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花子的奇妙冒险》下限君一路好走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12 10:53: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 ...

  •   我叫山田花子,是个平凡的大学狗。
      
      每天凌晨四点起床,吃完早饭之后开始晨跑,早上六点上第一节大课,中午十一点半去学校附近的餐馆吃一餐儿童套餐,或者自己回家弄个营养均衡的三明治,顺便再喝一杯咖啡,下午一点继续回学校上课,最喜欢的是每周四下午的人体解剖课。
      
      是的,说起来有点下流,当我看到那些人体里的血管,尸体展现出来的各种病症导致的组织变化的时候,其实我是有那么一咪咪小兴奋的。
      
      哦,忘了说明了,我今年二十岁,去年刚刚考上某个著名大学的医学部,是一只名副其实的学医狗了。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考医学部,大概是因为曾经有个劝我学医,天打雷劈的家伙说过我有当医生的天赋——我真tm信了他的邪。
      
      我的天赋肯定不是临床医学,而是法医吧?
      
      啊,话题扯远了,是的,我所过的就是这样波澜不惊,十分平静的生活。
      
      很好,我很喜欢。
      
      但是,即使是这样平凡的我也是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的。
      
      从我五岁开始,我的身边就跟着一个除了我之外谁也看不见的“好朋友”,如果问她是怎么出现的,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能确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往后十五年的人生之中,这个秘密一直是我十分自豪的存在。
      
      她和我一起成长,陪我晨跑,和我一起挑灯夜战,在我做饭不小心打翻盐罐的时候一把把盐罐捞起来……等等等等……不,没有,我没有拿她用来作弊,虽然她大概清楚的看到十公里以外的苍蝇哪两只脚在搓来搓去。
      
      不仅仅是目力惊人,她的力气也大得惊人。
      
      在我十岁那年,有那么两个不开眼的小流氓在我回家的路上把我给堵住了,他们本来的意思大概是想劫个财什么的,结果却被打飞了。
      
      我当时看着卡在墙里拔都拔不出来的两个鸡冠头慌得一批,还以为死了,哆哆嗦嗦得打了急救电话,哭着跑去了最近的警署报案。
      
      然而事实证明,这俩小流氓除了被卡在墙里之外其实屁事都没有,骨头都没断一根。
      
      随着我对”好朋友“的理解加深,我逐渐明白了他们其实并不是没事,而是在被打飞出去的一瞬间伤口就长好了。
      
      一开始“好朋友”只是拥有使伤口迅速愈合的能力,这项能力随着我对人体结构愈发熟悉而发展出了各种各样的玩法……呸,是用法。
      
      这个以后再说。
      
      我对于我前二十年的人生回忆也就是到这里为止了。时间线还得拨回现在。
      
      今天学校运动会,一整天没有课,我本来是打算去解剖室蹲一天,加深一下我和各种手术器械的感情,但是老师告诉我解剖室今天锁了,于是我只好另做打算。
      
      正好在大一时期就认识的学姐在某个高中当医务老师,我们的关系相当不错,她甚至表示如果我不想到大医院去当医生的话可以介绍我去比较好的私立学校当医务老师。
      
      我非常感谢她的良苦用心,但是还是拒绝了,因为当医务老师不能解剖尸体。
      
      从我的学校到她任职的高中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我特地买她非常喜欢的鲷鱼烧去看她。学校访客需要登记,于是我选择翻墙。
      
      “学姐!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原本打算给她一个惊喜,我突击高举着装鲷鱼烧的袋子,一脸撒娇样的拗了一个我觉得很可爱的姿势,满脸都是笑容。
      
      ……
      
      然后我看见了两个肌肉,身材,长相都不怎么像高中生,而且十分不良的年轻人浑身浴血的站在医务室当中,而他俩中间,一个蓝色,仿佛神灯精灵的肌肉兄贵正在猛摇一个绿色的蜜瓜精,摇得蜜瓜汁都要出来了。
      
