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间飞行》斑衣白骨 ^第5章^ 最新更新:2015-07-17 17: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风速【5】 ...

  •   凌晨五点,常安已经听吴少爷骂爹喊娘了一个多小时,看着那厮躺在病床上恶相毕露挥斥方琼那缺德劲儿,常安又在惋惜为什么狗头金那帮人没把他嗓子废了……
      
      "妈的敢跟老子玩阴的!老子动一动中指他妈的狗头金就得去非洲当鸭!"
      
      常安忍无可忍的打断他,即恶毒又刻薄,"你没事儿干了去他地盘儿撒什么泼,骨头贱了想找揍我可以帮你啊,真以为自己是天老大吴老二?"
      
      要说金龙跟他们的渊源,那真是源远流长,当时常安不走好道儿,跟黑白通吃的地头蛇金龙先生打过交道,金龙先生觉得自己不是地头蛇,是条明晃晃的大金龙!根本没把常安当个人看,常安也是个性邪的,在金龙的恶势力威逼下依然给几个大酒吧供应酒水,结果就理所当然的惹得狗头金雷霆大怒,常安也理所当然的吃了很多自己种的恶果。
      
      后来和吴少爷合伙开公司,不免又跟金龙抢生意,而且还抢了不少,就又把金龙给恨恨得罪了,常安不怵他,明里暗里整天的斗,战果胜负均分,再后来常安洗手不干,金龙也没停止过对其二人的打击报复。
      
      要说地上有一摊狗屎你不乐意见,绕过去就完了还能踩一脚咋的,而且那狗屎也不是天天见,十天半个月乃至半年见一次就暂且忍了,常安同志想给弟妹做好榜样,不愿让他们步上自己的后尘,太缺德,所以处处忍让,能忍则忍,能让则让,久而久之狗头金也消停了不少,但今天这出大戏唱的是什么?隔山打牛?
      
      常安暗唾一声,那你他妈的打到泰山了。
      
      吴少爷指着自己缠满纱布的脑袋:"瞧瞧!老子就去喝个花酒就他妈挨了一酒瓶子!再看哥这脸上,真他妈热闹!"
      
      常安瘫坐在沙发里没心没肺的看着他乐:"是挺热闹,比彩虹都艳,英子,这下真英俊了"
      
      吴少爷长的相当不差的,虽说没有常安这么金玉其外,起码人模狗样,他是很宝贝自己这张脸的,平时摸都不舍得多摸,更别说被揍了,连他爹都是揍他的皮肉绝不碰脸!他爹知道自己的不争气儿子也就长的像那么回事了,其他?废物!
      
      但是吴少爷那么想,他想着就算有一天老头子被他气的跟自己断绝父子关系,自己还能靠脸吃饭,只要长的好,干啥不行!
      
      这就是吴英俊同志歪曲到山路九连环的三观!简直欠揍!
      
      常安又看看表,六点二十,他又听这厮喷了一个多小时!
      
      "你再说下去我都想揍你!"
      
      吴少爷换上一脸委屈相,"安子,咱不能就这么认耸,姓金的找黑手揍我那就是揍你啊,他敲我脑袋就是敲你脑袋,扇我脸就是扇你脸,给我下马威就是跟你过不去啊"
      
      常安摆弄手机:"我一个小职员,他抽的哪门子西伯利亚斜风找我麻烦,就是你自己没事闲的找抽"
      
      吴少爷气氛难平,往床铺上锤了一拳头,"你还打算干下去"
      
      "干啊,现在工作多难找,我又没文凭,为毛不干"
      
      吴少爷恨铁不成钢:"当年你可不是这个熊样!那本事,那心气儿,比我都高!"
      
      常安轻飘飘看他一眼:"那是当年"
      
      毛杰吱呀一声推门进来,"吴,吴哥~哥,我帮你"
      
      常安帮他说:"帮你请好假了"
      
      吴少爷问:"老头子知道没"
      
      "不,不~"
      
      "行我知道了,不知道最好"
      
      毛杰又转向常安:"常,常哥,你去忙,忙吧,我我我照顾~"
      
      常安站起来拍拍他肩膀,"他要是没死就不用给我打电话"
      
      "知,知道~了"
      
      常安无视身后的叫骂声,播出常见的号码走出病房,走在空荡荡的走廊脚步声显的格外空旷……
      
      前面不到三十米的走廊交叉口里走出一个侧影,是一个男人。
      
      常安抬眼瞄了眼那男人,此时电话接通,又垂眼跟常见说话,顶不过就是叫弟弟妹妹起床,指导常见做骨头汤,说的专注了,一个没留神,手机从手机滑下来,掉到地上四分五裂。
      
      常安一点都不急,他的手机是早已停产的经典款诺基亚,板砖儿都砸不烂,慢吞吞蹲下去捡机壳和电池,听到前面清晰的敲门声又抬头去看……
      
      神外办公室外面站着一个男人,暗蓝色窄领商务衬衫,蓝黑色商务修身裤,裤管笔挺,皮鞋泛着光泽,即精致,又优雅。很简单的穿着,穿在他身上就远远不那么简单了,像层层叠叠的海水,极富内涵与张力。
      
      暗蓝色的衬衫没有将他的肤色压制的暗淡无光,反而像加勒比海上的浩淼长空,很白,接近没有血色的白,而他脸上的湛蓝眼眸,也如加勒比海水般纯碎深邃。
      
      也许是觉得这个男人罕见的有气质且身材好,常安多看了几眼,捡起电池又抬眼去看他的脸……
      
      刚捡起来的电池又从手心里滑下去……
      
      封季柏抬起右手轻轻叩门,敲了两边也没有回应,封季柏也不急,静如止水般的面部表情和天生带着冷漠的目光,与其说他有耐心,不如说他,不在乎…..
      
