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间飞行》斑衣白骨 ^第4章^ 最新更新:2015-07-16 1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风速【4】 ...

  •   "请您大声点儿!我这儿不管行李托运,只有行李记录!"
      
      常安几乎在对着手机嚎叫了,也顾不上前面卡坐里大堂经理那越来越黑的脸色。
      
      常安点着油性笔,嘎登嘎登的响的烦人,"哎呦奶奶欸!您老开免提行吗!我嗓子都喊劈了!……是这样的,您先不要急,跟老伴该干啥该啥去,看场电影再回当地机场找行李,我保证尽快给您送过去行吗?……您别操那闲心了,我扛着给您送过去!欸欸欸,是,我尽快,行了那您就先歇会儿吧,等机场通知……我说挂了吧奶奶!"
      
      常安撂下电话捧起杯子牛饮,许久不跟人骂架,业务都不熟练了,喝完水看看表,一点半,早高峰刚过去。
      
      不惑之年的秃顶经理挺着宰相肚威风八面的走到常安的窗口前,"小常"
      
      常安边手脚麻利的核对机次座位,边应道:"张经理"
      
      张得才不苟言笑:"刚才又有一位顾客投诉你的服务态度,怎么回事"
      
      常安迅速在脑子里把那些难伺候的七八姑八大姨过了一遍,抬头问:"谁啊"
      
      张得才报了一个名字。
      
      航班核对完毕,常安脚一蹬离开电脑桌十几公分,讪笑一声:"刘女士?这位太太非要带着自己的猫上飞机,我让她去托运,她不听,说自己的猫离不开她,我磨破了嘴皮子装孙子让她去托运,她比我还不耐烦,早上早高峰多紧张您也知道,后面排着的人比买油条的都多,我就说您要么给您的猫再买一头等座,要么陪着您的猫去托运,就这了"
      
      张得才脸色很不好看,唾沫横飞的指着他训斥,把公司条律搬出来逐条挨个□□。
      
      常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摊在椅子里喝水,说了一早上话嗓子都快冒烟了,留张得财自己在哪唱独角戏。
      
      常安对面卡座里的小姑娘看不下去了,很泼辣的站起来替常安打抱不平,"张经理,虽说常安态度有点问题,那是不得为而为之啊,那位刘女士那么难缠不讲理,不然还要让常安跟她赔一早上的不是导致大家航班都误机吗"
      
      白莉莉同志生性豪爽爱打抱不平,张得才知道这位小姐是公司部门主管安进来实习的,不好直面冲突,悻悻作罢。
      
      白莉莉一屁股坐下去,哼了一声:"欺软怕硬,常安哥,别理他"
      
      常安从来都是不领情的,更别谈知恩图报,已经掏出七龙珠漫画翻了好几页,揉着眉头笑:"小丫头,我比你早来一年多,知道他什么德性"
      
      白莉莉撕开一包达利园,扔给他一个,"常安哥,你多大了,怎么看也像跟我差不多,刚走出校园的那种"
      
      常安不吃甜的,从她桌子上拿了一包怪味豆撕开往嘴里丢:"我?小26了吧,你看我像大学生?"
      
      白莉莉拖着下巴笑嘻嘻的看着他:"嗯,长的可有智慧了,按我姥姥话说,有灵气"
      
      常安笑:"别埋汰我,我没上过学"
      
      "啊?骗人"
      
      "猜对了,我研究生毕业"
      
      "嗨,我就说嘛,你专业是什么?怎么到了这么个破地方"
      
      常安往后倒进椅子,丢一个豆子进嘴巴:"学什么……社会异类人群的生存和发展"
      
      "啥?"
      
      常安瞅她一眼:"流氓群里混出来的毕业生"
      
      白莉莉懵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常安把包装袋放进抽屉,拍拍手开始敲键盘:"别怪哥哥没提醒你,张得才正盯着咱们"
      
      白莉莉也连忙收起零食袋,做出忙碌的假象,期间分神抬头看了常安一眼,五分探索五分向往。
      
      熬到两点半,休息时间到了,常安走进员工休息室,躺在自己的下铺床上也不睡觉,睁着看漫画,那本七龙珠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常安背里面的剧情比背还珠格格的剧情都顺溜,就那了还看,还看的很认真,边边页页都被他翻了稀巴烂。
      
