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之莲爱一生》时不待我 ^第4章^ 最新更新:2011-04-14 23:48: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沐浴美人 ...

  •   在完完全全接触日月神教的账本时,我才知道这里面的漏洞有多大,多么明显,多么令人不可思议。
      
      我扶着额头看着桌子上厚重的账本完全无语了。
      
      我想只要懂得一加一等于二的人都应该看得出这些账本的漏洞有多离谱……可是即使这样,竟然没有人提出异议,大概是不敢提出异议吧。
      
      只是我虽然晓得东方不败对杨莲亭是十分宠信,我也知道杨莲亭不是个东西,可是也没想过这么不是个东西。
      
      就拿我所处的白家来说,在那里想着往上爬的人多了去了,财务在暗地里也不入明面上那么干净的,就说我,没坐上总经理位置之前,也是时常从里面弄些油水往自己的银行户头里放,但是更多的却是掌权后把这个账填的更好,这种情况可以称之为禽兽一列,但杨莲亭这种只出不入,花钱如流水却又不是入了自己腰包,愣是连发在何处都不晓得的,当真可以称之为禽兽不如了。
      
      想到这些我不由的抽了抽嘴角,看着这账本,我心里有一丝后悔接下这个烂摊子了,我来这里又不是为了给他收拾烂摊子的……
      
      正在这时,暖玉敲门而入,手中还端着药碗,小心翼翼的走到我面前道:“杨总管,该吃药了。”
      
      看着那碗里的漆黑一团,连带散发着一抹苦味,我皱了皱眉,却还是接下来仰头一口气喝下,毕竟在这个诡异的时代我是不能强求出现什么见效快的西药……而且我这伤是所谓的内伤,还只能用这些苦的焦心的中药慢慢调养。
      
      喝完之后,我放下,又从抽屉里拿了粒蜜钱儿放在嘴里,吃下之后微微感觉好了一点。暖玉站在我面前眼观鼻,鼻观心,不过他第一次看到我苦着脸吃着蜜钱儿的时候,他可是下巴都要掉落在地上了,满脸诧异也忘了对我有所忌惮,现在想来还是觉得有两分有趣,于是我轻声笑了两声,暖玉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立刻垂下眼。
      
      “你先下去吧,吩咐众人,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靠近这里。”折腾好这些之后,我看着他淡淡道,暖玉垂头忙收拾了药碗出去了。
      
      等他走后,我再次无语的看着桌子上的账本,这漏洞太大,就是天王老子也补不起来,想到这里我皱了皱眉,把账本整理了下,抱着前去寻东方不败去了……
      
      一路之上遇到很多日月神教的教徒,看到我大部分人的面上都十分恭敬的行礼,不过也有那么几个看到我只是冷笑,还有个十分不怕死的说这些讽刺的话。我无心和他们计较,只管抱着账本前去寻东方不败。
      
      走进东方不败所居住的院子,院子仍旧同往日一样一个人都没有,四周寂静的如同死墓那般。说实话这院子和我现代的住所倒有两分相似,都是冰冷的毫无人烟。看来孤独这个词是不分现代古代的。
      
      东方不败之所以让自己处在这么一个地方,一方面是因为杨莲亭找了个假的坐在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另一方面则是他自己不愿出去,一心想着在这个地方自娱自乐,没人打扰,一心做个好女子。
      
      想到这些我摇头,古代某些思想还真是害死人,在现在,即使很多人对同性恋不大了解,也会唾弃他们,但还有中立者,还有支持他们的腐女腐男,还变性一说,哪有让人藏起来不出门的……
      
