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 8 章 ...

  •   虽然祖翁的言下之意,是让叶蓁蓁回后院去陪祖母小汪氏用饭……
      
      可叶蓁蓁琢磨着,虽然她和祖母确实很亲近、但踩着饭点儿去,始终不那么好,于是就想着先回自己房里用了饭,等下午再去看看祖母。
      
      于是,叶蓁蓁进屋的时候,正好看到崔氏一屁股坐在炕床上、端起碗筷准备用饭。
      
      见了叶蓁蓁,崔氏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怎么回来了?不、不是……去了隔壁忠毅府吗?”说着,崔氏便开始慌手慌脚地收拾炕桌上的盘子碟子碗。
      
      晚了。
      
      叶蓁蓁已经站定,并且已经看清了炕桌上的饭菜。
      
      原来崔氏的午饭,竟是一碗焦得发黑的饭团、一碟子看不出颜色的腌菜、另外就是半碗已经凝成了冻子的鸡汤,里头只有两块鸡骨并一块浮皮,仅此而已!
      
      叶蓁蓁不由得心头火起。
      
      “二婶子是不是欺人太甚?就让你吃这些?”叶蓁蓁怒道。
      
      崔氏强笑道:“那个,我一个人……将就些也无妨。这不是,没料着你没去嘛!你说你也不让人递个话!啊,对了,那个……灶上也没送你的饭过来,不如、不如我这就让人出门去外头给你买点儿吃的回来?”
      
      叶蓁蓁被气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气冲冲拿过食盒,将崔氏才吃了两口的饭菜一一装进食盒里,然后转身就走!
      
      “哎!蓁蓁你上哪儿去!”崔氏连忙问道。
      
      叶蓁蓁也没理会她,提着食盒急急地走了。
      
      她径直去了二房。
      
      二房住的是正屋,是伯府里最大、最好也是最气派的一个院子。
      
      这会子正是饭点,院子里也没人看守。
      
      叶蓁蓁拎着食盒进去时,看到二婶罗氏正与叶明珠、叶璎珞一块儿用饭。
      
      猛地看到叶蓁蓁,捧着碗正在喝汤的罗氏一怔。
      
      叶明珠拿着个鸡腿正在咬、叶璎珞正夹了块红烧肉……
      
      因叶蓁蓁闯了进来,叶璎珞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红烧肉便从她的筷子那儿咕噜噜地滚落下来,跌到了地上。
      
      “哟,五娘子来了!”罗氏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叶蓁蓁盯着二房母女三人的午饭,冷笑:“请二婶子的安!二婶子和两位姐姐正用饭哪?”
      
      叶明珠面上露出了然的笑容。她的表情舒畅极了,吃鸡腿的动作也更优雅了:“原来五妹妹在府里啊,哎,我们都以为你上隔壁忠毅府做客去了、这会子正吃香的喝辣的呢,所以就没备下你的午饭,哟,你手里拿的这是……”
      
      “砰!!!”
      
      叶蓁蓁重重地将手里的食盒顿在了桌上,将二房的母女三人给吓了一跳!
      
      叶璎珞刚掉了块红烧肉、便心有不甘地又挟起了一块;不料被叶蓁蓁这么重重一顿食盒,吓得她刚刚才挟起来的那块红烧肉……便又跌了!
      
      “哎你什么意思!”叶璎珞不高兴地问道。
      
      叶蓁蓁冷笑,“我什么意思?我倒要问问,二婶子这是什么意思!”
      
      说着,她打开了食盒,指着食盒里的残羹剩饭,质问罗氏,“今儿怎么就没我的午饭?还有……我娘吃的就是这些?那二婶子桌上的这些红烧肉、鸡腿儿……我娘那边怎么没份儿?”
      
      闻言,叶明珠与叶璎珞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罗氏慢悠悠地说道:“五娘子好大的架子,跟婶娘说话竟是用这样的语气?”
      
      “我比不得大姐姐和二姐姐,是父母双全的有福之人!可婶子也不能欺负我娘没了夫君、我没了爹!到底我爹和二叔也是同胞兄弟,婶子这样对我,就不怕我爹今儿夜里去找二叔说道?” 叶蓁蓁毫不示弱地回嘴。
      
      罗氏一呆,心里有些不爽快。
      
      她打量了叶蓁蓁一番,心想这妮子平日里就像只小鹌鹑似的,今天这是吃错了药?
      
      不过,罗氏也没把她放在眼里,
      
      “今儿没你的午饭,是因为我们都知道隔壁忠毅府来人接你过去了,咱们可没人知道你在府里;至于你娘的午饭么……府里谁不是天天吃这些啊!啊,对了……你看到我们娘儿们吃的这些,可都是我的体己钱、绝对没有花用公中一分钱哪!”
      
      叶蓁蓁怒极反笑:“二婶子可真会当家!我这个大活人去没去忠毅伯府,您这个当家人竟然不知道?那门上也该换人了!回头大姐二姐溜出府去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败坏了我们家的名声,您还以为她们乖乖在家呢!”
      
