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三章 ...

  •   小学升初中,多数的孩子都会直升本校初中部,沈长东和丁逸也不例外。让人意外的是在升学考试中沈长东居然考了全班第二名,仅次于丁逸,这可着实让沈家父母大大开心了一回,都说男孩子后劲足,想不到刚刚要上初中,宝贝儿子的“后劲”就提前发出来了。
      
      沈长东生日在7月份,丁逸小他一个月,8月过生日,两家家长一商量,决定在暑假期间带孩子去北京玩一趟,作为对两人取得好成绩的奖励,顺便庆生。
      
      两家的父母都是工作繁忙的人,这次共同抽出一周时间可以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不过看到孩子们兴奋的笑脸,雀跃的神情,大人们瞬间觉得无论如何都值了。
      
      丁逸的大伯父住在北京西郊某部队大院,前几次来北京都是住在那里。伯父伯母家只有一个年长她十多岁的哥哥,没有女儿,因此夫妻两个每次见到丁逸总是心肝宝贝的一通乱叫,疼爱的不得了。丁逸也相当喜欢他们,可这次和沈长东他们一家一同前来,住在伯父家就不太方便了,于是大家在到达后先在城里交通便利的地方找家宾馆将行礼放下,再一起去拜访伯父。
      
      伯父家屋大人少,忽然来了这么一大帮人让家里彻底热闹了起来。伯母决定好好招待一下远方来的客人,怕家里保姆忙不过来,还向隔壁李家借了他们的保姆过来帮忙。
      
      丁逸见到同保姆一起过来的还有个洋娃娃般可爱漂亮的女孩,女孩和他们差不多年纪,穿着白色蕾丝纱裙,梳着公主头,气质安静斯文,她见到那么多陌生人丝毫没有露出怯意,落落大方的同大人门问好。
      
      经伯母介绍得知她正是隔壁李家的孙女儿,因为伯母喜欢女孩,同她长辈关系也很好,所以经常请她到家里玩。
      
      丁逸自己像个野孩子般无法无天,却很喜欢斯文乖巧的女孩,今天见到小公主般的李贝贝,丁逸在欣赏之余竟然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看着已经成为众人目光焦点的李贝贝热情冲自己打招呼,大方的像个主人,丁逸顿觉手脚不知该往何处放,北京的小女孩都是这么开朗热情,打扮起来都是这么洋气漂亮吗?
      
      前几次来北京她年纪还小,对外表上的事没有太多关注,如今青春期的特殊敏感心思让她意识到了自己和李贝贝的不同,她自己为什么这么矮胖?为什么穿着这么土气?看着沈长东眼里同样露出惊艳的神色,丁逸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随即郁闷起来。
      
      李贝贝被伯母留在家里同大家一起吃饭,席间通过大人们的谈话丁逸了解到李贝贝的祖父是长征时期就入伍的“红小鬼”,当时虽是文职,到今天都已经是军队里为数不多的“遗老”之一,同军校出身的丁逸伯父丁凤山相比,年龄、背景都有差距,却是难得的志趣相投。李贝贝的父母现在都已经下海经商,据说做的风声水起,因此没有太多空闲照顾女儿,她也就常常住在爷爷奶奶家。
      
      细心的伯母似乎感受了到丁逸的郁闷,向来活蹦乱跳的侄女今天安静的有些奇怪,难不成真是长大变文静了?她夹了一只大虾给丁逸,满脸慈爱:“好几年没见到小逸,长高了也瘦了,多吃点补补。等会儿你大哥就回来,想去哪儿玩让他带你们去。”
      
      丁逸的大哥两年前毕业于本市的最高学府,毕业后没有按照父母的意愿参军或进政府机关,而是进入某刚刚进驻北京的跨国公司工作,几年没见更显器宇不凡。
      
      见到丁逸后他呵呵直笑:“我们家的小公主来喽!”有准备的接住丁逸扑过来的身子,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小逸你这样可不行,怎么横着长得比竖着长的还多,好沉呀!”
      
      丁逸大怒,脸上却仍甜甜笑着:“建军哥哥,你好像也没竖着长多少哦。”上次见到哥哥的时候他已经过了二十岁,当然不可能再长太多,再说他180的身材也无需再长,但丁逸这句话的重点不在这里。
      
      话一出口,果然见到哥哥脸上显出尴尬神色,好,目的达到了!
      
