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 ...

  •   000
      ——晚安,我的小王子。
      ——那些浅紫色的梦和粉嫩苦涩的心事已经沉睡在了过去。
      
      ·
      001
      
      立海附中旧体育馆后面有栋非常有名的、贴满了少女心事的墙——
      
      很矮,很旧,很鲜艳。
      
      因为算是校园一大盛景的缘故,校宣传部每年都会给这里的装饰换个花样——这算是属于女生们的不成文规矩,心照不宣的甜蜜小秘密。
      
      今年的图案是条吐着舌头的变色龙。学校里男生的名字铺就了它大半身鳞片,后缀则多是字条主人关于这些男生的一些小心事——阿凉深吸一口气,在上面看到许多“幸村”许多“柳生”许多“柳”许多“仁王”许多“真田”……
      
      后缀通常是“喜欢”,“祝福”,或者“希望他能喜欢我”。
      
      阿凉突然觉得有种“啊,自己的品味还是不错的呢”的感觉,又莫名地有点泄气。
      
      ——真是群受欢迎的家伙啊。简直就像是独享了上帝所有的宠爱似的……自己都有点嫉妒了呢!
      
      “阿凉,阿凉,来写点什么吧?”
      
      短发的娇俏女生扑过来抱住友人,从便签簿上撕下一张纸。
      
      “好啊。”阿凉点头,也从书包里摸出淡绿色的便签和墨水是嫩绿色的笔——
      
      这是她最喜欢的色调,鲜活,生动,让人感到愉快与放松……
      
      嗯,写点什么好呢?
      
      也要……像别人那样把喜欢的人名字写出来然后祈求对方喜欢自己、甚至希望对方能因为一个神奇的契机看见这张字条爱上自己么?又或者,结果会是非常狗血而悲情的“对方看见了于是开始回避自己拉开距离,或者讲开了继续当好同学好朋友”……
      
      ——哈,傻透了!阿凉撇嘴。
      
      前一个才是狗血,后一个是正常的啊。
      
      提笔匆匆写下几句话后,阿凉便抚摸着许愿墙上层层叠叠的斑斓纸片儿,看它们像鳞片一样生长在散发着清香的原木木板上,风来便发出簌簌声响……
      
      “我们终于交往啦要永远在一起~”
      
      “切原大笨蛋一定要平安度过考试哦”
      
      “嘲笑我身材的人都去shi!人家要快点长大啦……”
      
      阿凉觉得自己挺憋气,就像中了毒一样——明明知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还是不敢像别人那样在这里写出那个人的名字。好像写了,就会打破了什么界限,再也不可挽回一样。
      
      那个人,那个人啊……他的一切都会在自己眼中打上珍珠样柔光,甚至会有点“KIRAKIRA~”的音效,带着春天花骨朵绽开的节奏。是梦幻,是理想,是不可到达的阿瓦隆——
      
      却偏偏无法想象真实发生的具体场景。少女笑了起来,耳朵发热,身体发冷。
      
      小林凉,神奈川居民,就读立海附中,高中二年级,喜欢幸村的历史有……三年。
      
      [希望喜欢的人能永远健康快乐,做他爱做的工作;愿家人和顺;自己可以考到心仪的大学。]
      
      ——这就是她有勇气说出口的所有了。
      
      “阿凉阿凉,你喜欢的人是谁?”
      
      “……才不要说啦。”
      
      ·
      002
      
      阿凉和幸村是同班,现任前后座,典型的“JQ高发位置”。
      
      也不知怎么回事儿,每次座位安排他们都距离得非常近。有时是她望着这俊秀少年的背影,有时是对方在她身后,弄得阿凉常常觉得心脏快要跳出来——
      
      尤其是对方笑得非常迷人而熟稔地在她发愣的当口儿转过来同她开玩笑的时候。
      
      这种时刻阿凉总是会状况百出,原本万分伶俐的女生总会突然结巴或者变得智商大跌……比如说——
      
      缝纫课。
      
      “幸村君快放手啦!那个公仔还没有缝好,超丑的!”阿凉缝到一半的公仔被拎走。
      
      “不会啊。咦,银色长头发……这是个女孩子?眼睛好大……”男生认真研究没穿衣服的娃娃。
      
      阿凉闻言大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是男的。”
      
      “……仁王!?”幸村反应过来之后大笑起来,“干脆给他缝个裙子吧!”
      
