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当初是怎么喜欢上他的呢?
      ——不知道。
      
      苏沫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中的笔随意的转着圈。她转笔的技术很好,眼看着细长的笔杆在纤细的指间上下翻飞,从没有掉落的趋势。
      
      远远讲台上毛邓老师在用温温吞吞毫无波澜的语气不厌其烦的讲着从小学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一次次加深但中心始终不变的思想理论。漫不经心的瞟着黑板,思路早跑到了远远的曾经。
      
      那时候还都是小孩子。
      唇角弯出漂亮的弧度,柔和的波光泛起在眼中,苏衍随手放下那支饱受□□的水笔,双手交叠放在桌面上,让思路飘得更远。
      
      “嗨,你好,我是苏沫。”
      “哦,你好,我是王铭。”
      
      不过是刚刚升上初中两个稚嫩的孩子,怯生生而且怀抱着跳跃希望的女孩和倔强自勉偶尔会有点调皮的男孩。毫无新意的初见,就像任何两个不善交际的人的见面——那时候也确实并没什么不同。
      碰巧就坐了同桌,不过厚厚的书籍堆靠在一起,时不时互相询问几道没弄懂题目的关系。
      也不是那时。
      
      那是在什么时候呢?心中细小的萌芽怯生生探出脑袋,在温和的风中轻轻摇摆,瘙痒而柔和。
      “哼哼哼哼,我的英语比你分高!”呲牙咧嘴,女孩挑高眼角得意洋洋的瞟着男孩,好像得到了什么宝物一样双手拿着那张试卷,把红色的分数在男孩眼前晃来晃去。
      “现在有两门了,语文和英语!物理化学的分也差的不多。”好像有一条尾巴在女孩身后上下左右来回摇摆着,两只尖尖的耳朵在她脑袋两侧出现,轻轻的抖动。
      
      “嗯,可是你的数学差我十五分,地理历史也还有……”男孩嘴角勾起的弧度狡黠,带着些微的恶作剧和期待感。
      “啊啊啊啊啊,不听不听不听。”瞪得滚圆的眼睛,像是被戳了个洞的气球迅速萎靡下去,女孩不甘的瞪着笑嘻嘻的男孩:“下次一定比你分高!早晚超过你!”
      
      “啊恩,没错,不过第五和二十之间小小的十五名嘛,小case。”
      “你——”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去撕咬扑打之。摔个半死吧,骄傲自大的混蛋!
      “嗯?”歪歪头,男孩的笑容灿烂而无辜。
      ……熊熊烈焰在胸口燃烧,狠狠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让这个家伙好看,然后再次被吸引人的漫画小说吸引走,在又一次的考试后重复这个场景。这是依然同桌的初二不罕见的场景。
      
      “嗷呜——又要默写!”女孩的脸颊鼓得圆圆的,颓丧的趴在桌子上,双手垂在桌边,丝毫没有矜持和形象。
      “那不是肯定的嘛。”男孩扑哧笑出声,弯弯的眉眼不算好看,但是好像带着十分的柔和,像清晨微潮的雾气笼上全身,略微清凉而舒适。
      
      “现在不是天天都在默写吗?”
      “英语还好,历史政治地理……啊啊啊让我死了吧……”
      “唔,你不是背了吗?啊,地理就不说了,我知道。”无论地图还是实路都会混乱的地理白痴,学了几年问到英国在世界地图上的位置还要再去翻课本的家伙,就算抱着课本死背半天一周后也会忘得干净的家伙。男孩的嘴角无法抑制的翘起。
      
      “喂!你在吐槽我什么?绝对有,我感觉到了!”
      男孩侧侧头,做‘呦,又神经质发作了’的表情,惹得女孩再度咬牙。
      半晌终于冷静下来,女孩再度恢复半死不活的样子。
      