      丁建军认为自己生于八月一日很倒霉,父母一激动就直接将他这个丁家长孙取名为“建军”。小时候没觉得怎么样,后来上了大学,毕业又进了外企,才愈发感觉到自己名字的土气。“建军”、“建国”、“国庆”什么的满大街都是,有人在王府井吼一嗓子,至少能有十个“建军”回头,如何能代表他这么个风度翩翩潇洒倜傥的英俊少年?但叫了二十多年他已经无力回天,父母也绝对不会允许他擅自更改户口本,他只有尽可能的少用自己的本名,让同学朋友同事尽可能的用英文名Kyle来称呼他。
      
      今天刚刚见到小妹他太极动了以至于一时忘掉她睚眦必报的个性出言得罪她,结果在第一时间就暴露了本名,他那叫一个后悔呀。为了避免小妹还留有余怒想别的法子报复自己,他连忙忘掉名字事件,上前谄媚讨好她:“今天一听说小公主要来我就赶紧向老板请了假,说吧,想去哪儿玩?我时刻奉陪,我这里还有外汇券,去前门吃肯德鸡不用排队的。”
      
      丁逸这才真正的喜笑颜开,笑纳了他献的殷勤。大人们其实来北京也都有自己的事要办,听说丁建军主动要求带孩子们出去玩,自然是求之不得。
      
      丁建军开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带着三个孩子,先去参观了军事博物馆,丁逸目不暇接的看着里面陈列的各种枪炮武器,不时还和沈长东、丁建军讨论一下,碰到能让游客亲自触摸感受的更是绝对不肯错过,只有李贝贝安静的跟在后面似乎兴趣不大。
      
      细细的逛下来,把几人累得不成样子,丁逸更是嚷嚷着肚子饿。于是丁建军按照诺言开往前门带她们吃肯德鸡。那时洋快餐店还没像如今这么遍地开花,仅有的几家店每天都排了长龙,节假日犹甚。所幸丁建军握有外汇券,那个时候外汇也同样紧缺,用外汇券买肯德鸡有优先权。
      
      第一次吃到洋快餐,和平日里的食物大不相同,丁逸和沈长东都感到很新奇,啃的津津有味。只有李贝贝,对着面前的炸鸡只略略尝了一些就放下了,斯文的擦下嘴角就静静的坐着等他们,问她为什么不吃,她说不饿了。
      
      嘴上以及半张脸上都是油的丁逸看着她,忽然觉得炸鸡其实并没有那么好吃,还没有老家的卤鸡有滋味呢,记得听妈妈说吃油炸的东西不健康,再说这么猛啃猛咬的也太不淑女了吧!(丁逸没意识到她似乎从来也没有淑女的时候)于是也停下不吃,忙着擦手上脸上的油污。
      
      再看沈长东,他虽然吃的速度不慢,姿态却斯文多了,看的出家教不错,啊呸呸,这么说不是在骂叔叔婶子没把女儿教好吗?丁建军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丁逸父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纪云更是出身于书香门第,本身就是个大家闺秀,丁逸长成现在这个样子实在非她所愿。
      
      不过丁建军觉得这样子的妹妹也很可爱,并不比李家那个小姑娘差,因此他洞察了妹妹前后的变化后只说了一句:“吃饭的时候最重要是将东西送到肚子里,只求结果,不用问过程!”希望妹妹对他拍的马屁能领会精神,不过看她细细观察李贝贝的专注表情,就不知这马屁是不是要拍在马腿上了。
      
      谁想丁逸压根就没理他,吃饱喝足后又开始筹划下一步的行程。
      
      因为三个人都即将进入中学了,接下来的几天丁建军有意识的带她们参观海洋馆、科技馆、自然博物馆等地增长见识,而不是单纯的游玩。丁逸和沈长东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般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求知欲极强,李贝贝在学校组织的活动中已经来过这其中的不少地方,但仍耐心的陪他们一一逛过,不时还能跟丁建军一起解答两人的疑问。丁、沈二人由衷的羡慕身在首都的孩子们,他们能接触的事物是那么的丰富多彩,真是坐拥宝库的幸福人。听说李贝贝稍后几天还要参加一个由很多个国家的孩子共同组成的夏令营活动,更是艳羡不已。
      
      我也要到北京读书!丁逸暗下决心,不能读小学读中学,就让我来这里读大学吧!北京,你再等我几年!丁逸在心里狂喊。
      
      沈长东的想法类似,甚至还要复杂一些,此时他隐隐意识到环境对人的重要性,丁逸如果生长在北京,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凶强霸道的样子,而是会像李贝贝那样优雅文静?
      
