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归》林落风痕 ^第4章^ 最新更新:2014-08-24 21:06: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得失 ...

  •   
      清晨落下一阵雨,城中的巷子更添了几分幽深,街上的行人少了许多。客栈伙计清早起来,里里外外打点妥了,站在屋檐下望着天发呆。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才回神,想是有客人起了,忙堆起笑脸转头看去。这一看却是一愣。
      
      走过来的青年,靠着服色与身形才认出来,是昨晚来投宿的客人。当时光线太暗,不曾看得清,印象中是个落拓不修边幅的江湖客。此刻见他束好发,清清爽爽地走了出来,端的是好容貌,饶是伙计见多了南来北往的客人,也不由暗自称奇。
      
      罗隐交代了伙计几句后,就出门先往车马行走了一趟,待到日影偏西,他要办的几桩事都已妥当,正往回走时,经过一家酒楼,却冷不防从里面扑出一个少女,眼看着就要撞入他的怀中。
      
      他身形微动,轻巧地避了开去。
      
      少女这一扑空,身形晃了晃,险险地站稳了。一抬头,一双大眼睛扑闪着,秀美的鹅蛋脸上挂满惊慌,隐含期待地看着眼前的青年,脆生生喊道:「大侠救命!」
      
      又见一群手抄家伙的人,也从酒楼里奔了出来,恶狠狠地上前抓那少女,一边嚷着:「臭丫头,敢上醉仙楼吃白食,看你能往哪跑!」
      
      少女一瞄腰,向旁闪过,躲到了罗隐的身后,拽住了他的衣摆,哀声道:「求你——」早已想好的说辞与哀求还未出口,就被青年的动作打断了。
      
      罗隐一言不发,取出一块碎银,递给了讨债的伙计,然后绕过这一大群人,继续往前走。
      
      酒楼的人收到饭钱自是相安无事,也不再纠缠,收拾起家伙回去了。只留下那少女站在原地,望着那青年的背影愣神,忽而一跺脚,追了上去。
      
      她此前就见过这青年,清早在一条巷子里,看着他救下了一个被诬偷了包子而遭到毒打的孩子。他虽是面无表情,但不顾泥泞脏污,俯下身抱起那孩子,带着他去医馆。
      
      黑色的衣,冷峻的神情,看似不好接近,却出人意料的有着柔软的内心。她对这青年好奇起来,可还没等她决定跟上,就在大雨中失去了对方的身影。
      
      方才百无聊赖地坐在酒楼上,竟然看到失之交臂的那人从楼前经过,顿时就想了个点子,假扮作身无分文从酒楼里逃了出去,盼着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上演。
      
      救倒是救了,但和她想的有点不一样。虽是为她解了围,倒像是嫌一堆人麻烦挡了他的路一样,从头到尾也没看她一眼。可是既然让她遇到一个难得的好人,岂可轻易错过。
      
      「恩公请留步,小女子无以为报,不如,不如——」
      
      少女一个跃步到了罗隐身前,站得稳稳当当,言语之中也信心满满道:「不如让我给你看个面相吧。」
      
      但见青年不予理会地往前走,她忙跟上两步,「这可是我的家传绝学,轻易不帮人看的。」一边说着一边往青年脸上细看,瞅了两眼却大为惊奇道:「恩公一身正气,按理说不会有邪祟近身,可怎会有如此奇异的面相——」
      
      她眼珠子一转,忽然拍手笑道:「但恩公既然遇上了我,就不必担心,我这有块玉佩,有驱鬼辟邪之效,只要带在身边,任何妖魔鬼怪都不会近身。」
      
      说着将玉佩捧到青年面前,眼神殷切地看着他。
      
      罗隐脚步顿了顿,侧过头淡淡道:
      
      「留着下次抵饭钱。」
      
      说完,他拔身而起,跃上了屋脊,几个起落间就不见了踪影。
      
      少女举着玉佩,呆呆地立在原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的方向。她虽然见过一些拿着刀剑棍棒的江湖人,可还是头回见到真有人能飞檐走壁,想着哥哥说的没错,中原人果然深不可测。
      
      罗隐要了这家客栈唯一一间带院子的客房,也是为了避开闲杂人等的相扰。他走进屋子,见果然按他的吩咐,没有伙计进来过,连打扫和送食都不曾。
      
      他将从集市带回来的东西搁在案上,然后往内屋走去。
      
      才进门坐下,就听一声碰撞声,只见一个人影蜷缩着倒在地上,原是从榻上翻了下来,又碰上了几案,此时勉力挣扎着想爬起,却笨拙得半天起不来,手脚的动作也很不协调,有种不知道该往哪摆的感觉。
      
      他想他是不能好了,就这么冷眼地看着,形容不出心底是什么感觉。
      
      若是在其他任何地方,遇见与叶子昀相似的人,哪怕是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他也不会想多看一眼。莫说不会有移情作用,恐怕还要尽力克制住内心的厌恶。
      
      天上地下,叶子昀都只有一个,不是其他任何人能够取代的。
      
      即使是二十年后,真的让他遇到了那人的投胎转世,但也不再是当初那个人,对他而言依然没有任何意义。
      
      可眼前这个,又是叶子昀吗?他无从下结论,心情复杂难明,但最后还是走了过去,轻轻拉起了那人,查看他有没有受伤,然后带着他到了榻上,他辨不清自己的心绪,如同意识不到那轻柔起来的动作、出神时的凝视是对着谁。
      
      他只是不由自主就这么做了。
      
      罗隐醒来时,身旁没有人。
      夜色正浓,清幽的月光透过窗棂,冷冷清清地洒落在另半边空无一人的榻上。
      
      最初那次发现那人不见了踪影时,他的心跳漏掉了一拍,第一反应竟不是惊忧,而是暗自期盼是否等待已久的渺茫希望终于实现了。
      可是很快他就失望了。即使渐渐地会有自主的动作,却仍是不明意义,终日懵懂无知无觉,连跌倒都浑然不觉痛。
      
      罗隐心中袭上一阵空茫的无力感,仿佛是在不见星光的黑夜,让人看不到出路,无数次地徘徊,却总在原地打转,日复一日地失去希冀。
      
      但还是起身寻了出去,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院子里的身影。
      
      那人黑发如瀑,映着月色的光泽。
      
      如今望去已有叶子昀昔日容貌的七八分,若有人瞧见了,都不会以为是鬼魅,只会觉得恍若神仙中人。虽在月下仍看不见影子,但推算下来月余后即可与常人一般无二。
      
      罗隐倚着廊柱,望着,只觉心中一点一点盈满了思念,就快被渴念撑破了,却不能走过去。仿佛是担心只要手抚上那人的发,眼前的一切就会幻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