      “你胡说什么?”叶明珠怒道。
      
      叶蓁蓁一笑,“我就开个玩笑,姐姐这么生气做什么!难道竟被我猜中了?原来大姐姐二姐姐已经偷偷跑出去好多回?哈,这事儿传出去……那可是败坏我们宁乡伯府名声的大事儿呢!”
      
      要说这样的丑事儿,现在确实还没发生。
      
      但叶蓁蓁知道,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叶明珠和叶璎珞都没能说上亲。她二人年纪渐长、急不可耐,后来还真的做出了私底下悄悄溜出府去做出些去伤风败俗的事儿,令宁乡伯府丢尽了颜面!
      
      所以这会儿敲打敲打她们、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叶明珠与叶璎珞对视了一眼。
      
      她们确实也曾经悄悄买通了门上的婆子、溜出去玩过几回……
      
      此时被叶蓁蓁揭穿,她们不免有些心虚。
      
      叶明珠色厉内荏地说道,“你——”
      
      叶蓁蓁没理会她,却看着罗氏,继续说道:“二婶子,我是府里最小的,主持中馈、兴家理事的事儿原也不该我来说。婶子见天的开源节流,这本是好事儿!可您看看、您这个当家人,就给寡嫂吃这个?”
      
      “再一个,我要问问婶子,这都已经入了冬、前几日都已经下雪了,我和我娘今年冬天的衣料在哪儿?上个月和上上个月的月钱又在哪儿?该我们娘儿俩的冬炭……在哪儿?”
      
      “这些事儿若是被外头的人知道了,会怎么说?是说二婶子您苛待寡嫂?还是说、原是二叔让您这么做的?抑或是,祖翁让您这么做的?又或者是祖母让您这么做的……”
      
      随着叶蓁蓁的质问,罗氏的脸色渐渐铁青。
      
      她突然“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瞪着一双大眼凌厉地看着叶蓁蓁,沉声问道:“五娘子,这就是你的家教?”
      
      其实,就连叶蓁蓁自个儿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底气、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勇气,才敢来和二婶争这些个。
      
      但前世的她,和娘亲忍气吞声了许多年,最后也没能换来除了祖母之外的府里人的善待。
      
      所以——
      
      忍,又有什么用?
      
      那便索性不忍了!!!
      
      于是,叶蓁蓁毫不退让的说道——
      
      “婶子说得对!我打小儿就没了爹,自然不如大姐姐二姐姐的家教好!婶子也不用时时刻刻地提醒我、我爹已经死了!又或者是,婶子在提起我的家教时,可曾想过我那死在异乡的爹?我爹为了家国才死在任上,他若泉下有知,晓得我和我娘亲短衣少食的,他会怎么想?”
      
      “今儿婶子不说清楚这道理,那我就去问问祖母、去外院问问祖翁,又或者去隔壁的忠毅伯府问问我的干娘!看看外人是怎么说的!”
      
      罗氏被气坏了。
      
      “你还要我说多少遍!你只看到我这桌上有鸡有肉的,那也是花了我的体己钱……你要怪,就怪你娘舍不得花她的体己钱给你买吃的!”
      
      叶蓁蓁,“说起体己钱,那我便要好好问一问二婶子了。为什么我和我娘这个月、上个月、上上个月的月钱还没发?我们没钱去外头买吃的,婶子却这样有钱,买鸡又买肉?难道说,婶子花在这上头的体己钱、竟是把我和我娘的月钱克扣下来了不成?”
      
      “你胡说八道!”罗氏暴跳如雷,却避过月钱不谈,怒道,“就你娘金贵?府里谁不是吃这个的?人都不说、就你……就你娘话多?”
      
      叶蓁蓁冷冷地看着罗氏,“婶子的意思,我们宁乡伯府阖府上下的主子们、除去吃斋的祖母,别人吃的都和我娘一样?”
      
      “那可不是?”罗氏习惯性地哭起了穷,“你是不当家不晓得柴米油盐贵!这米都涨到了二十文一石、霜炭也要五十文一担,就连最下一等的棉布……都要五百钱一匹!今时不同往日,再府里哪儿还有余钱天天买鸡买鱼的!”
      
      叶蓁蓁再不理她,收拾好了她娘的饭菜、拎着食盒就往外走!
      
      她一走……
      
      二房的娘儿仨就相互交换了个眼色,大有“这傻子终于走了”的意思。
      
      叶明珠却长了个心眼儿,扬声问道:“五妹妹,今儿个真是对不住,真不晓得你没去忠毅伯府,就没备下你的饭菜,要是肚子饿了你就去灶上看看、还有没有剩饭啊……”
      
      说着,叶明珠得意地笑了起来。
      
      叶蓁蓁已经拎着饭盒走出了二房的小院,听到了叶明珠的话,她回过头,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我吃不吃得上饭,这不妨事……没有打扰到二婶子和两位姐姐用饭就好。既然府里的主子吃的都是一样儿的,那我便去祖翁那儿看看,瞧瞧祖翁的饭菜是不是和我娘的一模一样!”
      
      说完,叶蓁蓁也不理会二房娘儿仨的表情,拎着食盒快步朝二门走去。
      
      二房的娘儿仨顿时瞪大了眼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