑后时,这个人再一次没有丝毫预兆的闯了进来。
      
      半个月后的中午,中午一两点是一天中最清闲的时刻,常安又趴在桌子上没事干了画漫画消磨时间,刚临摹了两页孙悟空和大魔王的激战,一声润泽而低沉的声音闯入耳廊。
      
      "先生,借支笔"
      
      常安画的昏昏欲睡,闻言头也不抬的举起笔筒。
      
      "谢谢"
      
      常安一激灵,转头看向来人。
      
      封季柏就站在他的窗口前,还穿着制服,用肩膀夹着手机,一手轻轻按住白纸边角,一手拿着油性笔下笔如飞,用常安听不懂的英语跟手机里的人交谈,在白纸下写下一连串英文字母。
      
      常安看着他的大半张侧脸,忽然想知道他在写什么,小心翼翼的向下瞟,可惜,看不懂。
      
      最后封季柏说的一句英文他可算听懂了,他说,thank。然后又把笔插到笔筒,对常安说:"谢谢"
      
      常安清清嗓子想回一句不客气,还没出口人已经走了,并且,那个人恐怕连他是什么样都没看清楚。
      
      常安说不清自己现在什么心情,许久才低声笑骂了一声:"……操"
      
      封季柏走出航站楼,顺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报上地址后坐在后座研究白纸上那几行英文,静静沉思着怎样的说辞才能让对方同意出手这套珍品隋代透光白瓷,眉宇间隐隐有暗光流朔。
      
      而在二十分钟的车程后,封季柏已经顺利说服老外出手藏品,且给出的价格也是难得,不是封季柏甘心任人宰,而是他,懒得讲价。
      
      出租车停在高档小区门口,封季柏下了车脱掉外套搭在胳膊上慢悠悠的往住处走,那不紧不慢的姿态简直超凡脱俗。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全世界都可以被他隔绝,世界末日也与他无关,如果真到了那么一天,躺在床上睡一觉就过去了,是过去了,不是过去了。
      
      而他这几乎可以成佛的修行在发小周沆口中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懒人,一个家住二楼电梯坏了都不愿走一层楼梯,绣花针掉在地上都会视若无睹的懒人!
      
      对此,封季柏懒的理他。
      
      推开门依旧是空荡荡的,要么说封季柏是活佛呢,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吧,甚至很少吃荤食,除了工作就泡在家里,雕木头,周沆管他唯一的爱好,木雕事业叫做雕木头,且嘲笑他真的跟个木头似的,那些喜欢你的女人也跟木头似的一门心思往你怀里扑,就跟钻木取火一个道理,反正原材料就是两根木头嘛!
      
      对此,封季柏懒的理他。
      
      封季柏洗漱一番,给自己冲了一杯高浓度糖水走进工作室,百米平米的工作室摆满了各色各型的精致木雕,乍一看为之惊艳而壮观,很具大家风范。
      
      封季柏今天没有心情雕木头,在皮椅里坐下看着长桌上满满当当的各种木料出神,拿着一把刻刀轻轻转动。
      
      手机响了,封季柏看清来电才接起来。
      
      "怎么了"
      
      少年特有的清澈声音传出来:"舅舅,你下飞机了吗"
      
      封季柏向后倒进皮衣里,端起糖水喝了一口:"嗯,有事吗"
      
      "没事,嗯……”
      
      封季柏察觉到他吞吞吐吐,双眉微微皱了皱,"佳宸,出什么事了"
      
      说着站起身,"我去大宅找你"
      
      "别别别,舅舅,没事"
      
      封季柏站的笔直,等他后文。
      
      "就是……你现在方便来学校一趟吗,老师让我叫家长"
      
      家长?那只有封季柏了。
      
      封季柏动身准备出发,"嗯,开家长会吗"
      
      "不是,您先过来吧"
      
      侄子一向品学兼优,封季柏一贯放心他,当下更是无异的换上一身休闲装就出发去了学校。
      
      封佳宸收起手机,对常见笑:"第一次因为教育问题叫家长,有点紧张呢"
      
      常见抱着胳膊靠在墙壁上,面无表情状垂眸不语。
      
      封佳宸学着他的样子懒洋洋的靠在墙上:"罚站也是第一次"
      
      常见有点不耐烦:"优等生干什么都是第一次"
      
      封佳宸转动眼眸看着他,漂亮的眼睛眼角微微上调,看谁都似乎含着笑,轻轻扬起唇角说:"不管怎么说,我应该像你道谢,谢谢"
      
      常见不自在的别开头,冷冷道:"跟你没关系,我跟那帮孙子本来就有过节"
      
      封佳宸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满含笑意的看着他窘迫的表情,就像在欣赏,眼中闪过一丝狐狸般的精光,抬起手臂揉揉耳朵,轻轻蹭过他的手臂,轻笑道:"话是这么说,你到底是帮了我,不然也不会跟他们打起来"
      
      常见悄悄缩回胳膊,留给他一个冷酷的后脑勺,真是又冷,又酷!
      
      只是……
      
      "常见!"
      
      常见一哆嗦,回头看向声源。
      
      常安冷笑着走过去,身上似乎燃着火光。
      
      天不怕地不怕的常见同学瞬间站的笔直,垂下眼不敢看大哥的脸色,"大哥"
      
      常安停在他面前,笑的很瘆人:"嗯……让我数数,这是第几次,三?四?还是五?呦呵,还挂彩儿了?有那本事全揍到别人身上啊,怎么还揍起自己来了呢?呵呵……"
      
      最后这笑声都让人毛骨悚然,连一旁的封佳宸都被他惊到,心道这位大哥看起来像知青,怎么说话做事跟……流氓似的。
      
      封佳宸换上一张好学生脸笑道:"您好,您是常见的大哥吧,我听他说起过您"
      
      常安冷飕飕的刀子眼往他身上扫,指着封佳宸继续对常见冷笑:"这小子?就这书生身板儿你都弄不过?"尾音一压,"你找死吗"
      
      常见忙解释,"不是,这是封佳宸,我同学,跟我打起来的是外校的几个混混"
      
      常见又笑了,"外校?你业务拓展的够广泛啊,深藏不露啊少侠,武功这么盖世怎么还光荣负伤了呢?平时没好好练功?不应该啊,哥把你送到这武术学校不就是让你练成绝世高手统一江湖吗,怎么到现在才打出校门?太不务正业了吧大英雄"
      
      封佳宸都愣了,从来没见人这么毒舌刻薄,还这么有创意。
      
      常见脸上有点挂不住,硬邦邦的说:"我没有"
      
      常安现在简直就是一个笑面虎,抬手搭上糟心弟弟的肩膀,正欲说话,只闻……
      
      "佳宸"
      
      封佳宸招招手,"舅舅"
      
      常安转头去看走廊里娓娓走来的男人,狞眸厉眼渐渐舒展开,用见鬼的表情看着封季柏,浑身戾气消了大半,然后眉心再次缓缓聚拢。
      
      舅,舅舅
      
      卧槽舅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