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Spade-001] ...

  • 作者有话要说:  久寻玖纱理——Spade类别。
    白城修二——Diamond类别。
    雾矢莲——Club类别。
    【Spade】黑桃,武力与和平
    【Heart】红桃,智慧与信仰
    【Diamond】方块,财富与技术
    【Club】梅花,创造与奇运
  •   吱呀……啪!
      
      狭窄阴暗的小巷里一扇破旧的窗被狠狠甩开摔在建筑外墙上,发出老人咳嗽一般阴惨惨的摩擦撞击声。然后窗口处一具僵硬的尸体利落地滚了下来,稳稳地落在了地上铺设好的担架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套在架子外头的塑胶尼龙袋瞬间溅满了冰冷的血渍,顺着尸体伤口处下淌的液体使地面上也不可避免地被殃及了。这使得巷子里在稀疏星光下显露出来的高瘦黑影摇摇头发出了一声轻啧。
      
      “啊得尽快了,这股味道……但愿不要引来什么麻烦的家伙。小黑,还没收拾好么?”
      
      那黑影说着,顺手便打开了手电筒开始观察担架上一动不动的人体。灯光映照下被手术刀拨拉的尸体呈现出一种苍白的死态,濒死时的痛苦使这生前仍是少年的尸体清秀的脸扭曲成了非常可怕的形状。血的腥膻味慢慢在冰冷的空气里渗了开来,伴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凉意。
      
      “好了,完成啦!真不敢相信,又是同一种‘东西’……阿修,这家伙‘死’透了吗?”
      
      一个清脆可爱的女音响起。极轻的啪嗒一声,束着马尾的少女就以半跪的姿势猫儿般轻巧落地并敏捷地站起身来,拍了拍掌心和衣服抱怨了起来,“好讨厌,最近侵占濒死者身体搞什么莫名其妙‘复兴’啊‘复仇’的灵体真是特别多。”
      
      “灵体那种事不是我的专长啦。不过,这个孩子从生理上来说是死了。”
      
      正在来回忙碌地观察着尸体的黑影应答着,颇具立体感的五官在尸体与塑料布所反射的手电筒光线映照下自夜色中浮了出来。
      
      那是个戴着金丝眼镜面容看起来相当文雅可靠的男人。在戴上消过毒的塑胶手套并把尸体捆得扎扎实实之后,这个被叫做“阿修”的男人轻柔地用手拨拉起了死人的眼皮,把因为毛细血管破碎而已经变成了狰狞青紫色的眼睑翻了起来,另只手则指向了胸口处鲜血淋漓却还能勉强看见心脏的狰狞伤口,转向女孩露出了一脸温顺无害的笑,“看,瞳孔已经没有反应了哦。心跳也没有了。”
      
      “好了啦我知道了……赶紧先把袋子拉上!”
      
      阿修好讨厌!非得把尸体弄出最丑的姿态笑眯眯地给自己看啊。少女鼓起了腮帮子暗暗腹诽着搭档的坏心肠,然后瞪大了眼指着男人身侧发出了“啊”的一声轻叫,“好神奇诶,牙齿好白,而且变尖了!”
      
      “……嗯,牙齿?”
      
      男人挑了挑眉,迅速一拳直击尸体腹部使那东西痛哼一声,反手把手术刀塞进了“它”开始生长的两排牙间,把手电筒翻了个个儿颇具兴致地划拉着尖锐牙齿所生长的牙龈,“哦呀,好有趣。这个是传说中的‘尸变’?你能说话么……Hello?Ciaos?Merci?啊尸体的语言是什么呢,我给它念和歌会有用吗。”
      
      “……阿修,你好冷。”少女满脸黑线地抽了抽嘴角。
      
      “呜,呜呜呜……”看起来还是个少年的“尸体”挣扎着,身上伤痕在男人越来越亮的眼神下正以惊人的速度愈合起来。少年毫无血色地瞪着那把离他只有一厘米不到的轻薄小刀惊惧地咬住了嘴唇,在尝试性地张开嘴发出了两个音后,他吓破了胆般闭上眼大叫了起来,“救命啊,变态杀人啦——呜呜!放库吾……”
      
      滋一声,银色的刀刃碰到了他的鼻子。那儿的皮肤像被烤焦了一般迅速发黑并卷曲起来。
      
      焦糊和骚味混合的古怪气味在夜色里蔓延开来,被绑在担架上的“尸体”不由惨叫一声,哭得更厉害了——
      
      “它”悲愤无比地吓尿了裤子。
      
      ·
      
      四十三分钟后,立新大厦二十二楼公寓2202号房。
      
      “所以,现在的你是雾矢莲吧。”
      
      被叫做“小黑”的少女伸手在冰箱里找着什么,在摸索到想要的按钮之后,她挥挥手让搭档帮忙搬开一道沉重的门,然后在雾蒙蒙的冷气里抱出了一个银白色的金属箱子,“之前一直都没有失去意识,只是无法得到身体的主导权……然后我打散了那个闯入的灵体之后,你就慢慢恢复过来了,身体也发生了变化,是吗?”
      
