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小花端着水盆出了小厨房,迎面正碰上站在门口的碧鸢。
      
      碧鸢今年十七,生得瓜子脸杏眼樱唇,皮肤白皙,身段玲珑有致。此时站在那里脸色有些讳莫如深,估计是听到刚才那段对话了。
      
      她斜睨了小花一眼,也没说其他,“我起来见你不在,就出来准备洗漱。”
      
      小花没露出其他神色,也没有提房里只有一个脸盆她拿了碧鸢怎么出来洗漱,只是小声说道,“我刚洗好,准备给姐姐打水回去呢。”
      
      话毕,便跟着碧鸢一起回屋了。
      
      小花今年才十四,细胳膊细腿的。别的姑娘们长到十四都发育的很好了,唯独她也不怎么见发育。除了那张脸精致秀美与个头不像孩童以外,身板还和孩童一无二致,纤细干瘦得厉害,胸前只有那么一点点凸起,不认真看根本不显。
      
      此时端着个脸盆,里面装着水,总让人感觉怕水撒出来,或是担心那细瘦的胳膊要断了。
      
      碧鸢也是见这一幕,想到这小丫头刚才说的那话,心中有些不忍,接过小花手里的盆子。
      
      “我去洗漱,你先回屋把自己好好收拾收拾。”
      
      “是。”
      
      小花回到屋,重新给自己梳了个双丫髻,把衣袖裙角捋平整,也没带什么珠花头饰,便坐在床边等碧鸢回来。
      
      碧鸢回来后,坐在妆奁盒子前,细细的给自己涂了一层面脂,描了下眉,又在唇上摸了点口脂,才扭过头来看一直垂头坐着的小花。
      
      “站起来我看看。”
      
      小花半垂着眼睑,站起来让碧鸢端详。
      
      一袭湖绿色的丫鬟统一服饰,这是锦阳候府大丫鬟才能穿的衣裳。巴掌大的小脸上嵌着一双大而明亮却又带着一丝妩媚的眼睛,身板纤细瘦弱,神情却是恭敬中夹杂着胆怯。
      
      刨除那双漂亮的眼睛,还只是个孩子。
      
      碧鸢心里叹了一口气,慢慢放下心来。
      
      少爷突然把这本是院子里洒扫丫头的小花提出来填了大丫鬟的空缺,下面有流言说这小花是专门在少爷回来的道上卖弄风姿才得了少爷的眼。又见少爷把人安排在她屋里让她带,碧鸢当时着实憋了一口气,心想到时候一定要狠狠治治这个不安分的丫头。
      
      谁知道见着人,才发现只是一个才十四还没怎么发育的孩子。平日里对她也是恭恭敬敬的,打扮也不出挑惹眼,正是爱美的年岁,头上连朵花都不带,更不用说擦脂抹粉。又通过这几日暗中观察,碧鸢才发现这丫头确实是个不挑事的,也是个安分的,才提出带她去上值。
      
      估计当初之所以会被少爷提起来,也是因为颜色鲜嫩眼睛美丽罢了。
      
      打小侍候少爷,碧鸢还是知道少爷不是个什么好色之辈的。只是生性、爱美,贪看美好的的事物,身边近身侍候的丫鬟一应全是颜色好的,包括院子里的洒扫丫头都要长得不错的。
      
      一个孩子,即使再精致漂亮,又能怎样?更何况也只是那张脸还算不错,她现在应该注意的应该是柳枝、翠兰那些年岁大些的丫鬟才是。
      
      碧鸢看看外面的天色,站了起身,“走吧。”
      
      小花也没出声,跟在碧鸢后面就出去了。
      
      锦阳候府占地颇大,前院不提,光是后院大大小小的院落就有许多。除过侯爷和夫人住的正院,老夫人住的敬慈院,世子的鸿皓院,四少爷阮思义的锦绣院算是整个侯府最为华丽的院落了。
      
      锦绣院是一座两进两出的大院子,正院两进屋子,第一进正房是四少夫人乔氏住,四少爷则是住在第二进的书房里。两进屋子后面带着一个小花园,小花园的边角里有给丫鬟婆子们住的偏院还有东西跨院。东西跨院此时是空着的,留待以后给四少爷的侍妾还有姨娘们住。
      
      四少爷今年十七,新婚不久,娶正妻乔氏。乔氏长得不好,不得四少爷喜欢,两人新婚那天就闹了矛盾分房住,这是整个锦绣院上下都知道的事。
      
      到了正院第二进的书房,碧鸢和小花轻手轻脚的推门走进去,
      
      书房是一明两暗三间屋子,东间是睡房,西间是四少爷的书房,中间的堂屋里摆着一张八仙桌和几张椅子,正中的墙壁挂了一幅四少爷的墨宝高山流水图并两副字,看起来淡泊宁远。
      
      头天夜里上夜的翠兰见碧鸢来了,并没有交值就走,而是转身又进了睡房,估计是去叫少爷起身了。
      
      少爷虽然已经成婚,但还未领到差事,平日里还是像以往那样每日去前院书房和先生学习,十几年如一日,所以是没有什么懒觉可以睡的。
      
      碧鸢暗暗的瞪了翠兰背影一眼,也跟了进去。
      小花无视她俩的机锋,见无人理会她,便转身交代门外的二等丫鬟夏桐把少爷洗漱要用的物什端进来。这些事她上辈子也不是没做过,此时也不用人教。
      
