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曝光后,我联姻豪门了》木日夕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03 15: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原主嫁到白家是没有什么嫁妆可言的,冉家完全没有掩饰他们对原主利用的嘴脸,原主除了身上的这套衣服,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这意味着,在这场婚姻中,如果白家想要给原主难堪,原主甚至没有丝毫的资本与之抗衡。
      这也意味着,如果白家没有给她准备一副的话,那么她恐怕就要穿着身上的休闲服去参加冉家的宴会了。
      
      这虽然可以,但没必要!
      谁家豪门怨妇这么寒酸的?
      丢人不输阵这是基本准则!哪怕是天皇老子的场子,她也得是这个场子里最亮堂的drama queen!
      
      冉夏觉得,自己必须要和自己那个性无能的老公见一面了!
      不管怎么样!
      性无能不是他克扣自己衣服的理由!
      
      他如果敢让自己失去衣服!那么自己就敢让他失去婚姻!
      晚礼服自由!
      钻石自由!
      
      冉夏看向了白淼,表情严肃认真:“我得找你哥谈谈!”
      
      虽然冉夏的表情严肃到了极致,可白淼却直觉这不是什么值得严肃对待的事情。她十七岁的世界观在面对着冉夏的时候有些摇摇欲坠:“谈什么?离婚?”
      
      冉夏看着白淼的目光充满了质疑:“怎么可能!”
      就在白淼对冉夏的节操恢复了那么一点点的信心的时候,冉夏斩钉截铁地回答:“当然是谈谈我的衣柜!谈不拢,那就有必要谈一谈婚姻了!”
      
      白淼:行叭!
      我可求求你们一拍两散!
      
      然而冉夏并没有放过她的念头,她看着白淼,目光变得凝重了起来:“你哥,哦,也就是我老公,你有他电话么?”
      
      “没有,谢谢。”白淼走的没有丝毫留恋。
      开玩笑,让冉夏去找自己那个大魔王亲哥?
      她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冉夏目送白淼离开,目光渐渐变得怅惘了起来。
      这傻孩子。
      不给我电话,我就找不到人了么?
      她也太小瞧这世上的哔--度了!
      
      *
      
      “请问有预约么?”接待的女生熟练的问话,抬起头来的时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冉夏。一身休闲服,被她简单的打理了一下,下摆露出了些许漂亮的腰线,黑藻一般的头发如瀑布一般披洒在腰间,几乎让人想要上手摸一摸这究竟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发量,她的唇是蓝调的正红,张扬而艳丽。
      这样的视觉冲击,就连女生也无法抵挡,更别提人来人往时那些男人的视线了,几乎黏在了冉夏的身上离不开。
      
      冉夏摘下几乎遮掩了大半张脸的墨镜,冲着女生轻轻笑了笑。
      女生下意识的放轻了声音,脸上的笑意比起过往的刻板要多了几分真诚:”如果有预约请报上名字。“
      
      冉夏有些遗憾的撇了撇嘴,对着女生说到:”没有预约,不过我是白赦的老婆,我要见他。“
      
      白赦?
      女生愣了三秒才想起这个名字是谁。
      平日里,可没有人敢喊这位的名字。
      
      几乎连质疑都没有,女生连忙点头:“好的,我这边转达一下。”
      冉夏冲着女生轻笑了一声:“那多谢了。”
      
      “慢着!”随着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一个看起来很是干练的女性走到了冉夏的面前。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冉夏,就把目光移到了前台小妹的身上,“你就这么做事的?是个人自称自己是总裁夫人你就打电话给白少,那白少只需要每天接你电话就行了,还做什么事?”
      
      前台女生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拨打电话的手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该拿着。
      “张……张经理。”
      
      那个被称为张经理的人没有理会前台女生,目光扫过冉夏,略扬起了声音:“总裁忙得很,什么人都能预约的话,要你前台什么用?”
      
      冉夏忍不住笑了起来,问道:“你入职时有员工工作守则么?”
      那女生很清楚为什么张经理要针对自己,无非是她自己心里对总裁有那么点私心思,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遇上这样的事情,也只能怨自己运气不好。听到冉夏的问话,她连忙点头:“当时我都背下来了。”
      冉夏说道:“那么,就按你的工作守则来。该怎么处理就这么处理。这么大一个企业,要是谁都能牝鸡司晨,早该倒闭了。各司其职,各就其位,如果这几个字有些人不懂怎么写,你的领导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处理。”
      
      那女生自然知道冉夏说的是谁,可偏偏就是这么几句话,让她来了勇气。
      她是新入职不久,可也不代表没脾气,张经理不是她的顶头上司,有什么资格来指责她做事?冲着冉夏笑了笑,那女生拨通了电话。
      
      张经理听着冉夏那话,脸都青了。
      冉夏冲着张经理友好的笑了笑:“你要是喜欢白赦,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
      
      毕竟要是衣柜的事情谈不拢,白赦可能就恢复单身了。
      想到这里,冉夏有些遗憾--毕竟她还以为除了自己,没人要这个性无能了,可现在看起来,还是有不少人拿着爱的号码牌,比如说自己面前的这位。
      
      张经理的脸黑了下来:“你胡说八道什么!我这是按章程办事!不要拿你龌龊的思想来揣度我的心思!还有你,如果你的工作是这样做的,我会考虑让人事部把你开除!”
      
