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恋爱手册[综]》指鹿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21 12:21: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手册第五页 ...

  •   
      雄英学院开办以来,无数英雄从这里毕业。完善的教育系统,强大的师资力量和政治背景,都让学院在社会上举足轻重。
      身为教师就有责任有义务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而每年英雄的死伤人数居高不下,只有更精密地掌握个性并熟练高效的运用,存活的几率才会更高。
      
      但这种教学方式对花野弥生来说行不通。
      引导她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她就没有办法变得更强,想要变得更强,某些观念一不小心就会跑偏。
      
      对她来说,这两者是相互矛盾的。
      
      更何况以她的个性的单向运用性来看,她喜欢谁完全是自己的事,和旁人无关,在变强的过程中不会对周围人造成任何伤害,完全没有理由干扰和阻止。
      难道身为老师要从此以后教导她只能一心一意喜欢一个人吗?专门为她开个小灶陪她一起看偶像剧?别开玩笑了!
      
      这种“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细细追究起来又哪里都没有错”的感觉真是无力吐槽。
      
      他真正担心的是……在变强的过程中,少女会渐渐丧失同理心。
      
      感情是人类最大的变数,坠入爱河的人们会分泌出一种叫爱情荷尔蒙的的东西,不管是喜新厌旧还是花心放浪,都无法避免这种荷尔蒙的出现。
      而当一个人为了变强能够自由操控自己的感情和身体本能时,就已经脱离了常规意义上的“爱情”范畴,纯洁的感情变成达到目的的手段,肆意塑造自己的情感,在这个过程中,同理心会慢慢被磨灭。
      一旦没有了同理心,就会往反社会人格方面发展。
      善良被重新定义,正邪之间的界限也会慢慢变得模糊,道德的束缚也越来越弱。
      
      随心所欲。
      肆无忌惮。
      以强大的能力做后盾,言行举止完全凭心情决定。
      
      如果早点认识,可以给她灌输正确的观念,如果晚点认识,若是真坏到了一定地步也可以连根拔起。
      
      而现在这个时间……太不对了。
      就像看到一株弱小的幼苗,明明知道它以后会生长成参天大树,却不确定它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简直不能更头痛了。
      
      ——叩叩叩。
      
      “进来。”
      
      少女推门而入。
      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麋鹿般的双眼里满是忐忑,贝齿轻轻咬在下唇上,纤细的手指背在身后轻轻地搅动着,浑身散发着一种不安的气息,格外怜人。
      “相泽老师……”
      声音也软绵绵的。
      
      相泽消太觉得头更痛了!
      他揉揉自己的鼻梁,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地说:“别紧张,只是有点疑问而已。”
      骨节分明的手指点点桌案上的档案,指尖停留在个性简介栏上,“我这里只有你的基本资料,方便告诉我你现在掌握了几种个性吗?”
      “掌握?”花野弥生歪歪头,“能够达到掌握程度的话……可能七种吧?八种?”她有些不确定。
      
      ——???
      
      相泽消太心塞,“那你能够使用的呢?”
      “那就很多了,”花野弥生有些不好意思,“其实那些也只能稍微触发而已,一般情况下,只要有百分之五的感情就能使用一点点个性。”
      
      百分之五?是指朦胧的好感吗?这家伙已经把自己的感情数据化了?
      “一点点是指威力?”
      
      “还有时效。”花野弥生一脸认真的补充,在说到自己个性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洋溢着满满的自豪感,“比如我刚才,维的个性已经发挥到百分之八十以上了,复制完美度达到这个程度的话,已经能够无障碍使用了。如果不是维的个性太过讲究精密控制,我能发挥地更好。”
      
      相泽消太试图跟上她的思维——并没有什么用!完全跟不上!复制完美度是什么词啊?
      “嗯……还是跟个性属性有关,是这样吧?”
      
      花野弥生点点头,“像之前在训练的时候,出久的个性我虽然只能发挥百分之五,而且时间也只维持了两三秒,但是效果却出乎意料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他们以前是朋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友情扭转到爱情上来,她也废了很大心思好吗?!
      
      相泽消太下意识认真分析着,“所以如果同样是百分之八十,潮爆牛王的个性会比出久的更难发挥……”
      
      ——???
      ——等等!!!
      
      “出久是……绿谷出久?!”
      
      “——你说什么?!”
      
      ※※※
      
      ——砰!
      办公室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露出错愕的表情。
      
      这样的视线让八木俊典回过神来,支支吾吾地解释到,“啊……嗯……我有东西忘在了办公室。”
      他大步走了进来,站在花野弥生身侧,魁梧的身躯将她完全笼罩在阴影下。
      巨大的压迫感让花野弥生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细声说:“欧尔麦特老师,下午好。”
      
      八木俊典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转而去拿桌子上的档案,相泽消太犹豫了一下,没有阻止。
      虽然一目十行,但每字每句细细地咀嚼了一番,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没有放过,八木俊典深吸一口气,视线锁定柔软如花的少女,湛蓝色的眼睛中迸发出锐利的光芒,似乎可以将人刺伤,“所以,花野少女觉得感情是可以控制的吗?”
      
      看来刚刚他在外面已经从头听到尾了。
      相泽消太暗自撇嘴。
      
      类似质问的语气让花野弥生迷茫地眨眨眼,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如果有必要的话……”
      “那么,你对绿谷少年的那百分之五的感情,也是因为为了能够复制他的个性吗?”八木俊典一脸严肃。
      
      啊……又是这样。
      
      【你真的喜欢我吗?弥生。】
      【如果我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你还会喜欢我吗?】
      【你是不是……为了复制我的能力才喜欢我的?】
      【你对我的感情,是不是真的?】
      【……你这个骗子。】
      
      几乎每个人都要这么问一遍。
      
      妍丽的少女无奈地笑了笑,就像在安抚一个在暴怒边缘徘徊的野兽——这对她来说轻车熟路,“我的个性不会说谎,我喜欢出久是真的,否则也不会触发个性,欧尔麦特老师总不能因为我得到了实质上的利益,就对我有所不满吧?”
      