      为了方便起见,丁逸和沈长东并没有随父母去宾馆,而是被伯母留在家里住,哥哥有空的时候会尽可能陪她们玩,碰上他有事走不开则会像今天一样由伯父的警卫员带着他们到处逛。
      
      不知道李贝贝是缺少同龄玩伴还是特别喜欢他们两人,她这几天总是跟着两人瞎跑,即使是去过很多次的地方她也不嫌烦。而每对她的了解多一分,丁逸就多一些感慨。
      
      在他们读书的城市,要到初中才开英语课,母亲在两年前开始辅导她学英语,这已经算是比其他同学早很多了。但由于母亲很忙,她也贪玩,那时候还不流行各种各样的辅导班和家教,她一直学的断断续续,到现在也只能认出些简单的单词,沈长东也不比她强多少。
      
      反观李贝贝,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双语,同样是小学毕业,人家在友谊商店碰到老外都能叽里咕噜问答起来,看的丁逸和沈长东两个土包子满眼直冒崇拜的小星星。再多的了解,得知人家还会弹钢琴,刚刚考过了8级,还学过芭蕾舞。丁逸昨天观察到她在下台阶的时候有些外八字,当时还小小得意了一把,心想大家闺秀也是有点小毛病的嘛,现在看来那哪里是毛病,分明是高尚的外八字!
      
      吃过晚饭在院子里乘凉的时候,丁逸不时的长声叹气。在家乡那个小小的校园里,她习惯了处处强过别人,她从识字后就开始广泛阅读,自认为知识面绝不狭窄,她成绩优秀,她家境优越,甚至打架她都不比任何人差。可就在这么个柔柔弱弱的李贝贝面前,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另外一种差距,那是她仰视别人的差距,这可是她从来也不曾感受到的。
      
      丁逸深深沉浸在自怜情绪里,连伯母喊他们吃西瓜都没反应,还是沈长东先礼貌答应了一声再推醒发呆的丁逸,真是奇了怪了,这丫头听见有吃的向来不会落后于人。
      
      丁逸似乎还没醒过来,呐呐问沈长东:“在李贝贝那样的人面前,你会不会感到自卑?”
      
      沈长东想了一下认真答道:“不会。”
      
      “为什么?你不觉得她样样都很厉害吗?我妈上次看她的样子像是恨不得她才是自己的女儿。”
      
      “她是女孩子,我是男孩子,我妈妈不会希望自己儿子变成她那样。”
      
      丁逸恨极,只想就地踹他一脚,却忍不住接着问道:“那你觉不觉得她各方面都比我强?你以前见过比她还棒的女生吗?”
      
      这次沈长东答的痛快:“没有呀,她也有不如你的地方。”
      
      有些不可置信,但丁逸还是小小欣喜了一下,马上接过话来:“她哪方面不如我?”
      
      “打架的话,十个李贝贝也不是你对手。”
      
      一脚踹过去,丁逸的肺都快气炸了,她已经这么失落了,做为十年老友的他还拿她开涮,男人果然都是见色忘义的家伙!
      
      这么多年跟着丁逸做陪练也不是虚度的,沈长东身手敏捷的躲过一脚,站开些距离正色道:“其实你也只是看到了她光鲜亮丽的一方面,不能就这么全面否定自己,过于自卑和自负都是不可取的,异地而处,你也不一定就不如她,只要你愿意。”
      
      这句话仍然带有说教色彩,丁逸却听得相当受用,只听沈长东接着说道:“依我看李贝贝说不定也在羡慕咱们呢,要不她干吗老跟着咱们?那些地方她应该是司空见惯。”
      
      李贝贝会有羡慕他们的地方吗?不过不管怎样,这句话可是大大长了自己威风,丁逸高高兴兴吃西瓜去了,伯母说这是大兴地区栽种的瓜王,甜着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