      夏桐眼神闪烁了瞄了小花一眼,便去准备了。
      
      此时大丫鬟柳叶走了进来。
      
      柳叶今年十七,生的高挑丰满,杏眼高鼻梁,身段凸凹有致很是撩人。进来瞅了小花一眼,也没说其他,就匆匆进了里间。
      
      小花和夏桐两人把洗漱要用的物件儿端进里间,夏桐把水盆放在案几上,就低着头出去了。
      
      二等丫鬟没经过召唤是不能随意进屋里的,平时就在门外侍候,就算进来也是干些杂活不能长时间呆在里面,更何况旁边还有三个大丫鬟虎视眈眈的盯着。小花属于一等丫鬟,倒不在此类,不过此时她也和夏桐一起退了出去。
      
      也就男人天生愚钝,没有看出三个女人之间的刀光剑影。
      
      小花光低着头就能感觉到其间的官司,还不如退到外间,老老实实离远些。
      
      外间几个二等丫鬟正在圆桌上摆早膳,见小花退了出来,都是撇嘴笑满脸讥讽,小花仿若没看见找个角落站着装木讷。
      
      片刻后,四少爷在三个大丫鬟的簇拥下走到桌前坐下。几个二等丫鬟磨磨蹭蹭,直到柳叶忍不住咳了一声,几人才垂头出去。
      
      第一天当差小花就有些受不了这种气氛了,真不知道她上辈子怎么能够忍受还和那些女人明争暗斗了那么多年。
      
      可惜现在她只能忍着,谁让她回来的时间非常不凑巧。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刚好在四少爷发话提拔她的时候,她能叫着说不要当大丫鬟吗?一个不入等的洒扫丫头费尽心思一步登天,扭头又说不要了,别人还不把她当妖怪看。
      
      小花现在只想不惹人注意,所以只能夹起尾巴老实做人。
      
      小花已经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可是明显屋里多了一个人,四少爷阮思义就想起他刚提起来的那个脸蛋精致有一双很漂亮眼睛的小丫头了。
      
      “这是那个小丫头?”四少爷问的对象是碧鸢。
      
      因为当初他觉得人看起来不错,就把人交给碧鸢带着了。
      
      碧鸢笑着道:“是的少爷,我带了小花这丫头几日,觉得她不毛手毛脚的了,才带她来当值。”
      
      “哦。”四少爷没在说其他,继续用膳。
      
      上辈子的剧情是小花急于表现插了碧鸢的话,引来少爷的注意,又因善于讨巧卖乖第一天当值就入了四少爷的眼,更是喜欢让她在身边服侍。小花的目的是达到了,三个大丫鬟却从此视她为眼中钉,觉得这丫头年纪小小就不是个简单的,又思及她的上位不正,三个人联手开始排挤她。
      
      这辈子因为小花一直垂头肃立,也不冒头表现,四少爷转眼便把这个当时让他惊艳不已的小丫头扔脑袋后面去了。
      
      一直垂眸肃立的小花这才松了口气,徘徊在她头顶上的三道宛如钢刀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移开。
      
      这三个大丫鬟斗得越来越厉害了,不但内斗,还一起防范任何人入四少爷的眼。她上辈子怎么就那么蠢呢,看不清形势一头撞了进来,还觉得自己得了少爷的眼不懂得收敛锋芒得意洋洋心中暗喜,殊不知那点遮掩根本瞒不住人,早就碍了人眼。
      
      那时候自己在想什么?
      
      哦,对了,她在想自己苦了那么多年,被转卖了那么多次,好不容易来到锦阳侯府这个富贵窝儿,一定一定不要再离开了。为了不再挨饿挨打不再过以前那种苦日子,她摸清楚大概情况,就急不可耐的想当人上人。
      
      殊不知锦绣院表面平静,鲜花似锦下是烈火烹油。
      
      先有新进门四少夫人不得宠,后有府中流言说夫人要给四少爷房里添人。锦阳候府规矩严格,府中少爷没成婚之前不允许有通房丫头,一旦逮着哪个丫头勾搭了府中年幼的少爷,轻则逐出府,重则当场杖毙。四少爷成婚之后,院子里众丫鬟就开始蠢蠢欲动,此流言一出众丫鬟个个翘首以待,四少爷贴身服侍的三个大丫鬟也开始明争暗斗起来。
      
      一个毫无根基外卖进府的丫头,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撞进来,也合该被人当靶子打。
      
      那时候的她还不懂为啥一下子所有人都针对她,只觉得别人是羡慕妒忌自己得了少爷的眼,甚至委屈之后,更加得意招摇洋洋自得不知收敛。
      
      等所有明里暗里的手段冲她而来,她吃了几次亏,才知道害怕。可是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只能抱紧少爷的大腿,爬了他床讨了他欢喜,夹缝中求生存。
      
      小花一直都知道自己长的不错的,尤其来到锦阳侯府生活好了,更是大变样。一起初少爷就喜欢她,她更会投其所好,等渐渐长开了,少爷更是宠爱她非常。她上辈子很是风光了一些时日,少爷也确实事事向着她。
      
      先是通房,后来她一子半女没生,还被开了脸晋了姨娘。
      
      于是她更加得意了,明里暗里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等到上辈子死的那一刻她都还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还是重生回来,细细思索才懂——
      
      真是应了那句话,人不把自己作死一次,永远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蠢!

  • 作者有话要说:  ps:嘿嘿嘿嘿,小花花回来的时机不好,所以只能缩着脖子做人。四少爷不是男主,嗯,就酱紫……
    各种打滚求收藏,求花花,你们懂得,嘿嘿嘿嘿嘿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