      “可是你的目的不就是……”
      
      “欧尔麦特老师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花野弥生耐心地解释,“我的个性只和我自己的感情有关,并没有说必须出久喜欢我才能够复制他的个性,难道我喜欢他会对他造成伤害吗?”
      八木俊典被绕进去了,但并不妨碍他觉得少女的观念无比荒谬,“可是这样下去,你会伤害到你自己啊……”
      “这是不可能的,”花野弥生羞赧地笑了笑,“只有纯粹的爱意才能让复制完美度变得更高,虽然出发点有些不一样,但在过程中,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他们,喜欢上一个人并为之付出,对我来说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八木俊典脑海中一片混乱,就连相泽消太都露出错愕的表情。
      
      “就不能……就不能只喜欢一个人吗?复制了个性再多多熟练,”八木俊典讷讷地说,“这样话花野少女也会变得很强大的。”
      在感情问题上被很多人质疑了无数次的花野弥生这会终于流露出小小的不满,“可是,我明明有更宽的道路可以肆意奔跑,为什么要屈就独木桥呢?”
      
      是啊,凭什么呢?
      不像ALL FOR ONE ,她变强的道路没有阻碍到任何人。
      
      八木俊典终于哑口无言。
      
      相泽消太却将懒散的态度渐渐收敛,他凝视着少女,突然问到,“那么变强了之后呢?”
      “什么?”
      “你有想过以后得路要怎么走吗?”相泽消太冷声问,“变得更加强大之后,你又要做些什么呢?”
      
      嘴角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仿佛被造物主格外宠爱的美丽面孔上浮现出强烈的憧憬,花野弥生的眼角弯成月牙,明明是一种风轻云淡的口吻,但表达出来的执念让人心惊,“这个世界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觉醒个性,其中又只有百分之一能够站在顶端,我想和这些人一样,看看望眼所及的风景是什么样的。”
      
      那看到了之后呢?
      八木俊典不敢问。
      毛骨悚然的感觉顺着脊椎渐渐向上蔓延,带来可怕的窒息感。
      
      她到底会成为下一个欧尔麦特,还是下一个ALL FOR ONE?
      
      等到少女离开办公室后,八木俊典才解除个性,瘦骨嶙峋的面孔上满是垂头丧气,“真是可怕,差点就要被说服了,果然还是哪里不对吧……”
      没有得到回应,八木俊典抬眼看去,发现相泽消太正在一脸凝重的沉思,“橡皮头,你怎么了?”
      
      “啊,我只是有点奇怪。”相泽消太重新拿起少女的档案,这回的注意力终于不在个性说明上,而是转移到了个人资料,“单亲家庭,就算因为经济条件而忙碌,花野玲给与女儿的关爱也不少,她之前工作的地方对她的评价也是类似于善良亲和这类积极正面的,花野弥生所就读的小学和国中也都是正常的学校,外貌加成,性格随和,又没有受到校园霸凌,除了国三时休学了半年,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所以为什么她对力量有那么强大的执念?”
      八木俊典想了一下,猜测到:“母亲的离开让她性情大变?”
      
      相泽消太摇头,“不太可能,花野玲的死亡是被犯罪波及到的,如果真的会产生影响,要么是憎恨犯罪者,要么是憎恨没有及时赶到的英雄。而她却开始向往力量,就像是……”
      “就像是被人刻意引导了。”八木俊典下意识得呢喃到,“而这个引导者在发现了她的真实个性后,不但没让她去正统的英雄学院接受教育,反而怂恿她让她休学!”
      
      相泽消太点点头,指尖在休学两个字上弹了一下,纸张发出清脆的响声,“因为正统的教育只会让这种个性温和的少女变成一个……正常人,而这并不是那个人想要看到的。”
      八木俊典愤愤地锤了下桌子,“花野少女身边居然有这种居心叵测的家伙!太危险了!一定要将他揪出来!”
      “喂喂,这怎么找……啊,袴田维不是办理了手续成为她的临时监护人吗?你去向他打听一下。”
      “还有她国中时期的老师。”八木俊典补充到,又碎碎地自言自语,“还有谁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变化呢……”
      
      ——!!!
      
      八木俊典顿住,猛然抬起头来,发现相泽消太也在看着他。
      两人面面相觑,看样子是想到同一处去了。
      
      “恋……初恋对象?”
      好半晌,八木俊典干巴巴地出声。
      
      ※※※
      
      花野弥生走出校门准备回家的时候,刚一转角,就发现有个人倚墙而站。
      
      被校服包裹的身躯一如既往地充满安全感,书包懒懒地挂在右肩上,少年奶金色的头发被夕阳渲染成烈火,愤怒的想要焚尽一切,与之相反的是……那双冰冷刺骨的绯色兽瞳。
      
      迸发出恨不得将眼前之人撕碎的杀意。
      
      花野弥生有些恍惚,几乎以为时间在回溯……
      
      【我……我不是早就说了吗?我会保护你的!所以不要哭了!有什么好哭的!】青涩的少年啊,明明紧张苦恼地要命,语气却还是凶巴巴的。
      
      好久不见,改变她命运的少年。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舔到了初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