      抱着账本走了进去,只是往日在房内绣花的人如今却不在,我皱了皱眉,不认为东方不败会出去,那他现在……
      
      正在此时,东方不败细微的声音传入我耳边,他说:“莲弟,我在后院。”语气中带了三分高兴二分兴致勃勃却是五分压抑。
      
      我听了把账本放在桌子上,顺着小路走到后院,后院十分幽静,百年榕树十分张扬的舒展着身躯,周围放着各种花盆,十分雅致。
      
      我走了一段路便不再动了,只因眼前是个被花丛围住的水池,而东方不败正在赤、裸着身子坐在里面洗澡,大白天的在敞亮的后院中洗澡……东方不败果然非古代的常人。
      
      不过以前在我面前宽衣解带的男男女女多了去,我倒也没有什么不适,甚至还略带一抹兴致的打量着水中的人。
      
      东方不败此刻没有化妆,眉目清秀俊雅,倒有三分像书生,裸露的上身皮肤很细腻,也很白皙,不过却也有几道伤疤破坏了那抹完美无瑕。
      
      想来也是,他一生都在厮杀中,虽然此刻他对权力没那么大的需求,但当年往上爬的时候,定然是很凶险,甚至夺得教主之位时更是步步惊心,任我行岂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人物,两人之间肯定有一番龙争虎斗罢了……
      
      我思想这么神游着,耳边突然传来东方不败细细的声音:“莲弟。”那声音里含着一丝莫名的高兴,我收回心思看向他,只见他微微仰起头看向我,容颜白皙连带一抹红晕,眼睛定定的看着我道:“莲弟,你怎么了?”
      
      我微微垂下眼淡淡道:“教主,是属下唐突了……”
      
      “莲弟,你和我之间还有什么唐突吗?”东方不败看着水面漫不经心道,顺手用手撩了下水散在自己的身上,而后细细的捋着自己的发丝,那动作本来一个男子做起来本该有三分诡异的,只是他做起来却有两分雅致。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我在商场是那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可是面对东方不败总有两分说不出的复杂,可能是对他的人生走向太过了解的缘故了,于是此刻我只是沉默不语。
      
      “莲弟,你为我擦一下后背可好?”东方不败轻声道,我抬眼看向他,他伸出白净的手递给我细巾。
      
      我抿了下嘴,最后走上前,把外衣脱掉,只穿着内衣进入水池,然后拿起他手中的细巾为他擦拭着他白皙而紧致的肌肤。
      
      东方不败的身子僵硬了下,随后放软,整个人靠在我胸口低声道:“莲弟,那日我很高兴。”我嗯了声明白他说的是哪日。
      
      东方不败没有说话了,我为他揉搓着后背,手经常不经意的触碰着他的皮肤,手感很好,东方不败只是靠在我怀中不吭不哈的。
      
      在水里折腾的有半个小时,他才进行的起身穿衣服,我秉承君子的样子转过头没有看他的裸体……
      
      后来我浑身湿淋淋的跟着他回到房内,回去之后他忙给我拿了件干衣,我在内室换了上去,很合适,手工也很精致,想了想大概是杨莲亭以前留下来的。
      
      出了内室,他看着我眉眼含笑,眸子亮晶晶的,我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开心,便也没有在意。
      
      “莲弟……”他指了指对面的软椅,我走过去坐了下来,想了想轻声开口道:“教主,这是这些年的账本,你……”
      
      “这些现在都归你管,不用请示我。”东方不败站起身为我倒了杯茶后施施然打断我道:“你做主就好。”
      
      我握着茶盏看着他想了想道:“既然教主把教中钱财交给我,那我一定会让教主一个满意的。”
      东方不败微微歪头朝我一笑,眉目好看的紧。
      
      正在这时,屋外突然一只白鸽飞了进来落在他的胳膊上,他淡然的从鸽子腿上抽出一张纸条,秀气的眉微微皱了起来,喃喃低语道:“曲洋,刘正风……”
      
      曲洋,刘正风?我微微扬眉,心中闪过那首笑傲江湖的曲子……现在故事走向才开始吗?
      这样吗?我不由的沉思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今天本来要双更的,但是啊啊啊啊啊,我出门忘了带钥匙,结果我被锁在门外,啊啊啊,等了外出的房东三个半小时,他告诉我没备用的钥匙了,我了个去~~害得我发了五十块钱找个了开锁匠,捶地房东,你老干么不早说,啊啊啊啊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