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往事如烟 ...

  •   那是她当年刚和一之濑交往没到两个星期的时候。
      
      手长脚长却比后辈更像个孩子的蕾拉找上了刚归国的白鹿,却不是和她宣战,而是希望自己能好好珍惜他。
      
      “学姐,为什么没对我说‘希望你离开他’一类的?”黑色长卷发的少女挎着包看向和自己同是卷发的混血姑娘。脚踝上绷带松了,于是她半弯下腰把它缠缠紧,阳光也跟着从发丝上跳了下来,“我还以为……你会更努力地去争取自己喜欢的人呢。”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狡黠。
      
      “……诶?”蕾拉慌张起来,“小凉你在说什么啦,我只是……”
      
      “——你喜欢他。想让我被感动然后把他让给你吗?”白鹿的语气有点无谓,“可以啊,反正我感觉得出来,他不是真喜欢我……不过是玩玩而已,我和他都是。”
      
      蕾拉的惊慌瞬间变成了生气。
      
      “我的话是认真的!巧他不是什么可以让来让去的东西,他向你告了白,不是我!”混血姑娘低喊着扑了上来捏着白鹿的肩膀,她咬着嘴唇,眼神痛苦得仿佛随时都会破碎一般,“为什么是你这种人啊!你把巧的告白当成什么了!”
      
      肩膀好疼。白鹿忍不住嘶出了声。
      
      “轻点啦。他没说他喜欢我,一之濑只是说了‘交往吧’而已。蕾拉学姐你呢,要知道交往不等于喜欢,亲吻不等于喜欢,睡了不等于喜欢,甚至连结婚生子都不等于喜欢。有的时候,交往只是因为方便合适而已。自然也可以因为方便而随时分手。”
      
      “巧不是这样的人。”蕾拉的声音低了下去,整个人看起来都变黯淡了,“那个人、那个人是不会这样做的……”
      
      “哈?”白鹿心底抽搐起来,她有点不可置信地回头看蕾拉。喂喂,她是认真的吗?自己可是听一之濑巧学校的人说他很……花……很……随便……啊……
      
      “他……”混血姑娘哑着嗓子说不下去了。哭泣的冲动让她说不出话来,于是这女孩子因为难堪侧过脸去用手背遮住了眼睛,只不愿意叫人看见她哭的脆弱样子……
      
      白鹿叹了口气。
      
      这么个娇嫩的美人儿在自己面前梨花带雨的,她还真是没办法继续硬下心肠说难听话了。
      
      于是在向舞蹈老师告了假之后,她就把人给拉去了相熟的甜品店抬手就点了一大桌好吃的,顺便还把一杯柠檬柑橘花茶塞到了蕾拉手里让她配合自己摆了个pose,举起手机拍了张合照发到了twitter上:[今天的美女战友和一大堆敌人。][图]
      
      片刻过后一大|波古怪的回复来临。
      
      “吃!”白鹿见此愉快地收起手机,相当豪迈地道,“敢浪费甜点的话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诶——!?”蕾拉已经完全被白鹿的行事吓懵了,“会胖……胖的吧?”
      
      黑色长卷发的女孩子对此的回应是一块蛋糕塞她嘴里。
      
      “唔唔唔!”蕾拉被噎得够呛,等她缓过来的时候,桌上大半甜品都已经进了两人肚子里,一之濑巧的那些坏故事也早已被白鹿掏了个干净——
      
      老得打工,会玩音乐,头脑很好,身边的女孩子换得很勤,还是个脾气暴的坏小子。这些是她早就知道的事情。而老爹是个爱喝酒发酒疯的酒鬼,母亲常年生病住院,还有个姐姐……像这些事情,她就并不清楚了。还有巧的那个姐姐,年纪轻轻就为了撑起一个家和照顾好弟弟早早辍了学去当小职员,最后却因为过大的生活压力放纵过一段时间,结了婚之后过得也相当艰难。
      
      “你是他第一个主动告白的女孩子。”蕾拉有点难过,“之前那些都是自己贴上来的,我想,你对他而言是不同的吧。”
      
      “大概吧。”白鹿头一回沉默起来。一之濑和她交往到现在,也仅只限于牵手而已。而他还是和那些炮|友们藕断丝连着,在跑到他学校找人的时候,那些打扮鲜亮的女孩子偶尔会用挑衅的眼神看自己,不过并不敢真的上来找事——她可以断定,这大概是因为她的校服看起来不好惹的缘故。
      
      但巧他到底为什么对自己告白呢?她可没有自恋到认为他看了一场校际交流的舞蹈就迷上了自己。舞台上那么多女孩子穿着相似的衣服,观众席又离得那么远,能看得清舞者们化了浓妆的脸就有鬼了。
      
      所以直到现在,她也完全不知道理由。
      
      “算了。”白鹿摸摸已经完全处于顺毛状态的蕾拉的长发,“我找个时间去跟他说分手吧。”
      
      “怎么可以,这不是我想要的——”
      
      “别口是心非了,学姐。你明明高兴得很不是吗。”白鹿笑,“你看看我和他交往之后都干了什么?他去打工,我出国比赛,见个面也是在图书馆一起补习赶作业,连个约会都没有,这叫什么情侣。好吧偶尔我会请他吃饭,然后就各回各家了……没kiss没sex,连炮|友都不如,太没意思了。”
      
      是啊,确实是太没意思了。
      
      ——于是,他们就真的分手了。
      
      一之濑巧在女人身上未尝败绩,直到在白鹿凉手里栽了。奇怪的是两人分手之后关系倒反而好了起来,然后白鹿就开始叫他人渣,聊多了往事之后这个外号就彻底脱不掉了——简直就是个渣到令人发指的混蛋啦,做|爱居然不戴套,不戴套也不吃药,害女孩子怀孕了还不许她说声混蛋去死!做了措施的话就是爱在讲台上公开演出学猩猩叫都不至于被骂渣啊!
      