      “啊啊,虽然都背了没错,但是如果默写到一半忽然卡掉了然后被留下来不是更悲惨……”
      霍的坐起灼灼的盯着男孩,过于集中灼热的视线让男孩不得不抽搐着嘴角扭过头和她对视,脑袋上仿佛有一串乌鸦嘎嘎叫着路过。
      “又怎么……”
      
      “王铭!你一定要帮我!”熊熊的火焰在女孩眼中跳跃,大有你不答应我就干掉你的气势。
      “呃,”男孩翻个白眼然后无奈的看着女孩:“没必要这么激动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早习惯了……忘记的话看我的好了,反正就坐一起。地理的话我会把你的答案抽出来的……”男孩是地理的课代表,这让总是抱着70分上下的成绩宽海带泪哗哗的女孩恶狠狠的‘诅咒’对方高居不下的成绩,然后窝在角落里繁衍出更多的蘑菇。
      
      “不过——”男孩拖长声线不怀好意的看着女孩。
      “你知道。”
      “哦哦,没错。”女孩也翻了个白眼,牙齿再次磨了磨。
      
      “混蛋,为毛一个男生的字居然能那么秀气而且袖珍!!”当时的默写是由各科代表批改的,而其中有一个男生的字总是小到需要趴近仔细辨认才能看清,也不乏另外一些‘飘逸出尘’,非常人能领会的‘书法大家’,而最终这些考验耐性的东西总会被汇总到女孩那儿。
      “哼哼,这可是你自愿的,快点呦。”
      “……”咯吱咯吱。
      
      不经意间会侧向一边的视线,发呆时总是固定的方向,眼中荡漾的波浪像是要把什么淹没。
      早晨递给低血压混蛋的糖粒,张牙舞爪恶搞胡闹撕破对方死气沉沉的表情,习惯接过的上交地理练习册,已经能轻易辨认的各路字迹。
      
      会推醒发呆走神的她的手,会戏谑笑着给她讲解难懂题目的低沉声线,会双眼发亮兴致勃勃向她炫耀新搞懂的难题的笑脸,雪夜里一把伞下交叠的影子和阴影里发热红通通的耳朵。
      似乎什么都没有,又好像一切都堆叠在了那些时候。那细细的幼苗一定就是在那一日日的嬉笑胡闹中悄悄长成了修长的小苗,抽出了新枝,在风里绰约的摇摆,飘起一片清新的叶香。
      
      接下去呢——
      没有接下去了。
      沉默的对视,各自搬起沉重的书堆,并肩走下楼梯,一东一西。
      再见,再也不见。
      过于年轻的朦胧感情谁都没有说透,清晰的命运线岔开成为两条不近不远的路。只是没有见面的理由。
      
      “嘿,我今天又发现一个小帅哥!”同寝的开朗女生‘咣’的推开门,满面红光的走进来。
      “我悄悄跟着一路走到他班门口,十班的!啊啊啊,我放学一定要去阻截,谁陪我!”
      “真的帅哥?”
      “咱一中还有帅哥,我真一个没见,全是歪瓜裂枣。”
      “真是,咱学校男生就没几个见得人的。哪个哪个,放学我跟你去!”
      “多帅啊?我早对咱学校男生绝望了。唔唔,只有2D才是我的最爱,我亲爱的剑心、仲天、D伯爵啊啊啊,嘶——”吸口水。
      “你个宅,你还是女人吗?”
      “唔,不是,是女生。”正经八百的表情,很快又闹成一团,新的交际圈,新的话题,新的生活方式。一切都蕴含了勃勃生机,自由和欢乐,可是没有你……
      
      偶尔避开人群悄悄躲在一棵大树后面,一片片揪下可怜的草叶,想当初曾经天天见到的温润笑脸。
      思念如潮,不可断绝。
      晚上被窝里湿润一小片的枕头,不明所以。
      没有电话,没有确切地址,不知道他住哪。
      不知道用什么理由,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或许他已经忘记她了。
      都一年了,苏沫你怎么还记得!你怎么还在想!
      