      上边俩同事在对着吹,吹的多是又黄又爆,绝对的少儿不宜,所以常安从来不跟他们一起掺和。
      
      虽然常安的人品基本没有,节操基本全无,但是他从来不在嘴皮子上侮辱性的代入女性,按他自己的话说,我要积阴德。
      
      常安从未往深处想过,也是他是自幼对女性的拒绝和漠视,由他的母亲而生,难以磨灭。
      
      常安不合群,又独又邪又俊的很,以至于没人搭理他,搭理他的都是大堂里的小姑娘,平日和男同事说笑几句,都是交面不交心。
      
      中午休息时间常安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常乐的班主任打来报喜,说常乐被市中心儿童艺术团看中了,问问监护人有意无意让常乐接受正规训练,常安有点惊讶,本来以为小丫头就是自己乐乐,活动范围只在他们小学,没想到会整出这么大动静,而面对电话那头班主任的激动情绪,常安只冷静的说考虑,而另一个电话则是从高中教务处打来,常见的班主任硬邦邦的说常见最近的成绩非但没有长进,反而下滑,已经快跌出年纪前一百,照这样下去,常见考上好一点的大学的可能性很小,高三是拼命的一年,希望家长和老师共同监督孩子好好拼一年云云。
      
      常见上的重点高中每个年级只有二百多人,跌出前一百……问题的确大了。
      
      常安挂了电话就开始胃疼,糟心加胃疼,正打算打个电话好好骂一顿,常见的短信就来了。
      
      先吃药再吃饭,别吃泡面。
      
      常安捏着手机愣是没打出去,好一会儿才回复。
      
      我跟你怎么说的,在校期间不准动手机!再犯老子把你手机摔碎!
      
      然后就扔了诺基亚下床吃药去了。
      
      因为这件事,常安一下午的工作都带着情绪,气歪了张得才的鼻子,最后班机在10点半起飞,意味着常安一整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了,草草收拾了下桌子,常安着急忙慌的往外走,好在今天早下班一会儿,他赶着去市场买牛骨,新鲜的肯定买不成了,那不太新鲜的正好能减价再被他大砍价。
      
      常安推出自己的电瓶车,刚骑上还没走就听到身后一声清脆的车笛。
      
      一辆红色小轿车开到他身边,常安瞄了眼车牌,"嗯,好车"
      
      白莉莉拍拍方向盘,"上车!"
      
      常安摆摆手,"不顺道儿"
      
      "哎呀,你上来嘛,我这刚买的新车,给我长点儿人气"
      
      常安想了想,把电瓶车塞到后车厢,坐进副驾驶指路。
      
      白莉莉跟着他指的方向走,越走越往市中心,打趣儿道:"你住这儿啊,挺阔的嘛"
      
      常安拍了拍吊在车顶上的小企鹅挂饰:"阔什么阔,我买菜去"
      
      白莉莉激动了,"呀!那正好,我还没进过菜市场呢"
      
      常安瞅她一眼,本以为她如其他娇小姐一样做作炫富,不料果真看到一张眼睛发亮的小脸儿,勾勾唇,没说话。
      
      白莉莉车技很好,一看就是常年开车练出来的,稳稳当当停在菜市场门口。
      
      常安带着她在小道里窜梭,路过蔬菜区,地上全是菜叶子和腐烂味儿,路过海鲜区,地上全是八爪鱼的死尸和鱼鳞,还有海腥味,白莉莉立马就把鼻子捂上了,常安让她出去等她还倔着不出去,拿出长征般毅然决绝的表情。
      
      常安对她没办法了,心说爱咋咋地吧。
      
      白莉莉踩着高跟鞋走的很慢,路上问常安:"大晚上买什么菜啊"
      
      "菜就要晚上买,新鲜,便宜"
      
      "那你要买什么,走这么远"
      
      "牛骨"
      
      "现在熬汤啊"
      
      常安停在熟食区,挑了一只烤鸭让老板打包,提上烤鸭继续往前走,这才回答:"嗯,现在熬上,明天早上就能喝了"
      
      白莉莉凑近他开玩笑:"那我去你家蹭汤喝啊"
      
      常安笑的不咸不淡:"你还缺汤喝?大小姐别来跟我家两个学生抢了"
      
      白莉莉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去你的"又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问:"你家里还有两个学生?"
      
