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钱玉嫃还打听着,没得到什么消息,她伯母听说这事心里着急坐不住上了门,随之而来的还有堂妹玉敏。
      
      钱玉敏是长房幺女,比玉嫃小三岁,因得宠,也是副娇娇脾气。她跟钱玉嫃性情有相似,互相明白对方,处得还算可以。同唐瑶就不太和睦。
      
      会这样也有缘由,钱家父辈兄弟姐妹是四人,两男两女。钱玉敏她父亲为大哥,在老爷子故去以后他就继承了本家的生意,弟弟炳坤则另起炉灶。
      
      这两兄弟里面,当哥哥的稳重,擅于守成;做弟弟的更有赌性,敢闯敢拼。渐渐的,兄弟就有赶超大哥的势头,亲戚朋友中不乏市侩人,看钱炳坤发展得好更愿意同他走动,钱二姑家就是这样。
      
      他们也登长房的门,但时候不多,这就招致了钱玉敏的不快。
      
      就像这会儿,两位太太在说正事,使丫鬟领钱玉敏去了玉嫃那头,堂姐妹两人一见面,钱玉敏上下一通打量:“我怎么看你比上回丑了?是让唐瑶气的?你这阵子该不是没好好吃没好好睡吧?”
      
      钱玉嫃都懒得招呼她了,扫去一眼。
      
      钱玉敏也不多心,还往玉嫃身边靠了靠:“我是不是说过她像二姑太太长了双富贵眼睛?这才一个许二少爷就叫她原形毕露了,你早该远着这种人!”
      
      “这话给有心人听去传到外面你才要倒霉,多大的人,还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哎呀,你别跟我娘似的,就这些,我在家里都听烦了。”
      
      正好白梅端着小酥饼来,钱玉嫃抬下巴朝堂妹玉敏那边努了努,白梅会意,将碟子摆在敏姑娘手边。钱玉敏还嫌,“别家都是拿莲花酥菊花酥往外摆,就你这儿,给我上了盘小圆饼子。”
      
      “看你来我才让她们上的这个,真端盘莲花酥来看看就得了,咬一口你不怕掉渣?”
      
      她这样说,钱玉敏再看,这小圆饼果然有可取之处。起码个头小,一口一个吃起来雅观。钱玉敏夹了个送进嘴里,还在品尝,旁边钱玉嫃问:“你今儿就是来埋汰我的?”
      
      钱玉敏喝口花茶,待口中没了饼屑才答复道:“是我娘不放心非要走这趟,我闲着,跟来看看。”
      
      “看得满意?”
      
      “不跟你说笑,你可得找个比许家那强的,好叫她抖不起威风!”
      
      两人在里屋说话,又把白梅跟青竹拨出去守着,嘴上自然少了顾忌。钱玉嫃道:“想那么远?表姐还未必能称心如意。”
      
      “怎么说?”
      
      钱玉嫃偏头看去,唇角微微扬起:“把其他的都撇开不看,许承则闹成这样他家里能接纳表姐?我给你举个例,要是堂哥有心上人了,家里不愿意他便闹起绝食扬言非卿不娶……”
      
      钱玉敏顺着一想,脸色漆黑。记起这是假设,才高兴起来,心道这回有好戏看。钱玉敏不怕唐瑶闹得难看,她姓唐,自家姓钱,说是表姐妹,其实牵连不上的。
      
      虽然知道唐瑶讨不着好,这阵子发生的种种还是恼人,加上临近初夏,天气比之前大了一些,钱玉嫃总觉得心里烦闷:“抽个时间我想去莲花寺吃顿素斋。”
      
      “你几时去带我一个,天天在房里闷着烦也烦死。”
      
      钱玉嫃应得爽快,又问她要不要约上玉秀。钱玉秀也是长房的,是玉敏她亲姐,前两年已经嫁了。“算起来我都有小半年没见着你姐姐,上次还是过年那会儿,在你们府上。”
      
      “那正好,我也有两个月不见她,约上一起,咱们姐妹聊聊。”
      
      #
      
      钱玉嫃跟玉敏约了日子,玉秀那边是玉敏去说的。到约好那天,她们两姐妹乘马车过来接起玉嫃,在家丁及丫鬟的随护之下一行人朝莲花寺去了。
      
      去这一路马车里没停过说,钱玉秀也很关心玉嫃的终身大事,问她不少。
      
      “你跟婶婶心也是宽,好事还没定下竟然就让二姑说动了带上她一起去许家走动,机会都递到跟前了,会意动也不奇怪。”
      
