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Fate/Vanished Death ...

  •   男人亲手把自己的生命编织成了一片荒芜的谎言。
      
      死亡揭穿了它,重生结束了它。
      
      ············
      
      当那位来自大不列颠的金发女英灵被迫举剑毁去圣杯、蕴含着充沛恶意的黑泥从污秽而沾满血腥的容器中喷发而出时,教堂的年轻代行者——言峰绮礼早已利落地倒在了地上,瞳孔里再也无法映出他的老对手卫宫切嗣现在是并且将永远孤独而机械下去的背影。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庞贝城覆灭般炽热的疼痛,英灵自裁时怨恨的嘶喊,千万人在睡梦里殉葬了残败的圣杯……这壮丽的、疼痛的、丑陋的、令人愉悦的、撼人心灵的破灭,即便在最后也同样让他兴奋不已。
      
      年轻的代行者的胸口正泊泊地不断流出着温热的鲜血,在圣杯崩毁的一瞬喷发出的大量黑泥里越陷越深。胸口处的钝痛正宣告着生命力的流失,被粘腻污浊的黑泥掩埋口鼻的一瞬,言峰绮礼忍不住微微扯动了嘴角,胸腔里微弱的呼吸已是出多进少。
      
      等圣杯的魔力暴动平息之后,人们会对“言峰绮礼”这具漂亮的尸体发表些什么观点呢?
      
      高洁而可敬的教徒和神父,还是早年丧妻的善良青年?自律勤勉师出名门的魔术学徒,还是可靠严谨的工作伙伴?
      
      ——不过那些都不会是真实的他。
      
      知道圣人绮礼是个天性险恶的家伙的人实在不多,他们大都已坠入了死神的怀抱;那其中并不包括他的父母亲友及恩师,因为他在他们眼里始终是个忠实而自律的教徒,奉教义为真理而坚信人应行善。
      
      ——这真是件矛盾的事情。
      
      青年窒息着,因失血缺氧而逐渐冰冷迟钝的大脑里开始出现了幻觉——
      
      [绮礼,如果终有一日,你在不甘中不得不迎来死亡……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你那颗天性驽钝的心脏里血液会变得稍微沸腾起来吗?]
      
      [我们都一样早就不干净了,绮礼。教会从来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他看见软弱的妻子武内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用枯瘦如鸡爪的右手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手臂,面庞带着病态的红,盯着自己的灰紫色眼睛里空茫茫一片,[人生苦楚,可我很快就能解脱了,而你,]女人的颤音听来气若游丝得好似随时都会咽气一般,语调却是像在安抚着自己心爱的孩子一般,[我可怜的丈夫啊,你在爱与美这方面上就像是个初开神智的孩子呢,没有这些做慰藉,该怎样才能活下去啊……]
      
      然后那个曾经活泼开朗最后却渐渐变得寡言起来的女人手颓然滑落。她死了。
      
      言峰绮礼在那一瞬猛然觉得心脏如遭重击——他恍觉自己原来对武内是有感情的。难得的疼痛竟是让他感到愉悦起来,进而为之痴迷。
      
      是的,痴迷。
      
      这男人是个畸形的异类,善与美往往过于细微,而丑恶却总是充满震撼性而强有力的,因此这在感情上有所缺失的男人在疑惑中终于以丑为美、以恶为善,凡亲近者的亲昵都让他感到迷茫而深深疲倦,并渴望用自己的双手去撕裂那份看起来简直是不可理解的脆弱到了极点的“美好”,让它们在自己眼中真正变得生动起来。
      
      这份异常的审美不容于通常意义的情义,也难有人能理解:在世人眼中,它是错的。而现在,他要带着这错误一起……消失了。
      
      ·
      
      啪——!
      
      铁饼一样的巴掌盖在脸上在嘴里磕出了血腥味,脖颈处传来了令人窒息的紧勒感;带着怒意的少女声像异世界的来客一般,直刺进耳膜穿透了男人像团浆糊一样混沌的脑海——
      
      “绮礼,言峰绮礼,混蛋言峰绮礼,给我醒醒!你还有个女儿要养呢,想就这么死掉吗?不负责任的家伙!”
      
      “真、真理,也许他得痛痛才会醒……”
      
      是妹妹真理的声音,还有陌生女童娇怯可爱的嚅嗫。
      
      它们富有生命力和活力得完全不像入土前死人们必会聆听的安眠葬曲,倒是更像让人疲倦的警铃,永远在告诉你还有多少责任和选择等着自己去行动和作为……
      
      啊啊,回光返照前的一瞬,据说人会臆想自己还活着,生活的“美好”会“一直”继续……这就是所谓的理想乡吗,言峰绮礼这个人的理想与所求?
      
      “小卡莲最聪明了。布莱特,别彻底弄死他。”
      
      滋滋滋——!
      