      冉夏觉得,喜欢性无能的果然脑子堪忧。
      还让人事部开除人,一个经理,还成了大内总管了,这才几分钟,好几个部门在她嘴里都成她管事的了。
      
      “果然还是要离婚才行。”
      冉夏突然有了觉悟。
      有这样的经理搅屎棍,白家迟早倒闭,她还是赶紧打地主分土地,哦不是,离婚分钱,然后带着一大笔钱凄凉而悲惨地滚蛋。
      想到这样的结局,冉夏梦里都能被泪水淹没。
      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张经理看着冉夏,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她可从来没听说白少结婚的事情,这个女人也是胆子大,竟然敢冒充白少的妻子。她的目光从前台女生的身上扫过,这女生不听她的指挥下了她的面子,只等总裁秘书那边回了消息,她就要借着这事发挥一下,免得这些新人张狂的不成样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正想着,张经理看着女生的眼神越发的不善。
      而这时候,女生接起了电话:“是的,还在,好的,好的。”
      挂断了电话,她冲着冉夏礼貌的笑了起来:“总裁在办公室,您右边电梯直达顶楼就可以看到了。”
      
      “好的,谢谢。”冉夏冲着女生笑着点了点头,而后冲着那个张经理笑得礼貌极了。
      
      张经理的脸都僵了。
      冉夏被迎接上了总裁室,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她确确实实是白赦的妻子。
      可是这怎么可能!
      
      面对着冉夏的笑容,张经理连扯一下脸皮都艰难,回应的笑脸更是苍白无力到了极点。
      
      *
      
      冉夏是被秘书迎到总裁室的,这让她对这个素未谋面的老公有了一个很好的印象。
      
      房间是敞亮的,整洁到一眼就能看到头。
      察觉到有人进来的时候,那个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终于抬起头来看了冉夏一眼。
      
      男人的目光极为锐利,发现是冉夏的时候略皱了皱眉头,仿佛想起了冉夏是谁,他略往后靠了靠身子。这时候,冉夏才注意到,他的衬衫最上面的一颗纽扣是打开的,露出了精致而漂亮的喉结。
      冉夏下意识的抬眼扫过男人的唇。
      唇有些薄,紧紧的抿着,唇边没有一丝多余的毛发。
      
      “看够了么?”白赦皱着眉。
      冉夏从他唇边扫过的视线,让他有些不适。
      
      冉夏飞快地收回了视线,正襟危坐:“看够了!”
      可心思却忍不住飘得有些远了,没有胡子啊……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冉夏的罪恶感猛地升腾,飞快地把这些念头清理出了脑子。
      
      白赦的指尖忍不住轻轻叩上了桌面。
      冉夏竟然会来找自己,是出乎白赦的意料的。对于这个婚姻,白赦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与其被爷爷一直逼婚,倒不如遂了爷爷的心愿。至于冉夏究竟想什么,白赦并不在意,既然她选择了联姻,就应该知道联姻代表着什么。
      
      可是,她竟然会找上自己?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了呼吸声和指尖轻轻叩动桌面的声音。
      
      冉夏终于还是没忍住:“那个,我说……”
      
      白赦抬头望向了冉夏。
      冉夏裂开嘴,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我想问一下我嫁给你之后,我的衣柜在哪里?”
      
      “衣柜?”
      白赦的表情有些难以言喻。
      
      冉夏点了点头。
      这非常重要。
      
      白赦有些头疼,按了按铃,没几秒就进来了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
      略示意了一下,白赦说道:“带她去买衣服,另外,房子里给她修整出衣帽间来。“
      
      “是。”孙秘书点头应下了。
      
      白赦这才看向了冉夏,突然觉得自己对这场婚姻的不慎重似乎给自己惹了一个□□烦。正要说什么,却见到冉夏静悄悄的举起了手。
      
      白赦:……
      
      冉夏小声又真挚地吹着彩虹屁:“你真是个好人,是我嫁过的最好的老公,就是不知道我这个合法妻子能不拥有一点点的合理又卑微的……零花钱?”
      
      “……”白赦抬手,摁住了疯狂跳动的青筋,对着男人补充道,“顺便给她开一张副卡。”
      
      冉夏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透着狡黠的神色,仿佛一只慵懒娇嗔的狐狸。
      
      白赦对着冉夏摆了摆手,一直以来平静的语调终于有了些许的变化:“以后不要因为这种小事来找我,知道了么?”
      
      这怎么能叫小事!
      这可是关乎着豪门弃妇生活质量的大事!关乎她出席冉家宴会风光与否的无比重要之事!
      不过谁出钱谁说了算,大佬高兴是最重要的!
      
      冉夏几乎要举起双手保证了:“知道!”
      有了信用卡,有了衣帽间,还有了数不清的衣服鞋子!
      就是杀了她,她也绝不会来打扰大佬一丝一毫!
      她用衣帽间和副卡起誓!
      
      

  • 作者有话要说:  冉夏:这辈子我就和副卡过了!
    开文如此冷清,蛋蛋寂寞!
    不如花钱买快落!
    见者有份!人人小红包!足足19jjb!巨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