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叶璎珞后知后觉地闭了嘴。
      
      罗氏与叶明珠则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只见祖翁背负着双手走到了那只已经摔倒在地、碎成了八大块儿,且盘子碟子碗也摔得粉碎、饭菜汤汁混了一地儿的那处……
      
      他蹲下,仔细地看了看洒在雪地里的残羹剩菜,突然冷笑了起来。
      
      “康妮儿啊,去把我屋里的饭菜端出来。”
      
      康嬷嬷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是,转身去了书房;很快又出来了,手里还端着个托盘。
      
      行至祖翁处,康嬷嬷端着托盘朝他矮身行礼:“伯爷!”
      
      祖翁从托盘里拿过一碗……鸡汤,又看了洒在雪地里的那滩残羹剩菜,笑道:“大儿媳得了个鸡爪、右边儿的,我分得一个左边儿的?夫人茹素、吃不荤腥,蓁蓁今儿没饭吃……”
      
      “那这只鸡的鸡腿、鸡肉呢?”祖翁问道。
      
      罗氏张大了嘴。
      
      祖翁道:“康妮儿,你再走一趟,让你家三少夫人和三娘子四娘子过来……啊、对了,让她们把今儿中午的鸡汤也带过来!还有,把在灶上做活计的也叫来!”
      
      康嬷嬷应了一声,将那托盘放在一旁,匆匆走了。
      
      罗氏万万没有想到……
      
      伯爷居然会调查一只鸡的下落???
      
      一时间,她心里七上八下,很是不安。
      
      过了一会儿,三婶米氏领着三娘子叶澜澜与四娘子叶泠泠过来了。
      
      叶泠泠的手里还端着个托盘。
      
      管灶上活计的媳妇子丁氏畏畏缩缩地跟着……
      
      走在最后头的康嬷嬷,手里也端着一个碗。
      
      这下着雪的极寒天气里,罗氏莫名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隐约觉着有些不妙。想溜、不敢;想派人赶紧送信出去给她的夫君……也不敢。
      
      这时,三少夫人米氏上前朝着祖翁行礼问安,“儿媳请伯爷的安!”
      
      叶澜澜与叶泠泠也跟着母亲、向祖翁行礼问安,“孙女儿给祖翁请安了!”
      
      祖翁嗯了一声,直接问道:“今儿教你们来,是想问问你们……午饭时可曾用了一道鸡汤?”
      
      米氏一向有些怕公爹,也不敢抬头,低声答道:“回伯爷的话,并没有。”
      
      祖翁一怔:“没有?”
      
      米氏不敢抬头正视他,只好微微侧头,示意女儿上前。
      
      四娘子立刻端着托盘上前:“祖翁请看,这些便是我和娘亲、三姐姐的午饭。就只三碗饭焦和一碗腌菜。康嬷嬷到的时候,咱们已经用了些米饭和腌菜啦,另外这两道是我们自己用小炭炉做的——这碟子腊鱼是前些天我舅母送过来的,这一碟是我娘用菽豆发出来豆芽、用滚水焯热了拌酱吃的……”
      
      祖翁看了罗氏一眼。
      
      罗氏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胡、胡说!明明就有、除去夫人房里之外……各房都有、各房都有一道党参黄芪红枣鸡!”
      
      “并不曾见到。”米氏垂首回答,语气坚定,看也不看罗氏。
      
      罗氏怒道:“你——”
      
      猛然得见祖翁面上的表情,罗氏顿时如鲠在喉,讪讪地不敢再说话了。
      
      “丁四家的,我问你,今儿晌午府里的菜单上是怎么列的?”祖翁淡淡地问道。
      
      丁四家的垂下了头:“回伯爷的是,今儿的午饭……主子们是三菜一汤,腊鸭腿、蒸冬葵菜、另外还有一道菽豆拌腌菜,一份党参黄芪红枣鸡汤。”
      
      “几只鸡?”祖翁又问。
      
      丁四家的小小声答道:“三、三只鸡。”
      
      “大房只得了半碗汤、一只鸡爪,三房没有……我这儿得了一只鸡爪,加总起来也不过才半只,剩下的那两只半呢?”祖翁又问。
      
      丁四家的“卟嗵”一声就跪了下来,“奴、奴婢不知!”说着,她便拿眼看向罗氏。
      
      罗氏只低着头、看也不看她。
      
      “你不知?灶上饭菜都是你领着人做的;各房的饭菜,也是你亲自送去,为何不知?”祖翁沉声问道。
      
      丁四家的被逼得没法子,便带着哭腔、朝罗氏喊了一声,“二少夫人……那我是说实话吗?那鸡斩头去爪的可全都送到您那儿去……”
      
      “放屁!”
      
      罗氏涨红了脸,跳起来指着丁四家的大骂道:“明明就是你这刁奴把鸡给偷吃了,居然还敢来诬陷我?”
      
      丁四家的一怔:“不、不敢!不敢啊二少夫人!这可是您特意交代的啊!”
      
      罗氏更是恼羞成怒,“胡说!我堂堂掌家二少夫人、我会交代你做这样的事?明明就是这你刁奴中饱私囊……你、你还犟嘴,仔细我找了牙婆子来、把你一家全卖出去!”
      