      少女没好气的话语和小女孩捂住嘴惊呼的声音一落,恍似比百万伏特更强的电流瞬间就穿透血液过了体;言峰绮礼一个激灵身体一抽,终于睁开眼嘴冒青烟头顶乱发地爬了起来,然后看见妹妹正抱着一只娇小的金黄色灵兽眯起眼对自己露出了一个冷笑。
      
      “这到底……”
      
      神父举起手发现自己果然还活着,身体很虚弱,胸口处的伤也还在。
      
      “黑泥堵住了你心脏上的大口子,这真是太幸运了。”真理面色不善地瞪着他,把银色头发的小姑娘推到了自己身前,“还记得你的女儿卡莲吗?在定期为她日常生活费用付款直到她成年之前,你不准死。”
      
      “卫宫切嗣……”言峰绮礼打断了真理的指责。
      
      “还活着。”
      
      “英雄王……”
      
      “那混蛋如愿以偿得到□□,我给他一笔钱让他酒池肉林放纵自我去了。”
      
      “啊,是吗。”年轻神父嘴角轻轻往上扯了扯,黑色双眼骤然转空,表情慢慢变得茫然了起来。
      
      即便现在是切切实实活着的,他仍然是曾被死亡的牢笼紧扣的猎物。然而错误留下来了,和正确一起。他并没有被这个世界排除,虽然也没有得到承认。他不得不承认正是英雄王看破了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才能如此轻易地击破了他苦苦维持的自我催眠,却发现知道真相享受到短暂愉悦之后,更多的不是心慌或者飨足,而是更深的空洞在心底蔓延。
      
      没有喜悦,没有失落,唯有空虚和疑惑。
      
      言峰绮礼是个可悲的家伙。圣经永远不能为他解惑,但他深信着上面的每一个字句;而死亡只给他带来了更多迷茫,甚至模糊了原本心中已成执念的观点——他对自己本性恶意的放纵行为和对世俗意义上善的理解同样执着而坦然,而那带来了无法解开的矛盾与挣扎。
      
      他的父亲到底生出了个什么样的怪物啊。这样奇怪的畜生……
      
      “小卡莲,乖,你先坐一会儿吧?”
      
      真理摸了摸轻轻拽紧自己衣袖的小外甥女,让她乖乖坐在沙发上抱着乖巧的灵兽玩;然后她上前猛地拉开了卧室的窗帘,让明媚灿烂得近乎刺眼的阳光透进了房间——
      
      “别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言峰绮礼。”
      
      年轻的代行者看见自己的妹妹站在灿烂的阳光里,少女深咖啡色的长发和洁白的裙摆与窗帘一起轻轻浮动着,湖蓝色的眼眸顾盼间盈出层次不一的幽幽寒光,看起来干净明亮而富有活力;然而那青葱一样美好娇嫩的指尖指向的却是窗外一片教人惨不忍观的死寂景象:破败残垣,焦黑断壁,黑黢黢的是烟熏火燎肆虐的痕迹,白茫茫的是幸存者眼里无边无际的悲恸和绝望。幽幽的哭泣声颤抖着夹在风里,只让人觉得整个天地间都空落得发慌。
      
      “整个城市都毁了,整整十万人成了圣杯的活祭;卡莲有我照拂着,可远坂家却是要败了,言峰家这一代也只有拥有魔术师才能的你才能撑起来……”
      
      “你要赎罪,绮礼。”
      
      言峰绮礼轻轻哼了一声,虚弱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
      
      ·
      
      几天之后,神父就精神抖擞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积极投身到了整场浩劫的善后及对各大家族的安抚和慰问当中。年轻男人做得很好,一时在年青一代圣职者中已是风评极佳——他不但做事实干精明,还以一人之力撑起了冬木教会和远坂家,并为重建冬木干了许多实事……真理知道自己哥哥的生命力向来很强,尤其是在生死交界的时候……没人能夺走他活下去的欲望,除了他自己。
      
      一朝尝了死亡的滋味,方知这世上最宝贵不过活着,最轻贱不过活着;人除了死去永远不可能摆脱生的苦恼,虽苦恼却也是有百般滋味。
      
      [绮礼,如果终有一日,你在不甘中不得不迎来死亡……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你那颗天性驽钝的心脏里血液会变得稍微沸腾起来吗?]
      
      安静下来的时候,妻子憔悴瘦削的幻影偶尔会在他眼前出现。
      
      ——我已经死了一次了,武内。原来那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年轻神父这样想着,把一柄华美的小刀送给了远坂家的女儿凛。那上面镶嵌着艳丽夺目的宝石,质感和刀型都非常符合远坂家一向的审美观。
      
      蓝眼睛的小女孩庄而重之地接过了礼物。女孩苹果样小脸上悲伤的情绪是那样强烈,蓝宝石样澄澈的眼和乌黑的发让男人想起了自己的师父远坂时臣。远坂家的人总是如此相似——
      
      那个人把这把刀送给自己的时候,面上却是带着一种少见的庄重和欣喜的;远坂家家主要去为圣杯进行最后的战斗,而作为一个魔术师,那前路虽生死未卜尤荣耀无上。然而他所祝福的弟子却从背后将刀刃刺入了他的心脏,并与他的从者结缔了主从契约……啊,然后言峰绮礼这个人死了,同样是在心脏的位置有了不可挽回的狰狞伤口。
      
      不过他的运气总是很好的,那之后他又活过来了,并且兼职奶爸——
      
      卫宫切嗣,心怀正义,声名狼籍,鳏夫,没情人。活蹦乱跳养子一只,可怜被囚女儿一只,亲友零落,身体病残。
      
      言峰绮礼,邪恶鬼畜,美名远扬,鳏夫,没情人。强气非常老妹一只,娇嫩可爱萝莉三只,妹子锦簇,身体微恙。
      
      “人参淫家……”当大叔言峰绮礼第一次拿着满脸不情愿的远坂凛小妹妹送的情人节义理巧克力回到家时,真理挑起眉怪怪地笑了一声,然后火速把一脸懵懂的小樱和嘟起了嘴的卡莲送进了卧室。
      
      两个孩子第二天还要去上学,言峰神父要继续留守教会,真理则得去一趟间桐家处理点事。
      
      谎言破解了。
      
      剩下的,只有真实的生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