      第二天一个人跑进小花园里,在一大片摇曳的草从里翻找四片叶子的三叶草,瞪大眼睛惊讶于五片挤得紧紧的叶子。拽下来。
      小心折断的三朵四叶三叶草,唔……腿好麻。
      分开夹在三页厚厚的书里,把五叶插在笔筒里,兴致勃勃的吹弄。
      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的纸,张扬跳脱的字迹——唔,我才没有小心写了三天,也没有想你。
      二中二年级——王铭(收)
      
      “嗯……也不知道你在哪个班,忽然想起来所以给你写了一封信。没有打搅你吧?……你在二中怎么样,学习还好吧?你肯定是选了理科吧,原来你就对理科特别感兴趣。我选了文科,唉唉我总是不及格的理科……虽然讨厌背书,不过总比老不及格好。
      如果麻烦就不用回信了,我只是突发奇想写的这封信,不过如果回的话告诉我地址。”
      一中二年十四班——苏沫
      
      把几棵四叶草放进信封。说不清想法,只是那么做了。
      让命运告诉我,如果这封信能到达你的手中,如果你对我……
      请……
      精神恍惚,走神、发呆;一天、两天、五天、一周……
      一清醒就站到了七楼的收发室,累死了。
      什么都没有,已经两周了。
      
      “……”趴在操场观众席高高的栏杆上,桃花灿烂,伸手拽——
      讨厌讨厌讨厌,都是粉色的,都没有别的颜色,真单调。
      “苏沫——苏沫!”
      “嗯?李玮,怎么了?”
      “你的信,刚刚我们去了收发室,顺便帮你拿来了。”
      “啊,多谢啦。”
      “不谢。”
      ‘呯咚、呯咚、呯咚……呯咚呯咚呯咚’
      啊!要湿掉了!唔,风好大,还是回教室再看吧。
      嗯……好多人。算了,回寝室吧。
      
      一中二年级十四班——苏沫(收)
      清秀隽永的字迹,稍稍有点挤在一起,蓝色的字迹晕成一片,有点眩晕。顿了顿,小心从封口把信封打开。
      也是作业本上撕下的纸。
      喂,你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这么晚才给你回信,我家出了点事,我姐姐住院了,受到你的信也耽搁了几天,也不知道你收到回信的时候是几号了。
      没想到你还记着我,这么久没联系了,你的信绝对不算打搅。
      我当然是选了理科,除了理科还能选什么呢,那些公式和技巧真的非常让我感兴趣。你选了文科啊……你记忆力一向不错,如果不那么懒,肯定成绩不错的。
      很快就要高三了,你们那边学习紧张吗?现在大学都不好考,平时得多努力啊。
      ……
      我在二(七)班。”
      二中二年七班——王铭
      
      “……”抖动的手,快速把信收好放回信封锁进抽屉,拿起一卷纸冲进厕所,锁上门。
      泪水在下一刻溢出,透明的液体布满脸颊。
      社交辞令,社交辞令,社交辞令……空洞没有内容。
      呵呵,你我终于也只能用这些交谈了。
      
      一切都是一个喜欢幻想的女孩在花苞初结的年纪一场清新朦胧的美梦,是她自己不小心被香气迷乱了心神,错把四处漂泊志在远方的雨滴当做了可以依偎的对象,那个人的终点会是广阔遥远的大海啊,那里会有这里永远见不到的波澜壮阔,更多的美景更多……
      
      紧紧捂住嘴不让呜咽声传出来,静静的,一个人用迟来的泪水埋葬早就远去可她迟钝地没去发觉的初恋。
      美丽酸涩朦胧,注定会失败的,一生一次的初恋。
      我把它给你了,现在都结束了。以后一定会有更好的,可惜不是你,这次一定比你更好。
      擦干脸颊,打开水管让清凉的水珠亲吻脸颊,站直身子,拍拍脸颊勾出最美丽的笑容。苏沫是不会倒下的,苏沫会得到更好的!
      