      她疯狂地朝着丁四家的使着眼色,大有“你先认了啊、回头我再贴补你”的意思。
      
      奈何丁四家更惧怕伯爷,自然是不敢认的,就哭天抢地的大声否认……
      
      “够了!”
      
      祖翁怒吼了一声。
      
      众人被吓得齐齐一震!
      
      罗氏再不敢说话、丁四家的也不敢哭了……
      
      崔氏跪下,“伯爷息怒!请仔细身子!”
      
      她是长媳,这么一跪……
      
      叶蓁蓁也跪了下来。
      
      米氏连忙领着三娘四娘也跪了下来。
      
      叶明珠心思活泛些,虽迟了一步、却也拉着妹妹叶璎珞跪下了。
      
      只剩下罗氏一人呆呆的站着。
      
      祖翁阴沉着脸,质问罗氏:“我年纪一把了,还要我亲自出面来稽查一只鸡的下落?传出去、惹不惹人笑话???”
      
      罗氏兀自犟嘴道:“伯爷容禀,儿媳是太信任丁四家的,才会把灶上的事务一应托付给她,儿媳也想不到……丁四家的她会做出这样的事!”
      
      丁四家的目瞪口呆,终于回过神来:“不是、二少夫人你说话可得凭良心啊!可是您吩咐的,大菜肉菜的,分大房点子鸡爪鸡头、猪皮骨头的就够了!三房不用管她们……奴婢可是按着您的吩咐来的啊!”
      
      “那我说过让你克扣伯爷的吗?”罗氏怒道。
      
      丁四家的急道:“今儿分食盒的时候二娘过来说不必留五娘子的饭了,又说她和大娘子爱吃整鸡,要一人一只,还点名要喝鸡汤,奴婢这才……”
      
      说到这儿,丁四家的意识到了什么,满脸惨白地冲着祖翁的方向喊了一声:“……伯爷!”
      
      罗氏亦自知大事不妙,便也瞪大了眼睛看向祖翁。
      
      祖翁转头朝崔氏、米氏说道:“这大冷天的、跪在雪地里做什么?快起来!让孩子们也都起来吧!”
      
      罗氏与米氏便领着孩子们起来了。
      
      叶明珠与叶璎珞也跟着站起身……
      
      只是,还没等她俩站直身体,便收到了祖翁震怒的眼神!
      
      姐妹俩腿一软,又跌跪了下去。
      
      祖翁淡淡地说道:“崔氏,待会子你去夫人处回话,就说是我说的,以后府里就由米氏掌家!另外,派人送信去书院,让老二赶紧回来。老二回来以后就让把罗氏送回娘家去好好反省,大娘子和二娘子也送回外家去……”
      
      崔氏不敢忤逆公爹、便应了一声是。
      
      罗氏面色惨白、瘫倒在地。
      
      米氏迟疑道:“伯爷,这、这不合规矩吧?且儿媳也不曾管过家,就怕出什么纰漏……”
      
      祖翁叹气,颓然说道:“咱们这个家,已是大厦将倾了,再大的纰漏又算什么?不过就是我两眼一闭、你们全都去乡下种地吧!”说罢,他长叹了一口气,负着双手离开了。
      
      崔氏与米氏面面相觑。
      
      良久,罗氏才尖叫了一声,“不、不!!!”
      
      她一蹦三尺高,厉声说道:“你们谁敢动我——”
      
      米氏被吓住,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看向了崔氏,崔氏先是冲她使了个眼色,又朝着丁四家的方向呶了呶嘴……
      
      米氏这才明白过来,连忙吩咐:“丁四家的,你还不快快把二少夫人扶回房里去!”
      
      丁四家的顿时如打了鸡血般弹跳起来,上前就“扶住”了罗氏,也不管罗氏愿不愿意,拖着她就往二房走……
      
      叶明珠与叶璎珞对视了一眼,急急地追了上去。
      
      “哎你竟敢对我娘无礼?”
      “丁四家的你是不是找死啊!”
      
      直到二房的人都离开了,米氏这才焦虑不安地上前拉住了崔氏的手,“大嫂子这可怎么办啊,我、我可从来也没管过家!”
      
      崔氏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那死去的夫君与罗氏的夫君才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按说两家就应该一荣俱荣、更亲近些。
      
      可自从叶伯轩的死讯传回来以后,罗氏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处处针对、苛待她和蓁蓁,反倒是庶三房的米氏时不时过来陪她说说话、恰到好处的送点儿并不贵重却又十分实在的东西过来。
      
      这些时日,罗氏欺压大房更加猖狂,崔氏简直觉得日子没法过了!
      
      现在伯爷让米氏掌家、又让罗氏回娘家去反省?
      
      外头不知道的,怕是又要说宁乡伯老眼昏花、嫡庶不分了!
      
      不过,伯爷于震怒之中已经下令送走罗氏、又让米氏掌家,短期内怕是不会改了。不管怎么说,先把这个冬天渡过去吧!
      
      “不妨事!”崔氏只得安慰米氏,“你自个儿不也有个小庄子,我看你也把你那庄子打理得极好,就这么慢慢来,不懂的事儿只管来问我。好了我得去给伯爷办差、传话给夫人去了,回头你也来,看看夫人怎么说。”
      
      米氏心乱如麻地点了点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