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归》林落风痕 ^第1章^ 最新更新:2014-08-21 13: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喝酒的人 ...

  •   
      明月夜,短松冈。
      
      罗隐一个人,在荒郊独坐饮酒。几步之外是一片乱坟堆,野草杂生,断碑坠地,蝉噪声中,间或一两声夜枭的啼声,凄清得叫人心悸。
      
      饮酒的人却毫不在意,仰起头,单手扣着酒坛,冷酒倾泻而下,落入了他的口中,也溅在了他的脸颊上、前襟上。
      
      如水的月色下,他一身玄色的衣裳,冰冷肃穆如铁。
      
      酒坛已干,随手一抛,就轻巧地落在了数尺之外的地上。他垂下头,额上的发垂下,覆在半闭的眼帘上,说不出几分寥落。
      
      不知何时起,虫鸣渐消,忽而一阵风吹过。
      
      这个时节,入夜暑气方退去少许,未觉寒意。然这阵风过处,竟让人浑身都起了一阵寒颤。
      
      罗隐抬眼看去,明月藏入了云层之后,眼前夜幕中的景色迷离了起来。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四周充斥着看不见的东西,令人寒毛直竖。
      
      他却不为所动,环顾四下,身后几丈之外,斜挂着一盏白纸灯笼,不知是何时来此祭扫的人留下的。凝目而视,几以为可见那微弱的光照四周影影绰绰,仿佛黑夜中暗伏着不知名的生物。
      
      罗隐轻嗤了一声,他从不信鬼神之说,但眼前略显诡异的情景,无端让人想起古贤所言「耻与魑魅争光」,于是随手挥出,掌风到处,那灯笼噗的熄灭了。
      
      四周昏昏,偶有萤火微芒闪耀,再有者,飘飘荡荡的鬼火忽远忽近,随着这一片坟冢起伏。有新土还可见供奉的迹象,也有野坟孤冢与杂草齐平,碑碣破败,葬于此间之人的生平早已湮灭无闻。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谁人身前能知身后之事?
      
      他伸手去摸酒坛,却空空如也,才想起酒已饮尽,正欲起身离去,忽听得半里之外一声惊呼,他神色不惊,提气纵身,几个起落间,身形已杳。
      
      前方通往大道的岔路口有人伏倒在地,依稀辨出是一个妇人,应是方才惊呼之人,瞧着像是在昏暗之中不辨脚下之路而绊倒。
      
      然而罗隐心头忽而又起了奇怪的感觉,凝目观之,那妇人毫无声息,看似早已人事不知,而她的周围竟似漂浮着雾气状的黑影。
      
      未及细想,应敌时的本能让他探手去握剑,却忆起先前饮酒之时,早已将长剑解下搁于一旁,方才走得急了,竟忘了取来。
      
      「你这性子,只怕有一天与人决斗,上阵时才发现剑没带在身上呢。」脑海中不经意地响起了一人的朗笑声。许是方才喝多了酒,一时竟觉头痛欲裂。
      
      他动作微顿,随后从怀中摸出一把短刃,连着剑鞘一起掷出。短剑穿透了黑影,随即直直地下坠落地,四周漂浮的雾气随之向八方消散。
      
      罗隐走过去拾起短剑,又俯身查看那妇人的状况。事急从权,且他行走江湖独来独往,心中并无礼教之念,当下就伸手去探那青年妇人的气息与脉象。
      
      他于医道不过略通一二,但犹可分辨出那妇人脉象如常,以常理而断,倒像是受了惊吓而昏厥,不过片刻,但见眼睑微动、呼吸起伏,似乎就要醒来。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男子的呼喊声,像是寻人而来,渐渐地近了。罗隐站起身来,一个起纵间,身影悄然没入了夜色中。
      
      他浪迹至此,隐约听得附近的村庄为精怪鬼魅所扰,此前并未放在心上,然在目送那一男一女的身影远去后,转身回去拾起长剑,却听得一阵奇特的铃声,在空寂的荒野突兀地响起。
      
      于暮色之中,朦胧可见如雾气一般的生灵,原是四散逸开,却又再次聚拢起来,向着铃声传来的方向而去。起先他只有异样之感,现下却仿佛真能瞧见其形状,尤以其中一团黑影最为清晰。
      
      摸着怀中的短剑,竟觉得隐隐发烫,仿佛是方才穿过那团黑影时,不知刻下了什么印记。
      
      十里之外,篝火堆旁,有个装束奇异的法师,正一边喝酒吃肉,一边嘴里骂骂咧咧的,时不时地还对着一旁踢上几脚。常人的肉眼看去,除他以外空无一人,因而这情景透出了几分诡异来。
      
      「说得当年多么威风厉害,结果每回都给我坏事,简直是百无一用!」虽是失去神识后难免愚笨不堪,但比之寻常的凶鬼怨魂竟也远远不如。提到恨处,那法师转动手中的法器,盯着几尺外的一处,脸上渐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来。
      
      「任凭身前是何等英雄,变成了鬼还不是让我奴役驱使……」
      
      罗隐赶到时,正好瞧见了这一幕。四周似乎漂浮着很多他看不清的生灵,畏畏缩缩的不敢远离,似皆为这法师所制,而那团他瞧见过的黑影,蜷缩在那法师脚下,不知为何,那仿佛烙印在灵魂之上的痛苦,竟似在这一刻也传到了他的胸口。
      
      那法师正在下狠手折腾,忽然惊觉有人接近,抬头喝道:「谁人在此窥探?」
      
      篝火堆十步之外,有位玄衣青年,神色冷峻地站在那儿。法师心中一突,直觉此人不是易与之辈,于是悄悄地转动手中法器,想要催动周围环绕的一众鬼役。
      
      只听一声龙吟,然后是玉碎的脆响。那法师一时只觉寒意侵体,打了个冷颤,与此同时,所恃的法器已然断裂成两截,这一惊非同小可,手一松,仅余的半截玉柄也脱手坠地。
      
      他忍不住退后了半步,震惊、愤怒与心疼的神色混杂纠结在脸上,最终还是按捺下了怒意,向后一个翻身,匆匆忙忙使了个烟遁之术逃之夭夭。
      
      「可惜可惜,来迟了一步,让这恶道人跑了。」
      
      那人前脚刚走,就听着有人后脚赶到。罗隐转头看去,只见来的是个云游道人,穿得破破烂烂的,一见了他就咧开了嘴,笑呵呵道:
      
      「多亏了这位侠士毁了那人的法器,不然贫道对付起他来也颇为费力。」
      
      说着环视四周,啧啧道:「竟有如此之多……当真作孽。此番虽是被他跑了,但既已失了法器,今后当无能力再驱使鬼怪魂魄……」
      
      罗隐见此间事了,就转身走了,直到他走远了再也听不到身后之人念叨,那道士仍在滔滔不绝地说着:
      
      「……只可惜这些鬼役们,虽幸不曾害人性命铸成大错,但终归有违天道,怕是入不得轮回了。」
      
      罗隐慢慢地走着,恰逢月穿云而出,清晖似水,洒落青林间,惟旅客披霜而行,神情孤清,独寞寞于天地间。
      
      「原来世上当真有死后之灵,为何你的魂魄却不入我梦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