      生活恢复了平静,摇曳的枝条顶着风越长越高,拔出纤细修长的身姿,阳光下朦胧的光晕映衬出灿烂的景色。
      嬉笑怒骂,打闹嬉戏,偷懒学习。升上高三,备考,日夜界限模糊,清晰的黑眼圈,下课时卧倒大军中的一员。
      
      初中就同班的一个亲密的朋友忽然被爆出喜欢一个顽劣的男生,那个腼腆单纯的女孩似乎忽然成了一个风云人物。她慌乱不安,看着每一个人湍湍不安,一遍遍的和几个人解释一些谁都明白不了的事情,好像她做错了什么。
      女孩的精神迅速萎靡,光泽从她身上消失,身周一米好想能看见沉重的阴影。
      
      “……”咬咬嘴唇,担忧的视线从那个女孩身上掠过,缓缓地拿起笔。
      “萌萌,放下心挺直身子,你什么都没错。
      你很好,你是我见过的极好的女孩。
      你还有我们这么多的朋友,我们都关心你,不要一直消沉。
      你知道吗?我甚至羡慕你的勇气,嫉妒你敢于告诉李磊你喜欢他。我初中时候就喜欢过一个人,整整三年我都没敢和他说……
      加油,萌萌!”
      
      悄悄把纸条塞进女孩手里,对她微笑。如果能让你好好的……
      女孩还是休学了。
      事情越闹越大,终于被她的家长察觉,检查出了精神上的问题。
      静悄悄的,在一个早晨,她的所有东西都消失了。
      怅然,迷茫。可生活还得继续,复习,考试,考试,复习。背书背书背书背书……
      
      当红色的录取通知书到达苏沫手中时,那些琐琐碎碎的东西都已经被时光淹没。偶尔在清澈的河底折射出虹光,粲然一笑。曾经我也那么有过那么纯真的美好。至于那点轻微的酸涩和遗憾……谁要比谁在乎。
      
      “这节课就到这里了,下课。”
      噼里啪啦稀里哗啦,人群站起,收拾书籍的声音唤醒了苏沫的回忆。
      啊,已经下课了。
      快速收拾东西,要赶快呢,不然过会儿餐厅的人该多了。
      开学不过两周,大学的节奏散漫宽松。她已经喜欢上了这种节奏,就是偶尔有点无聊。
      
      “嗯嗯,一会儿吃什么饭啊?”
      “不知道。”
      “一会儿吃什么?”扭到另一边。
      “不知道。”
      “……”
      
      跟随人流走出教学楼,不算宽广的路上摩肩接踵,嘈杂的人声淹没整个校园。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同学插科打诨,苏沫的视线四处闲晃。
      忽然——
      
      不长不短的头发,略有点大的脸,宽阔的肩膀,高大的身型。
      曾经熟悉无比,被时光模糊她几乎已经自己已经忘掉了的身影。似乎有什么忽然从心底跃出,清晰无比的出现在眼前,过往的记忆激荡得她呼吸紊乱。
      “王——”声音中出现了点不可控制的哽咽,莫名其妙。
      
      深呼吸,用力挤开阻隔的人群,其他的一切似乎都成了背景,只有那个背影在眼中一点点放大、靠近。
      “王铭——”声嘶力竭,清脆响亮。
      男孩扭过头,愣了一愣,然后露出了熟悉无比的笑容,那其中似乎也蕴涵了什么无法言说的东西,好象有什么一瞬间连接了她们。
      
      “苏沫!”
      “嗯!”扬起灿烂无比的笑容跑过去,眩晕的感觉笼罩全身,仿佛奔跑在云端。
      
      原来我还是终究没能释怀,到底我没能真的忘记,可是到了现在,谁还在乎!
      
      这一次,我要一个结果。是苦是甜是酸是涩,我要结果。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么纯情蠢蠢的东西真的是我写的……捂脸,刚刚从盘里翻出来的以前写的小段子,大家随意看看,至少这表明咱还是有过少女心的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