      里面迟迟有人答应了一声。
      
      带着眼镜的儒雅男医生拉开门走出来,拿着一份病例很娴熟的轻轻拍了拍封季柏的胳膊,"走吧"
      
      两人转身在走廊里逐渐走远,依稀听到男医生的声音,而他旁边的男人,和医生保持着两拳之隔的距离,从头至尾一言未发。
      
      常安捡起地上的零件,一股脑装在口袋里,微低着头跟在他们身后,一直到大堂,封季柏和医生径直穿过大堂继续向前走。
      
      常安看着他们拐进一条走廊,看不到了暗蓝色背影,回过头轻轻抿了抿唇,唇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双手放进外套口袋走出医院大楼,破天荒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去公司。
      
      封季柏……应该是封季柏吧,时隔近六年,常安有些讶异自己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四大高校辩论赛今日在T54三楼大厅举办总决赛!
      
      常安抬起头把横幅看了一遍,没兴趣。
      
      可是舍友有兴趣,强拉着常安早早进入大厅等待,随着大厅里迅速爆满,幸运坐到第三排的常安发现比他来的更早的大多半都是女生,叽叽喳喳的在自己周围兴奋的说个不停,让常安想非礼勿听都不行。
      
      天才,学长,高中连跳两级,大一就考上研究生,还是著名教授门下得意门生,已经是实习飞行员了呢,关键是好帅啊!
      
      常安抽了抽嘴角,这哥们不是书呆子就是变态,要么就是履历作假,如果是真的那多半是个学抽了的半残次品。
      
      而当进入决赛的本校辩论赛队员和XX大学队员入场时,一个身着学院制服的男生步履沉着的领队上台,现场的气氛被女生掀起了第一个高潮,并且一辩手铭牌上封季柏三个字与本人对号入座后,常安觉得自己好像被现实狠狠打了一个巴掌,脑袋都在发晕…..
      
      23岁的封季柏发言时没有抑扬顿挫,没有慷慨激昂,而是说的每句话都带着丝丝冷气,像毒蛇吐出信子般,一击致命,准确而犀利,言语间逻辑性极强,措辞中滴水不露,一点让对手有机可趁的机会都没有……
      
      那场辩论赛几乎是在封季柏主导下进行,从头至尾都是高潮,常安第一次听辩论赛,就在心中为这一学术行为又贴上了最高艺术行为的标签,是啊,这个男人,简直是艺术。
      
      悬念几乎没有,封季柏领导本校获胜,当校领导上台为获胜队伍与优秀辩手颁奖时,封季柏终于露了正脸,一脸平淡的面对台下师生,接过奖杯也只是微微勾了勾唇角。
      
      常安从头至尾只在看着他一个,当时是怎么样的心情现在依稀还记得,记得更清楚的是,我要成为像他一样的男人。
      
      就见过封季柏一次,后来封季柏就从校园里蒸发一样极少有人能见到他,同学间不断流传他的消息,说他已经修完研究生课程专心实习去了,所以常安也是得幸在大一刚入学时就见到了传说中的封学长。
      
      就见那么一次,而有些人,见一次,就够了。
      
      常安破天荒第一次到公司,事先核对好所有表格,还有闲暇时间趴在电脑桌上画漫画。
      
      常安还有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兴趣,临摹漫画,七龙珠全套他临摹了不止一套,现下正趴在桌子上画龟仙人,没几笔,好色猥琐的背着龟壳的老头已经初见雏形,极其有神。
      
      常安画了一个班的龟仙人后,有人来陪他了。
      
      白莉莉风风火火的坐在他对面,"常安哥,咱们公司新聘了一个机长!"
      
      常安说:"与我何干"
      
      "好帅啊,怎么能这么帅呢,你看!"
      
      明晃晃的手机屏幕伸到自己鼻根前,常安往后退了退才得以看清,眼睛眨了眨,"哦……帅"
      
      "听说他是混血儿诶,眼睛是蓝色的呢你看,好像男模啊,天啊这是偶像剧和小说里才会出现的男人啊"
      
      常安低头继续画龟仙人,只是这次画出的猥琐老头怎么看怎么善良,就像巷子口卖煎饼的老大爷。
      
      白莉莉犯了一会花痴,见常安一副漠不关心状,于是笑嘻嘻的凑近他,"哎呦,来了个比你帅的,不高兴了?"
      
      常安刷刷刷在白纸上画了几笔,举起来给她看,Q 版小人撇嘴不屑加树中指。
      
      白莉莉一愣,然后笑爬在桌子上,"哎呦呦,原来你这么可爱啊"
      
      可爱?
      
      常安被她的措辞刺激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撇撇嘴,收拾桌子准备迎接第一波早高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