      “你够了喂白鹿凉!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之濑满脸黑线,“还是不是女人啊你!还名门大小姐……”
      
      白鹿哼了一声。“要用我的人脉就闭嘴,人渣!”
      
      于是一之濑闭嘴了。泰在一旁笑得挺尴尬——作为当初借了钱给一之濑让女孩子去堕胎的人,他也觉得一之濑光播种不避孕这事做得挺糟心的。
      
      ——啊啊,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呢。
      
      现在的话,大概稍微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对自己告白……
      
      是替代品吧,最初的时候。
      
      少年时的她,背影确实和蕾拉有点像。
      
      白鹿翻来覆去了小半夜之后,最终还是睡着了。所幸的是,前一晚的不愉快和琐屑的回忆并没有影响到第二天的聚会——
      
      事实证明,防狼电棒对被作用方是非常安全无害的,最起码一之濑先生散步的时候非常之活蹦乱跳,嘴上的门也把得很好没有说出什么该割舌头的话。
      
      “小凉,回国之后要常联络呀!”两人一起坐在大石头上的时候,蕾拉靠着她的肩膀软软地说,“有时候我会觉得特别寂寞,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
      
      “好呀。”白鹿伸手安抚地抱了抱她,然后抽搐着嘴角看了眼气质突然很变|态的一之濑。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
      
      “你之前说的要追我老婆的话不是真的吧……”男人手插在裤兜里阴森道。
      
      “……”这人脑子果然有病。白鹿想。开玩笑的话……
      
      ·
      
      “Ladies and gentlemen,we met a little problem that…… ”
      
      小问题?白鹿看着机翼在小窗子隔出的视线里颠呀颠呀的好像随时就要被晃掉一样,想拉上窗帘不去看又犹豫,听着空姐安抚性的广播突然就有点小心慌起来——哪里会是小问题呢?这分明是遇上气流——需要紧急迫降的气流了。所幸学生和自己坐的不是同一班机……
      
      乘客们全都被颠得七荤八素,连身经百战的空姐们都站不稳,她们在把哐啷哐啷到处乱撞的手推车锁好之后就消失了踪影,已经有人在抱着纸袋呕吐了起来,舱室里一阵异味。
      
      “呜哇!呜呜呜……”小孩的哭声把惨淡的气氛弄得尴尬了起来,不过求生的欲望倒是被激得强了些。消失的空姐们又出现了,她们光着脚开始安抚乘客,并教他们坐成正确的姿势保护自己……
      
      白鹿按指示把鞋子首饰脱下来,蜷着身体紧紧拥抱着自己,然后很快飞机就开始迫降了。她忍受着那种胃被从腹腔里颠出来的窒息感,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后悔,后悔自己没好好享受过,后悔——
      
      嗡——
      
      耳际轰鸣起来。有谁把自己拉了起来,他们在说着什么,于是自己抱着包顺着什么滑出了机舱,被拉到救生艇上呆呆地发着愣,等办完了手续之后才回过神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冷。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好在包包拿在手上没丢掉。她得赶紧给家人报个平安……
      
      白鹿把手机从飞行模式调了回去,然后整个屏幕都和铃声一起震了起来——
      
      “凉子!”忍足的声音里满是疲惫,“你没事就好,我看了新闻了,怎么回来有安排好吗,要不要先歇两天,我来这边看你?”
      
      “侑子姑娘,”白鹿捂着嘴,眼里有泪落下,“等我速速归家娶你,莫要太过寂寞,与他人同归……”
      
      “凉君,我们还没在花前月下,轻说声月色很美呢。”忍足哑声笑道,“回来之后……一起看电影吧。星野请的,《八月的重逢》,他女朋友……不,未婚妻写的剧本。”
      
      白鹿擦擦眼睛,轻轻说了声好。
      
      八月份的时候,他们去这部电影的拍摄地和星野夫妇一起拍了婚纱照。
      
      白鹿并没做家庭主妇,她继续当着舞蹈老师,把麻美手把手教了出来;忍足还是做着医生,忙得团团转偶尔看见老婆挂自己的号。在麻美像她当年那样加入了出名的团队在国际舞台上站稳了脚之后,她的胃口突然变得坏了起来——
      
      忍足家迎来了新的成员。
      
      那么,芭蕾舞者白鹿凉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蕾拉仍在英国和巧维持着暧昧的关系,奈奈独自带着孩子在国内等着娜娜,每个人都在祈求着时间会洗去过去的痛苦,然后为他们带来新的什么。于是时间继续安静地流淌着,直到蕾拉重展歌喉,直到娜娜不再逃避。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啊真感动!完结了!真有效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