      “呀哒,好过分!”阿凉涨红了脸蛋,然后愤愤然转身赌气不理他。太讨厌啦!女生这样想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对方逗她而生气还是对方对这件事本身……没什么不良反应而生气。
      
      “啊……我知道我错了,但是小林的反应好可爱。”那个人这样说着,温柔的笑眼里满是促狭。
      
      最后?最后当然是阿凉没骨气地原谅了某个调侃她的家伙,并且被敲诈了一只“幸村公仔”。
      
      为此老友小空曾贼兮兮地笑着,打趣她“和世界第一的神明大人有JQ”。
      
      “才没有啦!”阿凉吐吐舌头,“幸村君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啊。”
      
      她们一同笑起来,继续交换着彼此的小心情和小八卦。
      
      ——也是,神明大人太受欢迎啦!他那小小恶趣味的“受益者”可不止阿凉一个。网球部的众成员们,关系挺好的老友们,还有国三的小学弟切原自入读立海起就是受灾最严重的,因为……因为她看着幸村恶趣味了好多年。
      
      小卷毛儿曾经跑她这里来嘤嘤嘤地叫着学姐哭诉过呢!
      
      ·
      003
      
      时光蹉跎过去。
      
      切原小学弟也升到了高等部来,而上一年的高二生就要填志愿了。
      
      阿凉想去读东大或者早稻田,而幸村告诉过她自己大概是出国,顺道在国外发展职业生涯。
      
      ——完全完全没办法重叠的人生啊。
      
      女孩将手伸出房檐接下冰凉触感,看着花坛处零落的几点紫,濡湿成青石板上艳丽的形体……夏日雨来势很凶猛呢,好在那个人最宝贝的几盆都是早在玻璃花房里收好了的。不过这些零落的紫堇也还是会让他感叹几句的吧?
      
      以前都是她在帮忙照看着那些,而现在……看起来是不必要了。反正迟早也是要天各一方的,既然一开始就没有走到最后的机会,那么……可是,可是……
      
      阿凉盯了手心好一会儿握起拳头,深绿色发丝遮住了碧色眼眸。她笑了笑,在储物柜前换好鞋子便撑开伞走进雨幕里,踩起水花片片。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即便又过了一年,她还是没办法把那个硬挤进自己心头的少年赶走。并且……
      
      ——她仍是不打算告白。
      
      绿色和紫色,是极难搭配出好画面的不是么?它们联手毁掉了多少顶级时装大师脑中一闪而过的灵感啊——基本上没几个普通人能把这搭配穿得好看,就连身材一顶一好的专业模特也同是如此。
      
      阿凉一边想一边笑着,一边觉得自己没哭出来真是个奇迹。
      
      她是知道的,不具备商业价值的杰作再惊世骇俗也不过是不能投入生产的弃稿,而她打死都不要被那个人当面拒绝……那太丢份儿啦!
      
      清爽的薄荷味带着雨水的湿气钻进女孩鼻腔。
      
      “嘿。”
      
      有银灰色蒙着层水珠的头发凑了来,伞下的空间顿时变得甚为拥挤——
      
      “阿凉,载我一程吧~”凉鼻头一痒,抬得头来,便和一双眯成好看弧度的绿色眼眸对上了。
      
      是仁王。
      
      阿凉一愣,立马把心态转回一个正常女孩所应有的狡黠与欢快——她不愿被看出来!正因为对方是仁王这个太过敏锐好朋友,所以……
      
      “好的呀。不过先帮我拿着。”少女笑笑,示意对方暂时帮她撑着伞,然后从手提包隔层里拉出一个小绸包,“给,我这里有多一把以防万一的。我撑的伞太小。”
      