      “是,是的……”
      
      刚才的“尸体”——现在已经换上了一身偏大睡衣的少年战战兢兢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可怜兮兮地哭丧着脸,“修先生,能不能不要再拿刀划我的手臂了,很痛,而且会饿……”
      
      一边看着秒表记录数据一边用刀给少年放血的温文男人露出了歉意的笑容,“对不起啊,雾矢,作为被我们亲眼发现的第一个非吸血行为产生的纯种吸血鬼,你要有为科学献身的精神啊。为了以后能拯救和你一样的孩子们,就算是饿也绝对要忍下去,不然我会不小心手滑把你分尸了哦。”
      
      “呜……”说什么鬼话啦,鬼才信你啊!
      
      名字叫做雾矢莲的现吸血鬼·前人类小鬼明显对这个变态男人心有余悸,他哭丧着越来越白的脸一动不敢动;三十多秒后,少年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眼神也开始涣散;再抬头时,他已是瞳孔骤缩虹膜赤红,尖牙也自唇角露出,喉咙里发出了动物般低哑的嘶吼——
      
      “饿、我饿、杀、杀了你——”
      
      啪!一个冰凉柔软的东西甩到了少年脸上。
      
      “够了啦阿修,他还是个Child诶。很珍贵的好不好?”
      
      穿着便服把头发放了下来的少女叉着腰鼓起了腮,红润的脸蛋上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气鼓鼓地看着搭档,“欺负我未来的学长很好玩吗?雾矢,那个是便携式血袋,直接像吸果冻那样喝就好了哦。”
      
      “……是?这个是……人血?”少年一下清醒了过来,他拧开了血袋,嗅着里面散发出来的气味脸色变得更白了。
      
      胃在灼烧……好饿……不过,找个新鲜的人会更好吧。在大动脉上咬下去的话……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要要他不是怪物啊不是啊啊啊啊啊——!!!!
      
      “没错,是人血。没艾滋没银离子没被紫外线辐射过……”少女看着雾矢狂乱起来的神情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她跳上前扶起血袋就强往少年嘴里灌去,“快喝!难道你想因为饥饿而发狂去袭击普通人类变成杀人狂吗?”
      
      “……!”雾矢双眼大睁,然后妥协地按照本能把那腥膻的液体吞了下去。少年呜咽着近乎焦灼地吞咽着冰冷的血液,然后他冲到厕所里一边抠着喉咙干呕一边大声痛哭了起来。
      
      撕心裂肺。半固体倾泻入抽水马桶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过等待在客厅里的两人都知道,那个少年吐不出一滴吞食下去的血,顶多只是把作为正常人类时使用的食物残渣吐出来而已。
      
      “真是可怜的孩子啊,但愿他早点挺过去。”
      
      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满意地抖了抖手里的记录本,像对待情人一样温柔地把它装进了防水文件夹里,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小黑,你刚刚给他的是O型血?”
      
      “是啦是O型血,我对养吸血鬼没经验,只好试着先给他最不会引起排斥的血型啦。话说回来阿修,他睡在你这里真的没关系?我担心过几天我再来看学长就会变成一具标本……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学生代表要是在开学礼上不见人影并被查出失踪了的话,会引起恐慌的吧。”
      
      “怎么会。你也说了,他很珍贵啊。”男人露出了非常令人信赖的招牌笑容。
      
      “……你好坏。”被叫做“小黑”的可爱少女皱了皱鼻子。
      
      “彼此彼此。”“阿修”回以一笑。
      
      这个Child,可真是个意外的收获呢。他看起来可是有着即便在Club中也非常稀有的奇运啊。
      
      几分钟后,雾矢瘫软着身体从厕所里扶着墙踉跄着走了出来。少年的双眼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颜色,因为痛苦而仅仅缩了起来的心脏也恢复了正常的心跳,大脑也正常运作了起来——
      
      他们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坏人。少年想。而且也对展现在自己眼前这个全新的诡异世界非常了解,对自己的体质变化也很熟悉……他想活下去,最起码想活得像个正常人,不让父母和朋友担心……他没有选择。
      
      少年看着非常淡定地相互拌嘴两人抿紧了唇,站直身体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我想像个正常人一样好好地陪伴着我的家人活下去,也不想主动或被动地去伤害别人。是你们的话,一定有办法的吧。请帮助我,请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好好活下去的‘规则’——代价的话钱不是问题。只要不伤天害理超越现实,需要我去做的事情我也必定会竭尽全力……我恳求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