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Real Queen ...

  • 作者有话要说:  修正一下捉捉虫……
    相关资料会专开一个资料集子。
  •   那是……
      无法遗忘的最后的盛宴,以及燃烧在沉寂中的无尽夜星。
      
      ·
      
      夜色里,憔悴的黑发美人独自站在伦敦的高塔上,望向她往日所居宫殿的方向。那儿现在必定是灯火通明乐声悠然的吧?
      
      女人轻轻唱起歌来,黑眼睛汪着萧索,是一碾就碎的脆弱。
      
      “Land of bear and land of eagle
      
      Land that gave us birth and blessing
      
      Land that called us ever homewards
      
      We will go home across the mountains……”
      
      女人——前皇后安妮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丰腴妖艳的身体惨白得像已死去一般。
      
      做了皇后又怎么样呢?最终得到的结果并不比那位出身西班牙王室的上任更好些。现在她要比曾经服侍过的凯瑟琳皇后堕入更深的地狱了,扣着一个出轨的恶名……
      
      安妮沉默着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终是在虚空中颓然地垂了下去,攥紧了胸前从不离身的红宝石项链。
      
      这是她身上保有的最后一件来自丈夫——现在是前夫的馈赠,做工细致,选材亦是极好……比如说那从波斯商人手里买来的亮红色原石,雕成了细长的树叶状,晶莹透亮地排了一列,映着烛光美得如同拥有灵魂一般。她的丈夫曾称赞这衬得她更像一朵盛放的蔷薇,明艳不可方物,是使他被迷得失去了心魂的小鸟儿。
      
      ——可是明天,她将站上断头台屈辱地死去,以背叛之名。
      
      “安!”
      
      牢房的门锁突然发出一声闷响。女人回头,发现那是她俊美的表哥威廉。
      
      威廉红着眼用力踹开大门,紧紧盯着她低声叫着,“快过来,我带你走!”
      
      “表哥?”安妮摇着头,发出一声长长的低泣,“不,我不能连累你……”
      
      “跟我走!”男人果断拉过她的手臂,把另个踉踉跄跄的女人推进了牢房,“那种男人,你没有必要把命都给他!我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马车也备在外面……”
      
      “不,我不甘心!”安妮后退着挣扎起来,眼里泛起了泪光,“他要我死的话我就死在他面前好了,然后变成鬼诅咒他!我可怜的玛丽还有莉兹……”
      
      一只纤瘦的手攥紧了她的衣袖,“求您了,安妮小姐,逃吧!”
      
      那个长得和安妮极像的女子打断了他们。她攥住安妮的手坚决地把对方推出门去,“你明白的,二小姐,就算我不来替你,也不可能活下去的——所以把那项链给我吧,这样他们才不会怀疑。能活着就是好事儿,别让我白死……求您了!如果能平安的话,帮我照顾我的父母还有孩子……”
      
      “娜塔……”安妮表情变得苦涩起来。
      
      这女人是她父亲在自己进宫前找来的替身,此刻终于派上了用场。自己当时是不以为然的,既然亨利能为爱情还有孩子立了自己做皇后,自己又并不是无能之徒,怎么可能会让这可怕的可能性发生?
      
      然而她终究高估了自己。
      
      可怜的娜塔,可怜的自己……父亲也是希望自己能逃的吧。
      
      “好。”她伸手去解自己的项链,却总也找不着施力的点儿,眼前也愈发模糊起来,“稍等一下,这有点难拿下来呢。”安妮的手直打滑,笑愈发苦涩。
      
      她身侧英俊而憔悴的男子见此不由沉了脸,嘴角浮起一丝无奈和苦意。
      
      他伸手扳正安妮的身体,站在她身后按下她直发抖的双手,迅速解下那沉甸甸的红宝石项链扔给娜塔,然后沉默着强扯着表妹一路下楼把她推进马车,自己则一纵身上了马,在前面挥起了鞭子。
      
      包裹了布头的马蹄击打在地面上,并未制造出多大声响。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们甚至没有在车前点起一盏灯——即便已经买通了伦敦塔附近所有的看守。
      
      安妮在马车里稍稍掀起布帘子,往后一路望去,水珠从眼眶里掉下碎在了地上。
      
      本以为可当着英格兰国母和陛下一起到白头,却不料还没到老就被憎恨起来啦,因为“没能及时生出继承人”呢……可陛下他怎么不想想自己的孩子是怎么没的?
      