      “粉红色桃心……”男生挑了挑眉。他冰绿色盯了阿凉好一会直看得女孩开始有点发慌,才轻笑着把呼吸从少女脖子后挪开,撑开了纤细的伞骨——那非常少女系的缎面让这高瘦的少年看起来实在是有点滑稽。
      
      两人笑闹着相伴而行。
      
      整个世界溶成一片美丽的青灰色,模糊了纹路朦胧了轮廓,浮出一白一粉两朵伞。
      
      ·
      004
      
      胆小鬼是一定会受到报应的,因此阿凉永远没办法忘记那一天。
      
      那还是高三下学期的时候,天气极糟糕。
      
      明明还是中午,压在头顶的暗褐色天空却比傍晚更让人觉得阴沉。所有的人都在疯狂复习备考,间或在课件喘喘气好一会儿接着把自己沉浸在题海里……
      
      阿凉看题看得实在头昏脑胀,于是到教学楼下面的小花园里转了两转。
      
      而这时,小空突然跑了过来,一脸慌张,非常急切地拽紧了她的袖子,问了一个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阿凉,你是不是喜欢幸村君?”
      
      ——为什么要这么问?
      
      小空亮银色的眼让阿凉觉得自己会被看透,她那点可怜的心情会无所遁形。
      
      承认吧,阿凉,这都最后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以后都不太会有机会见面,要死就死得痛快点……
      
      不,不要,死都不要,我不要连朋友都不能做,我知道自己有多脆弱,所以以后说不定会恨死了他……
      
      于是她下意识摇了摇头,胆怯的,决绝的,生怕被人怀疑的……接下来的话在吐出来的时候,她只是想着像平时开个玩笑一样混过去,“要说的话,果然还是雅治更……”会逗人开心,而不是像某人那样光会拿她取乐吧?
      
      不过下半句还没说完她就看见了小空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听见了身后幸村那带着笑意的声音——
      
      “哦~原来……”
      
      阿凉整个傻了。回头是幸村嘴角弧度非常完美的笑容。
      
      她果然是个傻子吧!为什么不经大脑就……为什么说出来的会是这句话?不对,这对雅治不公平,她真是糟透了——
      
      “幸村君!我,我不是——”阿凉张了张嘴巴却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她只好热着脸惊慌失措地逃跑了,溜得比兔子还快。
      
      好想哭。暂时不想看见他的脸。
      
      ——好讨厌啊,那个时候他笑得那么开心……
      
      课间的时候,阿凉直接找了个借口和另一个女生换了座位,径直躲开了幸村——
      
      心底咆哮的那种情绪,也许叫恨。
      
      放学的时候仁王来找她。阿凉头次看见那个向来笑得像只狐狸仔的少年对自己露出了非常傻的、不知所措的笑容……很真诚很清亮的笑容。也许以后不会有第二个人对她这样笑……
      
      “阿凉!我们来上同一所大学吧。”
      
      女孩闭上眼睛忍着让眼泪不要流出来……对她说这句话的人,不会是幸村啊,她早就知道的。
      
      傻瓜阿凉,你还在期待什么?
      
      ·
      005
      
      拍毕业照的时候,幸村没能到场——那时候他在面试,面试耶鲁的经济学系。
      
      一群少年少女挤在一起笑着叫着四处合影,推推揉揉间把阿凉和仁王挤在了一起。于是狐狸崽笑得很开心地把对方往自己怀里一捞,让阿凉半趴在他怀里满面通红的样子被摄进了数码相机里。
      
      “等等!……”阿凉挣扎着,却扛不过仁王抓得紧紧的甚至在颤抖的手,很冰凉的触感……他连回头看自己一眼都不敢,只是笑得非常灿烂地面对着镜头……他在紧张。
      
      于是女孩想说出口的话终于还是没说。
      
      “第二颗扣子呢?嘿!”小空也难得地笑得满脸红晕,跑过来拉着阿凉往外拖,“没有定情信物的话,我可是要把我家阿凉抢走喽!”
      