      “也不是要你做坏人,姐妹两个岁数相当,都在说亲,有些地方就需要避讳。”
      
      钱玉嫃拨了拨手腕子上的翡翠串珠,说:“我刚知道这事的时候狠发了一通火气,倒不是怕找不着更好的,就嫌丢人。这么些天过去,我心里通泰不少,都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是个坏事,可也有好的一面,一锤子认清两人倒不是太亏。许承则不是良配,唐瑶也不是能掏心窝子对待的姐妹,我这儿就算抽了身,后面任由他俩折腾。”
      
      钱玉秀点点头:“想明白就好,这两年玉嫃你成熟多了。”
      
      “别光说我,姐姐你呢?在吴家如何?”
      
      “凑合着过,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看钱玉秀的样子,并不想多谈她夫家的事,可她还是提点了钱玉嫃两句,“世上情投意合的夫妻少,有时你没办法,女儿家好光景就那几年,稍纵即逝拖不起的,说亲呢经常是从矮子里拔高个,哪怕家中长辈尊重你,列出子丑寅卯来让你选,你只看个表面,成亲之前要想把人搞明白太难了。”
      
      听这个话钱玉嫃就觉得大姐姐在吴家不太好过,看她不想撕开了说,钱玉嫃也不好刨根究底。
      
      人都要面子的,钱玉秀也是要强的人,让她跟两个妹妹说自己现在过得如何如何不好,相公怎样婆婆又怎样,她拉不下这个脸。
      
      “玉嫃你下次再有合意的对象,先别急着定下,让大哥他们随便寻个由头请人吃酒去,他喝了酒能看出些东西。反正不管嫁谁,这男人他心里必须得装着你,不然他就算能挣回金山银山,也没有用,给不到你。”
      
      眼看着话题往沉重的方向去了,钱玉嫃赶紧打住,问走在外面的这倒哪儿了?
      
      “回姑娘话,这已经能看见莲花寺了。”
      
      马车在寺门前停下,三姐妹先后下去,合计先去拜菩萨,人进了正殿不多时,背后又有脚步声,当时姐妹三个排排跪着没去看她,准备退出去的时候才注意到,后面来的就是唐瑶。
      
      当然不是赶巧遇上,她们出来就让唐府下人撞见,回去报给主家,然后才有这出。
      
      唐瑶眼下陷入困局,她是病急乱投医,之前就上钱府找过,钱玉嫃称病没见她。这会儿钱家三姐妹刚出去,她也跟着退出去了,又主动迎上来招呼。
      
      “玉秀姐姐,嫃妹妹,敏妹妹,真巧了能在这儿见着你们。”
      
      “倒是稀奇,表姐这一身手段啥事办不成,求什么菩萨?”
      
      从前相处也是钱玉嫃占主动,唐瑶附和得多,但都不像今天这样扎人。唐瑶心里有些尴尬,还是厚着脸皮立住了。她说:“妹妹对我误会太大,我真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不是你没有你不知道,许承则就跟疯了似的非你不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不想再说,咱们做人别太得寸进尺,人让你劫走,好处你得了,回头又来骗我有意思?你就说说你还想从我这里捞点什么?”
      
      唐瑶眼眶一红,钱玉嫃扭头就要走,她提起裙摆去追。
      
      “我发誓我跟许二少爷没有什么,是娘说既然他不喜欢你喜欢我,让我好好把握,嫃妹妹你选择那么多,放走这个还有王二少爷李二少爷。我呢?我十六了,玉秀姐姐十六岁那年都嫁出去了,我还没定亲。”
      
      钱玉嫃气乐了,心道你行情好赖跟我有什么相干?是我造的?
      
      看样子今儿个不把话说明白她走不脱,钱玉嫃索性站住,扭头朝表姐唐瑶看去:“我这个人,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你捅/我一刀还指望咱们跟从前那样相处,做什么梦?表姐今儿个拦下我,要是显摆来的你高兴早了,要是有事那我现在就能答复你,对不起我帮不上找别人去吧。我知道你想进许家门,偏偏腿短一截翻不过人家那高门槛,想让我给你垫脚——没门。”

  • 作者有话要说:  偷摸开个文。
    这篇不是岁月静好,是打脸爽文来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