      而我的学姐,躺在地上,衣服扣子都开了——说起来非常下流,我觉得这个画面很暴力,还有点限制级。
      
      因为我的突然闯入,气氛变得十分尴尬,神灯精灵还卡着蜜瓜精不放,但是他们四个都在看我。
      
      ……感觉时间的流速都变慢了呢。
      
      我陷入了叫“救命”还是说一句“打扰了你们继续”的选择困难之中。最后处于义气考虑,我决定带学姐一起逃跑。
      
      我看了看两个小兄贵,又看了看掐在一起的神灯精灵和蜜瓜君,最后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七窍流血的学姐,然后踮起了脚尖,跟猫一样跑到学姐身边,抓住她的衣服拖着她想往医务室外面跑。
      
      大概是因为我的乱入,给了被卡住的蜜瓜君喘息的机会,说时迟那时快蜜瓜君的手上流出了大量的蜜瓜汁,伴随着蜜瓜汁喷出来的还有一些亮晶晶的绿色晶体,看上去应该是绿宝石……啊,其实我没有看得很清楚,不过我的“好朋友”看得很清楚就是了。
      
      大概是为了摆脱蓝精灵的钳制,喷发出来的绿宝石打击范围很大,几乎涵盖了整个医务室的空间。
      
      简单来讲呢就是……会殃及到我这条无辜的池鱼。
      
      还有学姐。
      
      就那么一瞬间,站的离我比较近,衣服上挂着非常夸张大金(铁?)链子的那个小兄……弟,突然冲过来,用那一身腱子肉挡住了往我和学姐这边喷的绿宝石——然后仔细一看其实大部分都打在了蓝精灵身上。
      
      “真是够了,”小兄……弟用那种很低音炮,甚至能听出一丝淡淡的直男癌的声音说道,“麻烦的女人。”
      
      哈?你们在医务室斗殴猥亵女医务老师破坏学校财产居然还说我麻烦?exm
      
      摸个鱼的功夫其实我已经把学姐治好了,而显然那边的蜜瓜君在被a了一顿之后意识到不能正面刚蓝精灵,于是打算逃跑。
      
      ……不赔医疗费想逃跑?
      
      窗都不给你。
      
      “好朋友”从窗外冒出头来一拳a在了他的脸上。把他从窗户打到了医务室门口,刚好掉在另外那个小兄贵……不,小兄弟面前。
      
      “什,什么……居然还有……?”他躺在小兄弟脚边上一脸的震惊。
      
      我觉得他大概没时间惊讶自己的脸挨了这么一拳还没有破相这个问题,因为接下来他就被蓝精灵给就地打桩了。
      
      那个音效,说真的三百六十度立体环绕相当洗脑。
      
      补刀是个好习惯,不管怎样先打到再起不能总是没错的。
      
      反正能治好,对吧?
      
      看着那个打架很吵的小兄弟似乎打算就这样带着另外一个逃学,我觉得我也可以拖着学姐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是我转身还没过三秒就被那个至少一米九高我三十多厘米,浑身腱子肉看得我难受的小兄弟一把揪住了后领子。
      
      “你,跟我走一趟。”
      
      ......有、有话好好说,把你身后那个蓝精灵收起来先。
      
      

  •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下新文呗
    【综】我每天都在想寿退社
    山田花子,今年二十一岁,梦想是过植物般欣欣向荣的生活。
    一年以前,被看似和善实则黑的压匹的表叔拐去某个意大利水产公司打/黑工了。
    哼,说什么五险一金包吃包住升职无压力员工关系好……呸……
    假的,都是假的。
    公司的最大老板是个老头还是个戏精圣父,他收养的儿子是个暴娇逗比,手底下那群一个个包装一下能直接当漫才演员出道——我觉得我再不找个人嫁了远离这个见了鬼的公司我迟早是要翻船的。
    ——嗨嗨,那边那个一米九五的帅小哥,我有钱有颜有学历,不用你养我我可以养你啊!考虑下噻!
    ——
    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的后悔。
    早知道他喜欢温顺柔弱的妹子,我就该装到他被我骗婚……
    什么?之后?之后谁管啦,我只是想骗个长得还算顺眼的人和我寿退社而已啊。
    ——
    某一米九五据说喜欢柔弱大和抚子的帅小哥:呀嘞呀嘞DA☆ZE。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