      不对,他当然知道,只是对自己厌倦了而已。只是没有凯瑟琳的身世,自己又把手伸得太长,她便只能迅速谢幕了。毕竟自己始终不是那种能万事顺从丈夫的女人,自己觉得对的事情也从不让步……而对于君王来说,自己在政治上表现出的过多野心让他觉得厌恶吧。所以他才会选择连写一封通顺的信都做不到、温柔守礼到极致的珍。
      
      那姑娘,也许反而会比自己幸福……
      
      安妮苦笑着摇摇头,拉好丝绒帘子再度坐成平日里端庄的姿态。
      
      她知道,自己终其一生再不会、也再不愿回这儿来了。
      
      ·
      
      第二日,据说犯了叛国罪背叛了丈夫的前皇后安妮被公开处刑。
      
      国王亲自到场观礼,他坐在主座上专注地看着那颗美艳的头颅在刽子手干脆利落的挥刀下滚下了颈子。不少观看的民众既为她对国王的不忠而不屑,又为这才华横溢姿容绝世的女人发出了不忍的叹息声。昔日大放光彩的英格兰玫瑰今日命殒于此,实在让人不忍目睹……
      
      皇后安妮的下场,比她的前任凯瑟琳更为凄惨——
      
      婚姻被承认后不到三年,就被赶下台去,名誉尽毁,连生存的权利也被剥夺。
      
      国王阴沉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被斩首的女人颈子上鲜丽欲滴的叶状红宝石随着尸体的倒下滚落在地浸泡在鲜血里,发出了妖异的光芒,就像一双双妖艳狰狞的红眼睛,讥讽着,嘲笑着……
      
      柏林家二女儿的头被包裹了起来,它将被挂在伦敦桥的南出口处,任那些往来的游人用惊恐的目光匆匆扫过。
      
      亨利八世沉默片刻,终于拂袖而去,再没回头。
      
      诸位贵族和围观的平民们很快就散了。
      
      看见没人让上缴罪犯随身财物且那些个主教们都满脸魂不守舍的模样,收拾完残局的刽子手便悄悄把从血泊里捞出的红宝石项链嘿嘿笑着拿麻布包好,恭敬地塞进了坐在一旁的中年男人的口袋里。
      
      “头儿,给您。”
      
      这驼着背的男人朝对方笑着露出了黄牙,“奖金多发点儿行不?我家里……”
      
      ·
      
      安妮被斩首后的第二天,亨利八世国王便宣布与珍·西摩正式订婚。
      
      同年,英格兰境内许多平民不堪贵族高层的暴行,为了自身吃饭问题及自小聆听主教诲的教会在国王大肆打压下败落而纷纷组织起来发生暴动。
      
      珍·西摩本人是忠诚的教徒,且她对那些从破落的教会中流落出来的珍宝被四处倒卖和克伦威尔的暴行略有耳闻。这位温柔的女性对丈夫的对下属的放任与行事的狠厉十分不安,再加之她不忍那些民众就此大批丧命——于是她战战兢兢地向丈夫表达了她从轻发落的希望。
      
      “珍,不要像你的上一任那样多管闲事。”
      
      已届中年的国王拿阴婺的表情盯了她片刻,终于压抑着怒气低沉出声,“我不会让第二个安妮·柏林出现……”
      
      当年安妮就对他这事儿颇有意见百加阻挠,并十分反对他对周边国家大动干戈,还说什么英格兰已今非昔比……开玩笑,是他是国王还是她是?
      
      珍欲言又止,终于在亨利八世可怕的眼光下闭口不言。
      
      这温柔的女人自此再未参与任何政事。
      
      一年之后,前皇后安妮行刑之日,她所曾经居住的布林克里庄园里出了闹鬼的传言。
      
      有人说他看到一个美丽的黑发女人携男伴于傍晚时分出现在园中,不过很快便失去了踪迹。亦有人声称有那是个把头颅夹在腋下的美艳鬼魂,她乘着一辆由无头骑士驾驶的马车绕着高塔走动,久久不去,最似深夜里一个梦幻……
      
      ·
      ·
      
      ——致我年少的梦和最爱的人
      【2012.12.20】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