      "嗯,一个要考大学,一个要小升初,都是补身体的时候"
      
      白莉莉觉得他这句话题信息量不小,还想再问下去时,常安走起快步,"你别过来了,前面是屠宰场"
      
      白莉莉只好站在原地等,等的无聊了就像菜摊老板询问每种蔬菜的学名,等她学了十好几种植物学名常安才提着大袋小袋回来。
      
      "我这提的都有味儿啊,送不了直说就行"
      
      白莉莉杏眼一横:"上车!"
      
      于是常安头一次被女性送到小区楼下,完了难得真心道谢。
      
      白莉莉送他一个飞吻,踩下油门一溜烟走了。
      
      常安提着东西打算进小区时,旁边昏暗的小道里模模糊糊传出来熟悉的声音。
      
      常安走过去站在光亮区朝乌七麻黑的小巷里喊了一声:"小见?"
      
      没一会儿,从黑暗里走出一个人影,"哥"
      
      常安往他身后看了看,没见其他人,目光又移到他身上:"你干嘛呢"
      
      常见扬扬手里的史迪仔毛绒玩偶:"乐乐的熊掉下来了,我给她拾上去"
      
      常安的眼神儿在他身上扫了一圈:"回家"
      
      常见想上前接他手里的东西,常安没松手,于是只好作罢。
      
      回到家,灯还亮着,小乐跑过去迎他们,"大哥你回来了"
      
      常安换了鞋走进去:"这么晚了为什么没睡觉"
      
      "迪迪掉下去了"
      
      常见察觉到大哥的情绪不大好,把玩偶送到她怀里,"赶紧去睡觉"
      
      小人回房间睡了,常安抽出红案斩牛骨,"晚上你们吃的什么"
      
      常见正忙着帮他热米饭,"炒了两个菜,给你留了一盘儿辣椒炒肉"完了又挤到他身边,"给我吧,你先吃饭"
      
      常安曲起胳膊把他顶到一边:"别管我,作业写完了就去睡觉"
      
      常见往餐桌旁一坐,看着他说:"我还不困"
      
      常安一刀劈下去把大腿骨一份为二,埋着头什么都没说,只是面部表情绷了绷。
      
      常见虽然不知道大哥为什么忽然发脾气,但是不敢问,更不敢忤逆,站起来说:"那我睡了,你也早点睡"
      
      常安已经开始往高锅里下骨头了,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
      
      他不打算今晚就常见学业问题跟他施威增压,没用,常安打的算盘是先给他一定的情绪铺垫,到时自己挑开窗户纸说明了也显得自己已经一容再容,就算常见敢跟他吵起来,自己也是更有理。
      
      炖骨头汤得定时加水,常安就躺在客厅沙发上半眯着眼睡着了,睡着了也不耽误没半小时起来一次添水加料,完了又倒在沙发上睡。然后又起来,半小时一次,比闹钟都准。
      
      半夜三点,常安刚睡了没几分钟手机就响了,慢吞吞的接起来,也不说话。
      
      毛杰特有的藕断丝连的声音传过来,"常,常~哥"
      
      "……嗯"
      
      小结巴很着急,一着急更说不清了,"吴哥被--打了!很,很很很很--严重!"
      
      常安抬手捂住眼,他这个糟心的兄弟啊,悲愤的叹了口气,"死没"
      
      "安子我□□大爷!咒老子死呢你!哎呦~"
      
      小结巴继续说:"常,常哥--哥,你"
      
      话没说完被常安打断:"换个人跟我说!你他妈一分钟嘣仨字!"
      
      小结巴很委屈:"常,常哥,没,没--人,人了"
      
      "发短信报地址!"
      
      常见听到动静,开门走出来,"你要出去"
      
      常安关了火又去穿外套,脸色因困倦而疲惫,"嗯,出去一趟"
      
      常见很不乐意,拧着眉说:"大半夜的又去哪,你不够累吗"
      
      "累,所以你给我省点儿心"
      
      常见一愣,随即装傻,"大哥你等等,我换衣服跟你……"
      
      常安在玄关回头,声音不大却极有威慑力:"滚回去睡觉,我跟你还有一笔账没算"
      
      出门前留下一句,"我早上要是回不来,骨头汤里放点粉丝和菠菜就能吃,别放盐,汤有点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