      仁王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他的扣子早不见了,只是敞着领口露出漂亮的锁骨,任一群人叫笑着调侃他,然后从裤口袋里掏出来一条项链——
      
      那是她曾经在班里和几个好友一起垂涎过的款式,非常清雅简单又带点儿可爱的坠子。
      
      “这个是……”阿凉忍不住开始吸鼻子,然后被仁王揉乱了一头毛。
      
      她想,年轻的时候——比如说自己从初中到现在,喜欢上一个人,真的是件非常简单的事。
      
      那个人,幸村精市,有着明亮温柔的笑,偶尔一针见血而犀利的言语,掩藏得很好的近乎固执的野心与责任心,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坏心眼和记仇,曾经的脆弱和阴郁,还有雨过天晴后的释然与柔软的内心……啊,他还是个很喜欢植物的好少年。
      
      这些,全都从“她知道”变成了“她习惯”。
      
      就算外表再像个翩翩公子,表现得再象个成熟的大人,内里也不过仍是非常苛待自己的孩子而已呀!以后,以后就要戒掉这个习惯啦……
      
      女孩终于失声痛哭。
      
      她以为自己只要能看着对方过得很好就会开心,终于还是忍不住……
      
      ——美利坚太远了,家人早就放话要她留在东京;而喜欢好容易,忘却好难。
      
      幸村不在。以后也不会在。
      
      小林凉的人生,始终没办法和幸村精市的人生重叠啊。
      
      ·
      006
      
      大学时和仁王吵吵闹闹,感情倒是越发好了起来。
      
      阿凉渐渐“忘记”了自己曾经暗恋过幸村的事,她总是表现出一副标准的幸福小女人姿态。大三时,她决定出国继续学业,并选择了耶鲁大学的商学硕士进修。
      
      听到这个决定的瞬间,仁王的表情变得有点微妙,“美利坚吗?去那里的话,倒是可以找幸村帮忙。”他笑着,那笑的过于完美让阿凉觉得熟悉。
      
      于是当一切手续都被打点好后,两人一起去了美国……这时候幸村已经在大公司里上了班,也有了个同居中美丽热情的法籍女友。
      
      “哦~你们好,精市的朋友~”金发碧眼的女郎一见面就给了阿凉一个吻面礼,她俩一见如故。阿凉幸灾乐祸地把幸村小时候的糗事一溜儿全告给了艾莉丝,弄得对方不住捧腹,最后面颊肚子肌肉全部宣告罢工。
      
      等两人亲亲密密挽着手臂去看她们的男人们的时候,幸村和仁王愣了愣,然后便大笑着调侃她们简直是“一见钟情”……
      
      接下来这对女土匪席卷了许多当地特色美食,仁王和幸村的钱包大举受创。
      
      男士们还没来得及摆出肉疼的表情,艾莉丝就朝阿凉挤开了眼睛,十指纤纤挥动刀叉,“亲爱的凉,我们负责享受,他们负责服务!哦,别跟他们客气……”
      
      阿凉看着幸村在女友嘟起红唇时眼里闪过一丝宠溺,笑着灌下去了两大杯啤酒。
      
      ·
      007
      
      等回到酒店,仁王便让阿凉先去洗漱,自己则在床上翻着地图,好看明□□程怎样走更好。
      
      ——他们刚来,自然要玩上几天尽兴。
      
      阿凉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自己,眼神越来越疲惫。笑容可以骗人,这会儿她的眼睛却已经泄露了太多秘密——她已经累了。胆小鬼有什么资格怨天尤人呢?性子太软又能怪得了谁?说到底就是贪心和自私,因为怕受伤不愿意踏出哪怕半步……
      
      不过时间真的是最好的良药。再见面和自己想象中完全不同,她竟丝毫不觉疼痛……
      
      这样想着,阿凉在眼角笑出了点水汽。
      
      嘿,晚安,我的小王子。

  •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时候不能太明显。(痛苦捶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